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魏五謀臣曹魏五大謀士

  五謀臣,指荀彧、荀攸、賈詡、程昱、郭嘉五人。因為這五個人對曹魏勢力的成立與鞏固有巨大貢獻,所以,把他們叫做曹魏五謀臣。唐朝宰相朱敬則在《隋高祖論》里稱及:“荀彧、賈詡、荀攸、程昱、郭嘉,可謂天下之精英。帷幄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荀彧,自小被世人稱作“王佐之才”外號“謀主:。作為曹操統一北方的首席謀臣和功臣。荀攸,字公達,潁川潁陰(今河南許昌)人。荀彧之侄,杰出戰術家,被稱為曹操的“謀主”,擅長靈活多變的克敵戰術和軍事策略。賈詡,字文和。外號“毒士”。原為董卓部將,董卓死后,獻計李傕、郭汜反攻長安。李傕等人失敗后,輾轉成為張繡的謀士。程昱,字仲德,兗州東郡東阿人,三國時魏國名臣。本名程立,因夢中於泰山捧日,更名程昱。郭嘉,字奉孝,外號“鬼才”潁川陽翟(今河南禹州)人。東漢末人物。原為袁紹部下,后轉投曹操,為曹操統一中國北方立下了功勛,官至軍師祭酒,封洧陽亭侯。

荀彧

人物生平

王佐之才

荀彧出身潁川荀氏,荀子之后。其祖父荀淑知名當世,號為神君。荀淑有八子,號稱八龍。荀彧的父親荀緄曾任濟南相,叔父荀爽曾任司空。荀緄忌憚宦官,于是讓荀彧娶中常侍唐衡的女兒為妻。因為荀彧年少時有才名,才得以免于別人的譏議。 后來南陽名士何颙見到荀彧,大為驚異,說道:“這是王佐之才啊!”

永漢元年(189年),被舉孝廉,任守宮令(掌管皇帝的筆、墨、紙張等物品)。九月,董卓廢少帝劉辯,立獻帝劉協。十一月,董卓自為相國,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

荀彧棄官歸鄉。對父老說:“潁川是四戰之地,如果天下有變,那就會經常受到侵略,應該早離去,不能久留。”但鄉人們多懷戀故土,不愿離去。時冀州牧同郡韓馥派人接荀彧,卻無人相隨。荀彧只得獨自將宗族遷至冀州避難。 

到冀州后,冀州已為袁紹所得,袁紹見荀彧來,待之為上賓。荀彧弟荀諶和同郡辛評、郭圖都在袁紹手下。荀彧卻認為袁紹最終不能成大事。

初平二年(191年),荀彧離袁紹而投曹操。曹操見荀彧來投,大悅,說:“這是我的子房啊!”于是任荀彧為別部司馬,荀彧時年二十九歲。

當時董卓威陵天下,曹操問計于荀彧,荀彧說:“董卓殘暴已經超出常理,一定會因禍亂暴弊,不會有什么作為的。”后董卓派李傕等出關東,虜略各地,至潁川、陳留而歸。荀彧鄉人多數死于戰亂。 

謀能應機

初平三年(192年),曹操領兗州牧,后為鎮東將軍。荀彧則以司馬身份隨其征戰。

興平元年(194年),曹操東征陶謙,張邈、陳宮乘機在兗州反曹,暗中迎接呂布。時荀彧和壽張令程昱守鄄城(今山東鄄城北,兗州治所),呂布到后,張邈派劉翊告訴荀彧:“呂將軍來幫助曹使君進攻陶謙,應該馬上供給他們軍備糧食。”眾人疑惑,唯荀彧知其計,立即命令軍隊加強防,并急召東郡太守夏侯惇。而兗州諸城皆響應張邈,投靠呂布陣營。當時曹操率大軍出征,留守的兵力很少,而且很多人都與張邈、陳宮勾結。夏侯惇到后,乘夜誅殺謀反者數十人,軍心乃安。

豫州刺史郭貢受呂布煽動,率眾數萬來攻,軍中甚懼。郭貢要求見荀彧,荀彧準備前往,夏侯惇等人說:“您是一州的屏障,如果前往一定會有危險的,不可以去。”荀彧說:“郭貢與張邈他們,平素并沒有什么往來,現在來得急,計劃肯定還沒有定下;現在趁他計策未定來游說,就算不能幫助我們,也可以使他保持中立,如果先懷疑,那他就會惱怒而定計了。”于是出城會見郭貢,郭貢見荀彧毫無懼意,認為鄄城易守難攻,引兵而去。荀彧又與程昱定計,保全了范、東阿。卒全三城。不久,曹操回師濮陽擊敗了呂布。

興平二年(195年)正月,曹操擊敗侵入定陶(今山東定陶西北)的呂布軍。五月,曹操向駐軍巨野(今山東巨野東北)的呂布部將薛蘭、李封發動攻擊,呂布親自援救,被曹操擊敗,撤退而走。曹操殲滅巨野守軍,斬薛蘭、李封,乘勝進駐乘氏(今山東巨野西南)。 

世之論者

此時,徐州牧陶謙已死,曹操獲悉后,打算趁機奪取徐州,再回軍消滅呂布。荀彧勸阻說:“當年漢高祖保守關東,光武帝占據河內,都是先鞏固基地以控制天下,這樣進可以制勝,退可以固守,所以雖有困難曲折卻最終能完成大業。將軍本來是憑兗州起事,平定山東禍亂,百姓無不心悅誠服。況且兗州跨黃河、濟水,是天下要沖,現雖殘破,但還可以自保,此地就是將軍您的關中、河內,不得不先穩定它。如今我們已擊潰了李封、薛蘭,如果分兵東擊陳宮,陳宮必定不敢西顧,我們趁機組織隊伍收割麥子,節約糧食,儲備谷物,就可以一舉打垮呂布。然后向南聯合揚州的劉繇,共討袁術,以控制淮水、泗水一帶。如果舍棄呂布不打而東攻徐州,多留守兵則攻城不夠,少留守兵就會征百姓也來守城,不能打柴拾草。

呂布乘機侵擾殺掠,民心將更恐懼,只有鄄城、范、衛三處可以保全,其余的地方都不為我們所有,這樣就等于失去了兗州。要是徐州攻不下,將軍將安身于何處?何況陶謙雖死,徐州也不易攻破。徐州已鑒于往年的失敗,將會因畏懼而緊密聯合,內外相應。現東方都已收麥,必會堅壁清野以防將軍;將軍久攻不下,搶掠又無收獲,不出十天,十萬人馬尚未開戰自己先已困乏了。上次討伐徐州,實行了以暴力相懲罰,徐州子弟想到父兄被殺的恥辱,必定會誓死奮戰,沒有投降之心,即使能攻下徐州,還是不能占有它。天下確實有舍這取那的事,以大換小,是可以的,以平安換危險,也是可以的;權衡一時的形勢,不顧忌根基不穩固,一樣是可以的。現今三者無一有利,希望將軍對這種情況細細權衡。”曹操采納荀彧的意見,放棄進攻徐州的企圖。抓緊戰機,收割熟麥,儲存糧秣,積蓄實力。

不久,曹操大敗呂布,呂布連夜棄營撤往徐州。曹操乘勝攻取定陶城,并分別派出部隊收復兗州各縣,兗州遂平。此戰的獲勝,對曹操以后統一北方,成就大業,具有重要的意義,荀彧功不可沒。 

勸奉天子

建安元年(196年),隨曹操擊敗黃巾軍。七月,漢獻帝劉協在楊奉、董承等護衛下,從長安(今陜西西安西北)返回洛陽(今河南洛陽東北)。在要不要奉迎天子建都許縣的問題上,曹軍內部發生了爭執。多數人不同意迎接獻帝,理由是徐州還未平定,韓暹、楊奉剛剛將天子迎到洛陽,往北連結張楊,暫時還不能控制他們。

荀彧則對曹操說:“從前晉文公迎周襄王返回而諸侯服從,漢高祖東征項羽,為義帝穿素服發喪而天下歸心。自從天子蒙亂,將軍您首先倡導義兵勤王,只是因為山東地區紛擾戰亂,還不能遠赴關右,但還是分派將領,冒險與朝廷通使節,雖挽救國難于朝廷之外,而心無時不系于王室,這是將軍誠扶天下的一貫志向。誠因此時奉主上以從人望,大順也;秉至公以服雄杰,大略也;扶弘義以致英俊,大德也。天下雖有逆節,不能為累,明矣。韓暹、楊奉怎么敢為害呢?如不及時扶正朝廷,天下將生叛離之心,以后即使考慮此事,也來不及了。”

曹操認為荀彧之言有理,遂應安集將軍董承的秘密召請,親率大軍進抵洛陽,被任命為司隸校尉,奉迎獻帝遷都許縣(今河南許昌東)。曹操被封為大將軍、武平侯,荀彧也升為漢侍中,守尚書令。 從此造成曹操奉天子以令諸侯的戰略優勢,并為其此后統一戰爭(參見曹操統一北方的戰爭)的順利實施,奠定了基礎。

明以舉賢

荀彧很少隨軍出征,而是“居中持重”,曹操雖然在外征戰,但軍國之事都由荀彧調度籌劃。曹操問荀彧:“誰能代卿為我謀者?”荀彧說:“荀攸(荀彧侄)、鐘繇”。荀彧善于舉薦人才,起初舉薦了戲志才,戲志才死后又舉薦了郭嘉。此外,還舉薦了陳群、杜畿、司馬懿等人,都是當時名士,只有嚴象和韋康后來因為失敗喪命。 

機鑒先識

自曹操迎奉漢獻帝后,引起了袁紹的不滿。時袁紹雄居北方。曹操則東憂呂布,南拒張繡。

建安二年(197年)正月,曹操南征張繡,大敗而歸。袁紹則更加驕矜溢,寫信給曹操,辭語驕慢。曹操閱后大怒,諸將都說是作戰不利的原故。鐘繇因此問荀彧,荀彧說:“以曹公的明智,一定既往不咎,還有什么好憂慮的。”見到曹操后,曹操將袁紹書信讓荀彧觀看,說:“現在準備討伐不義,但力量無法與之匹敵,該怎么辦?”

荀彧說:“自古以來較量于成敗場上的,如果真有才能,縱然弱小,也必將變得強盛;如果是庸人,縱然強大,也會變得弱小。劉邦、項羽的存亡,足以可以使人明白這個道理。現今與您爭天下的人,只有袁紹了。袁紹這人貌似寬容而內心狹窄,任用人才卻疑心太重,您明正通達,不拘小節,唯才是舉,唯才是用,這在度量上勝過袁紹;袁紹遇事遲疑猶豫,少有決斷,往往錯過良機,您卻能決斷大事,隨機應變,不拘成規,這在謀略上勝過袁紹;袁紹軍紀不嚴,法令不能確立,士兵雖多,卻不能巧為任用,您法令嚴明,賞罰必行,士兵雖少,卻都奮戰效死,這在用兵上勝過袁紹;袁紹憑其名門貴族,裝模作樣,耍小技而博取名譽,所以士人中缺乏才能而喜好虛名者大多歸附于他,您以仁愛之心待人,推誠相見,不求虛榮,行為謹嚴克己,而在獎勵有功之人時無所吝惜,因此天下忠誠正直、講求實效的士人都愿為您效勞,這在德行上勝過袁紹。憑借這四方面的優勢輔佐天子,扶持正義,征伐叛逆,誰敢不從?袁紹強大又有何用?”

曹操聽后非常高興,荀彧還說:“如果不先取呂布,那河北也不容易圖謀。”曹操說:“誠如您所說。但我所憂慮的,是又怕袁紹侵擾關中,引發羌、胡叛亂,向南引誘劉璋,那樣的話我就要用兗州、豫州來對抗天下的六分之五了。那該怎么辦呢?”荀彧說:“關中將帥數以千計,沒有人能統一起來,只有韓遂、馬超最強。他們見崤山以東地區正在爭戰,必定各自擁兵自保。現在如果以恩德招撫他們,派遣使者與他們通好,即使不能長久安定,但至少在您平定山東之前,足以不生變動。關西的事情可以托付給鐘繇,這樣您就可以放心出征了。” 

建安三年(198年)五月,曹操大敗張繡;十二月,曹軍攻入下邳,誅殺呂布,平定徐州。

建安四年(199年)四月,曹操派部將北渡黃河,擊斬依附袁紹的眭固,攻占射犬(今河南武陟西北),控制河內郡(治懷縣,今河南武陟西南)。由于曹操在內線作戰中,集中兵力,各個擊破,速戰速決,逐步由弱變強,據有兗、豫、徐等州,為抗擊袁紹集團準備了條件。

此時,袁紹擊滅幽州公孫瓚,成為北方最強大的割據勢力。六月,河北割據勢力袁紹統帶精兵10萬,戰馬萬匹,企圖南下進攻許昌。

圍繞著是否抗袁的問題,在曹操集團內部又展開了一場辯論。名士孔融反對與袁紹抗爭,他說:“袁紹地廣兵強,有田豐、許攸等謀臣替他出謀劃策,審配、逢紀等忠臣為他做事,顏良、文丑勇冠三軍,為他統領軍隊,恐怕很難戰勝啊!”荀彧說:“袁紹兵雖眾而法令不整肅,田豐剛愎而好犯上,許攸貪婪而不檢束,審配專權而無謀,逢紀果決而剛愎自用,這兩人料理后方,如果許攸家犯了法,一定不會放過,不寬縱,許攸必然叛變。至于顏良、文丑,不過匹夫之勇罷了,可以一戰而擒!”一席話,堅定了曹操戰勝袁紹的信心。

建安五年(200年),官渡之戰爆發。九月,曹軍軍糧將盡,士卒疲憊,曹操寫信給荀彧,準備退守許昌。荀彧回信說:“眼下軍糧雖少,還比不上楚、漢在滎陽、成皋之間那樣艱難。當時劉、項雙方都不肯先退,先退的一方必定處于被動。您以僅及敵之十分之一的兵力,就地堅守,扼住敵人咽喉使其不能前進,已經半年了。敵人的底細已經清楚,銳氣已經枯竭,局面必將有所變化,這正是使用奇謀的良機,不可失去啊!”曹操采納其建議,繼續堅守待機。不久,許攸家人犯法入獄,許攸怒而投奔曹操,獻計偷襲烏巢。曹操遂以奇兵襲烏巢(參見烏巢之戰),斬淳于瓊等人,殲滅袁軍7萬余人,袁紹僅帶800騎兵渡河北逃,從此一蹶不振。曹操最終取得這場戰略決戰的勝利,奠定了統一中國北方的基礎。

而“審配以許攸家不法,收其妻子,攸怒叛紹;顏良、文丑臨陣授首;田豐以諫見誅”等,和荀彧所預見的完全一樣。 曹操取得官渡之戰勝利,袁紹敗退北走,遣軍屯于倉亭(今山東陽谷境)。

建安六年(201年)三月,曹操欲南擊曾與袁紹結盟的荊州劉表。荀彧認為:“現在袁紹失敗,部眾離析,應趁此機會,一舉平定河北;我們背靠兗州、豫州,如遠征江、漢,這時袁紹要是收其殘部,乘虛攻擊我們的后方,您的大事就完了。”曹操納其計,遂于四月揮軍北進,揚兵于黃河之上;對駐守倉亭的袁紹軍發起攻擊,一舉殲滅倉亭袁軍。至此,袁紹主力喪失殆盡。九月,曹操班師返許(今河南許昌東)。

建安七年(202年)五月,袁紹因兵敗慚憤,嘔血而亡,其子袁譚、袁尚為爭奪繼承權相互攻伐。

建安八年(203年),曹操上表,封荀彧為萬歲亭侯。正在擔任尚書令的荀彧看到了曹操的表文。他非常謙虛,認為自己沒有戰功,把表壓了下來。因此,曹操又寫信給他說:“同你共事以來,你幫著糾謬輔政,薦舉人才,提出計策,周密謀劃,做得已很多了。立功不一定都靠作戰,希望你不要推讓。”荀彧這才接受萬歲亭(在今河南新鄭縣內)侯的封爵。

建安九年(204年),曹操攻克鄴城,領冀州牧。有人對曹操說:“宜復古置九州,則冀州所制者廣大,天下服矣。”曹操將要從之,荀彧卻反對,曹操從之。 

居中持重

當時荀攸為曹操謀主,荀彧與荀攸分主內外,都是地位顯貴。荀彧將所賜之物皆散給族人和朋友,家無余財。曹操還將安陽公主許荀彧長子荀惲為妻。

建安十年(205年),河東叛亂,曹操讓荀彧舉薦賢才,荀彧曰:“西平太守京兆杜畿,勇足以當難,智足以應變”。曹操遂讓杜畿為河東太守。杜畿到任后,平定叛亂,廣施仁政,在任十六年,政績獲譽天下第一。

建安十二年(207年)三月,增荀彧食邑千戶,前后共計二千戶。還要授以三公(當時以太尉、司徒、司空為三公)之職,荀彧使荀攸推辭十幾次才作罷。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準備討伐劉表,問計于荀彧,荀彧說:“今華夏己平,南土知困矣。可顯出宛、葉而間行輕進,以掩其不意”。曹操南征,八月,劉表病死,曹操遂得荊州。 

未能其志

建安十七年(212年),曹操欲進爵國公、加封九錫(九錫是古代帝王對大臣的九種賞賜,有車馬、衣服、樂器、武士、弓矢等,這是對大臣的最高禮遇)。荀彧認為:“(曹公)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誠,守退讓之實;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因此惹怒了曹操。

同年,曹操征孫權,讓荀彧到譙縣勞軍,荀彧到達以后,曹操乘機把他留在軍中。封荀彧為侍中、光祿大夫,持節,參丞相軍事。曹操軍至濡須,荀彧因病留在壽春(今安徽壽縣),不久憂慮而死(關于荀彧的死,史書上還有這樣的說法:當時曹操贈送食物給荀彧,荀彧打開食器,見器中空無一物,因此被迫服毒自盡 ) ,時年五十歲。謚敬侯。其子荀惲嗣,后官至虎賁中郎將。 次年,曹操進封魏公。 

咸熙二年(265年),追贈荀彧為太尉。 

歷代評價

漢末三國

何颙:“①王佐才也。”“②潁川荀彧,王佐之器。”

曹操:“①吾之子房也。”“②侍中守尚書令彧,積德累行,少長無悔,遭世紛擾,懷忠念治。臣自始舉義兵,周游征伐,與彧戮力同心,左右王略,發言授策,無施不效。彧之功業,臣由以濟,用披浮云,顯光日月。陛下幸許,彧左右機近,忠恪祗順,如履薄冰,研精極銳,以撫庶事。天下之定,彧之功也。宜享高爵,以彰元勛。”“③荀文若之進善,不進不止;荀公達之退惡,不退不休。”“④與君共事已來,立朝廷,君之相為匡弼,君之相為舉人,君之相為建計,君之相為密謀,亦以多矣。”““⑤二荀令之論人,久而益信,吾沒世不忘。””

潘勖:“夫其為德也,則主忠履信,孝友溫惠,高亮以固其中,柔嘉以宣其外,廉慎以為己任,仁恕以察人物,踐行則無轍跡,出言則無辭費,納規無敬辱之心,機情有密靜之性,若乃奉身蹈道,勤禮貴德,動咨事間,匪云予克,然後教以黃中之叡,守以貞固之直,注焉若洪河之源,不可竭也,確焉若華岳之停,不可拔也,故能言之斯立,行之斯成,身匪隆污,直哉惟情,紊綱用亂,廢禮復經,於是百揆時序,王猷允塞,告厥成功,用俟萬歲。”

陳群:“荀文若、公達、休若、友若、仲豫,當今并無對。”

鐘繇:“夫明君師臣,其次友之。以太祖之聰明,每有大事,常先諮之荀君,是則古師友之義也。吾等受命而行,猶或不盡,相去顧不遠邪!”

曹植:“如冰之清,如玉之絜,法而不威,和而不褻,百寮士庶,唏噓沾纓,機女投杼,農夫輟耕,輪給輒而不轉,馬悲鳴而倚衡。”

司馬懿:“書傳遠事,吾自耳目所從聞見,逮百數十年間,賢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

魚豢:“彧折節下士,坐不累席。其在臺閣,不以私欲撓意。”

兩晉南北朝

傅玄:“或問近世大賢君子,答曰:荀令君之仁,荀軍師之智,斯可謂近世大賢君子矣。荀令君仁以立德,明以舉賢,行無諂贖,謀能應機。孟軻稱‘五百年而有王者興,其間必有命世者’,其荀令君乎!”

陳壽:“彧清秀通雅,有王佐之風,然機鑒先識,未能充其志也。” 

王導:“昔魏武,達政之主也;荀文若,功臣之最也。” 

王羲之:“荀、葛各一國佐命宗臣,觀其轍跡,實奇士也。然荀獲譏于憂卒,意長恨恨,謂其弘濟之心,宜被大道;諸葛經國達治無間然,處事而無玷累,獲全名於數代。至於建鼎足之勢,未能忘已,所謂命世大才,以天下為心者,容得爾乎?” 

裴松之:“世之論者,多譏彧協規魏氏,以傾漢祚;君臣易位,實彧之由。雖晚節立異,無救運移;功既違義,識亦疚焉。陳氏此評,蓋亦同乎世識。臣松之以為斯言之作,誠未得其遠大者也。彧豈不知魏武之志氣,非衰漢之貞臣哉?良以于時王道既微,橫流已極,雄豪虎視,人懷異心,不有撥亂之資,仗順之略,則漢室之亡忽諸,黔首之類殄矣。夫欲翼贊時英,一匡屯運,非斯人之與而誰與哉?是故經綸急病,若救身首,用能動于嶮中,至于大亨,蒼生蒙舟航之接,劉宗延二紀之祚,豈非荀生之本圖,仁恕之遠致乎?及至霸業既隆,翦漢跡著,然后亡身殉節,以申素情,全大正於當年,布誠心於百代,可謂任重道遠,志行義立。謂之未充,其殆誣歟!”

范曄:“①自遷帝西京,山東騰沸,天下之命倒縣矣。荀君乃越河、冀,間關以從曹氏。察其定舉措,立言策,崇明王略,以急國艱,豈云因亂假義,以就違正之謀乎?誠仁為己任,期紓民于倉卒也。及阻董昭之議,以致非命,豈數也夫!世言荀君者,通塞或過矣。常以為中賢以下,道無求備,智算有所研疏,原始未必要末,斯理之不可全詰者也。夫以衛賜之賢,一說而斃兩國。彼非薄于仁而欲之,蓋有全必有喪也,斯又功之不兼者也。方時運之屯邅,非雄才無以濟其溺,功高勢強,則皇器自移矣。此文時之不可并也。蓋取其歸正而已,亦殺身以成仁之義也。”

“②公業稱豪,駿聲升騰。權詭時逼,揮金僚朋。北海天逸,音情頓挫。越俗易驚,孤音少和。直轡安歸,高謀誰佐?彧之有弼,誠感國疾。功申運改,夡疑心一。” 

袁宏:“①漢自桓、靈,君失其柄,陵遲不振,亂殄海內,以弱致弊,虐不及民,劉氏之澤未盡,天下之望未改。故征伐者奉漢,拜爵賞者稱帝,名器之重,未嘗一日非漢。魏之平亂,資漢之義,功之克濟,荀生之謀。謀適則勛隆,勛隆則移漢,劉氏之失天下,荀生為之也。若始圖一匡,終與事乖,情見事屈,容身無所,則荀生之識為不智矣。若取濟生民,振其涂炭,百姓安而君位危,中原定而社稷亡,于魏雖親,于漢已疏,則荀生之功為不義也。夫假人之器,乘人之權,既而以為己有,不以仁義之心終,亦君子所恥也。一污猶有慚色,而況為之謀主!功奮于當年,跡聞于千載,異夫終身流涕,不敢謀燕之徒隸者。自己為之功,而己死之,殺身猶有余媿,焉足以成名也!惜哉,雖名蓋天下,而道不合順,終以憂卒,不殞不與義。故曰非智之難,處智之難;非死之難,處死之難。嗚呼!后之君子,默語行藏之際,可不慎哉!”

“②文若懷獨見之照,而有救世之心,論時則人方涂炭,計能則莫出魏武,故委圖霸朝,豫謀世事。舉才不以標鑒,故人亡而后顯;籌畫不以要功,故事至而后定。雖亡身明順,識亦高矣。”又詩贊:“英英文若,靈鑒洞照。應變知微,頤奇賞要。日月在躬,隱之彌曜。文明映心,鉆之愈妙。滄海橫流,玉石俱碎。達人兼善,廢己存愛。謀解時紛,功濟宇內。始救生靈,終明風概。”

唐宋

朱敬則:“神人無功,達人無跡。張子房元機孤映,清識獨流。踐若發機,應同急箭;優游澹泊,神交太虛,非諸人所及也。至若陳平、荀彧、賈詡、荀攸、程昱、郭嘉、田豐、沮授、崔浩、張賓等,可謂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 

嚴從:“嘆王室之多故,懷黍離以永吟,遂委忠曹公,冀圖匡復。而天命潛革,人心則殊,姑回備物之謨,卒抗非常之錫,雖欲匡上以德,翻殺身成仁。夫仁義豈有恒?在乎不舍道而已。是故比湛身於殷后,微子抗跡於周邦:雖二美同歸,而三仁齊致。” 

蘇圖元:“張賓崔浩,曾施神國之謀。荀彧田豐,亦運制勝之策。” 

杜牧:“荀文若為操畫策取兗州,比之高、光不棄關中、河內;官渡不令還許,比之楚、漢成皋。……及事就功畢,欲邀名于漢代,委身之道,可以為忠乎?” 

司馬光:“漢末大亂,群生涂炭,自非高世之才不能濟也。然則荀彧舍魏武將誰事哉!齊桓之時,周室雖衰,未若建安之初也。建安之初,四海蕩覆,尺土一民,皆非漢有。荀彧佐魏武而興之,舉賢用能,訓卒厲兵,決機發策,征伐四克,遂能以弱為強,化亂為治,十分天下而有其八,其功豈在管仲之后乎!管仲不死子糾而荀彧死漢室,其仁復居管仲之先矣!……臣以為孔子稱‘文勝質則史’,凡為史者記人之言,必有以文之。然則比魏武於高、光、楚、漢者,史氏之文也,豈皆彧口所言邪!用是貶彧,非其罪矣。且使魏武為帝,則彧為佐命元功,與蕭何同賞矣;彧不利此而利於殺身以邀名,豈人情乎。” 

蘇軾:“漢末大亂,豪杰并起。荀文若,圣人之徒也,以為非曹操莫與定海內,故起而佐之。所以與操謀者,皆王者之事也,文若豈教操反者哉?以仁義救天下,天下既平,神器自至,將不得已而受之,不至不取也,此文王之道,文若之心也。及操謀九錫,則文若死之,故吾嘗以文若為圣人之徒者,以其才似張子房而道似伯夷也。”

蘇轍:“荀文若之于曹公,則高帝之子房也。董昭建九錫之議,文若不欲,曹公心不能平,以致其死,君子惜之。或以為文若先識之未究,或以為文若欲終致節于漢氏。二者皆非文若之心也。文若始従曹公于東郡,致其算略,以摧滅群雄,固以帝王之業許之矣,豈其晚節復疑而不予哉!方是時,中原略定,中外之望屬于曹公矣,雖不加九錫,天下不歸曹氏而將安往?文若之意,以為劫而取之,則我有力爭之嫌,人懷不忍之志,徐而俟之,我則無嫌而人亦無憾。要之必得而免爭奪之累,此文若之本心也。惜乎曹公志于速得,不忍數年之頃,以致文若之死。九錫雖至,而禪代之事,至子乃遂。此則曹公之陋,而非文若之過也。” 

何去非:“人之挾數任術若荀文若者幾希矣,蓋曹公之策士而倚之為蓍龜者也。”

唐庚:“董昭建議曹公宜進爵國公、九錫備物,以彰殊勛。荀彧稱曹公興師,本為朝廷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曹公由是不平,彧以憂卒。論者曰,彧葉規曹氏,以傾漢祚,晚節立異,無救運移。 管仲相桓公伐山戎、伐陳蔡、伐楚、伐晉,其意欲尊周爾,而桓公遂有封禪之志。文若依曹公,平青徐、平許洛、平河朔、平漢南,其志欲尊漢耳,而曹公遂有九錫之議。管仲知封禪之不可許也。故設詞以拒之;文若知九錫之不可長也,故遜詞以卻之。管仲幸,故桓公從其說以全勤王之功;文若不幸,故曹公不用其語以成竊國之禍。究其終始,幸不幸異耳,用心豈不同耶!論者何得非之!”

洪邁:“荀彧、荀攸、郭嘉皆腹心謀臣,共濟大事,無待贊說。其余智效一官,權分一郡, 無小無大,卓然皆稱其職。”

陳亮:“彼荀彧智謀百出,而不足以知天下之大計,徒見荊州四達,英雄之所必爭,而巴蜀險阻非圖天下者之所急,及熙尚平,遂教之南征荊州,責貢之不入,而不知大略之士常留所必爭者以餌敵,而從事乎不足急者,以蹙之也。” 

陳普:“亂離揀得一枝棲,得路爭知卻是迷。 曹操若逢諸葛亮,暮年當作漢征西。” 

明清

朱元璋:“王保保以鐵騎勁兵,虎踞中原,其志殆不在曹操下,使有謀臣如攸、彧,猛將如遼、郃,予兩人能高枕無憂乎。” 

《三國志通俗演義》:“潁上荀文若,人稱王佐才。聲名齊五岳,功業震三臺。孟德無終始,留侯不再來。忠心懷恨死,天下盡悲哀!” 

袁宏道:“投身刀戟之林,瀕死不悔,不盡其用不止者,張子房、荀文若、賈詡之流是也。” 

王夫之:“荀彧拒董昭九錫之議,為曹操所恨,飲藥而卒,司馬溫公許之以忠,過矣。乃論者譏其為操謀篡,而以正論自詭,又豈持平之論哉?彧之智,算無遺策,而其知操也,尤習之已熟而深悉之;違其九錫之議,必為操所不容矣,姑托于正論以自解,冒虛名,蹈實禍,智者不為,愚者亦不為也,而彧何若是?夫九錫之議興,而劉氏之宗社已淪。當斯時也,茍非良心之牿亡已盡者,未有不惻然者也。彧亦天良之未泯,發之不禁耳,故雖知死亡之在眉睫,而不能自已。于此亦可以征人性之善,雖牿亡而不喪,如之何深求而重抑之!彧之失,在委身于操而多為之謀耳。” 

孫奇逢:“如荀彧、劉穆之之徒,始從操裕,豈遂欲弒逆哉?惟其漸漬順長而勢卒至此耳。雖然自弒,逆以下茍一事不道,而茍從之,皆為失大臣事。” 

趙翼:“彧亦明知操之心已懷僭妄,而終不肯附和,姑以名義折之,卒之見忌於操,而飲藥以殉。其為劉之心,亦可共白於天下矣!” 

獨孤微生:”荀文若、周公瑾、陳元龍、賈文和之流皆一時之魁奇俊杰也。“ 

近現代

孫明君:“從理性出發,從現實出發,荀彧清醒地認識到漢不可為,于是他擁護曹操重造天下的大業,并建立了赫赫功績。同時,他與舊王朝之間在情感上又有藕斷絲連的聯系,封建倫理綱常禮教的陰影亦籠罩在他的心頭,讓他難以掙脫。”  

何茲全:”沮授、荀彧和諸葛亮一樣,都是三國時期第一流的智慧人物。” 

軼事典故

荀令留香

史載荀彧為人偉美有儀容。好熏香,久而久之身帶香氣。《襄陽記》載“荀令君至人家,坐處三日香”。此典故又有“令公香”、“令君香”、“荀令香”等稱。《舊唐書》載“大歷十才子”之一的李端曾獻詩“薰香荀令偏憐小,傅粉何郎不解愁”。唐代王維《春日直門下省早朝》一詩中有“騎省直明光,雞鳴謁建章。遙聞侍中佩,闇識令君香”句。李頎詩作《寄綦毋三》中有“顧眄一過丞相府,風流三接令公香”之語。李百藥《安德山池宴集》詩則有“云飛鳳臺管,風動令君香”語。之后“留香荀令”與“擲果潘郎”一樣,成為美男子的代名詞。

個人作品

《全后漢文》載有《迎駕都許議》、《散齋得宴樂議》、《田疇讓官議》、《報趙儼書》、《報曹公書》等言論。 

文學形象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荀彧初登場于第十回“勤王室馬騰舉義 報父仇曹操興師”一回中。其時曹操在兗州招賢納士,荀彧共其侄荀攸共往相投,成為曹操旗下的重要謀士。曹操初與荀彧交談,便已驚嘆荀彧是“吾之子房”。荀彧又向曹操舉薦程昱,為曹操另添一名重要謀士。
 第十一回曹操興兵討陶謙于徐州,荀彧與程昱留守根據地兗州,遇上呂布偷襲,二人設計死守鄄城、東阿等三城,力保不失。徐州之役后,荀彧獻策吸納汝南一帶的黃巾勢力,建立青州兵集團,令曹操得以滋養勢力。后來又勸曹操乘獻帝出走的時候勤王迎帝,一方面讓曹操得以挾君以令天下,另一方面也令漢室得以保存。 
 第十四回,荀彧晉升侍中尚書令。后獻“二虎競食之計”挑撥劉備與呂布,令二人心懷詭譎,不能通力合作。
 曹操征張繡時,荀彧留守許都。此后參與討伐呂布、袁紹等戰事。 
 第二十三回曹操于禰衡前贊揚“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機深智遠,雖蕭何、陳平不及也”,但禰衡卻反諷荀彧共能“吊喪問疾”。
 荀彧深謀有智,擅長評價人物,曾與孔融爭辯,一席話將袁紹手下謀士將領的缺點一一道出。荀彧亦善占卜術數,第二十四回曹操征劉備于小沛時,大風吹折軍旗,荀彧便算出劉備軍必定派人劫寨。官渡之戰時,荀彧再次為曹操留守許都,提供糧草支援。后來曹操南征荊州、江東,亦留荀彧守許都。
 第六十一回,曹操野心漸露,與手下董昭等互謀自尊為魏公,加九錫。荀彧不以為然,以大義阻諫曹操,不被接納,更觸動曹操的加害之心。后來曹操南征,令荀彧同行,荀彧知曹操意圖加害,故托病止步于壽春。誰知曹操送來飲食一盒,內無一物,暗示要荀彧自行了斷。荀彧理解其意,亦知在數難逃,決定服毒自殺,終年五十歲。
查看更多>>

賈詡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賈詡年少時并不出名,只有當時名士閻忠認為他與眾不同,說他有張良、陳平那樣的智慧。賈詡早年被察孝廉為郎,因病辭官,向西返回家鄉到達汧地,路上遇見叛亂的氐人,和同行的數十人一起被氐人抓獲。賈詡說:“我是段公的外孫,你們別傷害我,我家一定用重金來贖。”當時太尉段颎,因為久為邊將,威震西土,所以賈詡便假稱是段颎的外孫來嚇唬氐人,叛氐果然不敢害他,還與他盟誓后送他回去,而其余的人卻都遇害了。賈詡擁有如此隨機應變處理事情的才能,像這樣的事情很多。 

效力涼州

永漢元年(189年)九月,董卓廢漢少帝劉辯,改立陳留王劉協為帝。十一月,董卓自為相國,贊拜不名,入朝不趨,

劍履上殿。賈詡在此時以太尉掾為平津都尉,后升討虜校尉。時董卓之婿中郎將牛輔屯兵于陜,賈詡便在牛輔軍中輔軍。不久,牛輔遣李傕、郭汜、賈詡等出兵攻打關東聯軍,先向孫堅,在梁東大破其軍。孫堅率千騎潰圍而去。 

初平三年(192年),董卓被殺,牛輔亦已死去,王允清算董卓余黨。當時李傕、郭汜等人心懷不安,都打算各自逃亡,賈詡出面阻止了他們,說:“聽聞長安城中正在商議著打算把涼州人斬盡殺絕,而諸位閣下拋棄屬眾獨行,一個亭長就能把你們抓住。不如帶領部隊向西,沿途收斂士兵,再進攻長安,為董公報仇,如果能夠幸運地成功,尊奉國家(的命令)征服天下,如果不能成功,再逃走也不遲。”此計為眾人采納。

于是李傕等散發“王允欲洗蕩此方之人”的流言,聯絡涼州諸將,率軍晝夜兼程,奔襲長安,及至長安城下,已聚合十余萬之眾。李傕與樊稠、李蒙等圍攻長安城,因城防堅固攻而不克。后由城內叛變士兵引導涼州軍入城,與守將呂布展開巷戰,呂布兵敗,僅率百余騎出逃。李傕等縱兵擄掠,吏民死者萬余人,尸積滿道。太常種佛、大鴻臚周奐、城門校尉崔烈、越騎校尉王頎等被殺。李傕等擁兵至南宮掖門,威逼獻帝和司徒王允,封李傕為揚武將軍、郭汜為揚烈將軍、樊稠為中郎將。李傕又殺司隸校尉黃琬、左馮翊宋翼、右扶風王宏和司徒王允及其妻子。一時間,京城腥風血雨,朝野大亂。

后賈詡為左馮翊。李傕等以賈詡之功欲封其為侯,賈詡說:“這是保命的計謀,哪有什么功勞?”堅決不受。李傕等又讓賈詡為尚書仆射,賈詡說:“尚書仆射是百官的師長,是天下的榜樣,我賈詡一向沒有什么名望,難以服人。就算我可以貪享虛榮,對國家又有什么好處?”于是改拜賈詡為尚書,掌管選拔人才,在人事方面多有貢獻,李傕等人親近賈詡但同時也很忌憚他。 

不久賈詡之母去世,賈詡辭掉官職,被拜為光祿大夫。

興平二年(195年),李傕、郭汜、樊稠起兵襲占長安,共同把持中央朝權后,三人互相猜忌,爭權奪利,多次打斗起來。賈詡每次都以大體責之,所以三人雖心中不和,但表面上還過得去。于是三分長安城,各守其界。同年春,李傕使騎都尉胡封刺死樊稠,李、郭之間矛盾日益激化,開始交兵。李傕請賈詡為宣義將軍,以助自己。幫助漢獻帝出逃、保護大臣,賈詡多有出力。后二人罷兵,賈詡便上還印綬。 

當時將軍段煨與賈詡同郡,屯駐華陰,賈詡去投靠段煨。賈詡向來知名,為段煨軍所敬服,段煨心里怕賈詡奪其兵權,但在表面上對賈詡十分禮遇。賈詡看出后,心不自安。南陽張繡與賈詡暗中有來往,張繡便派人去迎接賈詡。賈詡臨行時,有人問賈詡:“段煨待你這么好,你為何還要離去?”賈詡說:“段煨生性多疑,有猜忌我的意思,待遇雖然優厚,卻不可依靠,待久了一定會被他所害,而我離開他一定很高興,又指望我連結外援,一定善待我的家人。而張繡缺乏謀士,也很愿意得到我,這樣我和我的家人都能夠得到保全。”賈詡到達張繡處,張繡果然大喜,率子孫前來迎接。而段煨知道賈詡離去,也果然善待其家人。 

獻計張繡

建安二年(197年),在賈詡的說服下,張繡屯兵宛城與荊州牧劉表聯合。從此,二人便成為曹操的心腹之患。

建安三年(198年)三月,曹操南征張繡,包圍張繡據守的穰城。不久,曹操聞袁紹欲趁虛襲取許都,便立即從穰城撤退。張繡率兵尾隨追擊,劉表也派荊州軍占據安眾,切斷曹軍退路,企圖與張繡夾擊曹軍,曹操出奇兵大敗張、劉聯軍。曹軍獲勝后,速行北撤。張繡親自率兵追擊,賈詡勸阻說:“不可追,追必敗。”張繡不聽,強行追擊,被曹操親自斷后擊敗。賈詡這時又對張繡說:“趕快再追,一定會獲勝。”張繡說:“不聽你的建議才落到這種地步,現在已經敗了,為何要再追?”賈詡說:“形勢已經起了變化,趕快去追準能獲利。”張繡聽從賈詡建議,收集散兵,

再行追擊,竟將曹操后衛部隊擊潰。

得勝后,張繡問賈詡請教是怎么回事,賈詡解釋說:“這個(道理)很容易明白罷了。將軍雖然擅長用兵,但絕非曹公敵手。曹軍雖然剛撤,但曹公必然親自殿后,我們的追兵雖精,但將領比不過他們,他們的士兵還很有士氣,所以我知道將軍你必敗。曹操之所以還未盡力就已撤兵,一定是后方出了事,所以擊破將軍的追兵后,一定會全力撤退,留別人斷后,他留的將領雖厲害,卻比不上將軍,所以我知道將軍用敗兵也能取勝。”張繡大為佩服。 

勸張歸曹

建安四年(199年),袁紹遣人招降張繡,并與賈詡結好。張繡準備同意,賈詡卻當著張繡的面回絕了袁紹的來使,準確地指出袁紹不能容人,而投降曹操有三點優勢:曹操挾天子令諸侯,名正言順;曹操兵力較弱,更愿意拉攏盟友;曹操志向遠大,一定能夠不計前嫌。張繡聽從賈詡的建議,率眾歸順曹操。曹操聞訊后大喜,親自接見賈詡,執其手說:“使我的信譽揚于天下的人,是你啊!”曹操拜賈詡為執金吾,封都亭侯,遷冀州牧。由于當時冀州為袁紹所占,賈詡便留參司空軍事,同時拜張繡為揚武將軍,并讓其子曹均娶張繡之女為妻。 

輔佐曹操

建安五年(200年),曹操與袁紹戰于官渡。曹軍軍糧用盡,曹操問計于賈詡,賈詡說:“您在精明、勇敢、用人、決斷四個方面都勝過袁紹,之所以相持半年不能過取勝,是想顧及周全啊,抓住機會,便能很快取勝。”曹操稱善,后來抓住機會偷襲烏巢,一舉戰勝袁紹。河北平定后,曹操領冀州牧,改任賈詡為太中大夫。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占領荊州,想乘機順江東下。賈詡勸阻,說應該安撫百姓,等待時機,曹操不從,結果在赤壁之戰中大敗而歸。 

離間馬韓

建安十六年(211年),以韓遂、馬超為首的十部聯軍,聚集10余萬人馬,據守潼關抗曹(參見渭南之戰)。馬超受挫后,提出劃河為界的議和條件,被曹操拒絕。馬超多次前來挑戰,曹操堅守不出,使馬超欲急戰速勝不得。九月,再次提出劃地為界的要求,并送子為人質。賈詡認為可以表面上假意應允,麻痹對方,實際積極準備,伺機殲敵。曹操又問賈詡如何破敵,賈詡說:“離間他們。”曹操采用他的計謀,寫書離間馬超和韓遂,使他們內亂。曹操視時機成熟,主動對關中聯軍發起進攻,大勝而歸。 

支持曹丕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當時曹操未立太子,曹丕為五官將,而臨菑侯曹植才名方盛,曹丕派人求計于賈詡,賈詡說:“但愿將軍能夠弘揚道德,培養氣度,實踐士人的責任和義務,勤勤懇懇,孜孜不倦,不做違背孝道的事情,也就可以了。”曹丕聽從了他的建議,刻意磨練自己。后來,曹操私下問賈詡對立嗣的看法,賈詡閉口不答,曹操問他為何不答,賈詡說:“我在想袁紹和劉表啊。”曹操大笑,于是于該年立曹丕為太子。賈詡認為自己非曹操舊臣,卻策謀深長,所以怕曹操猜嫌,于是采取自保策略,閉門自守,不與別人私下交往,他子女婚嫁也不攀結權貴,當時天下談論智謀之士時都十分推崇他。 

位列三公

黃初元年(220年),曹丕即位,為報賈詡之恩,封賈詡為太尉,進爵魏壽鄉侯,增食邑三百,前后共八百戶。又分食邑二百,封幼子賈訪為列侯。以長子賈穆為駙馬都尉。

黃初四年(223年)三月,曹丕首征東吳,未達到預期戰果。當初,曹丕便問計于賈詡:“我想統一天下,吳、蜀應先征討哪個?”賈詡建議應先治理好國家再動武,曹丕不聽,果然無功而返。同年六月甲申日,賈詡去世,終年77歲,謚肅侯,長子賈穆繼嗣。 多年后,賈詡與王朗、曹真、辛毗配享魏文帝廟。 

歷史評價

陳壽:“荀攸、賈詡,庶乎算無遺策,經達權變,其良、平之亞歟!” 

閻忠:“詡有良、平之奇。” 

曹操:“使我信重於天下者,子也。” 

裴松之:“列傳之體,以事類相從。張子房青云之士,誠非陳平之倫。然漢之謀臣,良、平而已。若不共列,則余無所附,故前史合之,蓋其宜也。魏氏如詡之儔,其比幸多,詡不編程、郭之篇,而與二荀并列;失其類矣。且攸、詡之為人,其猶夜光之與蒸燭乎!其照雖均,質則異焉。今荀、賈之評,共同一稱,尤失區別之宜也。”“夫仁功難著,而亂源易成,是故有禍機一發而殃流百世者矣。當是時,元惡既梟,天地始開,致使厲階重結,大梗殷流,邦國遘殄悴之哀,黎民嬰周余之酷,豈不由賈詡片言乎?詡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亂,未有如此之甚。” 

令狐德棻:“周瑜赤壁之謀,賈詡烏巢之策,何能以尚。一言興邦,斯近之矣。”

《荀勖別傳》:“晉司徒闕,武帝問其人于勖。答曰:‘三公具瞻所歸,不可用非其人。昔魏文帝用賈詡為三公,孫權笑之。’”

《唐會要》:“魏晉以賈詡之籌策、賈逵之忠壯、張既之政能、程昱之智勇、顧雍之密重、王渾之器量、劉惔之鑒裁、庾翼之志略,彼八君子者。” 

朱敬則:“神人無功,達人無跡。張子房元機孤映,清識獨流。踐若發機,應同急箭;優游澹泊,神交太虛,非諸人所及也。至若陳平、荀彧、賈詡、荀攸、程昱、郭嘉、田豐、沮授、崔浩、張賓等,可謂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 

楊炯:“孝通神明,忠定社稷。馬伏波來游二帝,晏平仲能事百君。在魏則賈詡、荀攸,在周則太顛閎夭。” 

李嶠:“賈文和之揣君,酈食其之觀將:翔而后集,可謂明也。” 

蘇轍:“公不用其計,以兵入吳境,遂敗于赤壁。夫詡之所以說曹公,則李左車之所以說淮陰侯,使乘破趙之勢,傳檄以下燕者也。方是時,孫氏之據江東已三世矣。國險而民附,賢才為用,諸葛孔明以為可與為援而不可圖。而曹公以劉琮待之,欲一舉而下之,難哉!使公誠用詡言,端坐荊州,使辯士持尺書結好于吳。吳知公無并吞之心,雖未即降,而其不以干戈相向者可必也。” 

章如愚:“至于三國,各自據其土而成鼎峙之勢,亦諸人之力也。故在魏,則荀攸、賈詡之算無遺策,郭嘉、劉曄之才策謀畧,管寧之淵雅高尚,毛玠之典選清正;在吳,則周瑜、魯肅之儔入為腹心,出為股肱,甘寧、凌統之徒奮其威,黃蓋、蔣欽之屬宣其力;在蜀,則諸葛孔明之長于治國,費祎、董允之志慮忠純,向寵之性行均淑,皆一時之人杰也。” 

劉祁:“已而諸豪割據,士大夫各欲擇主立功名,如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諸葛亮、龐統、魯肅、周瑜之徒,爭以智能自效。” 

王義山:”某仰惟某官學通六藝,忠貫三精,其謀略則荀攸、賈詡之密,其經濟則周瑜、魯肅之英,其吟嘯則謝安、庾亮之雅,其牧御則羊祜、陸遜之仁。“ 

郝經:”當是之時,魏有荀彧、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司馬懿為之謀,吳有張昭、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運其籌。“ 

袁宏道:“投身刀戟之林,瀕死不悔,不盡其用不止者,張子房、荀文若、賈詡之流是也。” 

王夫之:“迨于子桓之世,賈詡、辛毗、劉嘩、孫資皆坐照千里之外,而持之也定。” 

韓慕廬:“文和周旋群雄,晚歸太祖。惟其智放沈密,而機速過人,故能不受牢籠。” 

王鳴盛:“賈詡地望無可言,然觀其處父子之間,勉曹丕以孝,答曹操慎忠,則尚優于諸人,離之此而合之彼,其例密矣。” 

何千里:“詡之識略,實蓋一時。” 

何焯:“養威持勝之善謀。” 

王士禛:“余素不喜李贄之學,其《藏書》、《續藏書》未嘗寓目。近偶觀之,其最害道者莫如《論狂狷》一篇。其言謂放勛狂而帝,文王狂而王,泰伯狂而伯,皆狂也。舜也、禹也、湯、武也、太公、周、召,皆狂也。漢高帝,狂之神;文帝,狂之圣也。此等謬論,正如醉夢中囈語,而當時諸名士極推尊之,何哉?若以李斯、桑弘羊、呂不韋、李園、賈詡、董昭為名臣,溫嶠為逆賊,所謂好惡拂人之性者也。以揚雄、胡廣、譙周、馮道為吏隱外臣,亦大謬。” 

獨孤微生:”荀文若、周公瑾、陳元龍、賈文和之流皆一時之魁奇俊杰也。“ 

易中天:“賈詡能在亂世中審時度勢,自己是活得時間最長的,還保全了家人。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賈詡可能是三國時期最聰明的人。” 

家族成員

據《新唐書》里的宰相世系表所指,賈詡是西漢時代文豪賈誼的末裔。據《賈氏武威郡宗譜》載,賈誼九世孫名為賈秀玉,東漢時任武威太守,自此居于武威郡。其子賈衍任兗州刺史,賈衍子賈龔為輕騎將軍,居武威。衍生二子,長子名賈彩,次子便是賈詡。據《魏晉世語》,賈氏一族于晉惠帝時皆至大官,于晉初時尤為顯貴。

父祖

賈誼,賈詡先祖,西漢著名文學家。

賈秀玉,賈詡曾祖父,東漢武威太守。

賈衍,賈詡祖父,東漢兗州刺史。

賈龔,賈詡之父,任輕騎將軍,徙居武威。

哥哥

賈彩,賈詡之兄。

兒子

賈穆,賈詡的長子,為駙馬都尉、歷位郡守,承繼賈詡的爵位。

賈訪,賈詡之子,分得父親八百戶食邑中二百戶,而受封列侯。

賈璣,賈詡之子,魏駙馬都尉、關內侯,后徙居長樂。

孫子

賈模,賈穆之長子,賈詡之長孫,承繼賈穆的爵位,晉惠帝時為散騎常侍,護軍將軍。

賈疋,賈模從弟(《晉書》作賈詡的曾孫 ),仕晉惠帝及晉懷帝,累官至驃騎將軍、雍州刺史、封酒泉公。

賈通,賈璣之子,任侍中、車騎大將軍。

賈延,賈璣之子。

后世

賈胤,賈模子,仕晉惠帝,乃惠帝于太子時之近侍。

賈龕,賈模之子,胤弟,仕晉惠帝, 曾任秦國內史、秦州刺史。

賈仲安,賈通之子。

賈仲謀,賈通之子。

賈仲達,賈通之子,晉潁川太守。

文學形象

在中國著名歷史演義章回小說《三國演義》中,賈詡亦有耀眼的表現。他初登場于第九回“除暴兇呂布助司徒 犯長安李傕聽賈詡”,以西涼謀士身分從屬于董卓集團余黨李傕、郭汜陣營。當時董卓已死,李傕等四人上表求赦不果,正欲各自逃難,賈詡建議他們召集西涼人馬入京攻打呂布,結果成功驅逐呂布。可是李傕等人卻擅權暴虐,欺凌帝上,甚于董卓。第十回中,西涼馬騰、韓遂東征勤王,賈詡勸李傕深溝高壘,不與接戰,待西涼兵糧盡退兵加以追擊,結果亦大敗馬、韓。李、郭掌權期間,賈詡一直引導他們安撫天下,征用賢能,朝廷稍微有所恢復。 

第十三回,李、郭失和,互相攻討,一劫天子一劫公卿,長安大亂,賈詡與左靈被李傕任命負責監押帝后車駕。但賈詡當時仍心系漢室,答應獻帝盡力阻止李傕暴行。李傕要殺帝使皇甫酈時,亦賴賈詡等力勸才得免。其后賈詡暗地勸喻李傕陣中的羌兵解散,又設計建議獻帝以重爵加封李傕,讓其暴露自身貪婪信巫的缺點,李傕軍中因而士卒離心。第十四回曹操舉兵勤王,賈詡勸李傕投降求赦,李傕怒欲斬之,賈詡于是離開李傕回到家鄉武威。

第十六回,正當曹操與呂布鏖戰時,南方傳來訊息指張濟攻南陽中流矢而死,其侄張繡繼統其軍,占據宛城,并用賈詡當謀士,與劉表結連,成為曹操南方的大患。于是曹操放下東邊戰線,趕赴南方親征張繡。大軍壓境,賈詡又建議張繡投降曹操,張繡亦愿意接受。可是曹操因私納張繡嬸母鄒氏辱及張繡,張繡怒不可當,賈詡唯有獻計讓張繡引軍圍攻沒有戒備的曹操,此役令曹操幾乎失陷,并折損了大將典韋、長子曹昂及侄兒曹安民等。 

第十八回回目以賈詡為主,是為“賈文和料敵決勝 夏侯惇拔矢啖睛”。曹操擊敗袁術后,再議征討張繡。賈詡以將計就計之法,再次令曹操中伏,大損兵馬,將領于禁、呂虔亦受戰傷。后來曹操退兵,張繡、劉表議欲追襲,賈詡認為必敗,果如其言;然而賈詡又勸二人再次起兵追襲,張繡聽從其計,結果大勝而還。此回盡顯賈詡料事如神的本領。 直至第二十三回,袁紹、曹操分別遣使勸張繡歸順。張繡聽從賈詡的建議,降服曹操。賈詡被曹操封為執金吾使。官渡之戰中,賈詡亦有隨軍出征,多為曹操守寨。

第五十九回,馬超興兵討曹操,賈詡隨軍西征,并獻離間計,致抹書予韓遂令馬超疑惑,使馬超與韓遂失和相攻,曹軍因而得勝。 第六十七回,曹操征張魯,欲得猛將龐德歸順,賈詡獻計透過賄賂楊松,離間龐德與張魯之間的關系,亦成功令龐德降曹。

第六十八回,曹操議立嗣子,賈詡屬意曹丕,故當曹操問及其意見時,賈詡淡淡地提到袁紹、劉表二人,讓曹操聯想到二人立幼廢長終致覆滅的故事,然后決意立曹丕為后嗣。第七十八回,曹操欲筑建始殿,賈詡推薦洛陽良匠蘇越;曹操夜夢三馬同槽,問于賈詡,賈詡為其釋慮。曹操臨終托孤,賈詡亦是顧命大臣之一。曹丕繼位后,封賈詡為太尉,位列三公。第八十回,曹丕篡漢,賈詡建議曹丕筑受禪臺以避后世之議,又勸獻帝詔書禪位。第八十二回,孫權遣趙咨為使,向曹丕稱臣賓服,使者到魏,亦先見太尉賈詡,可見賈詡于朝中地位超然。第八十五回,曹丕乘孫劉鏖兵夷陵,于是遣三路兵馬暗襲東吳,賈詡勸阻,曹丕不聽,招致大敗。 最后,第八十六回,小說正式交代賈詡之死。 

賈詡在演義中由第九回橫跨至第八十六回,形象突出,計無不中,甚至曾令善于用兵的曹操幾度敗績。其所從屬勢力頗多,先隨李傕,再隨張繡,最后事曹操曹丕兩代。加上他曾助曹丕篡漢,其形象不算十分正面。可是即使賈詡曾助李傕、曹魏這些在《三國演義》形象比較負面的勢力,他的才能仍備受肯定。而且不論是李傕、張繡,還是曹操、曹丕,都將賈詡此人視為心腹。可見其人善于交際,亦深曉亂世自保之術。

 

查看更多>>

荀攸

人物生平

內藏英知

荀攸出身于士族家庭,父親荀彝,任州從事之職。 荀攸從小失去父母。

祖父荀曇是廣陵太守。荀攸十三歲的時候,他的祖父荀曇去世,過去荀曇手下一個叫張權的官吏,主動找來要求為荀曇守墓。荀攸對叔父荀衢說:“這個人臉上的神色反常,我猜他是做了什么奸猾的事情!”荀衢趁著晚上睡覺的時候趁機盤問,果然張權是因殺了人,逃亡在外,想以守墓隱藏自身。從此人們對荀攸另眼相待。

中平六年(189年),大將軍何進秉政,征海內名士荀攸等二十余人。荀攸抵達洛陽后,拜黃門侍郎。 

謀刺董卓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之亂,關東兵起,董卓遷都長安。荀攸與議郎鄭泰、何颙、侍中種輯、越騎校尉伍瓊等人商議說:“董卓無道,天下人都怨恨他,雖然他聚集了不少精兵,但實際上不過是一個勇夫而已。我們應該刺殺他以謝百姓,然后借皇帝的詔令來號令天下,這是像齊桓公、晉文公那樣的霸王之舉。”事未成就被人發覺,收何颙、荀攸入獄,何颙憂懼自殺,荀攸言語飲食自若,恰好碰上董卓被殺而得以免罪。棄官返歸,又被官府征召,考試名列優等,升遷為任城相,沒有赴任。荀攸因蜀漢地險城堅,人民生活殷實,于是請求擔任蜀郡太守,因道路不通,停駐在荊州。 

得遇明主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迎漢獻帝至許縣建都,給荀攸寫信說:“現今天下大亂,正是有謀之士費心勞神的時候,而先生卻在蜀漢靜觀時局變化,不是太保守了嗎?”于是征召荀攸為汝南太守,入為尚書。曹操久聞荀攸之名,與語大悅,對荀彧、鐘繇說:“公達不是平常的人,我能夠和他一同商議大事,怎么還會憂慮得不到天下呢?”自此,荀攸成為了曹操的軍師。 

經達權變

建安三年(198年),荀攸隨曹操征討張繡。

荀攸看出當時的形勢對曹操很不利,就對曹操說:“張繡與劉表聯合,互為犄角之勢,但是張繡人馬靠劉表供給,時間一久,劉表力不能支,必然與張繡分裂。我不如緩兵以待其變;若急切進攻,劉表必拼死相救。”曹操沒聽勸告,出兵對張繡作戰,劉表果然發兵相救,曹軍失利。曹操對荀攸說:“沒有聽先生的話才會這樣。”于是設下奇兵再次和張繡、劉表聯軍大戰,大破之。 

同年,曹操自宛征討呂布,到了下邳,呂布敗退,固守城池,曹操進攻,沒有拿下,連續作戰,士兵疲憊,曹操想收兵撤退。荀攸與郭嘉說曰:“呂布勇而無謀,如今三次交戰都敗了,他的銳氣已經衰落。三軍以大將為核心,大將衰疲,部隊就沒有奮戰的意志。就算陳宮有計謀也太遲了,現在呂布士氣尚未恢復,陳宮的計謀尚未定奪,乘此機會奮進急攻,就可以擊破呂布了。”曹操隨即引沂水、泗水灌進城去,攻破了下邳,生擒呂布。 

妙計百出

建安五年(200年)二月,袁紹首先派大將顏良圍攻白馬(今河南滑縣東)。四月,曹操親自率軍北上救白馬之圍。當部隊正向前開進時,荀攸認為不能與實力懸殊的強大敵人正面對抗,他分析了當時的形勢提出了聲東擊西、解救白馬的作戰方略。他認為袁紹兵多,應設法分散其兵力,于是勸曹操引兵先到延津,偽裝渡河攻袁紹后方,使袁紹分兵向西應戰,然后再派輕騎襲擊進攻白馬的袁軍,攻其不備,一定可以打敗顏良。曹操聽了他的這一番話,覺得十分有道理,就依計而行,袁紹果然分兵延津。曹操乘機率輕騎襲擊白馬,顏良不及防備,被關羽斬殺。

曹操解白馬之圍后,率六百騎兵押送糧草輜重沿河西退。軍行不久,與袁紹五六千追兵相遇。諸將見敵眾我寡,都感到很害怕,勸曹操退守大營,荀攸知道敵人的弱點,就說:“這正是殲敵的好時機,為何要退呢?”

曹操與荀攸對視而笑,心意相通,于是命令士兵解鞍放馬,丟棄輜重,引誘袁軍;待袁軍逼近,爭搶輜重的時候,曹操突然命令上馬,迅猛發起攻擊,大破袁軍,斬殺騎將文丑。

曹操于是和袁紹在官渡形成對峙局勢。雙方軍糧將盡,荀攸對曹操進言說:“袁紹運糧車一天之內將要到達,押車將領韓猛精干但輕敵,攻擊他可以獲勝。”曹操說:“誰可以派遣?”荀攸說:“徐晃。”于是派徐晃及史渙半路截擊,打敗了韓猛,燒了他押送的軍用物資。

適逢許攸前來投降,說袁紹派淳于瓊等人率一萬多士兵押運糧食,將領驕恣,士兵懈怠,可以中途截擊。眾人都懷疑他,只有荀攸和賈詡勸說曹操聽從。曹操于是留下荀攸和曹洪守營,自己率軍進攻打敗了袁軍,斬殺了淳于瓊等人。袁紹的大將張郃、高覽等人燒掉進攻用的器具,投降了曹軍,袁紹只得棄軍逃回黃河以北。張郃前來投降時,曹洪懷疑他,不敢接受,荀攸對曹洪說:“張郃的計謀不被袁紹采用,一怒之下前來投奔,您懷疑他什么呢?”曹洪這才接受了張郃等的投降。 

算無遺策

建安七年(202年),荀攸跟從曹操討袁譚、袁尚于黎陽。

建安八年(203年),曹操剛剛前往征討劉表,袁譚、袁尚爭冀州。袁譚遣辛毗請降求救,曹操許之,問部將。部將多認為劉表強,應先攻之,袁譚、袁尚不足為慮。荀攸說:“天下正值多事之秋,而劉表卻穩守江、漢之間地區,他沒有吞并四方的志向不問而知。袁氏占據四個州的地盤,有甲兵十萬,袁紹憑寬厚得到眾心,假使他的兩個兒子和睦相處,保守他們的既成功業,那么天下的災難就不會停息,現在袁氏兄弟交惡,結果不會是雙方都得到保全。二袁如果聯合起來,力量就會強大,那時就不易謀取了。趁他們內訌謀取他們,天下就平定了,這個機會不能失啊!曹操說:“很好。”于是答應與袁譚結親,隨即派兵擊敗袁尚。這以后袁譚背叛,荀攸又隨從曹操在南皮斬殺袁譚。

冀州平定,曹操上奏漢獻帝為荀攸請求封爵說:“軍師荀攸,從開始就輔佐臣下,沒有哪次出兵沒有跟從,前后多次戰勝敵人,都是靠荀攸的謀劃。”于是封荀攸陵樹亭侯。

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下令論功行賞,說:“為人忠誠正直而善于密謀,為我安撫內外的人是文若,公達則次于他。”增邑四百,并前七百戶,轉為中軍師。魏國剛建立時,荀攸擔任尚書令。 

去世

荀攸多謀深算,心思縝密,明智而能保守機密,自從隨曹操四處征戰,常常運籌帷幄,當時很少有人知道他說了些什么。曹操每每稱贊他說:“公達外愚內智,外怯內勇,外弱內強;不炫耀自己的長處,不夸大自己的功勞;他的內智別人可以達到,他的外愚別人卻達不到,即使是顏子、寧武也趕不上他。”曹丕在東宮做太子時,曹操對他說:“荀公達,是人之表率,你應盡到禮節尊敬他。”荀攸曾經生病,曹丕前去慰問,獨自在床下禮拜,他受到特別尊敬就是這樣。

荀攸與鐘繇交厚,鐘繇說:“我每次有所行動,都反復思考,自以為沒有什么要變動的了;但拿去一問公達,他的答復總是超出我的意料。”荀攸前后設奇策共十二計,只有鐘繇知道。鐘繇整理未全就去世了,故后世不得而知,荀攸生前在尚書臺百忙之中也著史書《魏官儀》流傳于世。

建安十九年(214年),荀攸跟從曹操征孫權,在路上去世。曹操每次說起他來就流淚。 

正始五年(244年)冬十一月癸卯,魏帝曹芳下詔祭祀荀攸于太祖廟庭,追加謚號敬侯。

歷史評價

陳壽:荀攸、賈詡,庶乎算無遺策,經達權變,其良、平之亞歟! 

曹操:①外愚內智,外怯內勇,外弱內強,不伐善,無施勞,智可及,愚不可及,雖顏子、寧武不能過也。②公達,非常人也,吾得與之計事,天下當何憂哉!③軍師荀攸,自初佐臣,無征不從,前后克敵,皆攸之謀也。④孤與荀公達周游二十余年,無毫毛可非者。⑤荀公達真賢人也,所謂“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孔子稱“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公達即其人也。⑥荀令君之進善,不進不休;荀軍師之去惡,不去不止。 

陳群:荀文若、公達、休若、友若、仲豫,當今并無對。 

鐘繇:我每有所行,反復思惟,自謂無以易;以咨公達,輒復過人意。 

袁宏:①董卓之亂,神器遷逼,公達慨然,志在致命。由斯而譚,故以大存名節。至如身為漢隸而跡入魏幕,源流趣舍,抑亦文若之謂。所以存亡殊致,始終不同,將以文若既明且哲,名教有寄乎!夫仁義不可不明,則時宗舉其致;生理不可不全,故達識攝其契。相與弘道,豈不遠哉!②公達潛朗,思同蓍蔡。運用無方,動攝群會。爰初發跡,遘此顛沛。神情玄定,處之彌泰。愔愔幕里,算無不經。亹亹通韻,跡不暫停。雖懷尺璧,顧哂連城。智能極物,愚足全生。 

傅玄:荀軍師之智,斯可謂近世大賢君子矣。 

王儉:子房之遇漢后,公達之逢魏君,史籍以為美談,君子稱其高義。 

朱敬則:神人無功,達人無跡。張子房元機孤映,清識獨流。踐若發機,應同急箭;優游澹泊,神交太虛,非諸人所及也。至若陳平、荀彧、賈詡、荀攸、程昱、郭嘉、田豐、沮授、崔浩、張賓等,可謂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 

楊炯:孝通神明,忠定社稷。馬伏波來游二帝,晏平仲能事百君。在魏則賈詡、荀攸,在周則太顛閎夭。 

嚴從:公達慷慨,總角耀奇,惡奸臣之擅命,想桓文之高舉,群雄競起,漢歷寢微,翻然回慮,吐詞魏幕。原其所以然者,豈不以桑榆之暉,非魯陽可止;溝瀆之節,豈仲尼所嘉?是以攝管仲之高蹤,攀魏武之遐轍,全生之理,其亦遠乎! 

武三思:志同魚水,契若鹽梅,如魏武之得荀攸,似漢光之逢鄧禹。 

鄭藝:運籌決勝,荀攸可比於良平。仗鉞祓威,謝艾足同於方召。 

章如愚:至于三國,各自據其土而成鼎峙之勢,亦諸人之力也。故在魏,則荀攸、賈詡之算無遺策,郭嘉、劉曄之才策謀畧,管寧之淵雅高尚,毛玠之典選清正;在吳,則周瑜、魯肅之儔入為腹心,出為股肱,甘寧、凌統之徒奮其威,黃蓋、蔣欽之屬宣其力;在蜀,則諸葛孔明之長于治國,費祎、董允之志慮忠純,向寵之性行均淑,皆一時之人杰也。 

洪邁:荀彧、荀攸、郭嘉皆腹心謀臣,共濟大事,無待贊說。其余智效一官,權分一郡, 無小無大,卓然皆稱其職。 

范浚:漢高祖以陳平為腹心,或計秘,世莫得聞。荀攸從魏武攻討,常謀謨帷幄,時人及子弟,莫知其所言。古之君臣,于機事慎密;如此其至,是以決策舉亊,鮮不有成。今廟堂之上,沈機秘畫,必如漢髙之與陳平,魏武之與荀攸;則何攻之不克?何戰之不勝?何敵之不摧?何宼之不滅哉! 

劉祁:已而諸豪割據,士大夫各欲擇主立功名,如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諸葛亮、龐統、魯肅、周瑜之徒,爭以智能自效。 

王義山:某仰惟某官學通六藝,忠貫三精,其謀略則荀攸、賈詡之密,其經濟則周瑜、魯肅之英,其吟嘯則謝安、庾亮之雅,其牧御則羊祜、陸遜之仁。 

朱元璋:王保保以鐵騎勁兵,虎踞中原,其志殆不在曹操下,使有謀臣如攸、彧,猛將如遼、郃,予兩人能高枕無憂乎。 

王夫之:曹孟德推心以待智謀之士,而士之長于略者,相踵而興。孟德智有所窮,則荀彧、郭嘉、荀攸、高柔之徒左右之,以算無遺策。 

羅貫中:漢末荀公達,當時號大賢。知能過寧武,德可配顏淵。功振三分國,才成二十篇。曹丕曾下拜,聲跡尚昭然! 

軼事典故

荀攸于建安十九年病逝,年五十八歲。荀攸與朱建平、鐘繇結交好友。荀攸早死,兒子尚幼。

鐘繇幫助打理荀家,欲讓荀攸的妾改嫁。在寫給別人的信上說:“我和公達都曾讓建平相過面。建平說:‘雖然荀君比較年輕,但是后事卻要托付給鐘君。’我當時說了句玩笑話:‘那時我可要把你的阿騖嫁掉。’想不到他真的早逝了,戲言就要成真了!現在我要讓阿騖改嫁,使她能有個好歸宿。回想建平的妙語,不在唐舉、許負以下。”

家族成員

祖父

荀曇

荀彝

荀彧

荀衍

荀諶

阿騖

長子:荀緝,頗有父風,可惜早亡。 

次子:荀適 

荀彪:嗣叔父荀適封爵陵樹亭侯,邑三百戶,后轉封丘陽亭侯。 

文學形象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荀攸初仕大將軍何進,后棄官還鄉。曹操在兗州,攸同從叔彧共來投之,為曹操重用。

曹操迎天子都許,拜為軍師。荀攸隨討呂布,定河北,及官渡、赤壁之戰,屢出奇謀。及魏國建立,以荀攸為尚書令。曹操進爵魏王,荀攸認為曹操叛漢,曹操大怒,荀攸憂憤成疾,旋即去世。 

 

查看更多>>

程昱

人物生平

嶄露頭角

在黃巾起事時,東阿縣縣丞王度起而應之,更燒掉縣中的倉庫。縣令逾城逃走,吏民負老攜幼向東逃到渠丘山。此時尚在故鄉的程昱命人去偵視王度,發現王度等人得空城不能固守,于是出城西五六里外止屯。

程昱于是向縣中大戶薛房等人說:“如今王度等得到城郭也不能屯居,其勢可以測知。他不過想趁機虜掠財物,并沒有堅甲利兵以盈攻守之志。我們為何不相繼回城守之?而且城高郭厚,又多谷米,如今若果還城找尋縣令,共同堅守,王度必不能久待下去,那時向他攻擊,王度便可破了。”

薛房等以為然,吏民卻不肯相從,程昱只得無奈地說:“愚民不可共計大事。”于是密遣數騎在東山上高舉旗幡,令薛房等人望見,然后大呼:“賊兵已經攻至!”便下山取城,吏民見勢便跟隨同去,終于找到縣令,一 共守城。后來王度等人來攻城,不能攻破,正欲退走。此時程昱率吏民開城門追擊,王度敗走。東阿由此得全。 

令譽始著

初平三年(192年),兗州刺史劉岱辟召程昱為用,程昱不應命出任。當時劉岱與袁紹、公孫瓚和親,袁紹令妻子居于劉岱處,公孫瓚亦遣從事范方帶兵助劉岱守地。后來袁紹與公孫瓚不和。公孫瓚擊破袁紹軍,于是遣使向劉岱說要收取袁紹的妻子,令劉岱遣上,并與袁紹絕交。公孫瓚又向范方下令:“若劉岱不遣上袁紹家小,便領兵回來。待我定了袁紹,就攻打劉岱。”劉岱連日不能決議,別駕王彧向劉岱說:“程昱有謀略,能斷大事。”劉岱于是召見程昱問計,程昱說:“如果放棄袁紹這個近援而求于公孫瓚為遠助,這等于求人于越地以拯救受溺的兒童一樣。而且,公孫瓚亦非袁紹之敵,如今雖稍勝袁紹軍隊,但最終必為袁紹所擒。如果取其一朝一夕之勢而不思慮長遠的計劃,將軍您必敗無疑。”劉岱聽從其計。于是范方領其兵歸去,兵尚未至而公孫瓚已大為袁紹所破。劉岱表奏程昱為騎都尉,程昱卻以身疾請辭。 

審時度勢

后來劉岱為黃巾所殺。曹操兵臨兗州,辟召程昱,程昱一口答應。程昱將行之時,他的鄉人十分疑惑,說他:“怎么你前后的行為如此相背?!”程昱卻只笑而不應。程昱初至之時,曹操便跟他談論大事,十分高興,以程昱為壽張令。曹操征徐州時,令程昱與荀彧留守鄄城。那時張邈等軍作叛,迎呂布入兗,四周郡縣響應,唯有鄄城、范縣、東阿不動。有呂布軍的降兵,說陳宮欲帶兵取東阿,又使氾嶷取范縣,吏民皆十分恐懼。荀彧對程昱說:“如今兗州作反,唯有此三城得以保全。陳宮等以重兵臨城,如果不能同心結力,三城必震動。而您是吏民之望,如今回去向他們游說,一定可以成功!” 

程昱于是返回東阿,經過范縣時游說靳允:“聽說呂布執君母弟妻子,孝子誠不可為心!現在天下大亂,群雄并起,必有命世,能夠平息天下動亂的人,只有曹公,得主者昌,失主者亡,陳宮他背叛曹公,迎接呂布進城,四周郡縣皆響應,似乎有作為,然而觀之,呂布何如人!呂布粗暴少親信,剛直而又無禮,只不過是匹夫之勇罷了,陳宮等人不能相好君主。呂布兵雖然眾多,但必將失敗,曹公智略不世出,乃上天所授!你定要固守范縣,我則守東阿,就可立田單之功,希望你好好考慮。”靳允哭著說道“我不敢懷有二心。” 當時氾嶷已在范縣,范縣縣令靳允經程昱鼓勵,伏兵刺殺氾嶷。 

程昱又遣別騎占住倉亭津,陳宮軍不能得渡。程昱至東阿時,東阿令棗祗已經率吏民拒城堅守。又有兗州從事薛悌與程昱協謀,終于守住三城,以待曹操。曹操歸還,執程昱之手道:“若非程卿之力,吾無所歸矣。”于是表程昱為東平相,屯于范縣。 

明于軍計

興平元年(194年),曹操與呂布在濮陽交戰,數度失利。又有蝗蟲災害,于是雙方引兵暫去。袁紹于是使人游說曹操連和,希望曹操能遷居于鄴城。當時曹操眼見兗州新失,軍糧又將盡,計議之下正想答應袁紹要求。程昱見事,向曹操言道:“竊聞將軍想遣居遷鄴,與袁紹連和,有這樣的事嗎?”曹操說:“是的。”程昱勸諫:“我認為將軍您只是一時臨事而懼,否則又怎會如此不深思熟慮?袁紹據有燕、趙之地,懷并吞天下之心,可是其智不能濟其事。將軍自以為能在他底下做事嗎?將軍您有龍虎之威,可以做韓(信)、彭(越)他們這樣臣服于他人的事嗎?如今兗州雖殘,尚有三城可守。能戰之士,不下萬人。以將軍的神武,加上我和文若(荀彧字)等人的協助,并收城池士兵而加以運用,那么霸王之業可以成就了。希望將軍能慎重考慮一下!”曹操才放棄連和袁紹的想法。 

漢獻帝定都許縣后,以程昱為尚書。其時兗州尚未綏撫停當,于是又以程昱為東中郎將,領濟陰太守,都督兗州事。

建安三年(198年),劉備失去徐州,前來歸附曹操。程昱勸曹操殺劉備,曹操不聽。

建安四年(199年),曹操派遣劉備至徐州截擊袁術,程昱與郭嘉向曹操道:“明公前日不除掉劉備,如今更向他借兵,他必定會有異心的。”曹操后悔,但已追之不及。果然,袁術病死后,劉備去到徐州,殺車胄,舉兵背反曹操。

建安五年(200年),程昱遷為振威將軍。當時袁紹在黎陽將移兵南渡,而程昱卻只有七百兵守著鄄城,曹操知道危急,命人告訴程昱,欲加二千兵前往鄄城助守。程昱不肯接受,說道:“袁紹擁兵十萬之眾,自以為所向無前。他若見我領兵少,必不敢輕易來攻。但如果增加了我的士兵,過多則不可不攻,要攻之必克,只會兩損其勢。愿公不要懷疑!”曹操從之。袁紹聞程昱兵少,果然不敢進兵。曹操聞其事,向賈詡道:“程昱的膽略,超過孟賁、夏育啊。”

建安八年(203年),程昱糾合一伙山間民眾及亡命之徒,得精兵數千人,于是引軍與曹操會師黎陽,討伐袁譚、袁尚。曹操使李典與程昱等以船運軍糧。會和魏郡太守高蕃將兵屯河上,斷絕水道,曹操對李典、程昱說:“若船不得過,下從陸道。”李典與諸將議曰:“蕃軍少甲而恃水,有懈怠之心,擊之必克。”程昱亦以為然。遂北渡河破高蕃,水道得通。二袁破走后,程昱拜為奮武將軍,封安國亭侯。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南征荊州,劉琮投降,劉備奔江吳求助。有人認為孫權必殺劉備,程昱卻料道:“孫權新任在位,尚未為海內所忌憚。而曹公無敵于天下,初舉荊州,威震江表,孫權雖然有謀,亦不能獨自抵擋。劉備則向有英名,關羽、張飛皆是萬人之敵,孫權必定援助他們以防御我軍。之后分道揚鑣,劉備已得到實際資助,那孫權又不能得之而殺了。”孫權果然補給軍兵與劉備,以抵御曹操。

攻取荊州后,中原之地大致平定,曹軍勢力逐漸擴充。一次,曹操撫著程昱之背說道:“當初兗州之敗,若非聽從你的計謀,我又怎可以來到這里呢?”程昱答道:“所謂‘知足不辱’(出自《道德經》第四十四章,指一個人只要懂得知足,就不會因為過份的貪婪而得到屈辱的收場),如今是我急流涌退的時候了。”于是正式表示從此繳還兵權,闔門不出。 

善處人事

建安十六年(211年),曹操征討韓遂、馬超時,曹丕留守,又使程昱參知軍事。等時田銀、蘇伯等于河間作反,曹丕遣將軍賈信征討。叛軍中有千余人請降,朝中大臣皆認為應按照舊法,盡誅降軍,程昱卻說:“以前之所以要誅殺投降者,是因為當時局勢動蕩,天下大亂,攻打賊人時采取‘圍而后降者不赦’的方針,目的在于向其它亂黨顯示不盡早投降的后果,讓所有敵人都感到懼怕,未圍先降,那以后用兵便不需要動輒圍城。如今天下形勢大致已經安定,而且今次的戰事是發生在領土之內,這些都是不成氣候的賊眾,殺了他們也沒有可以示威示懼的地方,失去了以往誅降的策略意義。因此我認為這些降兵不可誅殺;即使要誅殺他們,也要先詢問曹公的意見。”可是當時的大臣都說:“軍事方面我們可以自行下決定,毋須事事向曹公啟奏啊!”程昱聞言后,不再作出回應。

直至朝議完結后,曹丕離開議堂,特地引見程昱,向其詢問:“您似乎言猶未盡?”程昱方才表示:“所謂‘可以自行下決定’的制度,是指面對臨時之急,需要盡速立定決策的時候,才可以實行的。如今反賊已經被賈信制服,此事不會突發太過急劇的異變。因此老臣才不希望將軍急于自作主張,做出專制的事情。”曹丕這才明白程昱的苦心,嘆道:“程君真是考慮得十分周到啊!”他即時將河間叛變一事向曹操交代,曹操經居府長史國淵的進勸,果然下令不誅降者。曹操還都知道來龍去脈后,十分喜悅,向程昱說:“程卿不單止明于軍事計略,亦善于處理別人父子之間的事情。” 

生未其位

程昱生性剛戾,與人多有不和。有人誣告程昱謀反,而曹操卻對其賜待益厚。

建安十八年(213年),魏國建立時,程昱為衛尉,因與中尉邢貞爭威儀,遭到罷免。

黃初元年(220年),曹丕代漢稱帝,程昱復為衛尉,進封安鄉侯,增邑三百戶,并前共有八百戶。分封少子程延及孫程曉為列侯。朝廷正欲以程昱為三公,程昱卻在此時去世,曹丕亦為之流涕,追贈車騎將軍,謚曰肅侯,壽八十。 其子程武嗣任。程武死后,其子程克嗣任。程克死后,其子程良嗣任。 

青龍元年(233年),程昱從祀于曹操廟庭。

軼事典故

《魏書》記載:程昱少年時候,經常夢見自己登上泰山以兩手捧日。程昱自覺奇異,曾向荀彧說出這事。在兗州動亂之時,全賴程昱奔走籌謀,鄄城等三個縣城才得以保全。這時候荀彧把程昱之夢告訴曹操。曹操聽后,便向程昱說:“卿當終為吾腹心。”當時程昱仍是叫作“程立”,曹操順應夢兆,于其“立”字上加一個“日”字,“程立”于是正式改名為“程昱”。 

郭頒《魏晉世語》中有一段:“初,曹操乏食,昱略其本縣,供三日糧,頗雜以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文中指,早期曹操軍隊曾經嚴重缺糧,當時程昱想辦法為曹操解決問題,于是在自己的縣城里(東阿縣)強奪糧食,為曹軍供應三日的糧食,這些糧食當中據說更有不少人肉。這些行為令程昱的聲譽受到嚴重的打擊,更很可能是他畢生位不至三公的重要原因。 

歷史評價

王彧:“程昱有謀,能斷大事。” 

曹操:“程昱之膽,過于賁、育。” 

陳壽:“昱性剛戾,與人多迕。”“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才策謀略,世之奇士,雖清治德業,殊於荀攸,而籌畫所料,是其倫也。” 

朱敬則:“神人無功,達人無跡。張子房元機孤映,清識獨流。踐若發機,應同急箭;優游澹泊,神交太虛,非諸人所及也。至若陳平、荀彧、賈詡、荀攸、程昱、郭嘉、田豐、沮授、崔浩、張賓等,可謂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 

《唐會要》:“魏晉以賈詡之籌策、賈逵之忠壯、張既之政能、程昱之智勇、顧雍之密重、王渾之器量、劉惔之鑒裁、庾翼之志略,彼八君子者。” 

洪邁:“曹操牧兗州,州叛迎呂布,郡縣八十城皆應之,唯鄄城、范、東阿不動,賴荀彧、程昱之力,卒全三城以待操,州境復安。古之人拔亡為存,轉禍為福,如此多矣。”

陳亮:“以成魏之霸業者,昱、嘉之謀為多,而曹公尤痛惜嘉之死也。” 

劉祁:“已而諸豪割據,士大夫各欲擇主立功名,如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諸葛亮、龐統、魯肅、周瑜之徒,爭以智能自效。” 

郝經:“危哉!昭烈防不出數子之彀,操之遣拒袁術也,昱嘉昭皆以為不可遣,毒手莫施幸而飏去,料敵制勝卒使昭烈不得中原尺土。嗚呼!數子何讎漢之深也。當是之時,魏有荀彧、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司馬懿為之謀,吳有張昭、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運其籌。” 

家族成員

程武,承襲程昱爵位

程延,封列侯 

程克,承襲程武爵位

程曉,魏黃門侍郎,后遷汝南太守

文學形象

在《三國演義》中,程昱登場于第十回〈勤王室馬騰舉義 報父仇曹操興師〉。當時荀彧初投曹操,向曹操薦賢,他評價程昱為“兗州賢士”,曹操于是禮聘當時在山中讀書的程昱出仕。程昱面見曹操時,又向曹操推薦郭嘉。

小說中,程昱是曹操手下其中一名重要的謀臣。如正史一般,程昱跟從曹操以來,參與了攻打呂布、袁紹、劉備、孫權的大部份戰事,一直出謀獻策,表現出眾。在第二十三回中,曹操接見名士禰衡,向其炫耀手下文臣武將時,曾說“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機深智遠,雖蕭何、陳平不及也”,可是禰衡卻評價程昱“可使關門閉戶”而已。 

劉備投靠曹操時,程昱曾勸曹操殺掉劉備,但曹操在聽過郭嘉的意見后,決定放過劉備,其后更借給軍馬,遣劉備追擊袁術,讓劉備有機會重新獨立。

第二十回中,程昱勸曹操乘著挾帝的威勢行“王霸之事”;但于第二十四回卻諫曹操勿行廢立之事,避免失眾望而啟兵端。 

曹操在徐州擊潰了劉備軍后,想招降獨守孤城的關羽,張遼自薦為使。程昱設計利用徐州降兵引關羽出城,再圍其于土山上,使其進退兩難,其后張遼果然成功說服關羽暫投曹營。后來曹操與袁紹戰于白馬,紹將顏良極其勇猛,程昱建議召關羽出戰,行一石二鳥之計,結果既擊敗了顏良,又令投靠了袁紹的劉備幾乎因袁紹疑心而被殺。 

倉亭之戰中,程昱向曹操獻“十面埋伏”之計,令袁紹軍隊一敗涂地,元氣大傷。 

關羽千里走單騎時,程昱建議曹操殺掉關羽,勿縱虎為患,曹操不聽,放走關羽;到了曹軍兵敗赤壁,曹操部領殘軍逃亡時,遇到伏兵于華容道的關羽,程昱分析關羽性格后,認為關羽為人有恩必報,于是建議曹操親自向關羽攀談,以求免難,結果成功動搖關羽的決心,曹操終于逃過厄運。

徐庶托名“單福”輔助劉備時,程昱識穿其真正身份,并使計把徐庶引到曹營。 

赤壁之戰中,程昱一直勸曹操留意“連環鎖船”、“東南風起”等事,防范吳軍陰謀,可是曹操卻認為毋須憂慮,不加提防;后來吳將黃蓋詐降,訛稱要親駛糧船歸順時,亦是程昱最早悉破其船并非糧船,必然有詐。

赤壁戰后,程昱在曹操危機時,在華容道中告訴曹操,讓曹操用張遼和以前的事來感動關羽。曹操得知劉備占有荊州,心甚疑懼,程昱于是獻策表奏周瑜、程普遙領荊州之郡,挑撥孫、劉二家互起爭端,間接造成諸葛亮氣死周瑜的局面。 

諸葛亮首次伐魏時,以名將趙云為先鋒,其勢銳不可擋,令魏軍大都督夏侯楙節節敗退。當時程昱之子程武是魏軍參軍,他定下策略進行反擊,令趙云一度身陷險境,幾乎喪命。

 

查看更多>>

郭嘉

人物生平

慧眼識主

郭嘉出生于潁川,少年時已有遠見,見漢末天下將會大亂,于弱冠(二十歲)后便隱居,秘密結交英杰,不與世俗交往,所以不是太多人知道他。 

21歲時,郭嘉北行去見袁紹,對袁紹的謀臣辛評、郭圖說:“明智的人能審慎周到地衡量他的主人,所以凡有舉措都很周全,從而可以立功揚名。袁公只想要仿效周公的禮賢下士,卻不很知道使用人才的道理。思慮多端而缺乏要領,喜歡謀劃而沒有決斷,想和他共同拯救國家危難,建稱王稱霸的大業,實在很難啊!”于是從此離開了袁紹。就這樣,郭嘉一直賦閑了六年。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頗為器重的一位謀士戲志才去世。傷心之余,曹操寫信給荀彧,讓他給推薦一位可以接替戲志才的謀士。于是,荀彧就將好友郭嘉推薦給了曹操。曹操召見郭嘉,共論天下大事,討論完后,曹操說:“能幫助我成就大業的人,就是他了!”郭嘉離開營帳后,也大喜過望地說:“這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啊!”

從此,郭嘉便當上了曹操參謀軍事之官—軍師祭酒,為曹操的四方征戰出謀獻策,忠心效力。 

屢獻奇謀

當時,各路諸侯割據一隅,虎爭天下。在這種情況下,郭嘉對一個個敵手心理狀態的準確判斷,便常常成了曹操獲勝的關鍵。

建安二年(197年),曹操討張繡新敗,袁紹寫信羞辱。曹操正擔心自己不具備與袁紹抗衡的能力之時,郭嘉提出了著名的“十勝十敗”之說。他一連舉出十條理由,以證明“公有十勝,紹有十敗。”郭嘉的分析很具說服力,不但振作了曹軍將士的斗志,更助曹操擬定了遠期和近期的作戰目標。同時,郭嘉也正式確立了自己在曹操軍事智能團中的核心地位。 

建安三年(198年),劉備為呂布所破,依附于曹操。謀士程昱向曹操建議殺死劉備,以絕后患,曹操便問郭嘉有何意見,郭嘉認為:“的確。但曹公舉劍起義兵,為百姓除暴,推出誠信用以招攬英雄俊杰,恐怕仍未做到。現今劉備有英雄名聲,他在窮途末路時投靠我們而我們將他殺害,這是殺害賢士的惡名。那么智者、將士都會自疑,再次想選擇誰作主人,那曹公要和誰平定天下?所以除掉一人之患,而危害到四海的聲望,安危的選擇,不可以不明察!”曹操亦有感于此,便不殺劉備。 不過,郭嘉亦認為劉備有萬人敵關羽、張飛跟隨,而劉備得人心,不會為人之下。所以向曹操上諫:“古人有說:‘一日放縱敵人,便成數世的禍患。’宜早些建立恰當的位置。”意思就是要軟禁劉備,但曹操卻不接納軟禁劉備的計謀,為了使他心服于自己,反而對劉備更親近。 

同年九月,曹操出兵攻打虎踞徐州的呂布。曹軍先破彭城,再敗呂布,最后圍困下邳。呂布堅守不出。戰役持續了大半年,曹操見士兵疲憊,準備放棄。這時,郭嘉卻看出了勝機。他以項羽為例勸諫曹操,提出“有勇無謀者若氣衰力竭之時,便不久于敗亡”的觀點,勸曹操急攻。曹操依郭嘉計策而行,一面攻城,一面決堤水掩下邳,果然于同年月攻克下邳,擒殺呂布。 

建安四年(199年),劉備借趁袁術北投袁紹之機,主動向曹操請求前去截擊。這時,恰好郭嘉、程昱不在身邊,曹操就同意了劉備的請求。待郭嘉與程昱回來,得知此事后一起勸阻曹操:“放走劉備,會生變數了!”但此時劉備已走,而且奪取下邳,舉兵對抗曹操,曹操悔恨不聽郭嘉之言。 

大放異彩

建安五年(200年),曹操為了免于將來同袁紹作戰時前后受敵,決定先消滅在徐州立足未穩的劉備。當時諸將皆怕袁紹乘機來攻許都,到時候前進無法作戰、撤退失去了據點。曹操也感到疑慮,于是詢問郭嘉的建議,郭嘉分析道:“袁紹向來優柔寡斷,不會迅速作出反應。劉備人心未歸,立足未穩,迅速進攻,他必敗無疑。然后再回師對付袁紹,這是改變腹背受敵的最好機會,決不能失去。”于是,曹操舉師東征,大破劉備,俘虜了劉備的妻子,擒了關羽,進而又擊破了和劉備聯合的東海賊寇。情況正如郭嘉所料,袁紹果然還沒有作出反應,劉備就已被擊敗。 

也就在曹操與袁紹相持官渡之時,又一個令人不安的消息傳到曹營:江東豪杰孫策,準備發兵偷襲曹操位于許都的根據地。與袁紹相持中已經處于劣勢的曹操,根本不可能再抽出兵力保衛許都。而一旦許都失守,曹操陣營將立刻分崩離析。這是曹營中人心最為動亂的時期,不少人開始暗中向袁紹獻媚,準備為自己留條后路。

當時,曹軍中與袁紹私下有書信往來者很多,官渡之戰后,在袁營中就搜出了不少通敵竹簡。在此緊急關頭,郭嘉預測說:“孫策剛剛吞并了江東,所誅殺的都是些英雄豪杰,他是能讓人效死力之人。但是孫策這個人輕率而不善于防備,雖然他擁有百萬之眾,卻和他一個人來到中原沒什么兩樣。如果有刺客伏擊,那他就不過是一人之敵罷了。在我看來,孫策必定要死于刺客之手。”孫策到了江邊,尚未渡江,果然被仇敵許貢的門客所殺。這或許是巧合,但確實為郭嘉的神機妙算添上了一筆。 

建安七年(202年),官渡之戰大敗而歸的袁紹病逝,曹操進攻他的兩個兒子,連戰連捷。曹軍諸將都想乘勝攻破二袁,可就在此時,先前力主北進的郭嘉卻力排眾議,獨進奇策,建議退兵。他為曹操分析了袁氏兩兄弟之間的矛盾,說:“袁譚、袁尚素來互不相服,又有郭圖、逢紀這樣的謀臣在當中攙和,必然要反目。不如先南征劉表,靜待其變,變成而后擊之,一舉可定也。”

郭嘉建議曹操裝作向南攻擊劉表之勢,“以待其變”。果然,曹軍剛回到許昌,袁軍生變的消息就已傳來。曹操乘機回軍北上,將袁譚、袁尚各個擊破,二袁一死一逃。因為郭嘉的妙計,這一仗贏得既輕松又順利。

建安九年(204年),郭嘉被封為洧陽亭侯。 

建安十年(205年),郭嘉建議曹操多多招募重用青、冀、幽、并四州名士,收附民心,徹底鞏固控制抵御。曹操采納了他的意見,甚至重用了曾經詆毀過自己的陳琳,果然有千金市骨之效。 

英年早逝

建安十二年(207年),袁尚、袁熙逃入烏桓,即今遼寧錦州一帶。曹軍諸將都說“袁尚已如喪家之犬,關外胡人不會支援他們的。如果再做遠征,劉備必然會挑撥劉表襲擊許昌,萬一有什么變數怎么辦?”

此時的劉備經過數年的休養生息,在荊州劉表的身邊又積聚了相當的實力。以曹操對劉備的了解,他有理由擔心自己孤軍遠征之際,劉備會在背后發難。

這時,郭嘉又提出不同于他人的見解:“明公你盡管放心地去遠征,留下一個空空蕩蕩的許都也無妨,我料定劉備無法給你添麻煩。不是劉備不想添,而是有人會代替您來阻止他,此人就是劉表。”在眾人一片嘩然聲中,郭嘉詳細地分析了平烏桓之役的可行性和重大意義“胡人自恃偏遠,現在必然沒有防備,突然發動攻擊,一定能夠將他們消滅。袁紹對胡人有恩,如果袁尚還活著,他們一定幫忙,遲早是隱患。現在袁家的影響還很大,這個時候南征,如果胡人有行動,我們的后方就不安穩了。但劉表是個只知坐談的政客,他自知能力不足以駕馭劉備,所以必然會對劉備有所防備。現在雖然是虛國遠征,但一勞永逸,就再也沒有后患了。”

郭嘉的觀點一針見血,曹操聽罷茅塞頓開,立刻進兵柳城。曹操軍到易城,郭嘉覺得推進的速度還是太慢,又進言道:“兵貴神速。現在潛力遠征,輜重太多,行進緩慢,被對方有所覺察必然就要做防備。不如留下輜重,輕兵速進,攻其不備。”后來,這一戰成為了中國戰爭史上“兵貴神速、奇兵制勝”的經典戰例。曹操在設置了一些撤軍假象之后,暗中率領一支輕裝精兵,在向導田疇的帶領下突然出現在烏桓的背后。烏桓首領蹋頓和袁尚、袁熙率軍倉促應戰,這一役,蹋頓被斬,曹軍俘虜了20余萬人,走投無路的袁尚、袁熙投奔了遼東的公孫康。

這次行軍路況極端惡劣,沿途有長達二百里的地段干旱無水。當糧食吃光以后,曹軍將士又不得不先后殺了幾千匹戰馬充饑,才艱難抵達目的地。同年秋天,遼東太守公孫康帶著袁尚的首級前來投降。曹操根據郭嘉的計策終于徹底平定北方,統一整個黃河流域以北地區。在從柳城回來的途中,因為水土不服,氣候惡劣,再加上日夜急行又操勞過度,郭嘉患疾病去世。 

君臣相知

在曹操諸多謀士中,唯獨郭嘉最了解曹操,并且兩人關系親密,猶如朋友一般。據載,二人行則同車,坐則同席。在嚴于治軍的曹營帳里,郭嘉有很多不拘常理的行為,但在偏愛他的曹操眼里,“此乃非常之人,不宜以常理拘之”。曹操手下有一位紀檢官員,叫陳群,曾因郭嘉行為上不夠檢點奏了他一本。但是,曹操一面表揚陳群檢舉有功,一面卻對郭嘉不聞不問。不僅如此,曹操還暗地里為郭嘉一仍其舊的生活作風喝彩。在長年征戰生涯中,曹操總是把郭嘉帶在自己身邊,以便隨時切磋,見機行事。每逢軍國大事,郭嘉的計策從無失算。曹操更是對年輕的郭嘉寄予了無限的希望,打算在平定天下之后,把身后的治國大事托付給郭嘉。  

個人作品

《十勝十敗》

第一是“道勝”:袁紹作為世族軍閥,禮儀繁多而雜亂,為其形式所羈;曹操“體任自然”,因時因事而制宜,“道”高一籌。

第二是“義勝”:曹操“奉順以率天下”,順應歷史潮流,合乎道義。

第三是“治勝”:郭嘉以深刻的眼光分析歷史和現實,認為漢末大亂是統治者“政失于寬”,而袁紹以寬濟寬,所以無以御下;曹操“糾之以猛而上下知制”,寬猛相濟的治理措施是切合時要的。

第四是“度勝”:袁紹外表寬厚而內心多猜忌,任人唯親戚子弟;曹操則“用人無疑,唯才所宜,不問遠近”,在氣度胸襟上勝過袁紹。

第五是“謀勝”:袁紹臨事無策,優柔寡斷;曹操機警果敢,“應變無窮”。

第六是“德勝”:袁紹沽名釣譽,喜受吹捧,“士之好言飾外者多歸之”;曹操以誠待士;“不為虛美”,講究實用,刑賞必諾,“與有功者無所吝”,那些忠正而有遠見的并且務實的士人“皆愿為用”。

第七是“仁勝”:袁紹懷婦人之仁,見人饑餓,恤念之情形之于表,而對于自己見不到的,則“慮所不及”。這不是政治家的胸懷。曹操對于眼前小事或有疏失,而對于天下大事則“慮之所周,無不濟也”,恩德施乎四海。

第八是“明勝”:袁紹惑于讒言,而曹操則明辨是非,“御下以道,浸潤不行”。

第九是“文勝”:袁紹是非不分,曹操對于正確的“進之以禮”,不正確的則“正之以法”。

第十是“武勝”:袁紹用兵“好為虛勢,不知兵要”,曹操則用兵如神,士卒有所恃,敵人聞而畏。

用現在的觀點來看,郭嘉所指出的這十個方面,包括了政治措施、政策法令、組織路線及各人的思想修養、心胸氣量、性格、文韜武略等多種因素,這都是關涉事業成敗興衰的關鍵。郭嘉為曹操總結這“十勝”,也可能是初來乍到之際對曹操的夸贊,也可能是對曹操的鼓勵、要求,希望他能保有這“十勝”,完成統一天下之偉業,自己也便有出頭之日……任何推測都意義不大。無論如何,郭嘉能說出這“十勝”,說明他不僅僅是一個臨事獻策的謀士,而且還有成套的理論。

歷史評價

陳壽: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才策謀略,世之奇士,雖清治德業,殊於荀攸,而籌畫所料,是其倫也。” 

曹操:①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②唯奉孝為能知孤意。 ③哀哉奉孝!惜哉奉孝!痛哉奉孝! 

《彧別傳》:戲志才、郭嘉等有負俗之譏,杜畿簡傲少文,皆以智策舉之,終各顯名。

朱敬則:神人無功,達人無跡。張子房元機孤映,清識獨流。踐若發機,應同急箭;優游澹泊,神交太虛,非諸人所及也。至若陳平、荀彧、賈詡、荀攸、程昱、郭嘉、田豐、沮授、崔浩、張賓等,可謂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 

李隆基:孝文之得魏尚,虜不足憂;太祖之見郭嘉,知成吾事。 

薛稷:張良之翼漢王,郭嘉之協魏主,宋武之得穆之,齊高之得褚彥:定策決勝,謀夫孔多。 

洪邁:荀彧、荀攸、郭嘉皆腹心謀臣,共濟大事,無待贊說。 

章如愚:至于三國,各自據其土而成鼎峙之勢,亦諸人之力也。故在魏,則荀攸、賈詡之算無遺策,郭嘉、劉曄之才策謀畧,管寧之淵雅高尚,毛玠之典選清正;在吳,則周瑜、魯肅之儔入為腹心,出為股肱,甘寧、凌統之徒奮其威,黃蓋、蔣欽之屬宣其力;在蜀,則諸葛孔明之長于治國,費祎、董允之志慮忠純,向寵之性行均淑,皆一時之人杰也。 

陳亮:以成魏之霸業者,昱、嘉之謀為多,而曹公尤痛惜嘉之死也。 

劉祁:已而諸豪割據,士大夫各欲擇主立功名,如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諸葛亮、龐統、魯肅、周瑜之徒,爭以智能自效。 

郝經:危哉!昭烈防不出數子之彀,操之遣拒袁術也,昱嘉昭皆以為不可遣,毒手莫施幸而飏去,料敵制勝卒使昭烈不得中原尺土。嗚呼!數子何讎漢之深也。當是之時,魏有荀彧、荀攸、賈詡、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司馬懿為之謀,吳有張昭、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運其籌。 

王夫之:曹孟德推心以待智謀之士,而士之長于略者,相踵而興。孟德智有所窮,則荀彧、郭嘉、荀攸、高柔之徒左右之,以算無遺策。 

何焯:孟德追惜奉孝,而諸葛亦思孝直帷幄之助,不可或失其人,雖英雄必資群策也。 

姚范:襲許年死,故屬偶合,即死于刺客,亦非事之可決。嘉此語藉以強鎮一時眾志,又或兼知卜筮之術耳。 

朱乾:故國以一人興,以一人亡。郭嘉歸魏而魏興,管寧去漢而漢亡。跡其興廢,關乎人才去就如此。 

王鳴盛:諸人皆魏之謀主也,運籌決勝,功績卓然。 

毛澤東:①才識超群,足智多謀,出謀劃策,功績卓著。 ②郭嘉是歷史上一位杰出的智謀之士,他的十勝論幾乎涉及了中國兵法思想的各個方面,切中要害,言簡意賅,博大精深,古今罕成。 

《請恤郭嘉表(一作請追增郭嘉封邑表)》

版本一:軍祭酒郭嘉,自從征伐,十有一年。每有大議,臨敵制變。臣策未決,嘉輒成之。平定天下,謀功為高。不幸短命,事業未終。追思嘉勛,實不可忘。——《魏志·郭嘉傳》

版本二:臣聞褒忠寵賢,未必當身,念功惟績,恩隆后嗣。是以楚宗孫叔,顯封厥子;岑彭既沒,爵及支庶。故軍祭酒郭嘉,忠良淵淑,體通性達。每有大議,發言盈庭,執中處理,動無遺策。自在軍旅,十有馀年,行同騎乘,坐共幄席,東禽呂布,西取眭固,斬袁譚之首,平朔土之眾,逾越險塞,蕩定烏丸,震威遼東,以梟袁尚。雖假天威,易為指麾,至於臨敵,發揚誓命,兇逆克殄,勛實由嘉。方將表顯,短命早終。上為朝廷悼惜良臣,下自毒恨喪失奇佐。宜追增嘉封,并前千戶,褒亡為存,厚往勸來也。——《魏志·郭嘉傳》注引《魏書》

《與荀彧悼郭嘉書(—作與荀彧書追傷郭嘉)》

郭奉孝年不滿四十,相與周旋十一年,阻險艱難,皆共罹之。又以其通達,見世事無所疑滯,欲以后事屬之。何意卒爾失之,悲痛傷心!今表增其子滿千戶,然何益亡者!追念之感深。且奉孝乃知孤者也。天下人相知者少,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

追惜奉孝,不能去心。其人見時事兵事,過絕于人。又以【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則不生還。然與共論計,云當先定荊。此為不但見計之忠厚,必欲立功分,棄命定。事人心乃爾,何得使人忘之!

《三國演義》:①天生郭奉孝,豪杰冠群英。腹內藏經史,胸中隱甲兵。運籌如范蠡,決策似陳平。可惜身先喪,中原棟梁傾。②雖然天數三分定,妙算神機亦可圖。若是當時存奉孝,難容西蜀與東吳。 ③經天緯地實可夸,少年才學冠中華。曹公深識真梁棟,兵敗猶然想郭嘉。 

家族成員

郭奕,郭嘉之子,繼嗣。任太子文學,早卒。

郭深,郭奕之子,繼嗣。

郭敞,有才識,任散騎常侍。 

曾孫

郭獵,郭深之子,繼嗣。

文學形象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郭嘉生平與三國志基本相同,前期由荀彧推薦給曹操,再讓程昱加以肯定與推舉;是曹操麾下洞察力敏銳的謀士,深得信賴,自身也曾經推舉過參謀劉曄。增加遺計定遼東的劇情,成功讓公孫康斬殺二袁并降曹,使曹操不費一兵一卒兼領遼東(史書未載定遼東之策為郭嘉所出)。 

 

查看更多>>



  五謀臣,指荀彧、荀攸、賈詡、程昱郭嘉五人。因為這五個人對曹魏勢力的成立與鞏固有巨大貢獻,所以,把他們叫做曹魏五謀臣。唐朝宰相朱敬則在《隋高祖論》里稱及:“荀彧、賈詡荀攸、程昱、郭嘉,可謂天下之精英。帷幄之至妙,中權合變,因敗為功,爰自秦漢,訖於周隋。“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