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顥

元顥

本名:
元顥
別稱:
北海王
字號:
子明
人物簡介:

元顥(485-529年)北魏宗室,字子明,獻文帝拓跋弘之孫,孝文帝元宏之侄,北海平王元詳長子,襲父爵為北海王。后累次升遷為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徐州刺史,被御史彈劾而除名。

孝昌三年,被重新起用,恢復王爵,加使持節、假征西將軍、都督豳、華、東秦諸軍事、西道行臺,率軍征討宿勤明達等叛賊,以功增封食邑八百戶,進號征西將軍,授尚書右仆射,遷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孝昌四年,迫于北魏內亂及義軍的壓力,投奔南梁;借助南梁軍力,殺回洛陽稱帝,改元建武,立國四個月,兵敗被殺。

元顥參與事件/話題
本名
元顥
別稱
北海王
字號
子明
所處時代
北魏
民族族群
鮮卑族
出生地
洛陽
出生時間
485年
去世時間
529年

生平事跡

封王為官:元顥少年時期意氣風發,父親死后繼承爵位,受封北海王,后累次升遷為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徐州刺史,不久,被御史彈劾而除名。

平叛:孝昌三年527年,宿勤明達、叱干麒麟等人聚眾造反,侵擾豳州、北華州等州郡;諸軍事、西道行臺,率軍征討宿勤明達等叛賊,元顥揮師轉戰前進,頻頻擊破造反軍,解了豳、華之圍,以功增封食邑八百戶,進號征西將軍,授為尚書右仆射,不久,又進遷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投降南梁:公元528年,元顥受命前往鄴城抵御葛榮農民起義軍,恰逢爾朱榮攻破洛陽,廢北魏幼主元釗,朝局動蕩,面對葛榮的強大勢力,元顥為求自保,投降南梁武帝蕭衍,受封為魏王。

北上復國:公元528年10月,元顥一行由南梁假節、飚勇將軍陳慶之率領的七千甲兵護駕,踏上北歸建立新朝的征程,首戰克铚城;北魏孝莊帝元子攸起初不予重視,繼續派遣大將軍元天穆率領大軍先去平定齊地,待剿滅邢杲后再揮師討伐元顥;陳慶之抓住戰機,于公元529年4月,一舉攻克滎城、梁國睢陽;元顥旋即在睢陽登基稱帝,建元為孝基,是為北魏建武帝。(529年4月—529年6月,在位3個月)

洛陽稱尊:北魏建武帝元顥續位后,在南梁名將陳慶之的支持下,不斷攻克北魏城池,擊敗北魏軍,特別是滎陽一役,陳慶之以七千精兵擊敗元天穆三十余萬大軍,堪稱經典戰役;公元529年5月,梁軍攻克洛陽,北魏建武帝元顥正式坐領洛陽,改元建武。

自毀長城:北魏建武帝元顥進入洛陽后,一頭扎入后宮,日日淫樂,荒廢政治,同時還拒絕陳慶之向南梁增兵的要求,暗中背叛南梁,結果導致洛陽王朝危機四伏,暗流泉涌。

兵敗:公元529年6月,北魏天柱將軍爾朱榮、右仆射爾朱世隆、大都督元天穆等,糾集士眾,號稱百萬,擁衛北魏孝莊帝元子攸殺氣騰騰奔向洛陽,繞過陳慶之的梁軍,奇襲洛陽,北魏建武帝元顥兵敗逃亡,逃到臨潁(今河南漯河市北)后,被縣卒江豐斬殺。

史傳記載

中大通元己酉

春,正月,甲寅,魏于暉所部都督彭樂師二千馀騎叛,奔韓樓,暉引還。

辛酉,上祀南郊,大赦。

甲子,魏汝南王悅求還國,許之。

辛巳,上祀明堂。

二月,甲午,魏主尊彭城武宣王為文穆皇帝,廟號肅祖;母李妃為文穆皇后。將遷神主于太廟,以高祖為伯考,大司馬兼錄尚書臨淮王彧表諫,以為:“漢高祖立太上皇廟于香街,光武祀南頓君于舂陵。元帝之于光武,已疏絕服,猶身奉子道,入繼大宗。高祖德洽寰中,道超無外,肅祖雖勛格宇宙,猶北面為臣。又,二后皆將配享,乃是君臣并筵,嫂叔同室,竊謂不可。”吏部尚書李神俊亦諫,不聽,彧又請去“帝”著“皇”,亦不聽。

詔更定二百四十號將軍為四十四班。壬寅,魏詔濟陰王暉業兼行臺尚書,都督丘大千等鎮梁國。暉業,小新成之曾孫也。

三月,壬戌,魏詔上黨王天穆討邢杲,以費穆為前鋒大都督。

夏,四月,癸未,魏遷肅祖及文穆皇后神主于太廟,又追尊彭城王劭為孝宣皇帝。臨淮王彧諫曰:“茲事古所未有,陛下作而不法,后世何觀!”弗聽。

魏元天穆將擊邢杲,以北海王顥方入寇,集文武議之,眾皆曰:“杲眾強盛,宜以為先。”行臺尚書薛琡曰:“邢杲兵眾雖多,鼠竊狗偷,非有遠志。顥帝室近親,來稱義舉,其勢難測,宜先去之。”天穆以諸將多欲擊杲,又魏朝亦以顥為孤弱,不足慮,命天穆等先定齊地,還師擊顥,遂引兵東出。顥與陳慶之乘虛自铚城進拔滎城,遂至梁國;魏丘大千有眾七萬,分筑九城以拒之。慶之攻之,自旦至申,拔其三壘,大千請降。顥登壇燔燎,即帝位于睢陽城南,改元孝基。濟陰王暉業帥羽林兵二萬軍考城,慶之攻拔其城,擒暉業。

辛丑,魏上黨王天穆及爾朱兆破邢杲于濟南,杲降,送洛陽,斬之。兆,榮之從子也。

五月,丁巳,魏以東南道大都督楊昱鎮滎陽,尚書仆射爾朱世隆鎮虎牢,侍中爾朱世承鎮崿岅。乙丑,內外戒嚴。

戊辰,北海王顥克梁國。顥以陳慶之為衛將軍,徐州刺史,引兵而西。楊昱擁眾七萬,據滎陽。慶之攻之,未拔。顥遣人說昱使降,昱不從。元天穆與驃騎將軍爾朱吐沒兒將大軍前后繼至,梁士卒皆恐。慶之解鞍秣馬,諭將士曰:“吾至此以來,屠城略地,實為不少;君等殺人父兄、掠人子女,亦無算矣。天穆之眾,皆是仇讎。我輩眾才七千,虜眾三十馀萬,今日之事,唯有必死乃可得生耳!虜騎多,不可與之野戰,當及其未盡至,急攻取其城而據之。諸君勿或狐疑,自取屠膾!”乃鼓之,使登城。將士即相帥蟻附而入,癸酉,拔滎陽,執楊昱。諸將三百馀人伏顥帳前請曰:“陛下渡江三千里,無遺鏃之費,昨滎陽城下一朝殺傷五百馀人,愿乞楊昱以快眾意!”顥曰:“我在江東聞梁主言,初舉兵下都,袁昂為吳郡不降,每稱其忠節。楊昱忠臣,奈何殺之!此外唯卿等所取。”于是斬昱所部統帥三十七人,皆刳心而食之。俄而天穆等引兵圍城,慶之帥騎三千背城力戰,大破之,天穆、吐沒兒皆走。慶之進擊虎牢,爾朱世隆棄城走,獲魏東中郎將辛纂。

魏主將出避顥,未知所之,或勸之長安,中書舍人高道穆曰:“關中荒殘,何可復往!顥士眾不多,乘虛深入,由將帥不得其人,故能至此。陛下若親帥宿衛,高募重賞,背城一戰,臣等竭其死力,破顥孤軍必矣。或恐勝負難期,則車賀不若渡河,征大將軍天穆、大丞相榮各使引兵來會,犄角進討,旬月之間,必見成功。此萬全之策也。”魏主從之。甲戌,魏主北行,夜,至河內郡北,命高道穆于燭下作詔書數十紙,布告遠近。于是四方始知魏主所在。乙亥,魏主入河內。

臨淮王彧、安豐王延明,帥百僚,封府庫,備法駕迎顥。丙子,顥入洛陽宮,改元建武,大赦。以陳慶之為侍中、車騎大將軍,增邑萬戶。楊椿在洛陽,椿弟順為冀州刺史,兄子侃為北中郎將,從魏主在河北。顥意忌椿,而以其家世顯重,恐失人望,未敢誅也。或勸椿出亡,椿曰:“吾內外百口,何所逃匿!正當坐待天命耳。”

顥后軍都督侯暄守睢陽,為后援。魏行臺崔孝芬、大都督刁宣馳往圍暄,晝夜急攻,戊寅,暄突走,擒斬之。

上黨王天穆等帥眾四萬攻拔大梁,分遣費穆將兵二萬攻虎牢,顥使陳慶之擊之。天穆畏顥,將北渡河,謂行臺郎中濟陰溫子升曰:“卿欲向洛,為隨我北渡?”子升曰:“主上以虎牢失守,致此狼狽。元顥新入,人情未安,今往擊之,無不克者。大王平定京邑,奉迎大駕,此恒、文之舉也。舍此北渡,竊為大王惜之。”天穆善之而不能用,遂引兵渡河。費穆攻虎牢,將拔,聞天穆北渡,自以無后繼,遂降于慶之。慶之進擊大梁、梁國,皆下之。慶之以數千之眾,自發铚縣至洛陽,凡取三十二城,四十七戰,所向皆克。

顥使黃門郎祖瑩作書遺魏主曰:“朕泣請梁朝,誓在復恥,正欲問罪于爾朱,出卿于桎梏。卿托命豺狼,委身虎口,假獲民地,本是榮物,固非卿有。今國家隆替,在卿與我。若天道助順,則皇魏再興;脫或不然,在榮為福,于卿為禍。卿宜三復,富貴可保。”

顥既入洛,自河以南州郡多附之。齊州刺史沛郡王欣集文武議所從,曰:“北海、長樂,俱帝室近親,今宗祏不移,我欲受赦,諸君意何如?”在坐莫不失色。軍司崔光韶獨抗言曰:“元顥受制于梁,引寇仇之兵以覆宗國,此魏之賊臣亂子也。豈唯大王家事所宜切齒,下官等皆荷朝眷,未敢仰從!”長史崔景茂等皆曰:“軍司議是。”欣乃斬顥使。光韶,亮之從父弟也。于是襄州刺史賈思同、廣州刺史鄭先護、南兗州刺史元暹亦不受顥命。思同,思伯之弟也。顥以冀州刺史元孚為東道行臺、彭城郡王,孚封送其書于魏主。平陽王敬先起兵于河橋以討顥,不克而死。

魏以侍中、車騎將軍、尚書右仆射爾朱世隆為使持節、行臺仆射、大將軍、相州刺史,鎮鄴城。魏主之出也,單騎而去,侍衛后宮皆案堵如故。顥一旦得之,號令己出,四方人情想其風政。而顥自謂天授,遽有驕怠之志。宿昔賓客近習,咸見寵待,干擾政事,日夜縱酒,不恤軍國,所從南兵,陵暴市里,朝野失望。高道穆兄子儒自洛陽出從魏主,魏主問洛中事,子儒曰:“顥敗在旦夕,不足憂也。”爾朱榮聞魏主北出,即時馳傳見魏主于長子,行,且部分。魏主即日南還,榮為前驅。旬日之間,兵眾大集,資糧器仗,相繼而至。六月,壬午,魏大赦。

榮既南下,并、肆不安,乃以爾朱天光為并、肆等九州行臺,仍行并州事。天光至晉陽,部分約勒,所部皆安。

己丑,費穆至洛陽,顥引入,責以河陰之事而殺之。顥使都督宗正珍孫與河內太守元襲據河內;爾朱榮攻之,上黨王天穆引兵會之,壬寅,拔其城,斬珍孫及襲。

辛亥,魏淮陰太守晉鴻以湖陽來降。

閏月,己未,南康簡王績卒。

魏北海王顥既得志,密與臨淮王彧、安豐王延明謀叛梁;以事難未平,藉陳慶之兵力,故外同內異,言多猜忌。慶之亦密為之備,說顥曰:“今遠來至此,未服者尚多,彼若知吾虛實,連兵四合,將何以御之!宜啟天子,更請精兵,并敕諸州,有南人沒此者悉須部送。”顥欲從之,延明曰:“慶之兵不出數千,已自難制;今更增其眾,寧肯復為人用乎!大權一去,動息由人,魏之宗廟,于斯墜矣。”顥乃不用慶之言。又慮慶之密啟,乃表于上曰:“今河北、河南一時克定,唯爾朱榮尚敢跋扈,臣與慶之自能擒討。州郡新服,正須綏撫,不宜更復加兵,搖動百姓。”上乃詔諸軍繼進者皆停于境上。

詳細介紹

元顥字子明,北魏宗室,年輕時意氣風發有大志,襲父爵為北海王;后累次升遷為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徐州刺史,不久,被御史彈劾而除名。

527年,宿勤明達、叱干麒麟等人聚眾造反,侵擾豳州(治今甘肅寧縣)、北華州(今陜西黃陵縣西南)等州郡,侵擾關中一帶。元顥率軍征討明達等叛賊,揮師轉戰前進,頻頻擊破造反軍,解了豳、華之圍。元顥平叛有功,增封食邑八百戶,進號征西將軍,授為尚書右仆射;不久,又進遷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后來,由于蕭寶夤大敗于平涼,退保雍州,元顥勢孤難支,也跑回了京城。

武泰初年(528),在河北造反的葛榮率百萬部眾南侵,進逼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鄴鎮)。元顥臨危受命,被朝廷任為驃騎大將軍、相州刺史,統軍二萬前去抵御葛榮。元顥到了汲郡(今河南滑縣西南),適值北魏新軍閥爾朱榮率軍進入京師洛陽,廢幼主,立新帝,大開殺戒,屠戮胡太后、幼主元釗以及丞相高陽王元雍等皇室宗親公卿百官二千多人,弄得外任的宗室諸王人人自危,汝南王元悅、臨淮王元彧相繼投到南梁避難。

元顥見京城內亂,宗室遭戮,而葛榮兵勢正盛,揮軍南侵,看勢頭相州早晚是他的口中之食,自己前去鄴城,無異于是去送死。外逼內迫,處境艱險,元顥難以自安,遂在汲郡徘徊瞻顧,暗中籌謀自保之策。思謀再三,想出個脫身避禍的權宜之策,他讓舅舅、殷州刺史范尊替自己代行相州事務,代替前刺史李神固守鄴城,與自己互為表里,遙相應援。相州行臺(在大行政區代表中央機構的官員,權位極重)甄密察覺出元顥有異圖,怕范尊生變,就廢免了他,重新讓李神掌管相州,并派出軍隊前去迎接元顥,借以探察他的動靜。心虛的元顥聞知相州有變,為求生計,就帶著兒子元冠受和左右親信投奔了南梁。元顥見到梁武帝,涕泣陳情,請求立己為魏主,幫助自己殺回北地復國;言辭頗為壯烈豪邁,給梁武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南梁武帝蕭衍覬覦北方久矣,見北方暴亂未平,朝廷內亂又起,政權有些不大穩定,早生趁亂取利的念頭。今見元顥有志復國,蕭衍遂借勢同意了元顥請求,封他為魏主,并借他兵將,護衛他回到北方建立傀儡政權。

有強大的南梁作后盾,又有兵馬護送,回到故土去重建新朝廷,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元顥當然高興了。

其實,梁武帝借給元顥的兵馬并不多,只有區區七千,可這支軍隊的統帥陳慶之卻甚是了得。這次北征,陳慶之可以說是創造了軍事史上的一個奇跡,從而確立了自己名將的地位。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