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巒

邢巒

(北魏名將)
中文名:
邢巒
出生地:
河間鄚(今任丘)
出生日期:
公元463
人物簡介:

邢巒(公元463—514年),字洪賓,河間鄚(今任丘)人。南北朝時期北魏名將。延昌三年(公元514年),邢巒得暴病死,年僅5l歲,宣武帝念其生前戰功卓著,下詔書賜給布四百匹,朝服一襲,辦理喪事。并追贈車騎大將軍,瀛州刺吏,謚號文定。葬于瀛州武垣縣永貴鄉崇仁里(今河間市沙洼鄉南冬村)。

邢巒參與事件/話題
中文名
邢巒
出生地
河間鄚(今任丘)
出生日期
公元463
逝世日期
514年
職業
北魏名將
洪賓
謚號
文定

生平經歷

《魏書·邢巒傳》記載:邢巒出生于官宦世家,少時勤奮好學,常自帶書籍到處尋師求教,博覽群書,有文才干略,州郡相繼上表向朝廷推薦,后被選拔入朝,初任中書博士,后擢升員外散騎侍郎。孝文帝(元宏)對他非常賞識,于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正月派他出使南齊。一年后回朝,任通直郎,后改中書侍郎,經常參與機要朝政。不久兼任黃門郎,負責掌管朝廷機要,重要文件均由他起草。后因隨駕征漢北有功,官拜正黃門兼御史中尉、瀛州大中正,不久升任散騎常侍兼尚書。宣武帝(元恪)即位之初(公元500年),邢巒實授尚書職務。當時的北魏王朝,隨著各地陸續朝貢,外蕃商人也相繼而來,促進了商業的發展。但與之俱來的是社會上乃至朝廷中出現了重商輕農,尚奢華棄節儉的傾向。于是,邢巒向皇帝上書勸諫“重粟帛輕金寶”,因為“粟帛乃安國育民之方,金寶是虛華損德之物”,宣武帝接受了他的進諫。

北魏正始元年(公元504年)閏十二月,南梁的秦、梁二州行事夏侯道遷帶著漢中土地歸順了北魏。宣武帝詔加邢巒“持節都督征梁漢諸軍事,兼理鎮西將軍”,并授權“進退征攝得以便宜行事”前去安撫,到漢中后,先后平定了秦、梁二州,又新立巴州。邢巒實授秦梁二州刺使,安西將軍。平定巴西,攻取十四郡縣,擴地“東西七百,南北千里”,回朝后被任命為度支尚書。

正始三年(公元506年),南梁蕭衍派兵侵擾徐、兗二州,東南邊境相繼陷落。朝廷派邢巒為使持節、加安東將軍,都督東討軍事,尚書職不變。臨行前,皇帝召見他說:“綏靖東南邊疆非將軍莫可,望將軍能建立殊勛,以慰朕心懷。”邢巒回答:“敵人雖連占數城,人數眾多,都是送死的犬羊之輩,滅敵之期不遠,愿陛下不要以東南為慮。”皇帝高興地說:“有將軍督理軍務,朕還憂慮什么呢?”邢巒到前敵后,兵分三路,分頭抵御進犯孤山、固城、龜蒙之敵。只經一戰,收復了三城,兗州平定。乘勝攻取宿豫,獲軍糧40余萬石。宣武帝賜金書表彰邢巒,贊他“殊勛茂捷,自古莫二”,封為平舒縣開國伯,食邑五百戶。

永平元年(公元508年)十月,豫州彭城人白早生殺死刺使叛變,據城歸順南梁。肖衍派冠軍將軍齊茍仁帶兵駐懸瓠。宣武帝命邢巒持節,加鎮南將軍,都督南討諸軍事,帶領羽林軍精銳出師討伐。邢巒率輕騎八百,日夜兼程,五日到達鮑口,一戰將敵擊敗,平定豫州,斬首白早生。班師回朝以后,宣武帝勉勵邢巒說:“卿役不逾時,鴻勛碩美,可謂無愧古人。”

從宿豫大捷以后,邢巒立志修德,不以金錢聲色為重。雖屢屢執掌兵權,對軍費及物資一點也不多占。平定懸瓠以后,升任殿中尚書加撫軍將軍小。

史書記載

邢巒,字洪賓,河間鄚人也。五世祖嘏,石勒頻征不至。嘏無子,巒高祖蓋,自旁宗入后。蓋孫穎,字宗敬,以才學知名。世祖時,與范陽盧玄、渤海高允等同時被征。后拜中書侍郎,假通直常侍、寧朔將軍、平城子,銜命使于劉義隆。后以病還鄉里。久之,世祖訪穎于群臣曰:"往憶邢穎長者,有學義,宜侍講東宮,今其人安在?"司徒崔浩對曰:"穎臥疾在家。"世祖遣太醫馳驛就療。卒,贈冠軍將軍、定州刺史,謚曰康。子修年,即巒父也,州主簿。

巒少而好學,負帙尋師,家貧厲節,遂博覽書傳。有文才干略,美須髯,姿貌甚偉。州郡表貢,拜中書博士,遷員外散騎侍郎,為高祖所知賞。兼員外散騎常侍,使于蕭賾。還,拜通直郎,轉中書侍郎,甚見顧遇,常參座席。高祖因行藥至司空府南,見巒宅,遣使謂巒曰:"朝行藥至此,見卿宅乃住,東望德館,情有依然。"巒對曰:"陛下移構中京,方建無窮之業,臣意在與魏升降,寧容不務永年之宅。"高祖謂司空穆亮、仆射李沖曰:"巒之此言,其意不小。"有司奏策秀、孝,詔曰:"秀、孝殊問,經權異策。邢巒才清,可令策秀。"后兼黃門郎。

從征漢北,巒在新野,后至。高祖曰:"伯玉天迷其心,鬼惑其慮;守危邦,固逆主,乃至如此。"巒曰:"新野既摧,眾城悉潰,唯有伯玉,不識危機,平殄之辰,事在旦夕。"高祖曰:"至此以來,雖未擒滅,城隍已崩,想在不遠。所以緩攻者,正待中書為露布耳。"尋除正黃門、兼御史中尉、瀛州大中正,遷散騎常侍、兼尚書。

世宗初,巒奏曰:"臣聞昔者明王之以德治天下,莫不重粟帛,輕金寶。然粟帛安國育民之方,金玉是虛華損德之物。故先皇深觀古今,去諸奢侈。服御尚質,不貴雕鏤;所珍在素,不務奇綺。至乃以紙絹為帳扆,銅鐵為轡勒。訓朝廷以節儉,示百姓以憂務,日夜孜孜,小大必慎。輕賤珠璣,示其無設,府藏之金,裁給而已,更不買積以費國資。逮景明之初,承升平之業,四疆清晏,遠邇來同,于是蕃貢繼路,商賈交入,諸所獻貿,倍多于常。雖加以節約,猶歲損萬計,珍貨常有余,國用恒不足。若不裁其分限,便恐無以支歲。自今非為要須者,請皆不受。"世宗從之。尋正尚書,常侍如故。

蕭衍梁秦二州行事夏侯道遷以漢中內附,詔加巒使持節、都督征梁漢諸軍事、假鎮西將軍,進退征攝,得以便宜從事。巒至漢中,白馬以西猶未歸順,巒遣寧遠將軍楊舉、統軍楊眾愛、氾洪雅等領卒六千討之。軍鋒所臨,賊皆款附,唯補谷戍主何法靜據城拒守。舉等進師討之,法靜奔潰,乘勝追奔至關城之下,蕭衍龍驤將軍關城流雜疑李侍叔逆以城降。蕭衍輔國將軍任僧幼等三十余將,率南安、廣長、東洛、大寒、武始、除口、平溪、桶谷諸郡之民七千余戶,相繼而至。蕭衍平西將軍李天賜、晉壽太守王景胤等擁眾七千,屯據石亭。統軍韓多寶等率眾擊之,破天賜前軍趙?者,擒斬一千三百。遣統軍李義珍討晉壽,景胤宵遁,遂平之。詔曰:"巒至彼,須有板官,以懷初附。高下品第,可依征義陽都督之格也。"拜巒使持節、安西將軍、梁秦二州刺史。

蕭衍巴西太守龐景民恃遠不降,巒遣巴州刺史嚴玄思往攻之,斬景民,巴西悉平。蕭衍遣其冠軍將軍孔陵等率眾二萬,屯據深坑,冠軍將軍曾方達固南安,冠軍將軍任僧褒、輔國將軍李畎戍石同。巒統軍王足所在擊破之,蕭衍輔國將軍樂保明、寧朔將軍李伯度、龍驤將軍李思賢,賊遂保回車柵。足又進擊衍輔國將軍范峻,自余斬獲殆將萬數。孔陵等收集遺眾,奔保梓潼,足又破之,斬衍輔國將軍符伯度,其殺傷投溺者萬有余人。開地定民,東西七百,南北千里,獲郡十四、二部護軍及諸縣戍,遂逼涪城。巒表曰:

揚州、成都相去萬里,陸途既絕,唯資水路。蕭衍兄子淵藻,去年四月十三日發揚州,今歲四月四日至蜀。水軍西上,非周年不達,外無軍援,一可圖也。益州頃經劉季連反叛,鄧元起攻圍,資儲散盡,倉庫空竭,今猶未復。兼民人喪膽,無復固守之意,二可圖也。蕭淵藻是裙屐少年,未洽治務,及至益州,便戮鄧元超、曹亮宗,臨戎斬將,則是駕馭失方。范國惠津渠退敗,鎖執在獄。今之所任,并非宿將重名,皆是左右少年而已。既不厭民望,多行殘暴,民心離解,三可圖也。蜀之所恃唯劍閣,今既克南安,已奪其險,據彼界內,三分已一。從南安向涪,方軌任意,前軍累破,后眾喪魂,四可圖也。昔劉禪據一國之地,姜維為佐,鄧艾既出綿竹,彼即投降。及苻堅之世,楊安、朱彤三月取漢中,四月至涪城,兵未及州,仲孫逃命。桓溫西征,不旬月而平。蜀地昔來恒多不守。況淵藻是蕭衍兄子,骨肉至親,若其逃亡,當無死理。脫軍克涪城,淵藻復何宜城中坐而受困?若其出斗,庸蜀之卒唯便刀槊,弓箭至少,假有遙射,弗至傷人,五可圖也。

臣聞乘機而動,武之善經;攻昧侮亡,《春秋》明義。未有舍干戚而康時,不征伐而混一。伏惟陛下,纂武文之業,當必世之期;跨中州之饒,兼甲兵之盛;清蕩天區,在于今矣。是以踐極之初,壽春馳款;先歲命將,義陽克辟。淮外謐以風清,荊沔于焉肅晏。方欲偃甲息兵,候機而動,而天贊休明,時來斯速,雖欲靖戎,理不獲已。至使道遷歸誠,漢境佇拔。臣以不才,屬當戎寄,內省文吏,不以軍謀自許,指臨漢中,惟規保疆守界。事屬艱途,東西寇竊,上憑國威,下仗將士,邊帥用命,頻有薄捷。藉勢乘威,經度大劍,既克南安,據彼要險。前軍長邁,已至梓潼,新化之民,翻然懷惠。瞻望涪益,旦夕可屠。正以兵少糧匱,未宜前出。為爾稽緩,懼失民心,則更為寇。今若不取,后圖便難,輒率愚管,庶幾殄克,如其無功,分受憲坐。且益州殷實,戶余十萬,比壽春、義陽三倍非匹,可乘可利,實在于茲。若朝廷志存保民,未欲經略,臣之在此,便為無事,乞歸侍養,微展烏鳥。

詔曰:"若賊敢窺覦,觀機翦撲;如其無也,則安民保境,以悅邊心。子蜀之舉,更聽后敕。方將席卷岷蜀,電掃西南,何得辭以戀親,中途告退!宜勖令圖,務申高略。"巒又表曰:

昔鄧艾、鐘會率十八萬眾,傾中國資給,裁得平蜀。所以然者,斗實力故也。況臣才絕古人,智勇又闕,復何宜請二萬之眾而希平蜀?所以敢者,正以據得要險,士民慕義,此往則易,彼來則難,任力而行,理有可克。今王足前進,已逼涪城;脫得涪城,則益州便是成擒之物,但得之有早晚耳。且梓潼已附,民戶數萬,朝廷豈得不守之也?若守也,直保境之兵則已一萬,臣今請二萬五千,所增無幾。又劍閣天險,古來所稱,張載《銘》云:"世亂則逆,世清斯順。"此之一言,良可惜矣。臣誠知征戎危事,不易可為,自軍度劍閣以來,鬢發中白,憂慮戰懼,寧可一日為心。所以勉強者,既得此地而自退不守,恐辜先皇之恩遇,負陛下之爵祿,是以孜孜,頻有陳請。且臣之意算,正欲先圖涪城,以漸而進。若克涪城,便是中分益州之地,斷水陸之沖。彼外無援軍,孤城自守,復何能持久哉!臣今欲使軍軍相次,聲勢連接,先作萬全之計,然后圖彼,得之則大克,不得則自全。

又巴西、南鄭相離一千四百,去州迢遞,恒多生動。昔在南之日,以其統綰勢難,故增立巴州,鎮靜夷獠,梁州藉利,因而表罷。彼土民望,嚴、蒲、何、楊,非唯五三;族落雖在山居,而多有豪右。文學箋啟,往往可觀;冠帶風流,亦為不少。但以去州既遠,不能仕進;至于州綱,無由廁跡。巴境民豪,便是無梁州之分,是以郁怏,多生動靜。比建議之始,嚴玄思自號巴州刺史,克城以來,仍使行事。巴西廣袤一千,戶余四萬,若彼立州,鎮攝華獠,則大帖民情。從墊江已還,不復勞征,自為國有。

世宗不從。又王足于涪城輒還,遂不定蜀。

巒既克巴西,遣軍主李仲遷守之。仲遷得蕭衍將張法養女,有美色,甚惑之。散費兵儲,專心酒色,公事諮承,無能見者。巒忿之切齒,仲遷懼,謀叛,城人斬其首,以城降衍將譙希遠,巴西遂沒。武興氐楊集起等反叛,巒遣統軍傅豎眼討平之,語在《豎眼傳》。巒之初至漢中,從容風雅,接豪右以禮,撫細民以惠。歲余之后,頗因百姓去就,誅滅齊民,藉為奴婢者二百余口,兼商販聚斂,清論鄙之。征授度支尚書。

時蕭衍遣兵侵軼徐兗,緣邊鎮戍,相繼陷沒。朝廷憂之,乃以巒為使持節、都督東討諸軍事、安東將軍,尚書如故。世宗勞遣巒于東堂曰:"蕭衍寇邊,旬朔滋甚,諸軍舛互,規致連戍陷沒,宋魯之民尤罹湯炭。誠知將軍旋京未久,膝下難違,然東南之寄,非將軍莫可。將軍其勉建殊績,以稱朕懷,自古忠臣亦非無孝也。"巒對曰:"賊雖送死連城,犬羊眾盛,然逆順理殊,滅當無遠。況臣仗陛下之神算,奉律以摧之,平殄之期可指辰而待。愿陛下勿以東南為慮。"世宗曰:"漢祖有云'金吾擊郾,吾無憂矣'。今將軍董戎,朕何慮哉。"

先是,蕭衍輔國將軍蕭及先率眾二萬,寇陷固城;冠軍將軍魯顯文、驍騎將軍相文玉等率眾一萬,屯于孤山;衍將角念等率眾一萬,擾亂龜蒙,土民從逆,十室而五。巒遣統軍樊魯討文玉,別將元恒攻固城,統軍畢祖朽討角念。樊魯大破文玉等,追奔八十余里,斬首四千余級。元恒又破固城,畢祖朽復破念等,兗州悉平。巒破賊將藍懷恭于睢口,進圍宿豫。而懷恭等復于淮南造城,規斷水陸之路。巒身率諸軍,自水南而進,遣平南將軍楊大眼從北逼之,統軍劉思祖等夾水造筏,燒其船舫。眾軍齊進,拔柵填塹,登其城。火起中流,四面俱擊,仍陷賊城,俘斬數萬。在陳別斬懷恭,擒其列侯、列將、直閣、直后三十余人,俘斬一萬。宿豫既平,蕭昞亦于淮陽退走,二戍獲米四十余萬石。

世宗賜巒璽書曰:"知大龕丑虜,威振賊庭,淮外霧披,徐方卷蹠,王略遠恢,混一維始,公私慶泰,何快如之!賊衍此舉,實為傾國。比者宿豫陷歿,淮陽嬰城,兇狡侜張,規抗王旅。將軍忠規協著,火烈霜摧,電動岱陰,風掃沂嶧。遂令逋誅之寇,一朝殲夷;元鯨大憝,千里折首。殊勛茂捷,自古莫二。但揚區未安,余燼宜蕩,乘勝掎角,勢不可遺。便可率厲三軍,因時經略,申威東南,清彼江介,忘此仍勞,用圖永逸,進退規度,委之高算。"又詔巒曰:"淮陽、宿豫雖已清復,梁城之賊,猶敢聚結。事宜乘勝,并勢摧殄。可率二萬之眾渡淮,與征南掎角,以圖進取之計。"

及梁城賊走,中山王英乘勝攻鐘離,又詔巒帥眾會之。巒表曰:"奉彼詔旨:令臣濟淮與征南掎角,乘勝長驅,實是其會。但愚懷所量,竊有未盡。夫圖南因于積風,伐國在于資給,用兵治戎,須先計校。非可抑為必勝,幸其無能。若欲掠地誅民,必應萬勝;如欲攻城取邑,未見其果。得之則所益未幾,不獲則虧損必大。蕭衍傾竭江東,為今歲之舉,疲兵喪眾,大敗而還,君臣失計,取笑天下。雖野戰非人敵,守城足有余,今雖攻之,未易可克。又廣陵懸遠,去江四十里;鐘離、淮陰介在淮外,假其歸順而來,猶恐無糧艱守;況加攻討,勞兵士乎?且征南軍士從戎二時,疲弊死病,量可知已。雖有乘勝之資,懼無遠用之力。若臣之愚見,謂宜修復舊戍,牢實邊方,息養中州,擬之后舉。又江東之釁,不患久無,畜力待機,謂為勝計。"詔曰:"濟淮掎角,事如前敕。何容猶爾盤桓,方有此請!可速進軍,經略之宜聽征南至要。"

巒又表曰:"蕭衍侵境,久勞王師,今者奔走,實除邊患。斯由靈贊皇魏,天敗寇豎,非臣等弱劣所能克勝。若臣之愚見,今正宜修復邊鎮,俟之后動。且蕭衍尚在,兇身未除,螳螂之志,何能自息。唯應廣備以待其來,實不宜勞師遠入,自取疲困。今中山進軍鐘離,實所未解。若能為得失之計,不顧萬全,直襲廣陵,入其內地,出其不備,或未可知。正欲屯兵,蕭密余軍猶自在彼;欲言無糧,運船復至。而欲以八十日糧圖城者,臣未之前聞。且廣陵、任城可為前戒,豈容今者復欲同之?今若往也,彼牢城自守,不與人戰,城塹水深,非可填塞,空坐至春,則士自敝苦。遣臣赴彼,糧何以致?夏來之兵,不赍冬服,脫遇冰雪,取濟何方?臣寧荷怯懦不進之責,不受敗損空行之罪。鐘離天險,朝貴所具,若有內應,則所不知,如其無也,必無克狀。若其不復,其辱如何!若信臣言也,愿賜臣停;若謂臣難行,求回臣所領兵統,悉付中山,任其處分,臣求單騎隨逐東西。且俗諺云,耕則問田奴,絹則問織婢。臣雖不武,忝備征將,前宜可否,頗實知之。臣既謂難,何容強遣?"詔曰:"安東頻請罷軍,遲回未往,阻異戎規,殊乖至望。士馬既殷,無容停積,宜務神速,東西齊契,乘勝掃殄,以赴機會。"巒累表求還,世宗許之。英果敗退,時人伏其識略。

初,侍中盧昶與巒不平。昶與元暉俱世宗所寵,御史中尉崔亮,昶之黨也。昶、暉令亮糾巒,事成,許言于世宗以亮為侍中。亮于是奏劾巒在漢中掠良人為奴婢。巒懼為昶等所陷,乃以漢中所得巴西太守龐景民女化生等二十余口與暉。化生等數人,奇色也,暉大悅,乃背昶為巒言于世宗云:"巒新有大功,已經赦宥,不宜方為此獄也。"世宗納之。高肇以巒有克敵之效,而為昶等所排,助巒申釋,故得不坐。

豫州城民白早生殺刺史司馬悅,以城南入,蕭衍遣其冠軍將軍齊茍仁率眾入據懸瓠。詔巒持節率羽林精騎以討之,封平舒縣開國伯,食邑五百戶,賞宿豫之功也。世宗臨東堂,勞遣巒曰:"司馬悅不慎重門之戒,智不足以謀身,匪直喪元隸賢,乃大虧王略。懸瓠密邇近畿,東南籓捍,兼云□公在彼,憂慮尤深。早生理不獨立,必遠引吳楚,士民同惡,勢或交兵。卿文昭武烈,朝之南仲,故令卿星言電邁,出其不意。卿言早生走也守也?何時可以平之?"巒對曰:"早生非有深謀大智。能構成此也,但因司馬悅虐于百姓,乘眾怒而為之,民為兇威所懾,不得已而茍附。假蕭衍軍入應,水路不通,糧運不繼,亦成擒耳,不能為害也。早生得衍軍之接,溺于利欲之情,必守而不走。今王師若臨,士民必翻然歸順。圍之窮城,奔走路絕,不度此年,必傳首京師。愿陛下不足垂慮。"世宗笑曰:"卿言何其壯哉!深會朕遣卿之意。知卿親老,頗勞于外,然忠孝不俱,才宜救世,不得辭也。"

于是巒率騎八百,倍道兼行,五日次于鮑口。賊遣大將軍胡孝智率眾七千,去城二百,逆來拒戰。巒擊破孝智,乘勝長驅,至于懸瓠。賊出城逆戰,又大破之,因即渡汝。既而大兵繼至,遂長圍之。詔加巒使持節、假鎮南將軍、都督南討諸軍事。征南將軍、中山王英南討三關,亦次于懸瓠,以后軍未至,前寇稍多,憚不敢進,乃與巒分兵掎角攻之。衍將齊茍仁等二十一人開門出降,即斬早生等同惡數十人。豫州平,巒振旅還京師。世宗臨東堂勞之曰:"卿役不逾時,克清妖丑,鴻勛碩美,可謂無愧古人。"巒對曰:"此自陛下圣略威靈,英等將士之力,臣何功之有。"世宗笑曰:"卿匪直一月三捷,所足稱奇,乃存士伯,欲功成而不處。"

巒自宿豫大捷,及平懸瓠,志行修正,不復以財賄為懷。戎資軍實,絲毫無犯。遷殿中尚書,加撫軍將軍。延昌三年,暴疾卒,年五十一。巒才兼文武,朝野瞻望,上下悼惜之。詔賻帛四百匹,朝服一襲,贈車騎大將軍、瀛州刺史。初,世宗欲贈冀州,黃門甄琛以巒前曾劾己,乃云:"瀛州巒之本邦,人情所欲。"乃從之。及琛為詔,乃云"優贈車騎將軍、瀛州刺史",議者笑琛淺薄。謚曰文定。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