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闊臺

窩闊臺

(酗酒過度而死的蒙古大汗)
中文名:
孛兒只斤·窩闊臺
別名:
窩闊臺汗
國籍:
蒙古帝國
人物簡介:

孛兒只斤·窩闊臺(公元1186年—公元1241年12月11日),蒙古帝國大汗,史稱“窩闊臺汗”。元太祖成吉思汗的第三子。公元1225年受封于也兒的石河(今額爾齊斯河)上游和巴爾喀什湖以東一帶,建斡耳朵于也迷里城(今新疆額敏縣)。公元1229年忽里臺大會被擁戴登基,管理整個蒙古帝國。他繼續父親的遺志擴張領土,南下滅金朝,派拔都遠征歐洲,他在位期間疆域版圖曾擴充到中亞、華北和東歐。公元1266年十月,太廟建成,制尊謚廟號,元世祖忽必烈追尊窩闊臺廟號為太宗,謚號英文皇帝

窩闊臺參與事件/話題
中文名
孛兒只斤·窩闊臺
別名
窩闊臺汗
國籍
蒙古帝國
民族
蒙古族
出生地
漠北草原
出生日期
公元1186年
逝世日期
公元1241年12月11日
職業
大汗
主要成就
西征歐洲;滅亡金朝,統一北方;定官制
在位
1229年9月13日—1241年12月11日
廟號
太宗
謚號
英文皇帝
陵寢
蒙古肯特山起輦谷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窩闊臺,生于公元1186年,是元太祖成吉思汗鐵木真與光獻皇后孛兒帖的第三子。  自幼生長在兵戈相見、戰亂不休的環境里,很小就開始騎馬射箭,在馬背上度過了他的少年時光。他跟隨父親四處征伐,經過多次戰爭的洗禮,成長為一位驍勇善戰的虎將。

公元1203年,鐵木真率軍同克烈部王罕大戰于合蘭真沙陀之地(今爾烏珠穆沁旗北境)。年僅18歲的窩闊

臺隨軍征戰,奮力搏殺。當時王罕的軍隊人多勢眾.戰爭進行得相當殘酷。混戰之中,窩闊臺的頸項被敵人用箭射傷,鮮血直流,部將博爾忽為他咂去頸血。窩闊臺帶傷殺敵,最后與博爾術和博爾忽一起條出一條血路,突出重圍.與鐵木真會合。

公元1204年冬,鐵木真消滅乃蠻部之后,北攻篾兒乞部,盡服麥古丹、脫脫里、察渾三姓部眾。鐵木真發現被虜的一位婦女頗有姿色,問明底細,才知道那女子乃是脫脫之子忽都的妻子乃蠻人乃馬真氏脫列哥那。鐵木真叫來窩闊臺,把那婦人送給了他。窩闊臺將脫列哥那納為妻室。后來脫列哥那為他生下了定宗貴由。

成吉思汗的長妻孛兒帖共生了四個兒子:長子術赤、次子察合臺、三子窩闊臺、四子拖雷。他們隨從成吉思汗東征西伐,為蒙古帝國的奠基立下了汗馬功勞。成吉思汗根據四個兒子的才能和特長,給他們安排了不同的職掌:術赤管狩獵;察合臺掌法令;窩闊臺主朝政;拖雷統軍隊。身為一代開國之君的成吉思汗在晚年已有意選擇窩闊臺為繼承人。  

位居汗儲

四個嫡子之中,成吉思汗最喜愛戰功卓著的幼子托雷。但在蒙古帝國初具規模之后,深沉有大略的成吉思汗認識到自己需要一位政治家以鞏固和發展他所創立的帝國,以完成他的未竟之業,而不光是需要一位攻城略地的軍事家。窩闊臺足智多謀,治國才能較拖雷更全面。從帝國的前途出發,成吉思汗克制了自己對幼子的寵愛之情,量才用人,打破蒙古的舊傳統,擢升窩闊臺為繼承人。

公元1219年,成吉思汗準備揮師西征。他與皇后們話別,只命忽蘭皇后從行。也遂皇后含淚說道:“諸皇子中,嫡出的共有四人,主上千秋萬歲后,應由何人承統?您頂柱般的御體一倒,象群雀般的國民由誰來管?亂麻一樣的民眾托誰治理?讓諸子諸弟,眾多的臣民以及我們軟弱愚昧的婦女也知道此事吧!”成吉思汗嘆道:“雖是婦女,也遂的話是對的。不論是誰,弟弟們,兒孫們,還是孛兒出、木華黎,都未曾提出這樣的建議。我此次西征,要翻山渡河,平定眾多的國家,世上沒有長生不老之人,是到了確定后嗣的時候啦。”

成吉思汗當下召見諸子及胞弟,議定窩闊臺為汗位繼承人。窩闊臺被確立為繼承人之后,隨同父親踏上了討伐花剌子模國的征程。蒙古軍隊共分四路:一路由窩闊臺、察合臺指揮進攻訛答剌;一路由術赤指揮沿忽章河而下取氈的;另一路由阿剌黑那顏率領南下取別納客忒(前蘇聯烏茲別克共和國塔什干南,錫爾河北岸)、忽氈(前蘇聯列寧納巴德)等地;成吉思汗和拖雷統主力越過沙漠,直趨不花剌。

窩闊臺、察合臺奉命統兵攻打訛答剌。城內的防御工事極為堅固,糧食儲存充足。攻防戰進行的極為激烈。數月之后,城中糧盡援絕,部分敵軍想乘借夜色突圍出走,結果被全部圍殲。窩闊臺、察合臺督軍猛攻,前仆后繼,終于攻破城堞。守將亦難出自知有殺害蒙古商隊之仇難以脫免,率殘部拼死抵抗,巷戰不勝,退守內堡,相持一個月后,其部眾食盡力乏,一半餓死,一半戰死。僅剩的兩個兵卒還登屋揭瓦飛擲蒙古軍。窩闊臺、察合臺并馬突入,將亦難出團團圍住。兇悍的亦難出垂死掙扎,終被蒙古兵射倒,擒入囚籠,押送到成吉思汗在撒麻耳干的大營,用銀液灌注口耳,將貪戀財物的亦難出處死。蒙古軍攻下訛答刺后,大肆殺掠,將其城堡夷為平地。

公元1220年夏,成吉思汗率軍在撒麻耳干、那里沙不(前蘇聯烏茲別克共和國哈爾希)附近草原,休養士馬,準備下一步的進攻。等到秋高馬肥后,他就派遣窩闊臺、察合臺率領右翼軍去取花刺子模首都玉龍杰赤(前蘇聯土庫曼共和國庫尼亞烏爾根奇),命術赤率本部兵從其駐營地南下會合。

窩闊臺、察合臺和術赤各率本部兵馬,先后抵達玉龍杰赤城下。玉龍杰赤城跨阿母河兩岸,中有橋梁相連,蒙古軍3000人欲奪取橋梁,結果全被守軍殺死,于是城內守軍膽氣更壯,屢屢殺傷攻城的蒙古軍。由于該地區將成為術赤的領地,因此他盡力想避免破壞這個富裕的都市,采取了“軟攻”的辦法。察合臺再次與術赤發生爭執,兄弟失和,蒙古軍號令不一,連攻數月也未見成效。在阿富汗境內的成吉思汗了解此情后,委派窩闊臺為最高指揮官,由他統一指揮。窩闊臺調解了兄弟的關系,嚴整了軍紀,隨即轉入總攻。蒙古軍終于攻入城中,用石油縱火燒屋,他們每占領一個城區都遭到城民的激烈抵抗,從一條街到另一條街,從一家到另一家。達到了寸土必爭,尺地必奪的激烈程度。婦女兒童都參加了戰斗。激戰持續了九天,最后只剩下三個街區,守者力竭請降。

蒙古軍將居民全部趕出城外,10萬工匠被遣送東方,其余人分配各軍,除年青婦女和兒童擄為奴婢外,盡數屠殺。殺掠之后,又決阿母河堤,放水灌城,藏在城中的人全被淹死。

玉龍杰赤戰后,窩闊臺和察合臺各率所部與已攻取塔里寒諸寨的成吉思汗會合,一起進軍哥疾寧。花刺子模沙(國王)札蘭丁慌忙棄城撤退到申河(印度河),準備渡河進入印度。蒙古軍沒有遇到什么抵抗就占領了哥疾寧,隨即尾追到申河岸邊,札蘭丁因渡船缺乏,還沒來得及渡河。成吉思汗率窩闊臺等猛攻,札蘭丁全軍潰敗,只率四千余眾逃入印度。

公元1224年春,成吉思汗到達錫爾河畔,在不花剌附近狩獵的窩闊臺與察合臺為給父親奉送獵獲物來此相會,并一起狩獵。公元1225年春,窩闊臺隨父親回到蒙古故土,結束了持續7年的歷史性遠征。  

榮登汗位

公元1226年,成吉思汗指責西夏國主違約,再次親征西夏。第二年六月,西夏國主李睍支撐不住,遣使求降。成吉思汗在擊潰西夏軍主力之后,隨將兵鋒轉向了金國。他率軍渡過黃河。經積石州(今青海循化),攻入臨洮路(治所臨洮,今屬甘肅)。七月,攻下京兆(西安)。年邁多病的成吉思汗終因積勞過度,在六盤山的營帳里離開了人世。

成吉思汗在臨死前,再次把諸子召到身邊,要他們精誠團結,服從窩闊臺的領導,他重申:“如果你們希望舒服自在地了此一生,享有君權和財富的果實,那么,如我在不久以前已經讓你們知悉的那樣,我的告誡是:窩闊臺將繼承我的汗位,因為他比你們高出一格。他的意志堅定卓絕,他的見識穎敏優越。憑借他的靈驗的勸告和良好的見解,軍隊和人民的管轄以及帝國邊界的保衛將得以實現。因此,我指定他為我的繼承人,把帝國的鑰匙放在他的英勇才智的手中。”

按照封建制度,帝王駕崩后立即由他指定的繼承人登基。但是,由于蒙古的庫里勒臺制(部落議事會制度)仍起作用,窩闊臺不能因其父的遺命繼位,而要等庫里勒臺的最后決定。王位空缺的兩年內,拖雷監攝國政。

公元1229年秋,蒙古宗王和重要大臣舉行大會,推選新大汗。大會爭議了40天,宮廷內有人恪守舊制,主張立幼子拖雷,反對成吉思汗的遺命。此時術赤已死,察合臺全力支持窩闊臺;拖雷勢孤,只得擁立窩闊臺。經過與會貴族的再三敦促、勸進,窩闊臺終于服從其父的遺旨,采納眾弟兄的勸告,繼承汗位,是為元太宗。

實施新政

窩闊臺執政以后,命人嚴守成吉思汗所制定的法令,對于成吉思汗死后的犯罪者一律降恩赦免,以后的犯罪仍依法懲處。當時禮儀典章都很簡率,窩闊臺重用耶律楚材等人進一步健全了蒙古的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

窩闊臺繼位后即任命楚材主持黃河以北漢民的賦調。當時近臣別迭等認為:“得了漢人也沒有什么用處,不如全部驅殺,使中原草木茂盛,成為牧地,也好放牧牛羊。”楚材勸告窩闊臺說:“在這樣廣大富饒的地方,什么東西求不到?怎么能說沒有用呢?”他建議在中原地區維持原來的農業手工業生產,征收地稅、商稅以及酒醋鹽鐵等稅。窩闊臺同意他試行。公元1230年耶律楚材奏立10路課稅所,正副使都委派儒生擔任。他并奏準軍、民、財分職,長吏專理民事,萬戶府總軍政,課稅所掌錢谷,各不相統攝。這些都遭到蒙古權貴和漢人王侯的強烈反對,但課稅所還是堅持了賦稅的征收。第二年秋天,窩闊臺到西京(今大同),楚材已將征收到的銀、幣和米谷簿籍陳放在大汗面前,一共是銀50萬兩,絹八萬匹。粟40萬石。窩闊臺大喜,贊嘆道:“你的本事真大,不知道南國是否還有你這樣的人材!”當天將中書省印授給楚材,讓他負責黃河以北的政事。

為便利使臣的往來和物資調運,窩闊臺實行了“站赤”制度,也就是驛傳制度。成吉思汗時代,一切賦役都是任意索取、征調。窩闊臺確定了固定的牧區賦稅制度。窩闊臺還在漢人地宅中設置了萬戶、千戶。加上由耶律楚材主持黃河以北漢民的賦調,這就使得蒙古在滅金戰事中有了黃河以北地區的兵力和財力的支持。  

滅金伐宋

成吉思汗的去世使攻滅金國的計劃推遲了兩年。公元1229年,窩闊臺即位之后,立即按照成吉思汗規劃的滅金戰略發動了對金朝的進攻。

公元1230年秋,窩闊臺與拖雷率軍渡過大漠南進.兵入山西,渡過黃河,與陜西蒙古軍會合,直取風翔(今陜西風翔縣)。次年春,蒙古軍攻破鳳翔,金放棄京兆大片領上,扼守潼關,退保河南。

公元1231年夏,窩闊臺回居庸關北的官山(今內蒙古單資北灰騰梁)大會諸侯王,商敢攻金之策。窩闊臺采納拖雷的意見,決定分兵三道進征:窩闊臺自統中軍.渡河向洛陽進發;斡赤斤以左軍由濟南進;拖雷總右軍,由寶雞南下,通過宋境,沿漢水達唐、鄧,以成包抄之勢。約定于次年正月三軍會師汴京。

公元1231年秋,窩闊臺親統兵馬圍攻河中府城(今山西永濟西),金兵拼命抵抗,打了兩個月,才將城攻破。接著蒙古軍由白坡渡河,進屯鄭州;金衛州節度使棄城逃到汴京,黃河防線被沖毀。

拖雷率軍攻破大散關,攻入漢中,從金州(今陜西安康)東下,取房州、均州,渡過漢水,進入鄧州。公元1232年春,拖雷精騎與完顏合達軍在鈞州(今河南禹縣)西北的三峰山大會戰。金軍35萬精銳部隊幾乎全軍覆沒。蒙古軍攻下鈞州,俘殺完顏合達。潼關守將也獻關投降,河南十余州均被蒙古攻陷。窩闊臺與拖雷在鈞州會師。公元1232年3月,窩闊臺命大將速不臺進圍汴京,自己與拖雷北返。

速不臺圍攻汴京,金哀宗遣使議和,而汴京軍民奮力抗戰,用震天雷、飛火槍等火藥武器打擊蒙古軍。聚眾達250萬人口的汴京城內一片混亂,入夏后瘟疫流行,死者達90余萬人以上。城中乏糧,居民至人相食,滿城蕭然,死者相枕。公元1233年初,金哀宗帶部分臣僚和軍隊出奔,輾轉逃至歸德。這時,金汴京西面元帥崔立殺留守完顏奴申等獻城投降。四月,速不臺在青城接受崔立送出的金后妃、宗室和寶器。速不臺殺金荊王、益王等全部宗室近屬。遣人送后妃和寶器給窩闊臺,而后進入汴京。

六月,金哀宗從歸德逃奔蔡州(今河南汝南),蒙古將領塔察兒率部圍攻,因軍中缺糧,將士困憊,蒙古要求南宋聯合攻蔡,宋廷感到向金復仇的機會來了,派出2萬軍隊,送糧30萬石,幫助蒙古攻蔡。公元1234年春,宋軍攻破南城,蒙古軍攻破西城,金哀宗在幽蘭軒自縊而死,金國滅亡。

早在公元1215年,金將蒲鮮萬奴叛金自立,盤踞遼東。公元1229年,窩闊臺即位后,即遣撒禮塔、吾也而等領兵進遼東,取蓋州、宣城等十余城,金朝遼東行省控制的遼東南部地區盡為蒙古占領。公元1231年,蒙古軍侵入高麗,包圍王京,高麗王降,至此,遼東只剩下萬奴的割據勢力。公元1233年二月,窩闊臺遣皇子貴由,宗王按赤帶(合赤溫子)、國王塔思(木華黎孫)統左翼軍討伐萬奴。九月,蒙古軍攻占都城南京(今吉林延吉市東城子山),蒙古軍占領遼東,后二年,置南京、開元2萬戶府鎮戍和管轄這個地區。

滅金之后,蒙古軍隊北還休整。南宋當權者沒有堅持要求蒙古兌現以河南地歸宋的諾言,卻同意以陳、蔡西北地屬蒙古。他們抱有幻想,沒有足夠的警惕防范蒙古入侵,反而企圖乘機出兵收復三京(西京洛陽、東京開封、南京歸德)與河南其他地方。

公元1234年六月,廬州知州全子才奉詔率軍萬人至汴,汴京人殺蒙古所置長官崔立降宋。宋兵西進,洛陽人民也開城迎納宋師。恰在這時,窩闊臺在蒙古諸王大會上已決定大舉南侵。塔察兒率軍將不堪一擊的宋軍擊潰,迅速收復了洛陽、汴京。窩闊臺派使者指責宋朝發兵入洛,宋朝只得屈辱求全,寄望于議和。公元1235年,蒙古軍分兩路攻宋。東路軍由皇子闊出、諸王口溫不花(別里古臺子)、國王塔思等統率,漢軍萬戶史天澤等從征。八月,蒙古軍入唐州,末將全子才棄軍逃遁。十月,闊出統大軍攻陷棗陽,引兵西掠襄陽、鄧州等地。公元1236年,襄陽宋將叛降蒙古,城中儲積的大量糧食、軍器、金銀盡為蒙古所得。公元1237年,蒙古軍又攻克光州(今河南潢川),抄掠隨州、復州(今湖北天門)等地。公元1238年,塔思率軍攻下安慶府(今安徽潛山),劫掠而還。由于宋軍拼死抵抗,蒙古軍被迫后退。

蒙古侵宋的西路軍由皇子闊端、都元帥達海紺卜等統率,漢軍萬戶劉黑馬等從征,進取四川。公元1236年,闊端率主力由大散關南下,取風州,攻破武休關,入興元(今陜西漢中),進取大安(今陜西寧強)陽平關,末將曹友聞率部堅守,終因救援不至。寡不敵眾,全軍盡沒。另一路蒙古軍由宗王穆直、大將按竺邇等率領,取宕昌、階,文諸州,復陷龍州(今四川江油),遂與闊端軍會合,一起攻破成都。不久,闊端引兵退出。宋朝漸將失地收復。公元1238年(嘉熙二年),達海紺卜等又率軍攻入四川,陷隆慶(今四川劍閣)。次年,攻打重慶,繼而東下萬州(今四川萬縣)、夔州(今四川奉節),受挫而還。公元1241年,蒙古軍復入蜀,破210余城,兵民慘遭屠掠。

窩闊臺時期的侵宋戰爭,使荊襄、四川、兩淮的許多地方遭到蹂躪。但其主要目的在于掠奪財物,同時在南宋各地軍民的抗擊下,蒙古軍也受到了不少損失,未能在所攻占的地區建立統治。  

繼續西征

公元1235年,窩闊臺召諸王大會,決定征討欽察、斡羅思等未服諸國,命各支宗室均以長子統率出征軍,萬戶以下各級那顏亦遣長子從征。出征諸乇以拔都(術赤長子)為首,實際統兵作戰的主將是速不臺,出征軍的人數約有15萬。

公元1236年春,蒙古諸王和速不臺等率師出發,秋天抵達不里阿耳,與先已在那里的拔都兄弟會合。速不臺統先鋒軍取不里阿耳。諸王會商后,各率本部兵征進。蒙古軍攻破不里阿耳都城,殺掠之后將此城焚毀。

同年冬,蒙哥率軍逼臨亦的勒河下游的欽察部。欽察部首領忽魯速蠻先已遣使納款,剛好蒙古軍來到,其子班都察率部歸降。另一欽察首領八赤蠻有膽有勇,不肯投降,率部出沒于亦的勒河下游密林中,不時襲擊蒙古軍。公元1237年春,蒙哥得到速不臺增援,擊敗八赤蠻,盡殲欽察軍,八赤蠻被擒殺。

公元1237年秋,拔都等諸王召開了一次忽里臺大會,決定共同進兵斡羅思。蒙古軍先是征服了莫爾多瓦,又圍攻也烈贊城,戰至第六日城破,城里王公及兵士、居民盡遭屠殺,城市被焚毀。

公元1238年初,蒙古軍分兵四出,一個月內連破科羅木納、莫斯科、羅思托夫等十余城。二月,進圍公國首府弗拉基米爾城,蒙古軍脅迫被俘的斡羅思人參加攻城,猛攻五日,城破,縱兵搶掠燒殺,避入教堂的大公家屬和城中顯貴盡被燒死。蒙古軍又進攻昔迪河畔的大公軍營,將敵軍殲滅。斡羅思大公戰死。

蒙古軍兵鋒南指,抄掠了斯摩棱斯克、契爾尼果夫等地,并繼續略取欽察草原西部地。欽察部長忽灘戰敗,率余部遷入馬札兒(今匈牙利)。公元1239年(嘉熙三年),蒙哥、貴由統兵進入阿速國(今蘇聯境內),用時三個月才攻破其都城蔑怯思,阿速國主杭忽思投降,蒙哥命簽其丁壯從軍。嘉熙四年春,蒙哥、貴由繼續在太和嶺(高加索山)北用兵,秋天,窩闊臺遣派使者召貴由、蒙哥東歸。

拔都率軍經略亦的勒河以東諸地,并在欽察草原休養士馬。公元1239年(嘉熙三年),遣兵再次進入斡羅思抄掠。第二年秋,拔都親統大軍圍攻斡羅思囪都乞瓦。蒙古軍攻入城內,縱兵殺掠。隨即又攻入伽里赤國,破其都城弗拉基米爾沃淪和境內其他城市。

公元1241年春,蒙古軍分兵二路,一路由拜答兒。兀良合臺等率領侵入孛烈兒(波蘭),一路由拔都兄弟、速不臺等率領侵入馬札兒(今匈牙利)。蒙古軍擊敗孛烈兒軍隊,攻入克剌可夫,將其燒毀,然后乘筏渡過奧得河。昔烈西亞侯亨利集結孛烈兒軍、日耳曼十字軍與條頓騎士團3萬人準備迎敵。蒙古軍避其鋒芒,側面襲擊將其戰敗,殺死了享利,繼而南下攻入莫剌維亞,前往馬札兒與拔都會合。

拔都率軍分三路侵入馬札兒。同年三月,進至其都城佩斯(今布達佩斯)城附近,馬札兒兵戰敗,蒙古軍拔克佩斯城,盡殺其居民,燒毀城市。直到第二年窩闊臺死訊傳來,拔都率軍東還。

為消滅札蘭丁及其余部,窩闊臺即位后立即派綽兒馬罕率領3萬軍隊去征討重興的花刺子模國。蒙古軍急速進兵,于公元1230年冬抵達阿哲兒拜占,札蘭丁聞訊,驚慌失措地逃入木干草原。其后一直東躲西竄,最后在迪牙別乞兒(今土耳其東部)的山中,被當地的農夫殺死。綽兒馬罕遂又攻掠了波斯西北部許多地方。  

治理中原

在驅動鐵騎震撼歐亞的同時,窩闊臺還非常重視對中原地區的治理。在耶律楚材的勸諫下,窩闊臺已開始注意保存人口。公元1232年,窩闊臺征河南時,他同意制旗數百面,發給降民,讓他們持旗為憑,歸回鄉里。公元1233年初速不臺進占汴京,因汴京曾抵抗,主張按慣例屠城。經楚材再三勸說,窩闊臺決定只向金皇族問罪。

公元1235年,窩闊臺下詔括編中原戶口,由失吉忽禿忽主持。朝臣們主張依蒙古和西域成法,以丁為戶,按丁定賦。窩闊臺卻接受耶律楚材的建議,按中原傳統,以戶為戶,按戶定賦·。他還保留了中原的郡縣制度。在括戶的基礎上,窩闊臺讓耶律楚材主持制訂了中原賦役制度。此外還有雜泛差役。這種較輕的賦稅定額,對已遭嚴重破壞的中原地區的休養生息是有利的。

窩闊臺常請耶律楚材進說周孔之教,懂得了“天下可馬上得之,不可以馬上治之”的道理。他曾請名儒向皇太子和諸王大臣子孫講解儒家經義。公元1232年攻汴京時,耶律楚材遣人入城求得孔子51代孫孔元措,由窩闊臺封為衍圣公。公元1237年,窩闊臺采納耶律楚材的主張,興辦國學,考試儒生,得4030人,其中四分之一的人原已淪為奴隸,中試后才擺脫了被奴役的地位。中試的儒生免去賦稅,其中優秀的任以官職。耶律楚材還在燕京設編修所;在乎陽設經籍所,編集出版經史。這對保存中原傳統文化有著積極作用;窩闊臺除在燕京等處要地繼續設置斷事官外,還向路府州縣普遍派遣了達魯花赤(鎮守官),并命探馬赤五部將分鎮真定(今河北正定)、大名(今河北大名)、東乎、益都一一濟南、平陽(今山西臨汾)一一太原。通過上述措施,大大加強了蒙古對中原地區的統治。

從公元1235年起,窩闊臺開始營建哈刺和林宮闕。第二年,建于哈刺和林(今額爾德尼召南)的萬安宮落成。它是一座中國傳統程式的宮殿,大汗的寶座在大殿的北部面南。公元1237年,窩闊臺又命伊斯蘭教工匠在哈剌和林城北70余里的春季游獵地建造伽堅茶寒殿。公元1238年,又在城南營建了圖蘇胡迎駕殿。位處斡兒罕河上游哈剌和林河東岸(今額爾德尼召南)的哈剌和林城成為大蒙古國的都城,也是當時的一個國際性城市。  

嚴酷殘暴

公元1237年六月,斡亦刺部落中謠傳說有詔令要將該部的少女去配人。人們忙把他們的閨女在族內婚配,有些直接送到男家。窩闊臺聞訊后大怒,下詔把7歲以上的少女都集中起來,已配人的從夫家追回。將4000少女聚集到了一處,命令兵士當眾糟踏她們。其中有兩個少女當場斃命,剩下的則讓她們列隊,有的送往后宮,有的賞給奴仆,有的被送至妓院和使臣館舍侍候旅客,有的則讓在場的人領去。而她們的父兄親屬,則必須在旁邊立著觀看,不能埋怨和哭泣。

在蒙古宮廷斗爭中,窩闊臺更是嚴酷、刻毒。四弟拖雷一直是窩闊臺穩固汗位的隱患,他掌有蒙古軍隊的百分之八十,具有堅實的軍事實力,在攻金的戰役中,拖雷更表現出他卓越的軍事才能,這不能不引起窩闊臺的忌恨。

在從金國班師北還的途中,窩闊臺裝神弄鬼,假裝病得奄奄一息,拖雷在他身邊侍奉。珊蠻巫師念著咒文,將窩闊臺的疾病滌除在一只木杯中。對兄長非常愛戴的拖雷拿起杯子祈禱。他喝下珊蠻滌除疾病的水。于是窩闊臺病愈,拖雷告辭啟行。由于他所飲的咒水中被其兄長投放了毒藥,幾天后他就死去了。窩闊臺借助于迷信除去了他最大的政敵。  

豪飲致死

窩闊臺認為:“這人世一半是為了享樂,一半是為了英名。當你放松時,你自己的束縛就放松,而當你約束時,你自己就受到束縛。”滅金之后,他指派朝中的大將率師征伐,自己則不愿再受親征之苦。他在不斷酗酒和親近妖嬈美姬中打開歡樂的地毯并踏上了縱欲的道路。

他本人嗜酒如命,到晚年更是溺情酒色,每飲必徹夜不休。耶律楚材見多次勸諫無用,便拿著鐵酒槽對窩闊臺說:“這鐵為酒所浸蝕,所以裂有口子,人身五臟遠不如鐵,哪有不損傷的道理呢?”但窩闊臺秉性難改,依舊是射獵飲樂,荒怠朝政。

公元1242年二月,窩闊臺游獵歸來,多飲了幾杯,遂致疾篤。召太醫診治,報稱脈絕。后又復蘇醒來。楚材奏言此后不宜田獵,窩闊臺休整了幾十天,漸漸好轉。

十一月,隆冬降至,窩闊臺再次出獵,騎射五日之后還至諤特古呼蘭山,在行帳中觀看歌舞,親近歌姬,暢飲美酒。窩闊臺興致很高,縱情豪飲至深夜才散。左右在第二天入內探視發現窩闊臺已中風不能言語,不久便死于行殿之中。時年56歲,共在位13年。

窩闊臺的遺體被葬埋在起輦谷。后追謚為英文皇帝,廟號太宗。  

為政舉措

賦稅改制

在位期間,制定蒙古地區值百抽一的賦稅制,無水處挖井,遷牧民居住。設驛站,制定烏拉制(驛站服役),加強了蒙古本土與占領地區之間的聯系。公元1235年筑蒙古首都哈剌和林城,建萬安宮。制定中原和西域的賦稅制度,令耶律楚材主持中原賦調,麻合沒的滑剌西迷主持西域賦調。為了加強對中原地區的統治,立中書省,以耶律楚材為中書令,粘合重山為左丞相,鎮海為右丞相。置十路征收課稅使。始行交鈔。立燕京編修所和平陽經籍所。封孔子五十一世孫孔元措為衍圣公,修孔廟,試諸路儒士,中選者除任本地議事官外,還得四千零三十人,免除他們的賦稅。為加強蒙古統治階級的統治權,任命失吉忽禿忽為中州斷事官,設治燕京(今北京),“主治漢民”。公元1238年,將中原課稅以二百二十萬兩賣給回回商人奧都剌合蠻,并命他為提領諸路課稅所官,加重了中原人民的負擔。公元1240年命張柔伐宋。 

改定官制

成吉思汗時中央官制比較簡單,隨著統治區域的擴大和政務的繁多,在逐步接受周圍政權先進管理的基礎上,窩闊臺開始進行改革。公元1229年,設立課稅所。公元1231年,設立中書省,任命耶律楚材為中書令,粘合重山為左丞相,鎮海為右丞相。這時中書省的權力雖然不能與隋朝,唐朝,宋朝的中書省相提并論,與以后忽必烈建立元朝后的中書省有所不同,但它畢竟標志著蒙古政權的最高行政機構已經從內廷初步分離出來,標志著軍政合一制開始發生分化。正是在這一基礎上,才出現了蒙古政權和元朝的一系列漢化即封建化改革。 

軼事典故

廣播恩惠

窩闊臺是個性情復雜的人物。他仁愛好施,喜好大度地廣播恩惠,他的宮廷幾乎成了普天下的庇護和避難地。在賞賜財物方面,他勝過了他的前輩。因為天性慷慨大方,他把來自帝國遠近各地的東西,常常不經司帳和稽查登錄就散發一空。幾乎沒有人不得到他的賜物離開他的御前,也沒有乞賞者從他嘴里聽見“不”或“否”字。從四方來求他的窮人,都意外地滿足了期望。有一次窩闊臺在獵場上時,有人獻給他兩三個西瓜。他的扈從中沒有人有可供施舍的錢或衣物,他就將皇后耳邊戴著的兩顆珍珠摘下賞給了那個人,皇后說:“此人不知珍珠的昂貴,不如讓他明天到宮里去領些錢物。”窩闊臺卻說:“他是個窮人,生活艱難,等不到明天。” 

寬仁待民

窩闊臺有寬仁的一面。三個罪犯被帶到他面前,’他下令將他們處死;當他離開大殿時,遇到一位揚塵嚎哭的婦人。他問:“你這是為什么?”她回答:“因為你下令處死的這些人,其中一個是我的丈夫,一個是我的兒子,另一個是我的兄弟。”窩闊臺說:“三人中你任擇一個活命吧,為你的緣故饒他不死。”婦人答道:“丈夫能夠再找,孩子也可望再生,但兄弟不能再得。”聽到這話,窩闊臺于是全部赦免了這三人的死罪。 

歷史評價

宋濂、王祎主編《元史》言:““帝有寬弘之量,忠恕之心,量時度力,舉無過事,華夏富庶,羊馬成群,旅不赍糧,時稱治平。” 

邵遠平《元史類編》:“冊曰:嗣業恢基,纘緒立制;五載滅金,十路命使;定賦崇儒,用昌厥世;仁厚恭儉,時稱奔馳。” 

畢沅《續資治通鑒》:“太宗性寬恕,量時度力,舉無過事。境內富庶,旅不赍糧,時稱治平。” 

魏源《元史新編》:“帝有寬宏之量,淳樸之質,乘開國之運,師武臣力,繼志述事,席卷西域,奄有中原。惟知諸子不材,又知憲宗之克荷,而儲位不早定,致身后政擅宮闈,大業幾淪,有余憾焉。” 

柯劭忞《新元史》:“太宗寬平仁恕,有人君之量。常謂即位之后,有四功、四過:滅金,立站赤,設諸路探馬赤,無水處使百姓鑿井,朕之四功;飲酒,括叔父斡赤斤部女子,筑圍墻妨兄弟之射獵,以私撼殺功臣朵豁勒,朕之四過也。然信任奧都拉合蠻,始終不悟其奸,尤為帝知人之累云。” 

家族成員

父母

父:元太祖鐵木真

母:光獻皇后孛兒帖

后妃

孛剌合真大皇后  

昂灰二皇后(撫養蒙哥為己子)

忽帖尼三皇后

乃馬真六皇后

業里吉納妃子

兄弟

孛兒只斤·術赤(追尊穆宗)孛兒帖皇后生

孛兒只斤·察合臺(追尊圣宗)孛兒帖皇后生

孛兒只斤·拖雷(追尊睿宗),孛兒帖皇后生 

孛兒只斤·闊列堅,忽蘭皇后生

孛兒只斤·察兀兒;也速干皇后生

孛兒只斤·術兒徹;乃蠻女生

孛兒只斤·兀魯赤。塔塔兒女生

皇子

  • 貴由,生母乃馬真皇后, 1246年登基稱帝,1266年追尊為元定宗

  • 闊端太子,生母忽帖尼皇后,被封為西涼王,1247年和吐蕃諸部宗教界領袖薩班在涼州(今甘肅武威市)舉行涼州會盟,使得吐蕃歸附大蒙古國

  • 闊出太子,生母不詳,闊出長子為失烈門

  • 哈剌察兒大王,生母不詳。長子脫脫,次子扎爾臺(漢名屈術,后裔在今陜西省鳳翔縣紫荊村),三子脫因不花。

  • 合失大王,生母孛剌合真皇后,生于1215年,嗜酒早卒,子海都,窩闊臺汗國可汗,和元世祖忽必烈以及元成宗鐵穆耳交戰40多年,爭奪蒙古帝國最高統治權,1301年秋天和元軍交戰中負傷,不久去世

  • 合丹大王,生母不詳

  • 滅里大王,生母業里吉納妃子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