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

于謙

(明朝名臣、民族英雄)
中文名:
于謙
別名:
字廷益,號節庵
民族:
漢族
人物簡介:

于謙(1398年5月13日-1457年2月16日),字廷益,號節庵,漢族,明朝名臣、民族英雄,祖籍考城(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權縣),浙江杭州府錢塘縣(今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人。

永樂十九年(1421年),于謙登辛丑科進士,宣德初授御史,曾隨宣宗鎮壓漢王朱高煦之叛。平叛后,身為御史的于謙因數落朱高煦有功,被宣宗升任巡按江西,頌聲滿道。宣德五年(1430年),以兵部右侍郎巡撫河南、山西。正統十一年(1446年),因進京覲見時不向王振獻媚送禮,遭其黨羽誣陷,下獄論死,后因兩省百姓官吏乃至藩王力請復任。正統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變,明英宗被瓦剌俘獲,他力排南遷之議,堅請固守,進兵部尚書。代宗立,整飭兵備,部署要害,親自督戰,率師二十二萬,列陣北京九門外,破瓦剌之軍。加少保,總督軍務。也先挾英宗逼和,他以社稷為重,君為輕,不許。也先(額森)以無隙可乘,被迫釋放英宗。英宗既歸,仍以和議難恃,擇京軍精銳分十團營操練,又遣兵出關屯守,邊境以安。其時朝野多事,乃獨運征調,悉合機宜,號令明審,片紙行萬里外無不惕息。他憂國忘身,口不言功,自奉儉約,所居僅蔽風雨,但性固剛直,頗遭眾忌。

天順元年(1457年)英宗復辟,石亨等誣其謀立襄王之子,被殺。成化初,復官賜祭,弘治二年(1489年),謚肅愍。萬歷中,改謚忠肅。有《于忠肅集》。《明史》稱贊其“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于謙與岳飛、張煌言并稱“西湖三杰”。

于謙參與事件/話題
中文名
于謙
別名
字廷益,號節庵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杭州錢塘(今浙江杭州上城區)
出生日期
1398年5月13日
逝世日期
1457年2月16日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
主要成就
組織北京保衛戰;改革軍制
代表作品
《石灰吟》《節庵詩文稿》
官職
少保、兵部尚書
追贈
特進光祿大夫、柱國、太傅
謚號
肅愍,后改忠肅
稱號
民族英雄
祖籍
考城(今河南民權縣)

人物生平

年少有為

于謙祖籍考城(今河南省民權縣),故里在今民權縣程莊鎮于莊村。于謙的曾祖于九思在元朝時離家到杭州做官,遂把家遷至錢塘太平里,故史載于謙為浙江錢塘人。于謙少年時即敬佩仰慕文天祥的氣節,懸文天祥像于座位之側,幾十年如一日。

于謙七歲時,有個和尚驚奇于他的相貌,說:“這是將來拯救時局的宰相。”八歲時,他穿著紅色衣服,騎馬玩耍。鄰家老者覺得很有趣,戲弄他說:“紅孩兒,騎黑馬游街。”于謙應聲而答:“赤帝子,斬白蛇當道。”下聯不僅工整,而且還顯露出他非同尋常的氣勢。

永樂十九年(1421年),于謙考取辛丑科進士。

巡按江西

宣德元年(1426年),漢王朱高煦在樂安州起兵謀叛,于謙隨明宣宗朱瞻基親征。于謙被任命為御史,待高煦出降,明宣宗讓于謙數落他的罪行。于謙正詞嶄嶄,聲色震厲,朱高煦在這位御史的凌厲攻勢下,被罵得抬不起頭,趴在地上不停地發抖(伏地戰栗),自稱罪該萬死。明宣宗大悅,當即下令派于謙巡按江西,平反冤獄數百起。

巡撫晉豫

于謙上書奏報陜西各處官校騷擾百姓,詔令派御史逮捕他們。

宣德五年(1430),宣宗知道于謙可以承擔重任,當時剛要增設各部右侍郎為直接派駐省的巡撫,于是親手寫了于謙的名字交給吏部,越級提升為兵部右侍郎,巡撫河南、山西。于謙到任后,輕裝騎馬走遍了所管轄的地區,訪問父老,考察當時各項應該興辦或者革新的事,并立即上書。一年上書幾次,稍有水旱災害,馬上上報。 

正統六年(1441年)上書說:“現在河南、山西都積蓄了數百萬斤糧食。請在每年三月份時,令府州縣報上缺少食物的下等民戶,然后按分額支給他們糧食,先給豆類和高粱,其次給小米和麥子,最后給稻谷,等秋收后償還。因年老有病以及貧困而不能償還的則給予免除。州縣官吏任期已滿應當升遷的,如果預備糧不足,不能離任。還要命令風憲官員經常監察。”皇上下令施行。河南黃河沿岸,經常被洪水沖開缺口。于謙令加厚建筑堤壩,每個鄉里都要設亭,亭設亭長,責令其督率修繕堤壩。又命令百姓種樹挖井,結果當地榆柳夾路,行人也不再受渴了。大同孤立在塞外,按撫山西的官員常走不到,于謙請另設御史來治理。又把鎮邊將領私人開墾的田地全部收為官家屯田,以資助邊防開支。于謙的恩威遠為流行,太行山的盜賊為此而不敢露面。

為官清廉

正統年初,楊士奇、楊榮、楊溥主持內閣朝政,都很重視于謙。于謙所奏請的事,早上上奏章,晚上便得到批準,都是“三楊”主辦的。但于謙每次進京商議國事時,都是空著口袋進去,那些有權勢的人不能不感到失望。

到了“三楊”已經去世,太監王振開始掌權,作威作福,肆無忌憚地招權納賄。百官大臣爭相獻金求媚。每逢朝會期間,進見王振者,必須獻納白銀百兩;若能獻白銀千兩,始得款待酒食,醉飽而歸。而于謙每次進京奏事,從不帶任何禮品。有人勸他說:“您不肯送金銀財寶,難道不能帶點土產去?”于謙瀟灑一笑,甩了甩他的兩只袖子,說:“只有清風。”還特意寫詩《入京》以明志:絹帕蘑菇及線香,本資民用反為殃。清風兩袖朝天去,免得閭閻話短長。后于謙入朝,推薦參政王來、孫原貞。

通政使李錫逢迎王振的指使,彈劾于謙因為長期未得晉升而心生不滿,擅自推舉人代替自己。把他投到司法部門判處死刑,關在獄中三個月。后來百姓聽說于謙被判處死刑,一時間群民共憤,聯名上書。王振便編了個理由給自己下臺,稱從前也有個名叫于謙的人和他有恩怨,說是把那個“于謙”和被關起來的于謙搞錯了,才把于謙放出來,降職為大理寺少卿。后囚山西。

山西、河南的官吏和百姓俯伏在宮門前上書,請求于謙留任的人數以千計,周王、晉王等藩王也這樣上言,于是再命于謙為巡撫。當時的山東、陜西流民到河南求食的,有二十余萬人,于謙請求發放河南、懷慶兩府積儲的粟米救濟。又奏請令布政使年富安撫召集這些人,給他們田、牛和種子,由里老監督管理。前后在任共十九年,他父母去世時,都讓他回去辦理喪事,不久便起用原職。 

正統十三年(1448年),于謙被召回京,任兵部左侍郎。 

保衛京師

正統十四年(1449年)七月,也先大舉進犯,王振挾持明英宗親征。于謙和兵部尚書鄺埜極力勸諫,但明英宗不聽。鄺埜跟隨明英宗管理軍隊,留于謙主持兵部的工作。待到英宗在土木堡被俘,京師大為震驚,大家都不知道該怎么辦。郕王監國,命令群臣討論作戰和防守的方略。

侍講徐珵(即徐有貞)說星象有變化,應當遷都南京。于謙厲聲說:“提議南遷的人應當斬首!京師是天下根本,只要一動便大事去矣。難道不見宋朝南渡的故事嗎?”于謙力主抗戰,得到吏部尚書王直、內閣學士陳循等愛國官員的支持。郕王肯定了他的說法,防守的決策就這樣定下來了。

當時京師最有戰斗力的部隊、精銳的騎兵都已在土木堡失陷,剩下疲憊的士卒不到十萬,人心惶惶,朝廷上下都沒有堅定的信心。于謙請郕王調南北兩京、河南的備操軍,山東和南京沿海的備倭軍,江北和北京所屬各府的運糧軍,立即奔赴順天府,依次經營籌畫部署,人心遂稍稍安定。隨后,于謙升任兵部尚書,全權負責籌劃京師防御。 

鏟除奸黨

郕王剛剛攝政朝議時,右都御史陳鎰上奏請求誅殺王振全族,廷臣一時紛紛響應。朱祁鈺無法做決定,于是下令擇時改議,廷臣則抗議不依。此時,王振黨羽、錦衣衛都指揮使馬順站出叱斥百官。戶科給事中王竑突然帶頭在朝廷上猛擊馬順,眾臣紛紛跟隨,馬順當即斃命,一時血濺朝堂,而士卒亦聲洶欲誅。郕王朱祁鈺看后大懼,欲起身離去,于謙擠到郕王身前,扶臂勸導道:“馬順等人罪該誅死,打死勿論”,眾人聽后方止,而此時于謙的袍袖已經裂開。在他退出左掖門時,吏部尚書王直握著于謙的手嘆道:“國家正是倚仗您的時候。今天這樣的情況,即使是一百個王直也處理不了啊!”在那時,朝廷上下都倚重于謙,而于謙亦毅然以社稷安危為己任。[8] 

輔助朝綱

當初,大臣擔憂國家沒有君主,太子年幼,敵寇將至,請皇太后立郕王為皇帝,郕王再三推辭。于謙大聲說:“我們完全是為國家考慮,不是為個人打算。”郕王于是受命。九月,郕王即帝位為代宗,于謙進去回答問話,情緒激昂地哭著說:“敵寇得意,要挾持扣留太上皇,這樣形勢下他們必然輕視中國,長驅南下。請命令各邊境的守臣竭力防守遏制。京營士兵的器械快要用完了,需要馬上分道招募民兵,令工部制造器械盔甲。派遣都督孫鏜、衛穎、張輒、張儀、雷通分兵據守九門重要的地方,軍隊駐扎在外城的外面。都御史楊善。給事中王竑亦參與這些事,遷徙外城附近的居民進入城內。儲存在通州的糧食,令官軍自己去支領,用裝足的米作為代價,不把糧食留給敵人。文臣像軒倪這樣的人,應該用為巡撫。武臣像石亨、楊洪、柳博這樣的,應該用為將帥。至于軍隊里面的事情,我自己承擔,沒有成效就判我的罪。”對他的意見,明代宗全都認真地接納了。

十月,敕令于謙提督各營軍馬。而也先挾持著太上皇(英宗)攻破紫荊關直入,進窺京師。石亨建議收兵固守使敵兵勞累衰竭。于謙不同意,說:“為什么向他示弱,使敵人更加輕視我。”馬上分別調遣諸將帶領二十二萬兵士,在九門外擺開陣勢:都督陶瑾在安定門,廣寧伯劉安東直門,武進伯朱瑛朝陽門,都督劉聚西直門,鎮遠侯顧興祖阜成門,都指揮李端正陽門,都督劉得新崇文門,都指揮湯蘆宣城門,而于謙自己和石亨率領副總兵范廣、武興在德勝門外列陣,抵擋也先。把兵部的事交給了侍郎吳寧,把各城門全部關閉,自己親自督戰。下令:臨陣將領不顧部隊先行退卻的,斬將領。軍士不顧將領先退卻的,后隊斬前隊。于是將士知道必定要死戰,都聽命令。副總兵高禮、毛福壽在彰義門北面抵擋敵人,俘虜了一個頭目。明代宗高興,令于謙選精兵聚集在教場,以便調動;再命太監興安、李永昌同于謙一起管理軍務。


當初,也先部隊深入,以為早晚就可以攻下京城,及至見到明朝官軍嚴陣以待,有些喪氣。叛變了的宦官喜寧教唆也先邀明朝大臣迎接上皇,索取黃金和絲織品以萬萬計;又邀于謙及王直、胡濙等出城談判。明代宗不準許。也先更加沮喪。庚申,也先部隊窺伺德勝門。于謙令石亨率神機營在空屋里設下埋伏,派幾個騎兵引誘敵人。敵人用一萬騎兵逼近,副總兵范廣發射火藥武器,伏兵一齊起來迎擊。也先的弟弟孛羅,平彰卯那孩被炮打死,也先部隊轉移到西直門,都督孫鏜抵御他,石亨亦分了部分兵力來到,敵寇撤退。副總兵武興在彰義門攻打敵軍,和都督王敬一起挫敗了也先的前鋒。敵軍正要退卻,而幾百個騎著馬的宦官想爭功,沖馬爭著向前。陣腳亂了,武興被亂發的箭射死。寇兵趕到土城,居民爬以屋頂,呼喊著用磚石投擲敵人,喧聲震天。王竑和福壽的援兵趕到,敵軍于是撤退。相持了五天,也先的邀請沒人理他,作戰又失利,知道不可能達到目的,又聽說各地勤王的部隊馬上要開到,恐怕截斷了他的歸路,于是擁著上皇由良鄉向西去。于謙調各將領追擊,到居庸關才回來。評功,加于謙少保、總督軍務。于謙說:“四郊多保壘,是卿大夫的恥辱,怎么敢求取賞賜功勞呢!”堅決推辭,明代宗不準。于是增兵守真定、保定、涿州、易州等府州,請求用大臣鎮守山西,防止敵寇南侵。 

景泰元年(1450年)三月,總兵朱謙奏稱敵兵三萬圍攻萬全,敕令范廣擔任總兵官抵御他:不久,敵寇退,于謙請求即駐兵居庸關,敵寇來則出關剿殺,敵寇退則回京師駐守。大同參將許貴奏北面有三個人到鎮上,想朝廷派使者講和。于謙說:“以前派指揮季鋒、岳謙前往講和,而也先跟著入寇。接著派通政王復、少卿趙榮,見不到上皇就回來了。顯然,不能依靠和談。況者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從道理上來說也絕不可以講和。萬一和了他要滿足無窮無盡的要求,答應則給我們造成很大的困難,不答應又會發生變亂,這形勢也不能講和。許貴是武臣,而這樣恐懼畏縮,怎能敵汽同仇,按法律該處死。”發出文書嚴厲譴責他。從此邊境的將領人人都主張堅守作戰,沒有敢說講和的。 

當初,也先諸多要挾,都是由喜寧策劃的。朱祁鎮(英宗)策劃鎮守大同的將領抓了喜寧,把他殺了。又給王偉想辦法,讓他引誘殺了奸細田小兒。而且利用間諜實行離間,請求特別釋放了忠勇伯把臺家,答應封給爵位,讓他從中想辦法。也先開始有放回上皇的意思,派使者來聯系,京師的戒備才稍稍放松了一點。于謙上言:“南京重地,需要有人加以安撫穩定。中原有很多流民,假如遇上荒年,互相呼應聚集成群,這是很值得擔心的。請敕令內外守備和各處巡撫用心整頓,防患于未然,召回派往內地召募發兵的文武官員和鎮守中宮。” 

到了八月,太上皇被留在北方已經一年。也先見中國沒有什么事端,更想講和,使者接連前來,提出把上皇送回。大臣王直等商議派使者前往迎接,明代宗不高興地說:“朕本來不想登大位,當時是被推上來的。”于謙從容地說:“帝位已經定了,不會再有更改,只是從情理上應該趕快把他接回來罷了。萬一他真有什么陰謀,我就有話說了。”明代宗看看他便改變了面色說:“聽你的、聽你的。”先后派遣了李實、楊善前往。終于把上皇接了回來,這是于謙的功勞。 

太上皇已經回來,瓦剌請求朝貢。先前貢使不過百人,正統十三年增加到三千余人,對給予的賞賜總不滿足,便入侵。瓦剌又派三千人來朝,于謙請求列兵居庸關以備不測,在京師隆重陳兵,設宴招待。因此說到和議很難依靠,逐條進上安定邊境的三個策略。請求敕令大同、宣府、永平、山海、遼東各路總兵官增修墻準備防御。京兵分別隸屬于五軍營、神機營、三千營,雖然各設有總兵。但不相統一,請求選擇精銳十五萬人,分為十營團操,從此開始了團營的制度。這事記載在《明史·兵志》中。瓦剌入貢,常常攜帶以前擄去的人口來。于謙一定奏請酬勞使者,前后贖回了幾百人。 

當初,永樂年中,投降過來的人被安置在京畿附近的很多。也先入侵時,很多成了內應。于謙想分散遣送他們。因為西南有戰事,每次出征,都挑選他們精銳的騎手,從厚資助他們前往,然后再遣送他們的妻子,內患得以平定。楊洪以獨石入衛,八個城都給了敵人。于謙使都督孫安率輕騎兵出龍門關占據了它,招募百姓屯田,邊戰邊守,八個城得以收復。貴州苗未平定,何文淵建議撤去布使、按察兩司。專設都指揮使司,用大將鎮守。于謙說:“不設兩個司,是放棄了這地方。”建議遂作罷。于謙認為上皇雖然回來了,但國恥未洗雪,正值也先和脫脫不花結怨,請求趁機派大軍,自己前往征討他,以報復從前的仇恨,清除邊患。明代宗不準。

于謙主持兵部工作時,也先的勢力正在擴張,而福建鄧茂七、浙江葉宗留、廣東黃蕭養各自擁有部眾和自封的封號,湖廣、貴州、廣西、瑤、侗、苗、僚到處蜂起作亂,前后的軍隊征集調遣,都是于謙獨自安排。當戰事匆忙急迫,瞬息萬變的時候,于謙眼睛看著手指數著,隨口講述奏章,全都能按照機宜采取正確的方針方法。同事和下屬接受命令,彼此看著都感到驚駭佩服。號令嚴明。雖然是勛臣老將稍有不守法度,立即請圣旨切實責備。一張小字條送到萬里外,沒有不謹慎小心執行的。他才思的暢通敏捷,考慮的周到仔細,一時沒有人能比得上。他性情淳樸忠厚過人,忘身憂國。上皇雖然回來了,一點也不說自己的功勞。東宮改易以后,明代宗命令凡是兼東宮太子宮屬者支取兩份俸祿。諸臣都表示推辭,只有于謙一再推辭。自己的生活很簡單儉樸,所居住的房子僅僅能夠遮擋風雨。明代宗賜給他西華門的府第,推辭說:“國家多難,臣子怎么敢自己安居。”堅決推辭,明代宗不準。于是把明代宗前所賞賜的璽書、袍服、銀錠之類,全部封好寫上說明放到那里,每年去看一看罷了。

明代宗很了解于謙,所議論奏請的事沒有不聽從的。明代宗曾經派使者到真定、河間采擇野菜,去直沽制造魚干,于謙一說便馬上停止。任用一個人,一定悄悄訪問于謙。于謙實事求是地回答,沒有隱瞞,也不躲避嫌疑怨恨。因此那些不稱職的人都怨恨他,而不像他那樣被明代宗信用的,亦往往嫉妒他。當敵寇剛剛撤退時,都御史羅通立刻上奏章彈劾于謙登記的功勞薄不實在。御史顧曜說于謙太專權,干預六部的大事奏請實行,好像他就是內閣一樣。于謙根據祖制反駁他們,戶部尚書金濂亦上疏為他爭辯,但指責他的人還是不斷收集他的材料。各御史多次用苛刻的文詞上奏彈劾他,全靠景泰帝力排眾議,加以任有,他才得以盡量實現自己的計劃。

于謙的性格很剛強,遇到有不痛快的事,總是拍著胸脯感嘆說:“

這一腔熱血,不知會灑在哪里!”他看不起那些懦怯無能的大臣、勛臣、皇親國戚,因此憎恨他的人更多。又始終不贊成講和,雖然上皇因此能夠回來,但上皇并不滿意。徐珵因為提出遷都南京,受到于謙斥責。這時把名字改為有貞,比較容易得到提升進用,經常咬牙切齒地恨于謙。石亨本來因為違犯了軍法被削職,是于謙請求明代宗寬恕了他,讓他總理十營兵,但因為害怕于謙不敢放肆,也不喜歡于謙。德勝門一仗的勝利,石亨的功勞并不比于謙大,而得到世襲侯爵,內心有愧,于是上書推薦于謙的兒子于冕。明代宗下詔讓他到京師,于謙推辭,明代宗不準。于謙說:“國家多事的時候,臣子在道義上不應該顧及個人的恩德。而且石亨身為大將,沒有聽說他舉薦一位隱士,提拔一個兵卒,以補益軍隊國家,而只是推薦了我的兒子,這能得到公眾的認可嗎?我對于軍功,極力杜絕僥幸,絕對不敢用兒子來濫領功勞。”石亨更是又愧又恨。都督張輒因為征苗時不守律令,被于謙彈劾,和內侍曹吉祥等都一向恨于謙。 

奪門之變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壬午,石亨和曹吉祥、徐有貞迎接上皇恢復了帝位,宣諭朝臣以后,立即把于謙和大學士王文逮捕入獄。誣陷于謙等和黃囗制造不軌言論,又和太監王誠、舒良、張永、王勤等策劃迎接冊立襄王。石亨等拿定這個說法,唆使科道官上奏。都御史蕭維禎審判定罪,坐以謀反,判處死刑。王文忍受不了這種誣陷,急于爭辯,于謙笑著說:“這是石亨他們的意思罷了,分辯有什么用處?”奏疏上呈后,英宗還有些猶豫,說:“于謙是有功勞的(謙實有功)。”徐有貞進言說:“不殺于謙,復辟這件事就成了出師無名。”明英宗的主意便拿定了。正月二十三日,于謙被押往崇文門外,就在這座他曾拼死保衛的城池前,得到了他最后的結局——斬決。史載:天下冤之!于謙被殺之后,按例應該抄家,可抄家的官員到于謙家時,才發現這是一項十分容易完成的工作,因為于謙家里什么也沒有,除了生活必需品外根本就沒有多余的錢財(家無余財)。遂溪的教諭吾豫說于謙的罪應該滅族,于謙所推薦的各文武大臣都應該處死。刑部堅持原判這才停止了。千戶白琦又請求寫上他的罪行,刻板印刷在全國公布。 

誣告被殺

于謙自從土木之變以后,發誓不和敵人共生存。經常住在值班的地方,不回家。一向有痰癥病,明代宗派太監興安、舒良輪流前往探望。聽說他的衣服、用具過于簡單,下詔令宮中造了賜給他,所賜東西甚至連醋菜都有了。又親自到萬歲山,砍竹取汁賜給他。有人說明代宗太過寵愛于謙,興安等說:“他日夜為國分憂,不問家產,如果他去了,讓朝廷到那里還能找到這樣的人?”到抄家的時候,家里沒有多余的錢財,只有正屋關鎖得嚴嚴實實。打開來看,只有朱祁鈺賜給的蟒袍、劍器。于謙死的那天,陰云密布,全國的人都認為他是冤枉的。有一個叫朵兒的指揮,本來出自曹吉祥的部下,他把酒潑在于謙死的地方,慟哭。曹吉祥發怒,鞭打他。第二天,他還是照樣潑酒在地表示祭奠。

都督同知陳逢被于謙的忠義感動,收斂了他的尸體。過了一年,于謙的養子于康將其歸葬于杭州西湖南面的三臺山麓。陳逢,是六合人。曾被推舉為有將領之才,是從李時勉門下舉薦的。皇太后開始時不知道于謙的死,聽說以后,嘆息哀悼了幾天。英宗也后悔了。[22] 

沉冤得雪

于謙已死,由石亨的黨羽陳汝言任兵部尚書。不到一年,所干的壞事敗露,貪贓累計巨萬。明英宗召大臣進去看,鐵青著臉說:“于謙在景泰朝受重用,死時沒有多余的錢財,陳汝言為什么會有這樣多?”石亨低著頭不能回答。不久邊境有警,明英宗滿面愁容。恭順侯吳瑾在旁邊侍候,進諫說:“如果于謙在,一定不會讓敵人這樣。”明英宗無言以對。這一年,徐有貞被石亨中傷,充軍到金齒口。又過了幾年,石亨亦被捕入獄,死于獄中;曹吉祥謀反,被滅族,于謙事情得以真相大白。

明憲宗成化初年,將于冕赦免回來,他上疏申訴冤枉,得以恢復于謙的官職,賜祭,誥文里說:“當國家多難的時候,保衛社稷使其沒有危險,獨自堅持公道,被權臣奸臣共同嫉妒。先帝在時已經知道他的冤,而朕實在憐惜他的忠誠。”這誥文在全國各地傳頌。

明孝宗弘治二年(1489年),采納了給事中孫需的意見,贈給于謙特進光祿大夫、柱國、太傅,謚號肅愍,賜在墓建祠堂,題為“旌功”,由地方有關部門年節拜祭。萬歷中,改謚為忠肅。杭州、河南、山西都是歷代奉拜祭祀不止。

萬歷十八年(1590年),改謚為“忠肅”。

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帝南巡,題寫匾額“丹心抗節”。

主要成就

政治

于謙敢于為民請命,嚴懲作奸犯科權貴,而受到排擠打擊。人家當官前呼后擁,盡顯官威;于謙當官便服一套,瘦馬一匹。同僚并不以其為謙虛清廉,卻說他壞了官場規矩。

軍事

于謙主張兵貴在精,將貴謀勇,用兵貴在臨機應變,提倡“將士相習”,“管軍者知軍士之強弱,為兵者知將帥之號令”。所創團營之制,對明朝兵制影響很大。

文學

于謙詩作歸隱情懷的表達與慷慨悲涼的風貌預示了詩壇風氣的轉向。在臺閣體流行的高峰期,文人們是忌諱表達激烈的情懷與悲傷的情感的,從而保持了其創作風格的雍容,以便發揮其鳴盛的政治作用。

思想

重名節,輕名利

重成仁,輕殺身

重社稷,輕君王 

人物評價

編輯

史書評價

《明史》贊曰:于謙為巡撫時,聲績表著,卓然負經世之才。及時遘艱虞,繕兵固圉。景帝既推心置腹,謙亦憂國忘家,身系安危,志存宗社,厥功偉矣。變起奪門,禍機猝發,徐、石之徒出力而擠之死,當時莫不稱冤。然有貞與亨、吉祥相繼得禍,皆不旋踵。而謙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卒得復官賜恤。公論久而后定,信夫。 

歷代評價

王直:國家正賴公耳。今日雖百王直何能為!

興安:彼日夜分國憂,不問家產,即彼去,令朝廷何處更得此人?

朱祁鎮:于謙實有功。

朱見深(商輅草制):卿以俊偉之器,經濟之才,歷事先朝,茂著勞績。當國家之多難,保社稷以無虞;惟公道而自持,為機奸之所害。在先帝已知其枉,而朕心實憐其忠。

朱祐樘:氣稟剛明,才優經濟,兼資文武,茂著聲猷,當皇祖北狩之時,正國步難危之日,乃能殫竭心膂,保障家邦,選將練兵,摧鋒破敵,中外賴以寧謐,人心為之晏然,回鑾有期,論功應賞,不幸為權奸所構,乃隕其身,輿議咸冤。 

于冕:公歷事三朝,服官三十余年,位極人臣...其孤忠峻節更歷夷險,先后一日,凡遇休暇,諸子百氏之書,涉獵無遺,為文有奇氣,而主于理,詩詞清逸流麗,人爭誦之...詠詩皆揮筆立就,尤長于奏疏,毎政事旁午,章日數十上,累千萬言,不假構思,揮翰如流,人稱為天下奇才云。

倪岳:公所至聲績懋異,遺愛不忘...及己巳之變,軍旅方興,中外論事者,紛然議下兵部,公悉裁之以理,可者行之,否則止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一時克詰戎兵,登崇智勇卒之,肅清大憝,迎復乘輿,以安社稷,以固邊圉,此誠不世之功也,歷事三朝,位極人臣...孤忠峻節,夷險弗逾,可謂難矣,平居好學,手不釋卷,為文有奇氣,詩詞清麗...詠詩皆頃刻而就,膾炙人口,尤長于奏疏,至今視以為準,當政務旁午,章日數十上,累千萬言,揮筆如流,一切皆中事機,人服公明決,卒推為天下奇才焉。

程敏政:嗚呼!自昔權奸將有所不利于忠勛之臣,則必內置腹心,外張羽翼,蛇盤鬼附,相與無間,而后得以逞焉。若漢太尉李固之死梁冀,宋丞相趙汝愚之死韓侂胄,與肅愍公之死石亨,一也。

邵寶:論名臣,于正統、景泰間,劉忠愍敦君臣大義,章恭毅明國家大紀,于肅愍建社稷大功。皆愿為執鞭而不可得者。 

李夢陽:予觀今人論肅愍公事,未嘗不酸鼻流涕焉,蓋傷為臣不易云。夫事莫大于君出、虜入、排遷、主戰,四者旦夕之勢,而存亡之判也。乃今人議則異是...且太子之易,南宮之錮,二者有能為公恕者否耶?公有不如意,輒拊膺忿曰:‘此一腔血竟灑何地!’聞其言,孰非酸鼻流涕者而獨咎予也?嗚呼!傷乎。傷乎。

徐咸:① 正統己巳、庚午間,也先由宣大犯京師,脫脫不花東寇遼陽,阿樂出西擾陜右,黃蕭養及廣東鄧茂七反福建,葉宗劉反浙江,各擁眾數十萬,皆奸宦王振之所招致者也。不有節庵司馬居中調度,社稷事未可知。②祖宗時,中外大臣亦多久任,如蹇忠定在吏部三十余年,夏忠靖在戶部二十八年,胡忠安在禮部三十二年,三楊在閣下俱三四十年,黃忠宣鎮交趾二十年,周文襄巡撫南圻二十二年,于肅愍巡撫河南、山西一十八年,王忠肅巡撫遼東十余年,在吏部十六年。委任既專,聲望益重,此所以得行其志也。 

屠隆:于肅愍謙駕馭長才,貞勁大節,生定傾危,死安義命,功存社稷,忠鑒上帝,定神氣于劻襄,人亂我整,寧犯難而存國,制群奸于股掌,可發不發,寧危身以安君,完萬事于一死,利害有不敢知,付公論于千秋,是非有不必辯,所謂與日月爭光,可也,功固高于李綱,事更難于武穆(岳飛),其當世至人耶。 

王世貞:少保負穎異之才,蓄經倫之識,詩如河朔少年兒,無論風雅,頗自奕奕快爽。

朱翊鈞:惟卿鐘靈間氣,著望先朝,屬多難以馳驅,矢孤忠于極蕩,社稷是守,力摧城下之要盟,樽俎不驚,坐鎮道傍之流議,肆返皇輿于萬里,迄維國祚以再安,赤手扶天,不及介推之祿,丹心炳日,寧甘武穆之寃,此恤典所以洊加而公論猶有未愜爰。

董其昌:賴社稷之靈,國已有君,自分一腔拋熱血。竭股肱之力,繼之以死,獨留清白在人間。

何喬遠:上皇車駕至城下,于謙主論不納,欲求無誅,豈可得乎?...至其力斷群囂,與王竑之奮擊權豎,真英偉丈夫矣。 

錢謙益:於乎!己巳之變,乾坤晦冥。公舍一身,以奠九鼎。朝社不改,枝葉重光。佑憲啟孝,以逮我皇。承平日久,蠹生孽芽。政出多門,鬼載一車。猶之不遠,戎索也。蠢爾佟奴,實訌東鄙。屠城覆師,勢如燎原。建國僭號,自逾短垣。天門沉沉,靈瑣不開。羽書警急,群言喧う。司農司馬,以及卿士。目瞬口張,象物而已。譬彼大廈,風雨漂搖。主伯偃臥,仆夫號啕,雖則號兆,亦不是力。或咀或呶,有黨有克。人亦有言,主辱臣死。四郊多壘,大夫之恥。嗟余小子,憂心錯迕。如夢方櫻如喑欲訴。號伯有戒,助予無朋。哭泣不可,告哀于公。岳墳宰木,宋宮黍禾。湖山故國,公神所過。靈風肅然,素旗欲舉。馮余悃誠,告以兆語。謹告。

谷應泰:① 景帝外倚少保,內信興安,狡寇危城,不動聲色。② 夫景受國有名,非少帝、昌邑之比,而謙功在社稷,豈產、祿、舞陽之徒乎!觀其軫念嫈嫠,撫恩弱息,豆箕瓜蔓之涕,又何淫淫也。始知曹、石所謀不臧,小人貽誤人國,刻薄寡恩如是哉!獨惜于謙者,百折不回于社稷無君之日,不能出一言于東宮易位之辰。

紀昀等:謙遭時艱屯,憂國忘家,計安宗社,其忠心義烈固已昭著史冊。而所上奏疏,明白洞達,切中事機,尤足覘其經世之略。至其平日不以韻語見長,而所作詩篇,類多風格遒上,興象深遠,轉出一時文士之右,亦足見其才之無施不可矣。 

蔡東藩:①于少保忠誠報國,未聞于郕王即位,特別抗議,意者其亦因喪君有君,足以奪敵之所恃乎。昔太公置鼎,漢高嘗有分我杯羹之語,而太公得以生還,道貴從權,不得以非孝目之。于公之意,毋乃類是。且誅閹黨,拒南遷,身先士卒,力捍京師,卒之返危為安,轉禍為福,明之不為南宋者,微于公力不及此。其次則即為郭登,于在內,郭在外,也先雖狡,其何能為?所未慊人心者,第郕王一人而已。②英宗復辟以后,被殺者不止一于少保,而于少保之因忠被讒,尤為可痛。曹、石專恣以來,被擠者不止一徐有貞,而徐有貞之同黨相戕,尤為可戒。于少保君子也,君子不容于小人,小人固可畏矣。徐有貞小人也,小人不容于小人,小人愈可畏,君子愈可憫也。

白壽彝:于謙是明代一位杰出的英雄人物。他曾以《詠石灰》為題的詩,表述自己的志向:“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他光明磊落的一生,正如他詩中表述的那樣,名垂千古,受人敬仰。

當年明月:他的偉大不需要任何人去肯定,也不需要任何證明,因為他的一生就如同他的那首詩一樣,坦坦蕩蕩,堪與日月同輝...而于謙不但才能過人,品德上也幾乎無可挑剔,所謂德才兼備者,千古又有幾人! 

主要作品

  • 《除夜太原寒甚》

  • 《荒村》

  • 《平陽道中》

  • 《觀書》

  • 《暮春遇雨》

  • 《入京》

  • 《石灰吟》

  • 《詠煤炭》

  • 《岳忠武王祠》

  • 《北風吹》

  • 《望雨》

  • 《入塞》

  • 《到澤州》

家族成員

  • 兒子 于冕

  • 孫子 于允忠

史書記載

《明史·第一百七十卷·列傳第五十八·于謙傳》。

后世紀念

北京祠

于謙祠在東城區西裱褙胡同23號,原有門匾書“于忠肅公祠”。成化二年(1466年),明憲宗特詔追認復官。將其故宅改為忠節祠。萬歷十八年(1590年)時改謚“忠肅”,并在祠中立于謙塑像。清順治年間,像毀,祠也廢。清光緒年間又重建。祠坐北朝南,東為于謙故宅,院內東側建有奎光樓,為兩層小樓。上層為魁星閣,懸“熱血千秋”木匾,正房5間為享堂,硬山合瓦頂,內供于謙塑像。1890年,義和團曾在此設神壇。1976年魁星閣在地震時被震毀,小樓亦被拆除。祠為北京市重點保護文物。

杭州祠

于謙祠正門于謙墓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三臺山麓,西湖烏龜潭畔。于謙祠位于于謙墓旁。

明朝弘治二年(1489年),于謙冤案得以平反,明孝宗表彰其為國效忠的功績,賜謚“肅愍”,并在墓旁建祠紀念,取名“旌功祠”。五百多年來,于謙祠屢毀屢建,現存建筑為清同治八年重建的舊跡,格局尚屬完整,自1991年5月起,先后經四次修繕,至1998年,值于謙誕辰600周年之際,于謙祠重新對外開放。 

杭州墓

于謙墓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三臺山麓,西湖烏龜潭畔。明弘治二年(1489),明孝宗表彰其為國效忠的功績,賜謚“肅愍”,并在墓旁建旌功祠,設春秋二祭,形成祠墓合一格局。

出于謙祠大門向北約50米,可見一明式牌坊,墓道長長,芳草萋萋,兩旁肅立的石翁仲、石獸,為墓區平添幾分肅穆與莊嚴。百米墓道的盡頭,是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于謙墓,墓碑上書“大明少保兼兵部尚書贈太傅謚忠肅于公墓”,是1982年修復墓時重新鐫刻的,碑下的浮雕纏枝牡丹基座,和墓前的石供桌,均為明時原物。

1966年,于謙墓于1966年文革中區被毀。1982年,重建于謙墓,將原七座墳塋改為一座,墓高2米,青磚環砌,重刻墓碑,上書“大明少保兼兵部尚書贈太傅謚忠肅于公墓”,墓前設祭桌、香爐。1998年,為紀念于謙誕生600周年,在墓道兩側配置仿明式石翁仲、石獸及牌坊,整治墓區環境,修復于謙祠,建成于謙景區。在這次湖西綜合保護工程中,于謙祠又經保護整修,恢復了于謙祠牌坊和甬道,現已成為湖西重要的人文景觀。為浙江省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原墓坐西朝東,呈馬蹄形,有七座墳,墓側建旌功祠,又名于謙祠,南北寬23米,進深30米,墓道長90米。后毀于1966年,今于謙墓為1982年重建。對于謙,清代袁枚曾贊頌道:“賴于岳于雙少保,人間始覺重西湖”。

2006年05月25日,于謙墓作為明至清古墓葬,被國務院批準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詩碑廊

位于于謙墓右側,建于2002年,廊內陳列于謙自撰詩及后人緬懷詩碑刻十七塊。

杭州故居

于謙故居位于杭州清河坊祠堂巷41號。于謙,杭州人,15歲考中秀才,16歲起就讀于吳山三茅觀,寫下了有名的《石灰吟》,這詩成為他一生為人的寫照。因于謙少上上吳山讀書,至今吳山上尚有“于街”之稱。明成化二年(1466),于謙案昭雪,故宅改建為憐忠祠,以資紀念,巷亦名祠堂巷。如今,故居的忠肅堂、思賢庭、古井已照原貌修繕一新,陳列于謙生平事跡,原有的旗桿石、造像碑等遺物,亦一并展出。于謙故居占地不大,進們便可看見影壁上刻者于謙的名詩《石灰吟》: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現為杭州市文物保護單位,杭州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