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皇

娥皇

(帝堯長女、帝舜之妻)
中文名:
娥皇
別名:
湘娥;湘夫人
國籍:
上古(中國)
人物簡介:

娥皇,又稱娥肓、倪皇、后育、娥盲、娥娙,姓伊祁氏,上古漢族神話傳說中帝舜的妻子,部落酋長唐堯伊祁放勛的長女,和妹妹女英同時嫁給了虞舜姚重華,娥皇無子。舜父頑,母囂,弟劣,曾多次欲置舜于死地,因娥皇、女英的幫助而脫險。后舜帝南巡蒼梧而死。二妃千里尋夫,知舜已死,抱竹痛哭,竹上生斑,淚盡而死,因稱“瀟湘竹”或“湘妃竹”。

上古名人推薦
中文名
娥皇
別名
湘娥;湘夫人
國籍
上古(中國)
民族
華夏(漢族)
出生日期
上古
逝世日期
上古
職業
帝女→帝妃
主要成就
助舜脫險
代表作品
淚染青竹
父親
帝堯
丈夫
帝舜
妹妹
女英

人物簡介

娥皇:帝堯的長女,帝舜的妻子。

娥皇與妹妹女英同時嫁給帝舜,但是娥皇無子,女英為帝舜生了一個兒子,取名為商均。公元前2205年,帝舜死于蒼梧(今廣西東南),娥皇、女英跳下湘江自盡,人稱湘君。

戰國詩人屈原在《楚辭·九歌》中,對她們的描寫是“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晉朝張華《博物志·史補》記:“堯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帝崩,二妃啼,以淚揮竹,竹盡斑。”

唐朝李賀《李憑箜篌引》:“湘娥啼竹素女愁,李憑中國彈箜篌。”

人物生平

娥皇,四千多年前的舜帝二妃(娥皇、女英)中的一個 ,堯見舜德才兼備,為人正直,辦事公道,刻苦耐勞,深得人心,便將其首領的位置禪讓給舜,并把兩個女兒娥皇、女英嫁給舜為妻。娥皇無子,女英生商均。

二女嫁舜,究竟誰為正宮,誰為妃子,堯和夫人爭論不休。最后決定了一個辦法,據說當時舜王要遷往蒲坂,堯命二女同時由平陽向蒲扳出發,哪個先到哪個為正宮,哪個后到,哪個為偏妃。娥皇、女英聽了父王的話,各自準備向蒲坂進發。娥皇是個樸實的姑娘,便跨了一頭大馬飛奔前進,而女英講排場,乘車前往,并選由騾子駕車,甚覺氣派。可是正值炎夏、牲口渾身淌汗,路過西楊村北,遇—溪水,二女休息片刻,讓牲口飲水解渴,以便繼續趕路。在行進中,不料女英駕車的母騾,突然要臨盆生駒,因此車停了。這時娥皇的乘馬已奔馳在遙遠的征途,而女英受了騾子生駒的影響,落了個望塵莫及。正宮娘娘的位置為娥皇所奪取,女英氣憤之余,斥責騾子今后不準生駒。因此傳說騾子不受孕,不生駒,都是女英封下的。

后人將二女牲口飲水的地方,就叫娥英泉, 現襄汾縣西楊村附近。

又傳說,帝舜執政三十九年以后,曾到長江一帶巡視,不幸死在蒼梧之野,葬在九嶷山上。兩位夫人聞此噩耗,便一起去南方尋找舜王。二女在湘江邊上,望著九嶷山痛苦流涕,他們的眼淚,揮灑在們竹子上,竹子便掛上斑斑的淚痕,變成了“斑竹”,“斑竹也稱湘妃竹。舜死了,娥皇、女英痛不欲生,便跳入波濤滾滾的湘江,化為湘江女神,人稱湘君(娥皇)、湘妃(女英)或湘夫人。

楚人哀之,將洞庭山改名為君山,并在山上為她倆筑墓安葬,造廟祭祀。其實墓也簡陋,墓前立有大書“虞帝二妃之墓”的墓碑。墓前有石級,石級下一條用麻石鋪砌的甬道,兩旁石碑上刻二妃畫像和歷代詩人的佳作:北面是屈原《離騷》中的《湘君》、《湘夫人》篇,南面則是唐宋乃至近人的詠嘆詩詞,盛唐之李白、常建、劉禹錫,清代的趙嘏,直至近人魯迅也有“不知何處吊湘君”之句。墓前一對望柱,高近3米,上面刻舒紹亮題寫的一副對聯:“君妃二魄芳千古;山竹諸斑淚一人”。湘妃墓周圍多斑竹,竹上有斑斑點點,仿若淚滴、據說是二妃投湘水前哭舜帝灑上的淚滴。唐高駢有詩詠“虞帝南巡去不還,二妃幽怨云水間。當時血淚知多少?直到而今竹尚斑。”1961年,毛澤東主席在聽取故鄉湖南的同志匯報湖南生產建設情況后,興奮之余,揮筆寫下《七律·答友人》的光輝詩篇。開頭就借舜和湘夫人的典故、抒發情感:“九嶷山上白云飛,帝子乘風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淚,紅霞萬朵百重衣。”

相傳堯舜時代,湖南九嶷山上有九條惡龍,住在九座巖洞里,經常到湘江來戲水玩樂,以致洪水暴漲,莊稼被沖毀,房屋被沖塌,老百姓叫苦不迭,怨聲載道。帝舜關心百姓的疾苦,他得知惡龍禍害百姓的消息,飯吃不好,覺睡不安,一心想要到南方去幫

助百姓除害解難,懲治惡龍。

帝舜有兩個妃子——娥皇和女英,是帝堯的兩個女兒。她們雖然出身皇家,又身為帝妃,但她們深受堯舜的影響和教誨,并不貪圖享樂,而總是在關心著百姓的疾苦。她們對舜的這次遠離家門,也是依依不舍。但是,想到為了給湘江的百姓解除災難和痛苦,她們還是強忍著內心的離愁別緒歡歡喜喜地送舜上路了。

帝舜走了,娥皇和女英在家等待著他征服惡龍、凱旋的喜訊,日夜為他祈禱,早日勝利歸來。可是,一年又一年過去了,燕子來去了幾回,花開花落了幾度,帝舜依然杳無音信,她們擔心了。娥皇說:“莫非他被惡龍所傷,還是病倒他鄉?”女英說:“莫非他途中遇險,還是山路遙遠迷失方向?”她們二人思前想后,與其呆在家里久久盼不到音訊,見不到歸人,還不如前去尋找。于是,娥皇和女英迎著風霜,跋山涉水,到南方湘江去尋找丈夫。

翻了一山又一山,涉了一水又一水,她們終于來到了九嶷山。她們沿著大紫荊河到了山頂,又沿著小紫荊河下來,找遍了九嶷山的每個山村,踏遍了九嶷山的每條小徑。這一天,她們來到了一個名叫三峰石的地方,這兒,聳立著三塊大石頭,翠竹圍繞,有一座珍珠貝壘成的高大的墳墓。她們感到驚異,便問附近的鄉親:“是誰的墳墓如此壯觀美麗?三塊大石為何險峻地聳立?”鄉親們含著眼淚告訴她們:“這便是帝舜的墳墓,他老人家從遙遠的北方來到這里,幫助我們斬除了九條惡龍,人民過上了安樂的生活,可是他卻鞠躬盡瘁,流盡了汗水,淌干了心血,受苦受累病死在這里了。”原來,舜帝病逝之后,湘

江的父老鄉親們為了感激舜帝的厚恩,特地為他修了這座墳墓。九嶷山上的一群仙鶴也為之感動了,它們朝朝夕夕地到南海銜來一顆顆燦爛奪目的珍珠,撒在舜帝的墳墓上,便成了這座珍珠墳墓。三塊巨石,是舜帝除滅惡龍用的三齒耙插在地上變成的。娥皇和女英得知實情后,難過極了,二人抱頭痛哭起來。她們悲痛萬分,一直哭了九天九夜,她們把眼睛哭腫了,嗓子哭啞了,眼淚流干了。最后,哭出血淚來,也死在了舜帝的旁邊。

娥皇和女英的眼淚,灑在了九嶷山的竹子山,竹竿上便呈現出點點淚斑,有紫色的,有雪白的,還有血紅血紅的,這便是“湘妃竹”。竹子上有的像印有指紋,傳說是二妃在竹子抹眼淚印上的;有的竹子上鮮紅鮮紅的血斑,便是兩位妃子眼中流出來的血淚染成的。

陳鼎《竹譜》稱“瀟湘竹”“淚痕竹”。竿部生黑色斑點,頗為美麗。是我國竹家具的優質用材。《陣物志》:“堯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汨揮,竹盡斑。”《群芳譜》:“斑竹即吳地稱‘湘妃竹’者”。

聰明美麗的娥皇和女英,是上古時部落酋長帝堯的兩個女兒。也稱“皇英”。堯帝晚年,想物色一個滿意的繼承人。他看到舜是個德才超群的大賢人,于是,就把帝位傳給了舜,并讓娥皇和女英作了舜的妻子。娥皇封為后,女英封為妃。舜不負堯的信任,讓禹治洪水,使人民過上了安定的生活,娥皇、女英也鼎力協助舜為百姓做好事。舜帝晚年時,九嶷山一帶發生戰亂,舜想到那里視察一下實情。舜把這想法告訴娥皇、女英,兩位夫人想到舜年老體衰,爭著要和舜一塊去。舜考慮到山高林密,道路曲折,于是,只帶了幾個隨從,悄悄地離去。娥皇、女英知道舜已走的消息,立即起程。追到揚子江邊遇到了大風,一位漁夫把她們送上洞庭山,后來,她倆得知舜帝已死,埋在九嶷山下,便天天扶竹向九嶷山方向泣望,把這里的竹子染得淚跡斑斑。后來,她倆投湘水而亡,成了湘水之神。漢劉向《列女傳·有虞二妃》云:“有虞二妃,帝堯二女也,長娥皇,次女英。”《山海經》載:“洞庭之中,帝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淵,出入必以飄風暴雨。”晉張華《博物志·史補》云:“舜崩,二妃啼,以涕揮竹,竹盡斑。”今江南有“斑竹”、“湘妃竹”之說,蓋出于此也。 娥皇、女英二妃的美麗動人的形象,歷來成為吸引詩人、畫家的創作題材。我國最偉大的詩人屈原的《九歌》中的《九歌·湘君》 、 《九歌·湘夫人》 ,是最早的歌頌二妃的不朽詩篇。

堯王訪賢從羊獬村(現洪洞縣甘亭鎮)回平陽后計劃讓女兒娥皇,女英由伊杜村,遷至羊獬村落戶。

二女尊從父王意見,由文武大臣和侍女送行,準備上路,二女不同意坐轎,決定騎馬赴羊獬。臨行侍者遞上新的朝服,整好衣冠,訃劃進朝向父王辭行。走到宮門下馬,見宮門上掛著兩面紅旗、—對紅燈,旗上寫著:“先有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旗的上角為八卦;乾三、坎三、艮三、震三、巽三、離三、坤三、兌三。二女向旗幟跪拜致敬。良辰吉日到了,舜王的迎親人馬到了羊獬村,按照皋陶的決定,娥皇女英分別坐車騎馬,依先后次序上路。不料女英車到仁義村市頭,車輪陷入泥坑,送親人將車抗出轍窩,因泥糊了車輻,當時未發覺車輻折斷。走到仁義村北頭,車輻掉了,正在請木匠修理時,娥皇騎馬趕來,見此情景,問女英為何如此?女英將出事原因告訴姐姐,并請姐姐與舜(重華)先行吧。娥皇心中暗喜,虧了騎馬,免此事故。接著對女英說:那么我就先走了,在姚丘等妹妹吧。后人將女英斷車輻的仁義村南頭,叫成車窩村,北頭叫成車輻村了。一個村子兩頭兩個稱呼。女英的車修好了,又繼續趕路,忽見前方,圍著一群人不知看什么,車靠近一看,原來是姐姐,愁容滿面坐在一塊石頭上,低頭不語。女英忙下車安慰姐姐,問明情由,始知乘馬生了馬駒。事已至此,女英讓姐姐一同乘車趕路吧。因此后人將王家莊南頭稱南馬駒,北頭稱北馬駒。隨從人員牽馬跟車行進,老馬護馬駒又踢又蹦,因馬有龍性,后人將小王莊改為龍馬村,迄今未變。馬走了不多遠,仰首嘶鳴,似乎是口渴的樣子,一面叫一面陽前蹄刨出一股清水,馬便低頭暢飲。后人將這股清水,稱為“馬刨泉”。把村名改為尺井村,即今之赤荊村,村中并修有娥英廟。

舜王向迎接的人們深表謝意,并說:旅途中發生事故,使大家久等了,表示歉意。二姊妹與舜王婚后,遵照在車上的談話辦事,娥皇赴歷山勞動種莊稼女英留在家中侍奉雙親。女英生子,名姚商均。當時社會是以物易物,日中為市,商求均勻,互通有無,故起名商均。商均以后到姚頭,開設陶窯,生三子,長子姚溫。次子姚龍、三子姚能。娥皇、女英的故事傳至而今,人們把羊獬當成了二女的娘家,每年三月初三是二女回娘家的日子,四月廿八日是返回婆家萬安(姚丘)神立的日子。女英雖小但為正宮娘娘,住娘家則是以長幼為序。羊獬村的人們,要提前一天初二日到神立,去接大姑娥皇,初三正日子,去到萬安接二姑女英。二女回娘家后,羊獬人們于初四日請大姑進廟,初五日請二姑進廟,這一天要比初四更熱鬧,家家吃餃子,全村載歌載舞,鼓樂喧天。另外,羊獬村的婦女,每年五月初五、六月十八、九月初九要提前一天到神立,正日子到萬安。而神立和萬安的婦女于三月十五、四月初八要到羊獬拜壽,所謂唐虞遺風,流傳至今。

娥皇,四千多年前的舜帝二妃(娥皇、女英)中的一個 ,堯見舜德才兼備,為人正直,辦事公道,刻苦耐勞,深得人心,便將其首領的位置禪讓給舜,并把兩個女兒娥皇、女英嫁給舜為妻。娥皇無子,女英生商均。

二女嫁舜,究竟誰為正宮,誰為妃子,堯和夫人爭論不休。最后決定了一個辦法,據說當時舜王要遷往蒲坂,堯命二女同時由平陽向蒲扳出發,哪個先到哪個為正宮,哪個后到,哪個為偏妃。娥皇、女英聽了父王的話,各自準備向蒲坂進發。娥皇是個樸實的姑娘,便跨了一頭大馬飛奔前進,而女英講排場,乘車前往,并選由騾子駕車,甚覺氣派。可是正值炎夏、牲口渾身淌汗,路過西楊村北,遇—溪水,二女休息片刻,讓牲口飲水解渴,以便繼續趕路。在行進中,不料女英駕車的母騾,突然要臨盆生駒,因此車停了。這時娥皇的乘馬已奔馳在遙遠的征途,而女英受了騾子生駒的影響,落了個望塵莫及。正宮娘娘的位置為娥皇所奪取,女英氣憤之余,斥責騾子今后不準生駒。因此傳說騾子不受孕,不生駒,都是女英封下的。

后人將二女牲口飲水的地方,就叫娥英泉, 現襄汾縣西楊村附近。

又傳說,帝舜執政三十九年以后,曾到長江一帶巡視,不幸死在蒼梧之野,葬在九嶷山上。兩位夫人聞此噩耗,便一起去南方尋找舜王。二女在湘江邊上,望著九嶷山痛苦流涕,他們的眼淚,揮灑在們竹子上,竹子便掛上斑斑的淚痕,變成了“斑竹”,“斑竹也稱湘妃竹。舜死了,娥皇、女英痛不欲生,便跳入波濤滾滾的湘江,化為湘江女神,人稱湘君(娥皇)、湘妃(女英)或湘夫人。

楚人哀之,將洞庭山改名為君山,并在山上為她倆筑墓安葬,造廟祭祀。其實墓也簡陋,墓前立有大書“虞帝二妃之墓”的墓碑。墓前有石級,石級下一條用麻石鋪砌的甬道,兩旁石碑上刻二妃畫像和歷代詩人的佳作:北面是屈原《離騷》中的《湘君》、《湘夫人》篇,南面則是唐宋乃至近人的詠嘆詩詞,盛唐之李白、常建、劉禹錫,清代的趙嘏,直至近人魯迅也有“不知何處吊湘君”之句。墓前一對望柱,高近3米,上面刻舒紹亮題寫的一副對聯:“君妃二魄芳千古;山竹諸斑淚一人”。湘妃墓周圍多斑竹,竹上有斑斑點點,仿若淚滴、據說是二妃投湘水前哭舜帝灑上的淚滴。唐高駢有詩詠“虞帝南巡去不還,二妃幽怨云水間。當時血淚知多少?直到而今竹尚斑。”1961年,毛澤東主席在聽取故鄉湖南的同志匯報湖南生產建設情況后,興奮之余,揮筆寫下《七律·答友人》的光輝詩篇。開頭就借舜和湘夫人的典故、抒發情感:“九嶷山上白云飛,帝子乘風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淚,紅霞萬朵百重衣。”

相傳堯舜時代,湖南九嶷山上有九條惡龍,住在九座巖洞里,經常到湘江來戲水玩樂,以致洪水暴漲,莊稼被沖毀,房屋被沖塌,老百姓叫苦不迭,怨聲載道。帝舜關心百姓的疾苦,他得知惡龍禍害百姓的消息,飯吃不好,覺睡不安,一心想要到南方去幫

助百姓除害解難,懲治惡龍。

帝舜有兩個妃子——娥皇和女英,是帝堯的兩個女兒。她們雖然出身皇家,又身為帝妃,但她們深受堯舜的影響和教誨,并不貪圖享樂,而總是在關心著百姓的疾苦。她們對舜的這次遠離家門,也是依依不舍。但是,想到為了給湘江的百姓解除災難和痛苦,她們還是強忍著內心的離愁別緒歡歡喜喜地送舜上路了。

帝舜走了,娥皇和女英在家等待著他征服惡龍、凱旋的喜訊,日夜為他祈禱,早日勝利歸來。可是,一年又一年過去了,燕子來去了幾回,花開花落了幾度,帝舜依然杳無音信,她們擔心了。娥皇說:“莫非他被惡龍所傷,還是病倒他鄉?”女英說:“莫非他途中遇險,還是山路遙遠迷失方向?”她們二人思前想后,與其呆在家里久久盼不到音訊,見不到歸人,還不如前去尋找。于是,娥皇和女英迎著風霜,跋山涉水,到南方湘江去尋找丈夫。

翻了一山又一山,涉了一水又一水,她們終于來到了九嶷山。她們沿著大紫荊河到了山頂,又沿著小紫荊河下來,找遍了九嶷山的每個山村,踏遍了九嶷山的每條小徑。這一天,她們來到了一個名叫三峰石的地方,這兒,聳立著三塊大石頭,翠竹圍繞,有一座珍珠貝壘成的高大的墳墓。她們感到驚異,便問附近的鄉親:“是誰的墳墓如此壯觀美麗?三塊大石為何險峻地聳立?”鄉親們含著眼淚告訴她們:“這便是帝舜的墳墓,他老人家從遙遠的北方來到這里,幫助我們斬除了九條惡龍,人民過上了安樂的生活,可是他卻鞠躬盡瘁,流盡了汗水,淌干了心血,受苦受累病死在這里了。”原來,舜帝病逝之后,湘

江的父老鄉親們為了感激舜帝的厚恩,特地為他修了這座墳墓。九嶷山上的一群仙鶴也為之感動了,它們朝朝夕夕地到南海銜來一顆顆燦爛奪目的珍珠,撒在舜帝的墳墓上,便成了這座珍珠墳墓。三塊巨石,是舜帝除滅惡龍用的三齒耙插在地上變成的。娥皇和女英得知實情后,難過極了,二人抱頭痛哭起來。她們悲痛萬分,一直哭了九天九夜,她們把眼睛哭腫了,嗓子哭啞了,眼淚流干了。最后,哭出血淚來,也死在了舜帝的旁邊。

娥皇和女英的眼淚,灑在了九嶷山的竹子山,竹竿上便呈現出點點淚斑,有紫色的,有雪白的,還有血紅血紅的,這便是“湘妃竹”。竹子上有的像印有指紋,傳說是二妃在竹子抹眼淚印上的;有的竹子上鮮紅鮮紅的血斑,便是兩位妃子眼中流出來的血淚染成的。

陳鼎《竹譜》稱“瀟湘竹”“淚痕竹”。竿部生黑色斑點,頗為美麗。是我國竹家具的優質用材。《陣物志》:“堯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汨揮,竹盡斑。”《群芳譜》:“斑竹即吳地稱‘湘妃竹’者”。

聰明美麗的娥皇和女英,是上古時部落酋長帝堯的兩個女兒。也稱“皇英”。堯帝晚年,想物色一個滿意的繼承人。他看到舜是個德才超群的大賢人,于是,就把帝位傳給了舜,并讓娥皇和女英作了舜的妻子。娥皇封為后,女英封為妃。舜不負堯的信任,讓禹治洪水,使人民過上了安定的生活,娥皇、女英也鼎力協助舜為百姓做好事。舜帝晚年時,九嶷山一帶發生戰亂,舜想到那里視察一下實情。舜把這想法告訴娥皇、女英,兩位夫人想到舜年老體衰,爭著要和舜一塊去。舜考慮到山高林密,道路曲折,于是,只帶了幾個隨從,悄悄地離去。娥皇、女英知道舜已走的消息,立即起程。追到揚子江邊遇到了大風,一位漁夫把她們送上洞庭山,后來,她倆得知舜帝已死,埋在九嶷山下,便天天扶竹向九嶷山方向泣望,把這里的竹子染得淚跡斑斑。后來,她倆投湘水而亡,成了湘水之神。漢劉向《列女傳·有虞二妃》云:“有虞二妃,帝堯二女也,長娥皇,次女英。”《山海經》載:“洞庭之中,帝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淵,出入必以飄風暴雨。”晉張華《博物志·史補》云:“舜崩,二妃啼,以涕揮竹,竹盡斑。”今江南有“斑竹”、“湘妃竹”之說,蓋出于此也。 娥皇、女英二妃的美麗動人的形象,歷來成為吸引詩人、畫家的創作題材。我國最偉大的詩人屈原的《九歌》中的《九歌·湘君》 、 《九歌·湘夫人》 ,是最早的歌頌二妃的不朽詩篇。

堯王訪賢從羊獬村(現洪洞縣甘亭鎮)回平陽后計劃讓女兒娥皇,女英由伊杜村,遷至羊獬村落戶。

二女尊從父王意見,由文武大臣和侍女送行,準備上路,二女不同意坐轎,決定騎馬赴羊獬。臨行侍者遞上新的朝服,整好衣冠,訃劃進朝向父王辭行。走到宮門下馬,見宮門上掛著兩面紅旗、—對紅燈,旗上寫著:“先有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旗的上角為八卦;乾三、坎三、艮三、震三、巽三、離三、坤三、兌三。二女向旗幟跪拜致敬。良辰吉日到了,舜王的迎親人馬到了羊獬村,按照皋陶的決定,娥皇女英分別坐車騎馬,依先后次序上路。不料女英車到仁義村市頭,車輪陷入泥坑,送親人將車抗出轍窩,因泥糊了車輻,當時未發覺車輻折斷。走到仁義村北頭,車輻掉了,正在請木匠修理時,娥皇騎馬趕來,見此情景,問女英為何如此?女英將出事原因告訴姐姐,并請姐姐與舜(重華)先行吧。娥皇心中暗喜,虧了騎馬,免此事故。接著對女英說:那么我就先走了,在姚丘等妹妹吧。后人將女英斷車輻的仁義村南頭,叫成車窩村,北頭叫成車輻村了。一個村子兩頭兩個稱呼。女英的車修好了,又繼續趕路,忽見前方,圍著一群人不知看什么,車靠近一看,原來是姐姐,愁容滿面坐在一塊石頭上,低頭不語。女英忙下車安慰姐姐,問明情由,始知乘馬生了馬駒。事已至此,女英讓姐姐一同乘車趕路吧。因此后人將王家莊南頭稱南馬駒,北頭稱北馬駒。隨從人員牽馬跟車行進,老馬護馬駒又踢又蹦,因馬有龍性,后人將

小王莊改為龍馬村,迄今未變。馬走了不多遠,仰首嘶鳴,似乎是口渴的樣子,一面叫一面陽前蹄刨出一股清水,馬便低頭暢飲。后人將這股清水,稱為“馬刨泉”。把村名改為尺井村,即今之赤荊村,村中并修有娥英廟。

舜王向迎接的人們深表謝意,并說:旅途中發生事故,使大家久等了,表示歉意。二姊妹與舜王婚后,遵照在車上的談話辦事,娥皇赴歷山勞動種莊稼女英留在家中侍奉雙親。女英生子,名姚商均。當時社會是以物易物,日中為市,商求均勻,互通有無,故起名商均。商均以后到姚頭,開設陶窯,生三子,長子姚溫。次子姚龍、三子姚能。娥皇、女英的故事傳至而今,人們把羊獬當成了二女的娘家,每年三月初三是二女回娘家的日子,四月廿八日是返回婆家萬安(姚丘)神立的日子。女英雖小但為正宮娘娘,住娘家則是以長幼為序。羊獬村的人們,要提前一天初二日到神立,去接大姑娥皇,初三正日子,去到萬安接二姑女英。二女回娘家后,羊獬人們于初四日請大姑進廟,初五日請二姑進廟,這一天要比初四更熱鬧,家家吃餃子,全村載歌載舞,鼓樂喧天。另外,羊獬村的婦女,每年五月初五、六月十八、九月初九要提前一天到神立,正日子到萬安。而神立和萬安的婦女于三月十五、四月初八要到羊獬拜壽,所謂唐虞遺風,流傳至今。

墓冢

在河北省涿鹿縣保岱舜都古城遺址上,還有一處不能不說的消逝了的人文景觀,即二妃壇。

壇,工具書上解釋為:古代舉行祭祀、誓師等大典用的土筑的高臺。二妃壇,必定是古時人們為祭祀二妃筑的高高的土臺。

關于二妃壇有兩種解說,一說二妃壇是帝舜兩個妃子的墓冢,一說是二位賢妃的祭祀處。二妃是否埋葬在此地,還沒有找到確切的證據。但是這里東南的山腳下曾有一處名二墳地的耕地,墳不知去向,連村中老人們也說不清墳中埋得是什么人。

帝舜的兩個妃子,一名娥皇,一名女英,都是堯的女兒。在堯發現了舜是個幾百年才出一個的大圣人以后,準備要把帝位禪讓給舜。當時舜三十歲,因為是個天下聞名的大孝子,堯在年老時尋找可以繼位的人,他的四岳即四方諸侯之長把舜推薦給堯。堯把兩個女兒許配給舜做妻子,一來觀察舜在家中的言行,二來幫助舜理家治國。另外,堯還把九個男子,有人說是堯的九個兒子派給舜,監視舜在外的言行。堯派來的兒女在舜身邊生活了二十多年,一直跟舜一家人過著質撲、節儉、嚴謹的平民日子。到舜五十歲上開始輔佐堯管理朝中政事,方圓滿地完成了他們的觀察使職責。二女升任成二妃,九男升任成九位要員。

關于二妃壇,不少史書文獻上有記載。《書·堯典》記載:“舜厘將二女于媯汭(水彎的意思),嬪于虞。”《耆舊傳》記載:“舜厘將二女于媯汭之所。”《史記》上記:“舜飭下二女于媯汭,如婦禮。”“舜居媯汭,內行彌謹,二女不敢以貴嬌事舜親戚,甚有婦道。”“舜都居媯水之汭,城內有舜井,城外有二妃壇。”

司馬遷寫道,堯把自己的兩個女兒娥皇與女英賜于舜做妻,(當時是父系社會,有能力的人一夫多妻)一為監視舜的言行,二為幫助舜成長為一個真正的帝王。舜并沒有因為二女是堯的女兒,就把她倆供奉起來,讓其高高在上。而是對她倆要求很嚴,命令她倆住在媯水畔自己家中,像普通百姓家的女人那樣,無微不至地侍奉自己的父母。二女身負輔佐舜的重任,雖貴為帝女,卻一點也不嬌氣,相反十分地恭順勤勞,言行謹慎,只在理家而觀國,從不以貴而驕人,對舜以及其家人非常恭敬,且克守婦道,從不惹事生非。其余九男也非常忠誠于職守,對舜言聽計從。

帝堯漸漸年老時,經多方打聽,讓四岳推舉,從民間找到了以孝聞名天下的虞舜,準備把帝位禪讓給舜。但是堯對舜還不十分放心,便先把自己的女兒與兒子賜給舜,要他們長時間觀察舜的行為舉止,以判斷其道德品行,確定舜是否具備心懷天下的帝王胸襟。舜對他們沒有一點特殊待遇,反而要求更加嚴格。舜把二女常年留在家中,讓她們精心侍奉失明的父親鼓叟與愚蠢可笑的后娘,從不讓二人外出閑逛游玩。二女嚴格遵循婦女應守的綱常倫理,恪守本份,謹慎做事。把家治理的井井有條,從不給舜添麻煩,惹是非。為舜解決了所有的后顧之憂。

此時的舜,日日忙著在歷山耕田種地,在雷澤(桑干河古稱漯水)打漁,在河濱燒制陶器,很少有時間回家。二女在家中郁郁寡歡。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十年,堯越發年老體衰,便讓五十歲的舜進宮中代替堯攝政,舜帶著一家人離開了媯州媯汭,搬遷到陽城(即山西臨汾帝堯宮)。舜居住的初都寶帶,又名媯汭、諸沃里的人們舍不得舜,更不想讓娥皇與女英走。人們對他們十分懷戀,念念不忘。后來,舜與二妃逝世后,人們在歷山上修起舜廟,為二妃建起了一座高聳的祭祀土臺,起名二妃壇。

舜攝帝位三十年,居帝位五十年,壽112歲。舜在輔佐堯的三十年里,擔任著推行德政、總理百官、到都城四門迎接賓客的眾多職務。在在位的五十年里,更是忙著統一法律、尺度、斤兩、修定禮法、到四方視察、考核官員政績,還要四年一巡狩,聽取四方諸侯的政務匯報。二妃依然在家中侍奉老人,是舜的得力賢內助。關于二妃,還有一記載,說舜到南方蒼梧山一帶巡視,一說舜被禹流放到南方蒼梧山,最后病逝在蒼梧野地里,就埋在那里,稱零陵。二妃趕到那里,扶著竹子哭的眼中出血,血滴到竹子上滲了進去,斑斑點點,成了斑竹,即湘妃竹。可見,二妃一直陪著舜到老死。三皇五帝時的人,不論男女都是品德高尚的圣賢,都有偉大的人格魅力,都具有以天下為己任的大境界大胸懷,這與帝王們選擇嬪妃以德為先的準旨有很大關系,是帝王們嚴加管束家人的結果,更與堯舜以德教化天下有直接因緣。

賢淑的二妃是中國傳統婦女的優秀典型代表,她倆逝世后,舜都古城的人們為表彰她倆的優秀品質,廣揚二人的克守婦道,給她倆建起了一座祭祀土臺,紀念二人人性的純潔與高貴。壇是什么規模形制,早已無法感知,大約是一座層層高上去的土丘,以示二人超越世俗的凌云之志。二妃壇不見了蹤影,但是娥皇與女英的名字卻萬古永垂,二妃壇也寫進偉大的志書《史記》里,供后人緬懷憶念。

唐堯虞舜時代是以天下為己任的父系社會,即英雄輩出的時代。他們身邊的女人們也都是以江山社稷為重的巾幗女杰,他們與男人們一起舍小利益顧民族宏圖大業,舍一己私欲為天下人富足。仿佛他們生來就是為治理天下的,他們偉大的一生,不凡的歲月,都是被后人敬為神靈與圣賢的緣由。三皇五帝時代的尊卑有序,長幼得教,婦賢夫德,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的源頭,是最具風范,最值得憶念的好時光,也是受全世界人類敬仰的本根。

娥皇與女英,兩個了不起的女性,與軒轅黃帝的嬪妃嫘祖與嫫母一樣,讓中華兒女歌贊到如今。娥皇與女英,成就了舜的大業,也完美了自己的人生。她們即是兩片綠葉,映襯著舜帝的璀璨,更是兩朵鮮艷的紅花,渲染著上古先人的輝煌。她們是舜帝生命中兩片絢麗的色彩,也是飄揚在帝舜初都媯水河畔的兩縷千秋流芳的、繚繞不去的香魂。她們是上古女性的代表,是父系社會男人們的得力助手,她們用生命彩繪了華夏民族,在歷史上留下一道繽紛。

在媯水河晶瑩玉澈的水波潺潺流動的年代,從夏到秋都有一茬茬青春年少的姑嫂們、少婦們、嬸娘們在水畔說說笑笑的洗濯衣物,從她們身上能捕捉到娥皇與女英端莊秀麗的倩影么?她們還保有夫唱婦隨、賢淑仁德、敬老扶幼的美好婦道么?是的,她們中有不少溫順賢良的好女人,是她們勤儉持家、支撐著家庭的大梁,教化著兒女走正道;是她們日夜操勞、扶持著丈夫成就家業,贍養老人,光宗耀祖;是她們鄰里和睦,扶困濟貧,在村莊里營造出一種好風氣。二妃距今太遠了,今天許多的古城人并不知道這里曾出現過這樣兩個好女人,她們母儀天下,后人為她們修筑過表彰二位功德的高聳的祭祀土臺。如果這座壇一直存留至今,那么就會變成當下那些吃青春飯的、好逸惡勞的少婦們,那些只想霸占老人財產而不贍養老人的惡媳婦們,以及那些經常罵大街的潑婦們的靈魂審判臺。如今,教育缺位,道德滑坡,文化萎迷,不少女人們都形像丑陋,言行惡作。她們只愛享受,不想創造;她們只愛打扮,不愛節儉;她們只愿意讓男人們養著,卻不去體貼愛護男人,更不會教養子孫后代;她們每天議論別人,說長道短,恨人有笑人無,已經沒有一點賢妻良母的遺風了。

當然,這座壇要是真能存在,就不會有這種無德無才的女人們了。有了二妃的道德范懿,有二妃壇的照耀光射,女人們會嚴加管束自己的言行的。所以,幾千年來的天災人禍,造成許多古老遺跡的消失,并不只是消逝了一片名勝風景,更重要的是隕落了上古圣賢們的風范,失卻了上古帝妃們的品行啊!

重提二妃壇,就是向往先人們保有的那份高貴的人性,重拾那種純美的品德,再塑圣男賢女的孝道,回歸炎黃堯舜時人人樂其俗,安其居,美其服,路不拾遺,夜不敝戶,上下同欲的大同、和諧、寧靜、吉祥、富足的人間盛世。重提二妃壇,就是為天下女人們樹起一座不朽的精神豐碑。俗話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個了不起的女人。一個好女人是一座好學校,從這座學校出來的都是有建樹有作為的人。娶一個好女人三輩福,娶一個壞女人三輩害。男人的福是一個的福,女人的福是全家的福。女人是基礎,男人是梁柱。尤其是在女人們當家作主的時代,女人往往決定一個家庭的成敗與禍福。兒孝母心安,妻賢夫禍少……

男人們,千萬要慎重地挑選結婚對象啊!一定要重品行輕容貌,不要撿到碗里就是菜。

女人們,只有具備了嫘祖、嫫母、娥皇、女英們的品性,才有可能營建出和諧的家庭,幸福的人生啊!(作家:楊素梅)

相關介紹

舜是黃帝的八世孫,舜當時是某部落的首領,名聲才會被堯所聞。堯為了聯合拉攏舜的部落,把兩個女兒娥皇、女英嫁給了舜。這可能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聯姻。遙想當年,舜迎娶二女的時候一定百感交集,蒹葭蒼蒼,野露茫茫,一絲寒意襲上了年輕的舜的心頭:這次聯姻吉兇未卜,二女所懷的,不知是怎樣惡毒的使命,舜部落的秘密和實力,眼看即將暴露在閨房女紅的閑庭信步之中;但是無論二女如何作為,舜又無法處治,畢竟,娥皇、女英是強大的堯的親生女兒。在聯姻的脈脈的溫情下面,隱藏著多少陰謀!對于娥皇、女英而言,她們有什么感受呢?帝堯的長子叫做丹朱,而丹朱頑兇,娥皇、女英和另外九個庶出的兄弟,大概早已預料到了丹朱上臺后自己的命運。那么,父親密令刺探的這個叫舜的男人,能夠依恃嗎?在這個白露為霜的寒冷的早晨,婚媾張揚的大喜之日,娥皇、女英也是心緒復雜,滋味難辨。

婚后的日子應該是簡樸而幸福的。舜身材魁梧,而且非常能干,處事公正,甚得部落百姓的愛戴。如果這樣的男人不值得愛,還有什么人值得愛呢?就這樣,愛情這個神秘的種子,悄悄地發芽了。當舜的父母和弟弟屢次要加害舜的時候,娥皇、女英被愛情激發出了巨大的智慧,指點舜兩次逃生。先結婚后戀愛原來也是很幸福的啊。三人同心,其利斷金。趁著堯派他的九個庶出的兒子,假借探望娥皇、女英之名實為收集情報的時機,三人和九男結成了統一戰線。堯73歲時,傳位于丹朱,舜和九個內應發動了政變,囚禁了堯和丹朱,舜順理成章地登上了帝位。這就是“禪讓”的真相。陰謀與愛情,就這樣結合了,舜則志得意滿,江山美人盡攬。

正史《史記》當然沒有這樣的記載,讀《史記》時苦于該段晦澀難懂,以縮寫摘記如下:堯在位七十載,命悉舉貴戚及疏遠隱匿者踐其位,眾皆言有矜在民間,曰虞舜。虞舜者,名曰重華,冀州之人也,帝顓頊之子曰窮蟬,自窮蟬至舜七世矣,皆微為庶人。舜年二十以孝聞,三十而帝堯問可用者,四岳咸薦虞舜。堯乃妻之二女以觀其德,堯二女不敢以貴嬌事舜親戚,甚有婦德。舜耕歷山,歷山之人皆讓畔;漁雷澤,雷澤之人皆讓居。堯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從;遍入百官,百官時序,諸侯遠方賓客皆敬。帝堯老,命舜攝行天子之政,攝政八年而堯崩。堯知子不肖,卒授舜以天下。舜行厚德,遠佞人,蠻夷率服,四海之內咸戴帝舜之功。踐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蒼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為零陵。

史籍記載

《烈女傳》:有虞二妃者,帝堯之二女也。長娥皇,次女英。舜父頑母嚚。父號瞽叟,弟曰象,敖游于嫚,舜能諧柔之,承事瞽叟以孝。母憎舜而愛象,舜猶內治,靡有奸意。四岳薦之于堯,堯乃妻以二女以觀厥內。二女承事舜于畎畝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驕盈怠嫚,猶謙謙恭儉,思盡婦道。瞽叟與象謀殺舜。使涂廩,舜歸告二女曰:“父母使我涂廩,我其往。”二女曰:“往哉!”舜既治廩,乃捐階,瞽叟焚廩,舜往飛出。象復與父母謀,使舜浚井。舜乃告二女,二女曰:“俞,往哉!”舜往浚井,格其出入,從掩,舜潛出。時既不能殺舜,瞽叟又速舜飲酒,醉將殺之,舜告二女,二女乃與舜藥浴汪,遂往,舜終日飲酒不醉。舜之女弟系憐之,與二嫂諧。父母欲殺舜,舜猶不怨,怒之不已。舜往于田號泣,日呼旻天,呼父母。惟害若茲,思慕不已。不怨其弟,篤厚不怠。既納于百揆,賓于四門,選于林木,入于大麓,堯試之百方,每事常謀于二女。舜既嗣位,升為天子,娥皇為后,女英為妃。封象于有庳,事瞽叟猶若初焉。天下稱二妃聰明貞仁。舜陟方,死于蒼梧,號曰重華。二妃死于江湘之間,俗謂之湘君。君子曰:“二妃德純而行篤。詩云:“不顯惟德,百辟其刑之。”此之謂也。

頌曰:元始二妃,帝堯之女,嬪列有虞,承舜于下,以尊事卑,終能勞苦,瞽叟和寧,卒享福祜。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