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正德帝借平定寧王游江南:剛離京王守仁已擒寧王

來源:講歷史2016-07-08 09:04:38責編:Adele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明代是比較盛產“奇葩”皇帝的,其中最“奇葩”的一位,要算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這位民間傳說和戲曲小說中的“正德爺”最奇葩的經歷,就是他的下江南。而他此行鬧出最大…

明代是比較盛產“奇葩”皇帝的,其中最“奇葩”的一位,要算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這位民間傳說和戲曲小說中的“正德爺”最奇葩的經歷,就是他的下江南。而他此行鬧出最大響動的地方,正是在明朝的南都南京。讓我們聽南京大學博導程章燦講講明武宗在南京期間發生的那些讓人啼笑皆非的趣事吧。

寧王造反,讓武宗找到了南游的理由

只看正史上的尊謚,完全看不出明武宗朱厚照的“奇葩”。《明史·武宗紀》稱他為“承天達道、英肅睿哲、昭德顯功、弘文思孝、毅皇帝”。雖是北方天子,但以他的個性才華,卻更接近于“江南天子”,而且“很有六朝氣”。他愛冒險,也愛恣游。自正德十二年(1517)八月開始,他屢次微服出京,先是到較近的昌平、居庸關等地,直至遠到宣化(張家口)、大同。直到十三年正月才回宮。其間只因太皇太后崩,才被迫回宮一次處理喪事,處理完了,又離宮遠行,流連忘返,樂不思“京”。

武宗游歷了晉陜之地,意猶未盡,進而想游歷江南。很多廷臣上疏諫諍,他一概置之不理。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寧王朱宸濠造反,攻陷江西南康、九江等地。對明武宗來說,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一塊大餡餅,壞事變成好事。他正愁找不到南游的理由,這下就名正言順了。

在南京親導親演“再擒寧王”的大戲

這一年七月,武宗親自掛帥南下,帶兵征討朱宸濠。然而,皇帝大軍剛走到河北涿州,也就是說,剛離開京城不遠,王守仁擒獲寧王朱宸濠、平定叛亂的捷報就送來了。如果公開這個消息,皇帝的南巡就要中止,于是,皇帝下令封鎖喜訊,大軍照常不急不慢地南行。抵達南京的時候,已經是這一年的十二月。

正德帝借平定寧王游江南:剛離京王守仁已擒寧王

在16世紀初期的中國,武宗與寧王兩人,真心是一對冤家。他們是同時代人,是一家人,也是政治競爭對手。感謝周星馳和鞏俐在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的精彩表演,連帶著寧王朱宸濠也聲名遠揚。其實,當年明武宗不世的戲劇天才,更讓眾看官大跌眼鏡。到了南京之后,這位凡事都要親身體驗而且身上充滿行為藝術的創新細胞的皇帝,親自導演了一幕“再擒寧王”的大戲。在軍隊的包圍圈中,寧王被放出來,再由一身戎裝的武宗親自上陣,親手擒獲,于是“圣天子大功告成”的捷報傳遍各地。

明武宗直到次年十月方才班師回京。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南京的行宮,并不是昔日皇城明故宮。文武百官生怕他一旦入住,便再也無意北歸,所以讓他住在太監王強家。不知道他們當時編了什么樣的理由,才說服了這位向來自作主張說一不二的皇帝。

快園釣魚不慎落水留下兩個新名勝

明武宗皇后夏氏是上元(今南京)人,明武宗到南京,可以說是走親家,但這顯然不是他南游的重點。他也尋訪過幾位舊家名臣,這也不是他南游的重點。他的重點是江南的聲色。因此,當時南京的“風流教主”徐霖進入他的視野,不是偶然的。

武宗曾經兩次幸臨徐霖家——歷史上著名的快園。快園位于南京老城南,大約在武定門東、箍桶巷西側一帶。據說,明武宗第一次駕幸快園的時候,事先并沒有通知。恰好松江南禪寺有一僧來訪,住在快園中,不巧得了瘧疾一病不起。頭天夜里,病僧忽然對徐霖說:“圣駕馬上要到快園來了,趕快把我的床移到僻靜之地避一避。”果然,“天色一明,諸宦官擁駕至矣”。這或許只是傳聞,但可以看出當時人對此事津津樂道。

從故老相傳的另外幾件佚事中,也可以想見明武宗對徐霖的恩遇非同尋常。一件是他與徐霖戲耍,剪下徐霖的美須髯,做成拂子。另一件是據說武宗在快園魚池中釣到一條金魚,眾宦官爭相出高價購買,君臣玩得正high,武宗一不小心,失足掉到魚池中,渾身衣服濕透,爬起來仍然興高采烈。自此之后,快園就多出宸幸堂和浴龍池兩個名勝,身價陡增。

君臣之間如此戲謔,忘形到爾汝,確實罕見。好在徐霖雖然滑稽自雄,卻也知道明哲保身。武宗屢次要授他官職,他堅辭不受,布衣還鄉,得保天年。

明武宗在南京作逍遙游,不說他征歌漁色,只說他夜宿牛首山,也滋擾民間,差一點鬧出大事來。

這事發生在正德十五年(1520)六月,正史野史說法不同。《明史·江彬傳》說那天夜里宿衛軍士驚起,紛傳江彬想要叛亂,過了好久才平靜下來。至于宿衛軍士為什么夜驚,《明史》中沒有細說,卻暗指江彬很有可能與寧王勾結陰謀廢立,那時寧王被關在長江中的一條船上,還沒死。這實在是連影子都沒有的民間訛傳,查無實據,卻事出有因,它反映了當時南京的民心和輿情。

民心和輿情的核心,就是痛恨佞幸江彬的狐假虎威,胡作非為。這個武宗面前第一號大紅人到了南京,向下需索無度,又借此弄權,傾陷廷臣。南都文武大臣莫不恨之入骨,而懾于威權,往往敢怒而不敢言。偌大一個南京城,敢與江彬斗智斗勇的,只有參贊機務的御史喬宇(喬白巖)、應天府丞寇天敘和內守備王偉等寥寥幾位。為挫北兵銳氣,喬白巖等人特地從南方士兵中精選一批短小精悍而身手不凡者,與江彬手下高大的西北勁卒較量,自我感覺極好的邊兵落敗,江彬也吃了個教訓,從此不敢小覷南方兵士。

明人孫應岳在《金陵選勝》中說:“傳武宗南巡,駐蹕此山,江彬有異謀,山靈夜吼。”仿佛山靈有知,夜吼護駕。這個“山靈夜吼”的故事,當時流傳極廣。周暉《金陵瑣事》引述來自弘覺寺的老僧萬延的說法,比較接近真相:原來那天夜里,宿衛士兵太多,寺里擠不下,有個叫明智的僧人就睡到殿前臺基上,夢中翻身滾落到地,不覺驚叫起來。夜深人靜,叫聲驚動了很多人,也驚動駐守附近的宿衛軍士,事情就鬧大了。為了大事化小,減少那位僧人的罪責,喬白巖便托詞說是“山靈夜吼”,敷衍過去。但此事越傳越玄,最后竟都把賬算到了江彬頭上,可見江彬多么招人恨。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