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霍光一生,為何他一死,霍氏集團就灰飛煙滅?

來源:講歷史2019-06-29 18:34:30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我們都知道在古代封建社會權力之爭是非常殘酷的,今天我們來聊聊大司馬大將軍霍光。他勢高權重為什么一死,霍氏集團就灰飛煙滅?霍光(?—前68),字子孟,河東平陽(今…

我們都知道在古代封建社會權力之爭是非常殘酷的,今天我們來聊聊大司馬大將軍霍光。他勢高權重為什么一死,霍氏集團就灰飛煙滅?

111111111111111111111_副本.jpg

霍光(?—前68),字子孟,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人,是武帝朝顯赫一時的驃騎將軍冠軍侯霍去病的同父異母弟。霍光出身于民間,之所以能進入朝廷,后來又得顧命之托,任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長達20年,離不開他與霍去病的特殊關系。

霍光之父霍中孺,是一個縣吏,曾在平陽侯曹壽府中當差。在這期間,他與曹府的侍女衛少兒私通,生下霍去病。霍中孺當差結束后回到家里,又娶妻生下霍光。不久,衛少兒之妹衛子夫貴幸,被漢武帝立為皇后,霍去病也因為是皇后姊子而受到特殊尊寵。后來,霍去病為驃騎將軍,一次在出擊匈奴時,特地到平陽看望了生身之父霍中孺,并把年僅十余歲的霍光帶到長安。霍光得兄之蔭,頻頻升遷,先是為郎,后又遷為侍中。此時的霍光,可謂春風得意。

二、仕途艱難,小心謹慎

不過,好景不長。漢武帝元狩六年(前117),一代名將霍去病英年早逝。他的逝世,使以外戚關系攀緣而進的霍光的仕途變得艱難起來。他此后任奉車都尉一職二十多年,雖然“出則奉車,人侍左右,出入禁闥”,身為帷幄近臣,但不能參與政事,沒有實權,一直沒有得到升遷。霍光失去了依靠,只得規規矩矩辦事,養成了為人小心謹慎的習慣,連上朝人宮時都走同一路線,甚至停步的位置都固定不變。霍光的做法使滿朝文武十分佩服,也贏得了武帝的信任。

征和二年(前91),巫蠱之禍發生,衛太子(因謚號為戾,也稱戾園、戾太子)死,武帝改立幼子弗陵為太子。后元二年(前87)春,武帝病危。他在床前任命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金日磾為車騎將軍、太仆上官桀為左將軍、搜粟都尉桑弘羊為御史大夫,與丞相田千秋共受遺沼,輔佐幼帝。第二天,武帝崩,太子弗陵即位,年僅8歲,是為孝昭皇帝。此后直到孝宣帝地節二年(前68)的20年中,霍光一直擔任著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之職,是漢政權的實際掌權者和政策制定者。掌權前的霍光,“小心謹慎”、“資性端正”,掌政后的霍光,也正是依靠這一點,逐漸在漢中央政府中樹立了自己的威信,并得到了多數人的擁護。

昭帝初即位時,宮中常發生怪事,霍光擔心皇帝印璽丟失,于是召尚符璽郎,要他把所掌握的印璽交出來。尚符璽郎不肯,霍光想奪過來,尚符璽郎按劍說:“臣頭可得,璽不可得也!”霍光非但沒有因他頂撞自己而懲罰他,反而“甚誼之”,并于第二天下詔給此郎增加了兩級俸祿。

在霍光廢昌邑王立宣帝后,侍御史嚴延年上書劾奏霍光“擅廢立主,無人臣禮,不道”。大家都為他捏了一把汗,但霍光并沒有因此而加罪于他。

霍光的“守正”,是從漢王朝的整體利益出發的,但這不可避免地觸犯了一些人的局部、個人利益,引起他們的不滿。霍光死后的第二年——漢宣帝地節四年(前66),霍氏家族就遭到了滅門之禍。

1111111111111111111111_副本.jpg

三、知時務之要,與民休息

1、受命于危難之際。

漢武盛世,盡人皆知。面對如此雄厚的物質基礎,一貫好大喜功的漢武帝一改漢初各帝所奉行的黃老無為之政,對匈奴等少數民族進行了長達幾十年的大規模戰爭。長期的戰爭,人力物力財力消耗嚴重;加以統治階級貪得無厭,大大加重了人民的負擔。漢武帝后期所面臨的形勢是:外部威脅大大減弱了,邊地平靜下來了,民族矛盾得到了緩和,但階級矛盾和社會危機卻空前加劇了。

隨著這一形勢的繼續發展,到了漢武帝天漢二年(前99),南陽、齊、楚等廣大的地區都爆發了農民起義。漢武帝采取武力鎮壓的措施,暫時把這些反抗壓了下去。這時的漢武帝,已經看到了隱藏著的社會危機,不過,他想把這一問題交給自己的兒子——戾太子去解決。但是,武帝與太子之間逐漸產生了隔閡與矛盾,被佞臣江充所利用,引發了“巫蠱之禍”,戾太子自殺。

尖銳的階級斗爭和數萬人被殺的巫蠱獄案,迫使漢武帝反思自己登基以來的所作所為,并下決心改變自己推行了幾十年的“外事四夷,內興功利”(《漢書·食貨志上》)政策。征和四年(前89),搜粟都尉桑弘羊上書,請求在輪臺以東屯田,繼續開拓西域。但這次遭到武帝拒絕。征和四年三月,武帝“耕于鉅定”。之后,他又封禪泰山,對群臣說:“朕即位以來,所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傷害百姓、糜費天下者,悉罷之!”(《資治通鑒》卷22)公開承認自己的過失,表示要實行與民休息政策,并利用桑弘羊上書的機會,下輪臺哀痛之詔,深陳既往之悔,認為“當今務在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漢書·西域傳下·渠犁》)。

轉變政策的重大決定作出后,武帝又以年老多病之軀確定皇位繼承人。他權衡再三,以自己最小的兒子劉弗陵為太子,并在臨死的前一天,下詔以8歲的太子為皇帝。以“出入禁闥二十余年,小心謹慎,未嘗有過”的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讓他與金日磾、上官桀、田千秋、桑弘羊幾人共同輔佐幼帝。

二十多年的臥薪嘗膽之后,霍光終于等來了展露才能的機會。

2、輕徭薄賦,與民休息。

“昭帝之政治,即霍光之政治”(李源澄《秦漢史》第65頁)。而且漢宣帝即位后,非但沒有立即從霍光手中接過政權,后來又把霍光在昭帝時期的政策進一步推廣,歷史上有名的“昭宣中興”,與霍光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武帝以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并把他擺在幾位顧命大臣之首,除了輔佐昭帝以外,最重要的也就是讓他堅持輪臺詔書,改變原來的“外事四夷,內興功利”,實行與民休息政策,重振漢室雄風。霍光始終沒有忘記武帝的重托,他侍中二十多年的經驗也使他懂得,只有徹底改革武帝已實行多年的政策,才能從根本上鞏固漢政權。而他的主要政績,也就在于堅決推行武帝末年重新登場的與民休息政策。

(1)“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

霍光上臺后的首要措施,就是解決武帝末年的民不聊生、“盜賊”并起問題。

禁苛暴。武帝時期,多用深刻用法之臣。他們“奸猾巧法,轉相比況”,“所欲活則傅生議,所欲陷則予死比,議者咸冤傷之”(《漢書·刑法志》)。霍光針對于此,“行寬緩,欲以說下”(《漢書·五行志中之下》),盡量減輕人民的負擔。他常派官吏持節巡行郡國,問民之疾苦,并處理冤案與不稱職的官吏;命令郡國的官員要以德養民,用教化的方法治理百姓。

止擅賦。在始元二年(前85)、四年、五年、六年,元鳳二年(前79)、三年、六年,元平元年(前74),本始元年(前73)、三年、四年,又多次下詔減免租稅。

力本農。始元元年春,昭帝即位后的第一個春天,年僅9歲的小皇帝“耕于鉤盾弄田”。一個孩子能耕什么田?這是一種象征性活動,它表明了最高統治者對農業的重視。

始元六年春正月,昭帝再次耕于上林。

漢宣帝本始四年,下詔曰:“蓋聞農者興德之本也,今歲不登,已遣使者振貸困乏。其令太官損膳省宰,樂府減樂人,使歸就農業。丞相以下至都官令、丞上書人谷,輸長安倉,助貸貧民。民以車船載谷入關者,得毋用傳。”(以上皆引自《漢書》昭帝紀、宣帝紀)

(2)“議鹽鐵而罷榷酤”。

霍光執政后的昭帝時期,雖進行了不少旨在恢復、發展生產的改革,但武帝財經政策中一個極為重要的方面——鹽鐵官營與均輸平準卻始終沒有觸及。這主要是由于御史大夫桑弘羊在武帝時曾經主管這些方面,并在支持武帝開邊戰爭中起過極大作用。武帝晚年下輪臺詔書,否定了他的意見后,桑弘羊仍然堅持自己的政見。于是,他成了反對輪臺詔書、反對推行與民休息政策的代表人物。霍光上臺伊始,政局不穩,百廢待興,既沒有時間也沒有實力與桑弘羊較量。但數年之后,他們的矛盾終于爆發了。

為了解決桑弘羊及與其相關的政策轉變問題,霍光于始元五年以昭帝名義詔“三輔、太常舉賢良各二人,郡國文學高第各一人”。第二年二月,又詔“有司問郡國所舉賢良、文學民所疾苦。議罷鹽、鐵、榷酤”(《漢書·昭帝紀》)。也就是要召上來的賢良文學與堅持原來開邊政策的桑弘羊進行辯論。因為辯論的內容多與鹽鐵專賣有關,所以被稱為“鹽鐵會議”。這次會議的具體內容,在當時人桓寬的《鹽鐵論》中有詳盡記載,可以參看。總的來說,霍光雖然懷有以這次會議打擊桑弘羊的目的,但是,這次會議的召開與賢良文學意見的被采納,無疑對社會經濟的恢復與穩定起著重要的作用,這與武帝輪臺詔書的精神和當時的形勢是相適應的。

11111111111111111111111_副本.jpg

四、平定叛亂,擁昭立宣

在霍光與其他幾人同受武帝顧命之時,他的官職最小。但是,由于他“資性端正”,并主持推行了一系列很得人心的措施,使得他的威望越來越大,這就引起了其他幾個顧命大臣的不滿,特別是上官桀、上官安父子。

當霍光的權力日重時,上官安與其父合謀,企圖通過霍光立自己的女兒、霍光的外孫女為皇后。如果此事成功,無疑對霍光的權力構成極大威脅,霍光遂以其女年幼這一正當理由而加以拒絕。可是上官父子不死心,通過昭帝姊蓋主的關系,立其為后。上官父子為了報答蓋主,想封蓋主情夫丁外人為侯,霍光又不許,這就引起了上官父子與蓋主雙方的不滿。

武帝子燕王旦,早就對昭帝繼位不滿,他曾于始元元年與齊孝王劉澤謀反,霍光未予追究。但劉旦仍不死心,反而認為一向辦事謹慎、公正的霍光是他登上皇位的最大障礙。于是,處于不同地域、不同地位的上官桀父子、蓋主、燕王旦、桑弘羊等人由于共同反對霍光而聯起手來,形成了燕蓋集團。

此后,燕王劉旦、上官桀等人多次上書,想通過進讒言而離間昭帝與霍光的關系,然后再除掉他們。但其詭計被年僅十余歲的昭帝識破,于是他們又策劃通過武力解決問題。元鳳元年,他們的陰謀敗露,燕王旦、蓋主自殺,其余人族誅,這就是“燕蓋之亂”。

需要指出的是,霍光與燕蓋集團的沖突,從表面看是無是非可言的爭權奪利的政爭,實則不然。因為從《漢書》的有關記載來看,燕蓋集團的成員不僅有極強的權力欲,而且目光短淺、品行不端,并不具備領導西漢走出困境的能力。在這一點上,霍光要勝出他們許多。

元平元年,年僅21歲的漢昭帝病死,沒有留下子嗣。霍光經過一番考慮后,決定立武帝孫昌邑王劉賀為帝。但是,讓霍光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劉賀,目無禮法,在為昭帝服喪期間,“亡悲哀之心,廢禮誼,居道上不素食,使從官略女子,載衣車”。尤其讓霍光不能容忍的是,劉賀剛愎自用,不聽人諫,并把自己原來在封國時的一大批親信帶入朝中,嚴重地威脅到了霍光的地位與權力。霍光聽從大臣之言,廢劉賀,并誅殺了他的眾多謀臣。

廢掉劉賀后,霍光召集群臣商議再立新帝問題。最后決定立武帝曾孫、戾太子劉據之孫劉病已為帝。因為他與其他諸王不同,“興于閭閻,知民事之艱難”(《漢書·循吏傳》),出身于民間,了解人民疾苦,這可保證在他即位后休養生息政策仍能繼續實行;他的左右也無有對霍光構成威脅的心腹幕僚,這使霍光很放心。漢昭帝元平元年六月,劉病已登基,是為漢宣帝。

宣帝親政后隨即開始布局,逐漸把權力收到自己手上,現只需要等待鏟除霍光集團的機會和理由。

時機終于來了,顯夫人擅自大大擴大霍光陵地,大建豪宅。又和府中奴婢總管馮子都通奸,伙同隨從晝夜出入太皇太后長信宮,霍顯為女兒霍成君成為皇后,而毒殺許皇后的事情敗露。

霍光兒子霍禹,霍去病孫子霍云、霍山,雖封將軍,卻不遵守朝庭法度,大修豪宅,在皇家林苑打獵,上朝稱病請假。宣帝以此先將霍山,霍禹明升暗降,剝奪其兵權,解除霍家他人職務,這一系列的動作完成了集權。

霍禹等不甘心束手被擒,準備起兵謀反,被準備充分的宣帝發覺,不久,霍云、霍山自殺,霍禹被腰斬,顯夫人和霍光女婿被處死,霍后被廢12年后自殺。樹大根深的霍家煙飛灰滅!

那么霍光為首的霍氏集團在霍光死后短短2年就土崩瓦解,主要是因為:

1、宣帝是千古明君級的皇帝,名氣雖然不比高祖、武帝,但可堪稱西漢最成功的皇帝,他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出生不久被關到獄中的皇帝,不到一歲時就失去父母,幼年在獄中長大,少年時在市井游歷,從小歷經磨難、懂得隱忍,蓄勢而發,這樣一位皇帝是不會甘心一輩子做兒皇帝,霍氏集團的覆滅是必然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2、霍光大權在握時,霍家囂張跋扈,肆意妄為,無法無天,所以無論中央還是地方上的其他勢力都對其家族無比忌恨,都為把其家族除之后快,霍光一死,自然是墻倒眾人推。

3、霍光攬政的時期是漢室最鼎盛的時期,經過前幾位君主的勵精圖治,當時正是掃清六合、席卷八荒、天下歸心、臣民視劉氏為唯一正統的時期。霍光死后,漢宣帝對國家掌控力不斷增強,這也為除掉霍氏家族打下了基礎。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