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這個日軍“西住戰車軍神”,死于中國狙擊手

來源:講歷史2019-05-18 09:24:29責編:金大元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在近代戰爭史上淞滬會戰可以說是抗戰時期規模最大、戰斗最慘烈的戰役之一,可是有位日本士兵卻從這場戰爭后被日本封為戰神,這又是怎么回事呢?最后死于中國狙擊手。日本人…

近代戰爭史上淞滬會戰可以說是抗戰時期規模最大、戰斗最慘烈的戰役之一,可是有位日本士兵卻從這場戰爭后被日本封為戰神,這又是怎么回事呢?最后死于中國狙擊手。

日本人“造神”也是有一套講究的,首先從出身就大做文章。

這個日軍“西住戰車軍神”,死于中國狙擊手

西住小次郞于1914年1月13日出生于當時的日本熊本縣。他的父親三作曾在明治天皇時期,參加過陸軍教導團,鎮壓當時的臺灣抗日運動,并在1904年的日俄戰爭中表現優秀,從預備役中尉晉升為大尉。其祖父深久郞則是薩摩番一派,并親歷了當時的西南戰爭(鹿兒島士族的反政府武裝叛亂),在這次戰爭之后他成為了當時熊本縣的國家權利委員會的成員之一。這一點也影響了年幼的西住小次郞并使他走向了從軍之路。

1926年4月的時候,西住考進了當時的“舊制御船中學校”(現為熊本縣立御船高等學校),成績在同學中也是名列前茅,3年的學習成績從來都沒有低于全校前20。在第4年(1930)時以第7名的成績考入當時的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深造。

這個日軍“西住戰車軍神”,死于中國狙擊手

1930年4月上旬時,西住通過了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考試,與此同時,也通過了當時的中學考試成功畢業。由于家境原因,西住在學校學習期間常常借宿于當時齊藤清左(陸軍獸醫少佐軍銜,父親小姑子的父親)家中學習。并在他的幫助下,被調派到了當時的士官學校第1中隊第3區隊屬下訓練。同樣是在學校期間,西住唯一同甘共苦的好友因為疾病原因退學,而父親的離世也對他之后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

1934年6月,畢業后的西住以見習士官的身份,到宇都宮第59聯隊擔任隊附一職。同年12月,他以陸軍步兵少尉的身份到靜岡第34步兵聯隊服役,并參與了當時的滿洲事變,即“九一八事變”。在對中國的侵略中,讓西住意識到了“裝甲兵”在未來戰爭中的重要地位。

在返回到日本本土后,他開始申請轉業至“戰車兵”,并得到了批準。

1936年1月,西住來到了習志野第2戰車聯隊的練習部,進行了基礎的駕駛和裝甲兵培訓。同年9月起,他以陸軍中尉的身份來到久留米戰車第一聯隊任職。

1937年淞滬會戰時,西住小次郎擔任第二戰車聯隊中尉軍官,駕駛著戰車在戰場上東突西殺,好不威風。西住駕駛的是日本89式坦克,對外吹噓是“中型坦克”,其實按歐洲標準簡直要落后20年,也就是一戰后期的水平,典型的“薄皮大餡包子”。

但由于中國部隊普遍缺少反坦克武器,這種坦克竟然也能橫沖直撞,如入無人之境。中國軍隊當然會沖著它射擊,可是怎奈步槍機槍子彈打不透,只能把坦克的外表鐵皮打得坑坑洼洼。

和許多戲劇化英雄人物的故事套路一樣,西住小次郎命中也得遇貴人。一天,日本皇族高官朝香宮鳩彥王到前線視察,一眼就被西住小次郎的戰車那“麻子坑”一樣的外觀給震驚了,禁不住停下來詢問西住小次郎,有沒有數過被擊中多少次?

西住小次郎故作毫不在意的“豪邁姿態”,大大咧咧地說:“大概身中1300多發子彈吧,中國軍隊奈何不了我的!”

朝香宮鳩彥王被他古代武士一樣的口吻折服了,連聲夸獎:“軍神啊!古代身經百戰的著名武士也不過如此啊!”

朝香宮鳩彥王身為裕仁天皇的親叔叔,他的話幾乎僅次于圣旨,于是,西住小次郎就被隨軍記者作為“軍神”大肆報道起來,一下子火遍日本。

不過,要做日本的“神”是不容易的,必須承擔一個最“完美”的結局——壯烈殉國、殉天皇!

很快,西住小次郎就迎來了這種結局。

1938年徐州會戰爆發,西住小次郎被任命為沖在第一線的“斥候”,就是需要冒著第一個遭遇敵人,甚至被敵人包圍危險的“偵查車”。

這天,西住小次郎的坦克被一條河流擋住了,他只好跳下坦克,來到河邊,想找個能夠渡河的地點。不料,就在他東張西望之際,河對岸一個中國士兵發現了他,瞄準了就是一槍!

這一槍,從西住小次郎的右側大腿射入,擊穿了褲兜里的懷表,又鉆進了左側大腿內側大動脈,這下慘了,“軍神”頓時血流如注。

西住小次郎的戰友們七手八腳地把他搶進戰車,直奔醫院,但西住小次郎還是由于流血過多,一命嗚呼,年僅24歲。

這個日軍“西住戰車軍神”,死于中國狙擊手

根據日軍的官方說法,其座車炮手發現后,將西住往戰車上拖,另外兩輛89中戰車則開至河邊作為盾牌掩護。在送往后方醫院后,西住因大動脈斷裂后的大出血,于當晚的7時30分左右死亡。而狂熱的西住在臨死前還高呼了一句“天皇陛下萬歲!”

西住小次郎在死后被追晉為大尉軍并授予相關勛章。同年11月,戰車第5大隊隊長細間在千葉陸軍戰車學校進行演講時,首次將西住稱贊為“日軍戰車兵軍神”。于是軍部開始以此宣稱西住為所謂的“昭和戰神”,并使用各種手段大肆吹捧西住的事跡。諸如在報刊上發表事跡稱呼其為“無可挑剔的典型武人”、“令忠烈鬼神哭悌的鐵牛隊長”等,并將其遺物以及所乘戰車送往靖國神社內公開展覽。當時的日本文學家菊池寬還特別前往西住老家以及上海南京和徐州等地,采訪相關當事人,為西住著書立傳。日本政府還在其故鄉熊本縣甲佐町內,豎立起銅像,甚至責令當地居民于每年西住死忌日時,必須進行慰靈祭等活動。

但實際上這個所謂的軍神,根據中隊長高橋的回憶,在送往衛生隊的途中就已經死亡。所謂高喊“板載”的情節屬于日本帝國主義的強行加戲,以便制造出更多的炮灰罷了。

對此你有何不同的看法呢?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