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三祖

桐城三祖主要是指方苞、劉大櫆、姚鼐三人,桐城派以地域而命名,主要因為其早期重要作家皆為桐城人。作為我國清代文壇上最大的散文流派——桐城派早期的重要作家,桐城三祖為桐城派的興起與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桐城三祖各有千秋,方苞以學問勝,劉大櫆以才氣勝,姚鼐以見識勝。


方苞

個人簡介

方苞官至禮部右侍郎。苞生于江蘇六合留稼村。高祖方大美,明神宗萬歷十四年(1586年)進士,曾任太仆寺少卿。曾祖方象乾,明恩貢生,曾任按察司使,充岑西左江兵備道,明末,因避亂寓居江寧(今南京)。祖父方幟,曾任蕪湖訓導,后調任興化縣教諭。父仲舒,國子監生,家境日落,后入贅江蘇六合縣留稼村吳勉家;生3子:長子方舟,次子方苞,幼子方林。著有《方望溪先生全集》。

人生履歷

方苞自幼聰明,4歲能作對聯,5歲能背誦經文章句,6歲隨家由六合遷到江寧舊居居住,仍保留桐城籍。16歲隨父回安徽桐城參加科舉考試。24歲至京城,入國子監,以文會友,名聲大振,被稱為“江南第一”。大學士李光地稱贊方苞文章是“韓歐復出,北宋后無此作也”。方苞32歲考取江南鄉試第一名。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考取進士第四名。時母病回鄉,未應殿試。康熙五十年,《南山集》案發,方苞因給《南山集》作序,被株連下江寧縣監獄。不久,解到京城下刑部獄,定為死刑。在獄中兩年,仍堅持著作,著成《禮記析疑》和《喪禮或問》。

康熙五十二年,因重臣李光地極力營救,始得康熙皇帝親筆批示“方苞學問天下莫不聞”,遂免死出獄,以平民身份入南書房作皇帝的文學侍從,后來又移到養蒙齋編修《樂律》。康熙六十一年,充武英殿修書總裁。雍正九年(1731年)解除旗籍,授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次年遷翰林院侍講學士。雍正十一年,提升為內閣學士,任禮部侍郎,充《一統志》總裁。雍正十三年,充《皇清文穎》副總裁。清乾隆元年(1736),再次入南書房,充《三禮書》副總裁。乾隆四年,被譴革職,仍留三禮館修書。乾隆七年,因病告老還鄉,乾隆帝賜翰林院侍講銜。從此,他在家閉門謝客著書,乾隆十四年八月十八日(1749年9月29日)病逝。年82歲,葬于江蘇六合。

個人成就

作品介紹

清代散文家,江南鄉試第一名。四十五年(1706)進士,以母病歸家未出仕。五十年(1711)以戴名世《南山集》案被牽連入獄。赦出后隸漢軍旗籍,入直南書房。六十一年(1722),充武英殿修書總裁。雍正時,免去旗籍,仍歸漢籍。累官翰林院侍講學士、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乾隆時,再入南書房,任禮部右侍郎、經史館總裁等職。七年(1742)辭官歸。 方苞有些作品如《獄中雜記》,反映了封建司法制度和監獄管理的殘酷與黑暗;《送馮文子序》、《送吳平一舅氏之鉅鹿序》、《請定征收地丁銀兩之期□子》、《請備荒政兼修地治□子》,反映了一些州縣吏治黑幕及民生疾苦,較有現實意義。著有《望溪先生文集》18卷,《集外文》10卷,《集外文補遺》2卷。

桐城派

方苞是清代桐城派散文的創始人。他尊奉程朱理學和唐宋散文。他據《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序》所謂孔子"約其辭文,去其煩重,以制義法",提倡寫古文要重"義法"。他說:"'義'即《易》之所謂'言有物'也;'法'即《易》之所謂'言有序'也。意以為經而法緯之,然后為成體之文。"(《又書貨殖傳后》)提出文章要重"清真雅正"和"雅潔",他說古文中"不可入語錄中語,魏晉六朝人藻麗俳語,漢賦中板重字法,詩歌中雋語,《南、北史》佻巧語"(沈蓮芳《書方望溪先生傳后》),他認為歸有光的散文,"其辭號雅潔,仍有近俚而傷于繁者"(《書歸震川文集后》)。又說:"凡無益于世教、人心、政法者,文雖工弗列也。"(《送李雨蒼序》)在《再與劉拙修書》中,反對黃宗羲、顏元的反程朱理學的思想,持論嚴而拘,但能適合清朝鞏固思想統治及文風的需要,所以其說得以流行,影響頗大。

方苞自己寫的散文,以所標"義法"及"清真雅正"為旨歸。讀經、子、史諸札記,以及《漢文帝論》、《李穆堂文集序》、《書盧象晉傳后》、《左忠毅公逸事》、《與李剛主書》、《孫征君傳》、《萬季野墓表》、《游潭柘記》等,都寫得簡練雅潔有斷制,沒有支蔓蕪雜的毛病,開創清代古文的新面貌。但感情比較淡泊,形象性不強,氣魄不夠宏大。袁枚譏笑他"才力薄"(《仿元遺山論詩》),姚鼐也說他:"閱太史公書(《史記》),似精神不能包括其大處、遠處、疏淡處及華麗非常處。"(《與陳石士書》)

文章著作

方苞著有《周官集注》13卷、《周官析疑》36卷、《考工記析疑》4卷、《周官辯》1卷、《儀禮析疑》17卷、《禮記析疑》46卷、《喪禮或問》1卷、《春秋比事目錄》4卷、《詩義補正》8卷、《左傳義法舉要》、《史記注補正》、《離騷正義》各1卷、《奏議》2卷、《文集》18卷、《集外文》10卷、《補遺》 14卷,另刪訂了《通志堂宋元經解》。 名篇:《左忠毅公逸事》、《獄中雜記》、《漢文帝論》、《李穆堂文集序》、《書盧象晉傳后》、《與李剛主書》、《孫征君傳》、《萬季野墓表》、《游潭柘記》等。

學術主張

方苞治學宗旨,以儒家經典為基礎,尊奉程朱理學,日常生活,都遵循古禮。

為人剛直,好當面斥責人之過錯,因此,受到一些人的排擠。方苞首創“義法”說,倡“道”“文”統一。在《史記評語》里說:“義即《易》之所謂言有物也,法即《易》之所謂言有序也。以義為經,而法緯之,然后為成體之文”。論文提倡“義法”,為桐城派散文理論奠定了基礎。后來桐城派文章的理論,即以方苞所提倡的“義法”為綱領,繼續發展完善,于是形成主盟清代文壇的桐城派,影響深遠,至今仍為全國學術界重視,方苞也因此被稱為“桐城派的鼻祖”。

軼事趣聞

幼年趣事

方苞

幼年時聰穎過人,四五歲能對對子、誦章句,七歲讀《史記》,十歲開始讀經書古文,皆能背誦。一天,方苞在野外玩耍,時值鄉村五月農忙時節,男女老少在田野拔秧、插秧。田頭一個拔秧的農夫一邊用稻草捆秧,一邊念道:

“稻草扎秧父抱子。”

方苞聽了,佇足田頭。農夫見是一小孩站在這里,口里又念了剛才的一句,笑著問方苞:“你能對出下聯嗎?”方苞認真尋思,自言自語道:稻草,父也;秧,子也。他舉目前望,見不遠處的竹林里,幾個婦女正把竹筍投入竹籃里,他眉毛一揚,自信地點點頭,高聲對道:

“竹籃裝筍母摟兒。”農夫驚喜不已,夸方苞真是個“神童”。

康熙夸贊

康熙微服私訪,在駱馬湖鎮上的茶館里結識了歐陽宏,引入驛館里吃酒傾談。

聊至“東宮洗馬”的笑話,聰明過人的歐陽宏馬上就敏銳地覺察到面前這位慈祥和善的老者,可能就是當今皇上。康熙見其神色,大驚,想到“這個面目丑陋的老人天分極高,怕再順著這個“洗馬”的題目說下去,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康熙連忙把張廷玉叫來,把話岔開了。康熙和張廷玉通過聊天方式,考察這個歐陽宏的學問,發現其“學問淵博,才思敏捷,不管是什么事都有獨到的甚至是驚人的見解。”康熙心中暗贊:“好一個鴻學大儒啊,比起高士奇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只可惜年齡大了點兒,不然的話,朕倒要啟用他了。”后來還是啟用了。康熙發現,這個歐陽宏原來就是方苞。方因戴名世的《南山集》獲罪,廢為平民,流落民間。康熙發現后,不拘一格,將其以布衣身份錄入上書房。能在上書房行走的人,屈指可數,人以宰相身份待之。

他人評價

1:姚鼐有言“閱太史公書(《史記》),似精神不能包括其(方苞)大處、遠處、疏淡處及華麗非常處。”(《與陳石士書》)

2:袁枚早年評方苞文與王漁洋詩,有“一代正宗才力薄,望溪文集阮亭詩”之句。

3:王源贊評方苞文為“宋以后無此清深峻潔文心”。

4:姚范說“望溪文于親懿故舊之間,隱親惻至,亦見其篤于倫理”。

史料記載

《清史稿 方苞傳》

方苞,字靈皋,江南桐城人。父仲舒,寄籍上元,善為詩,苞其次子也。篤修內行,治古文,自為諸生,已有聲於時。康熙三十八年,舉人。四十五年,會試中式,將應殿試,聞母病,歸侍。五十年,副都御史趙申喬劾編修戴名世所著南山集、孑遺錄有悖逆語,辭連苞族祖孝標。名世與苞同縣,亦工為古文,苞為序其集,并逮下獄。五十二年,獄成,名世坐斬。孝標已前死,戍其子登嶧等。苞及諸與是獄有干連者,皆免罪入旗。圣祖夙知苞文學,大學士李光地亦薦苞,乃召苞直南書房。未幾,改直蒙養齋,編校御制樂律、算法諸書。六十一年,命充武英殿修書總裁。世宗即位,赦苞及其族人入旗者歸原籍。雍正二年,苞乞歸里葬母。三年,還京師,入直如故。居數年,特授左中允。三遷內閣學士。苞以足疾辭,上命專領修書,不必詣內閣治事。尋命教習庶吉士,充一統志總裁、皇清文穎副總裁。

乾隆元年,充三禮義疏副總裁。命再直南書房,擢禮部侍郎,仍以足疾辭,上留之,命免隨班行走。復命教習庶吉士,堅請解侍郎任,許之,仍以原銜食俸。苞初蒙圣祖恩宥,奮欲以學術見諸政事。光地及左都御史徐元夢雅重苞。苞見朝政得失,有所論列,既,命專事編輯,終圣祖朝,未嘗授以官。世宗赦出旗,召入對,慰諭之,并曰:“先帝執法,朕原情。汝老學,當知此義。”乃特除清要,馴致通顯。苞屢上疏言事,嘗論:“常平倉谷例定存七糶三。南省卑濕,存糶多寡,應因地制宜,不必囿成例。年饑米貴,有司請於大吏,定值開糶,未奉檄不敢擅。自后各州縣遇谷貴,應即令定值開糶,仍詳報大吏。谷存倉有鼠耗,盤量有折減,移動有運費,糶糴守局有人工食用。春糶值有馀,即留充諸費。廉能之吏,遇秋糴值賤,得谷較多,應令詳明別貯,備歉歲發賑。”下部議行。又言民生日匱,請禁燒酒,禁種煙草,禁米谷出洋,并議令佐貳官督民樹畜,士紳相度濬水道。又請矯積習,興人才,謂:“上當以時延見廷臣,別邪正,示好惡。內九卿、外督撫,深信其忠誠無私意者,命各舉所知。先試以事,破瞻徇,繩贓私,厚俸而久任著聲績者,賜金帛,進爵秩。尤以六部各有其職,必慎簡卿貳,使訓厲其僚屬,以時進退之,則中材咸自矜奮。”

乾隆初,疏謂:“救荒宜豫。夏末秋初,水旱豐歉,十已見八九。舊例報災必待八九月后,災民朝不待夕,上奏得旨,動經旬月。請自后遇水旱,五六月即以實奏報。”并言:“古者城必有池,周設司險、掌固二官,恃溝樹以守,請飭及時修舉。通川可開支河,沮洳可興大圩,及諸塘堰宜創宜修,若鎮集宜開溝渠、筑垣堡者,皆造冊具報,待歲歉興作,以工代賑。”下部議,以五六月報災慮浮冒,不可行;溝樹塘堰諸事,令各督撫籌議。高宗命苞選錄有明及本朝諸大家時藝,加以批評,示學子準繩,書成,命為欽定四書文。苞欲仿朱子學校貢舉議立科目程式,及充教習庶吉士,奏請改定館課及散館則例,議格不行。苞老多病,上憐之,屢命御醫往視。苞以事忤河道總督高斌,高斌疏發苞請讬私書,上稍不直苞。苞與尚書魏廷珍善,廷珍守護泰陵,苞居其第。上召苞入對,苞請起廷珍。居無何,上召廷珍為左都御史,命未下,苞移居城外。或以訐苞,謂苞漏奏對語,以是示意。庶吉士散館,已奏聞定試期,吳喬齡后至,復補請與試。或又以訐苞,謂苞移居喬齡宅,受請讬。上乃降旨詰責,削侍郎銜,仍命修三禮義疏。苞年已將八十,病日深,大學士等代奏,賜侍講銜,許還里。十四年,卒,年八十二。

苞既罷,祭酒缺員,上曰:“此官可使方苞為之。”旁無應者。苞為學宗程、朱,尤究心春秋、三禮,篤於倫紀。既家居,建宗祠,定祭禮,設義田。其為文,自唐、宋諸大家上通太史公書,務以扶道教、裨風化為任。尤嚴於義法,為古文正宗,號“桐城派”。(《清史稿》卷二百九,列傳七十七) 

家庭

方苞的祖父方幟(1615—1687),字漢樹,號馬溪,為歲貢生,先后出任蕪湖縣學訓導,興化縣學教諭。

父方仲舒(1638—1707),字南董,號逸巢,為國子監生。

兄方舟(1661—1701),字百川。方苞嘗稱方舟以制舉之文名天下。

查看更多>>

劉大櫆

簡介

劉大櫆(kuí)出身于安徽省樅陽縣湯溝耕讀世家,祖、父均為秀才,塾師兼事農作。大櫆曾自言“家世皖江側,薄田十畝余。”幼年,從父讀書,(一說劉大櫆為漢高祖劉邦長子齊王劉肥后裔,陳洲劉氏伯二公第十八世孫,屬先字輩)“桐城派”代表人物。

大櫆修干美髯,性格豪放,縱聲讀古詩文,韻調鏗鏘,喜飲酒,好吟詩。受教于同鄉吳直。

雍正四年(1726),劉大櫆初至京師,年富才盛,文動京師。方苞得其文,常與人說:“如方某何足算耶!邑子劉生,乃國士爾!”(姚鼐《劉海峰先生八十壽序》)并贊他是韓愈、歐陽修一流人物,一時名噪京城,士大夫多愿與其結交。雍正七年(1729)、雍正十年(1732),兩次參加貢生考試都只登副榜。

乾隆六年(1741),由方苞薦舉應博學鴻詞科,被大學士張廷玉壓制落選。張后知大櫆同邑,深惋惜。乾隆十五年,張廷玉特舉其參試經學,又未被錄取。大櫆60歲后為黟縣教諭。幾年后告歸,居樅陽江濱不再出游,以文學教授生徒,默抑以終。逝世后,葬于今金社鄉向榮村劉家苕箕地,墓為省級保護文物。 

文學主張

劉大櫆總結和發展了桐城派散文理論。強調神氣、音節、字句的統一,重視散文的藝術表觀。清《國史·文苑傳》說:“大櫆雖游學方苞之門,所為文造詣各殊。方苞蓋取義理于經,昕得于文者義法;大櫆并古人神氣音節得之,兼及莊、騷、左、史、韓、柳、歐、蘇之長。其氣肆,其才雄,其波瀾壯闊。”所著《論文偶記》,既肯定內容的重要性同時注重法度、技巧。他繼承歸有光將小說、戲曲描寫手法用于散文寫作的創作手法。強凋字句、音節之妙,風格、意境之美,較之空談“文以載道”是一大進步。方東樹曾說:“學博(劉大櫆)論文主品藻,侍郎(方苞)論文主義法。”方苞深于經學,對文章提倡義法,用筆嚴謹,簡明確切;大櫆兼重古文的神韻,博采《莊》、《騷》、《左》、《史》、韓、柳、歐、蘇之長,才氣雄放,波瀾壯闊。形成“日麗春敷,風云變態”的風格。不僅如此,大櫆對“陽湖派”的形成影響也很大。

劉大櫆繼承荀卿、王充、劉禹錫、柳宗元樸素唯物主義思想,認為“天道渾然無知”,“人之窮通壽夭”以及家之殃慶均與天無關。他的關于“理欲觀”的議論與戴震近似,主張“本人情以通天下之和”,承認人的合理欲望,使“天下之民,有以各安其生,復其得于天固有。”他認為君臣只是“共事”關系,指出婚姻要“恩合”。故清末民國初著名文人劉師培說在桐城派作家中,“惟海峰較有思想”。

主要弟子

劉大櫆仕途不得志,終身以授徒為業,其弟子以桐城姚鼐、王灼、歙縣吳定、程晉芳、常州錢魯斯等最為著名。在劉大櫆諸弟子中,姚鼐學宗方、劉,由歐王入左史,其文紆徐卓犖,風格雅潔醇正,為桐城古文正傳。乾隆間,錢魯斯(又名錢伯埛)與王灼一起以“師說”傳誦于陽湖惲敬、武進張惠言。惲、張二人始盡棄駢儷之學,專治桐城派古文,惲文廉悍,張文淵雅。其徒又有陽湖陸繼輅、董估成、董祜誠,武進董士錫、張琦,謝士元、湯春帆,無錫秦小峴,山陰楊紹文,錢塘戴熙等數十人,自成體系,世系“陽湖派”。其所傳均方、劉家法,實為桐城派初創期的別支。

主要作品

劉大櫆著有《海峰先生文集》10卷、《海峰先生詩集》6卷、《論文偶記》1卷、編《古文約選》48卷、《歷朝詩約選》93卷,纂修《歙縣志》20卷等。較有代表性的有《答吳殿麟書》及《論文偶記》等篇章。 

史籍記載

趙爾巽等《清史稿》卷四百八十五·列傳二百七十二·劉大櫆傳  劉大櫆 ,字才甫,一字耕南,桐城人。曾祖日燿,明末官歙縣訓導,鄉里仰其高節。其后累世皆為諸生,至大櫆益有名。始年二十馀入京師,時方苞負海內重望,后生以文謁者不輕許與,獨奇賞大櫆。雍正中,兩登副榜,竟不獲舉。乾隆元年,苞薦應詞科,大學士張廷玉黜落之,已而悔。十五年,特以經學薦,復不錄。久之,選黟縣教諭,數年告歸。居樅陽江上不復出,年八十三,卒。

大 櫆修干美髯,能引拳入口。縱聲讀古詩文,聆其音節,皆神會理解。桐城自方苞為古文之學,同時有戴名世、胡宗緒。名世被禍,宗緒博學,名不甚顯。大櫆雖游苞門,傳其義法,而才調獨出,著《海峰詩文集》。姚鼐繼起,其學說盛行於時,尤推服大櫆。世遂稱曰“方劉姚”。

歷史地位

劉大櫆師事方苞,深得方苞的推許;他又是姚鼐的老師,在桐城派的發展歷史上,起到了承上啟下的關鍵作用,故被尊為“桐城三祖”之一。

作品欣賞

詩作

《西

山》

西山過雨染朝嵐,千尺平岡百頃潭。

啼鳥數聲深樹里,屏風十幅寫江南。

散文

《騾說》

乘騎者皆賤騾而貴馬。夫煦之以恩,任其然而不然,迫之以威使之然,而不得不然者,世之所謂賤者也。煦之以恩,任其然而然,迫之以威使之然而愈不然,行止出于其心,而堅不可拔者,世之所謂貴者也,然則馬賤而騾貴矣。雖然,今夫軼之而不善,榎楚以威之而可以入于善者,非人耶?人豈賤于騾哉?然則騾之剛愎自用,而自以為不屈也久矣。嗚呼!此騾之所以賤于馬歟?(翻譯可參見標題鏈接)

《論文偶記》(節選,其全文可參見標題鏈接)

行文之道,神為主,氣輔之。曹子桓、蘇子由論文,以氣為主,是矣。然氣隨神轉,神渾則氣灝,神遠則氣逸,神偉則氣高,神變則氣奇,神深則氣靜,故神為氣之主。至專以理為主,則未盡其妙。蓋人不窮理讀書,則出詞鄙倍空疏。人無經濟,則言雖累牘,不適于用。故義理、書卷、經濟者,行文之實,若行文自另是—事。譬如大匠操斤,無土木材料,縱有成風盡堊手段,何處設施?然有土木材料,而不善設施者甚多,終不可為大匠。故文人者,大匠也。神氣音節者,匠人之能事也,義理、書卷、經濟者,匠人之材料也。

《游三游洞記》(節選,其全文可參見標題鏈接)

中室如堂,右室如廚,左室如別館。其中一石,乳而下垂,扣之,其聲如鐘。而左室外小石突立正方,扣之如磬。其地石雜以土,撞之則逄逄然鼓音。背有石如床,可坐,予與二三子浩歌其間,其聲轟然,如鐘磬助之響者。下視深溪,水聲泠然出地底。溪之外翠壁千尋,其下有徑,薪采者負薪行歌,縷縷不絕焉。


查看更多>>

姚鼐

人物生平

姚鼐是顯赫的吳興姚氏的后裔,其一世祖居麻溪(今樅陽錢橋河南岸姚王集),五世祖姚旭明景泰年間遷居桐城城里。至姚鼐,其家族居桐城縣城已300余年。姚鼐1731年十二月二十日(1732年1月17日)出生于桐城南門的一個官宦書香人家。其祖先姚旭為明云南布政司右參政、姚之蘭為江州府知府加按察副使銜,皆載入《明史循吏傳》;姚孫棐曾以“五里三進士(姚孫棐、龍鯉門、許鯉躍).隔河兩狀元(劉若宰、龍汝言)”而聞名遐邇.,高祖姚文然,康熙時任刑部尚書;曾祖姚士基,曾任湖北羅田知縣,均賢良清廉,辭世皆享名宦祠祀。伯父姚范,進士及第后為翰林院編修,著有《援鶉堂文集-詩集》,學貫經史,與桐城派祖師之一的劉大櫆情深意篤,使姚鼐得以跟其伯父受經學,跟劉大櫆學文。其祖父姚孔瑛二十六歲時即去世,父淑終生為一介布衣。姚鼐出生時,家庭已衰落, 鼐幼嗜學,伯父姚范授以經文,又從劉大櫆學習古文,劉大櫆對姚鼐特別器重,稱其“時甫冠帶,已具垂天翼”,“后來居上待子耳”。乾隆十五年(1750),他二十歲考中舉人后,經過五次禮部會試均名落孫山,直到乾隆二十八年(1763)三十歲第六次應禮部試,才中進士,授庶吉士,3年以后,散館改主事,分屬兵部;旋又補禮部儀制司主事。后歷任山東、湖南鄉試副考官,會試同考官和刑部廣東司郎中等職。乾隆三十八年(1773),清廷開四庫全書館,姚鼐被薦入館充纂修官。此職本應翰林方可充任,獨鼐與休寧戴東源、興化伍大椿、歙縣程晉芳等8人破格當選。《四庫全書》成,鼐乞養歸里,不入仕途,時年44歲。大學士于敏中、梁國治先后動以高官厚祿,均被辭卻。

自乾隆四十二(1777)年起,姚鼐先后主講揚州梅花書院、安慶敬敷書院、歙縣紫陽書院、南京鐘山書院,致力于教育,因而他的弟子遍及南方各省。其中最著名的有本邑的方東樹、姚瑩、劉開;上元梅曾亮、管同;宜興吳德旋;陽湖李兆洛;婁縣姚椿;新城魯九皋和他的外甥陳用光等。這些學生都是篤守師說,遵桐城家法的文人,對桐城派的傳播作用甚大。桐城派古文之傳,自方苞以文章稱海內,上接震川,同邑劉大櫆繼之益振,傳至姚鼐則集大成。因此有“桐城家法,至此乃立,流風作韻,南極湘桂,北被燕趙”之說。歷城周書昌說:“天下文章其在桐城乎!”

乾隆四十四(1779)年,八十二歲的劉大櫆去世。姚鼐毫無疑義的成為了桐城派的核心。他耗盡心血編纂的《古文辭類纂》終于完成,共75卷,是古文辭賦選本,按照文章的應用分分十三類:論辯、序跋、奏議、書說、贈序、詔令、傳狀、碑志、雜記、箴銘、頌贊、辭賦、哀祭。所入選的作品以戰國策、兩漢散文、唐宋八大家,以及歸有光、方苞、劉大櫆等為主,表明了桐城派推崇古文的傳統,為桐城派樹立了散文史的“正宗”的地位,體現了姚鼐的文學主張。這本集子很受人們喜愛,至今有很大的影響。

乾隆四十九年(1784),姚鼐辭去官職。他希望騰出時間來提倡桐城派主張,開始了他四十余年的講學生涯。姚鼐先后在江寧、揚州、徽州、安慶先后主持鍾山、梅花、紫陽、敬敷書院,“士子得以及門為幸”。他的門下有很多后來成為了桐城派的著名作家,如有名的姚門“四大弟子”梅曾亮、管同、方東樹、姚瑩,以及劉開等,他們使桐城派聲勢更高。有很多籍貫不是桐城的作家也自認為桐城派

嘉慶十五年(1815)九月十三日(10月15日),85歲的姚鼐卒于南京鐘山書院,歸葬桐城楊樹灣。此時的桐城派在古文上的地位已無可撼動。道光咸豐年間,桐城派在曾國藩及曾門弟子手中又呈一時之盛,一直延續到嚴復、林紓和新文學的誕生。 

主要成就

姚鼐與創始人方苞、劉大櫆并稱為“桐城三祖”,被盛譽為“中國古文第一人”、“中國古文的高峰” 。其在繼方、劉已有成就的基礎上提倡文章要“義理”、“考證"、“辭章”三者相

互為用。所謂“義理”就是程朱理學;“考證”就是對古代文獻、文義、字句的考據;“辭章”就是寫文章要講求文采。這些主張充實了散文的寫作內容,是對方苞“義法”,說的補充和發展。在美學上,提出用 “陽剛”、“陰柔”區別文章的風格。“陽剛”就是豪放,“陰柔"就 是婉約。兩大風格相互配合,.相互調劑,就產生出多樣的風格。 同時,又發展了劉大櫆的“擬古”主張,提出“神、理、氣、味、格、律、聲、色”為文章八要。學習古人,初步是掌握形式(格、律、聲、色),進而是重視精神(神、理、氣、味),才能達到高的境界。桐城派古文到了姚鼐形成完整的理論體系。姚鼐著有《惜抱軒全集》,所編《古文辭類纂》風行一時,有力地擴大了桐城派的影響。鼐對傳統文論的另一重大貢獻是提出富有創見性的“陰陽剛柔說”,這對我國古代散文審美理論和風格特征是一次重大突破。他認為,“天地之道,陰陽剛柔而已。文者天地之精英,而陰陽剛柔之發也。”文章陰陽剛柔的變化,乃是作者性格、氣質、品德的表現。鼐在發展前輩的文學思想上,用陰陽剛柔這個哲學概念來解釋文章風格的來源和散文的風格特點,其中包含著樸素的唯物論和辯證法思想。

姚鼐提出文章的核心在于“義理、考據、辭章”三者的統一,這有其時代的原因。姚鼐在乾隆年間走上文壇。清代的考據風氣也在這時開始盛行。人們稱這種考據的功夫為“漢學”,與之相對的是勢力較弱的“宋學”。學界多推崇漢學,對宋明理學比較厭棄,這往往導致文章的思想性降低。姚鼐不贊成排斥宋學的傾向,同時又針對漢學家、宋學家對文學的輕視態度,提出義理、考證、文章三者不可偏廢的主張。這成為桐城派古文理論的綱領。

“義理”,是指當時的理學思想,主要來自宋學;“考據”,是指文章要有實據,避免空泛,主要來自漢學;“辭章”,是指文章還要有結構、文字、音韻上的文學之美。姚鼐認為三者的統一才是最高最美的境界,“茍善用之,則皆足以相繼;茍不善用之,則或至于相害。”當然,三者有輕有重,考據要為義理服務。姚鼐想調和漢宋,融貫三者,認為作家能兼三者之長的為好作家。這種主張實際上成為了桐城派的文學綱領。姚鼐自己也身體力行,乾隆三十九年(1774),在朝廷任職的姚鼐來到山東,登上了東岳泰山,后來就有了著名的《登泰山記》一文。全篇僅數百字,內容十分豐富,是融考證與辭章的典范。文章從泰山南北的汶水、濟水寫起,內容涉及天門、岱祠等諸多古跡,辭章優美。如寫登上泰山之后“及既上,蒼山負雪,明燭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來如畫,而半山居霧若帶然。” 

“義理、考據、辭章”對當時和后世都影響巨大。一方面,姚鼐實際上是站在維護理學的立場上,企圖調和漢宋的爭論,兼采考據的長處,以考據充實理學的空疏,從而提高桐城派古文的價值。一方面,這一主張如果推而廣之,那麼可以看作是對文章基本的要求。在今天同樣有重要意義:“義理”要求言之有物,有思想性;“考據”要求立論扎實,有說服力;“辭章”要求字通句順,有藝術性。

姚鼐以宋儒之學為治學之本,故指斥考據的漢學家為舍本逐末;但他也不廢棄漢儒治經之長。姚鼐“為文高簡深古,尤近歐陽修、曾鞏,其論文根極于道德,而探源于經訓,至其淺深之際,有古人所未嘗言,鼐獨抉其微,發其蘊,論者以為詞近于方,理深于劉”(《清史稿·文苑·姚鼐傳》)。其為文“以神、韻為宗”(方宗誠《桐城文錄序》),形成一種迂徐深婉,一唱三嘆,而又耐人尋味,意蘊無窮的風格。近代學者章太炎謂之“謹”,劉師培稱之“豐韻”,都是對其文風的富于韻味、言簡意豐的高度評價。姚鼐的詩歌早年模仿明“七子

”學唐詩,晚年兼取宋人,格意俱高,在當時儼然為一大家,故后人稱“惜抱詩精深博大,足為正宗”(程秉劍《國朝名人集題詞》)。姚鼐的書法造詣很深,包世臣推鄧石如、劉石庵及姚鼐為清代書法之冠,將姚鼐的行草書列為妙品,故姚鼐非獨特文美,其翰墨亦為世重。鼐著有《九經說》19卷、《三傳補注》3卷、《老子章義》1卷、《莊子章義》10卷、《惜抱軒文集》16卷、《文后集》12卷、《詩集》10卷、《法帖題跋》1卷、《筆記》10卷、《書錄》4卷、《尺牘》10卷、《古文辭類纂》75卷、《五七言今體詩鈔》18卷。《登泰山記》是姚鼐的代表作,主要描繪泰山風雪初霽的壯麗景色。寫作特點:首先是以時間為順序,以游蹤為線索,依次記敘了作者游泰山的歷程和所見到的景色,剪裁得體,詳略分明。桐城派主張的“雅潔"和反對“冗辭”,從這里可見一斑。

軼事典故

乾隆二十八年(1763)進士,選庶吉士,改禮部主事,官刑部廣東司郎中,歷任山東、湖南鄉試考官、會試同考官,四庫館開,出任纂修官,曾撰寫書錄91篇,于道光十二年(1832)匯為《惜抱軒書錄》4卷,為其藏書跋尾題記之屬。有《惜抱軒四庫館校錄書題》1冊。歷主江寧、揚州等地書院凡40年。治學以經學為主,兼及子史、詩文,曾受業于劉大櫆,論者稱他辭近方苞,理深于劉大櫆,三人均為桐城籍,世稱“桐城派”。家有藏書樓名“惜抱軒”,藏古文、經、史、字畫居多,藏書印有“鼐”、“大季氏”、“惜抱軒藏書印”等。著有《惜抱軒文集》。選輯有《古今辭類纂》、《五七言今體詩抄》。 

代表作品

《登泰山記》泰山之陽,汶水西流;其陰,濟水東流。陽谷皆入汶,陰谷皆入濟。當其南北分者,古長城也。最高日觀峰,在長城南十五里。

余以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自京師乘風雪,歷齊河、長清,穿泰山西北谷,越長城之限,至于泰安。是月丁未,與知府朱孝純子潁由南麓登。四十五里,道皆砌石為磴,其級七千有余。泰山正南面有三谷。中谷繞泰安城下,酈道元所謂環水也。余始循以入,道少半,越中嶺,復循西谷,遂至其巔。古時登山,循東谷入,道有天門。東谷者,古謂之天門溪水,余所不至也。今所經中嶺及山巔崖限當道者,也皆謂之天門云。道中迷霧冰滑,磴幾不可登。及既上,蒼山負雪,明燭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徠如畫,而半山居霧若帶然。

戊申晦,五鼓,與子潁坐日觀亭,待日出。大風揚積雪擊面。亭東自足下皆云漫。稍見云中白若樗數十立者,山也。極天云一線異色,須臾成五采,日上正赤如丹,下有紅光動搖承之。或曰,此東海也。回視日觀以西峰,或得日,或否,絳駁色,而皆若僂。

亭西有岱祠,又有碧霞元君祠。皇帝行宮在碧霞元君祠東。是日,觀道中石刻,自唐顯慶以來,其遠古刻盡漫失。僻不當道者,皆不及往。

山多石,少土。石蒼黑色,多平方,少圓。少雜樹,多松,生石罅,皆平頂。冰雪,無瀑水。無鳥獸音跡。至日觀數里內無樹,而雪與人膝齊。

桐城姚鼐記。

――選自《四部叢刊》本《惜抱軒文集》

泰山的南面,汶水向西流去,泰山的北面,濟水往東流去。山南面的山谷里的水都流進汶水,山北面的山谷里的水都注入濟水。在陽谷和陰谷分界的地方,是古長城。最高的日觀峰,位于古長城南面十五里的地方。

我在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從京城冒著風雪起程,經過齊河縣、長清縣,穿過泰山西北部的山谷,越過古長城的界限,抵達泰安府。這個月的丁未那一天,我和知府朱孝純(子潁)一起從南面山腳登山。四十五里的山路全是用石板砌成的,臺階有七千多級。泰山正南面有三個山谷,中間山谷中的水繞過泰安城下,這就是酈道元所說的“環水”。我們開始順著中谷進去,路走了一小半,翻過中嶺,再順著西邊的山谷走,就到了山巔。古時候登泰山,沿著東面的山谷進去,路上有天門。東邊的那道山谷,古時候把它叫作天門溪水,我們沒有到達。這次經過中嶺到山頂,也有象門戶一樣的山崖橫立在路上,一般人都管它們叫天門。一路上云霧迷漫,有冰很滑,石級幾乎不能攀登。等到登上了山頂,只見深青色的山馱著白雪,明亮地照耀著南方的天空。遠望夕陽映照下的泰安城,汶水、徂徠山如同圖畫一樣,而半山腰里停留著的云霧象一條帶子似的。

戊申這天是月底,五更的時候,我和子潁一起坐在日觀亭上,等待著日出。大風卷起積雪撲打在臉上。日觀亭東面從腳下起全是迷漫的云霧。隱隱約約地看到在云霧中有幾十顆象白色的骰子一樣的東西站立著,那是一些山峰。在天的盡頭,云層中有一線奇特的色彩,片刻之間,變成了五光十色的彩霞,太陽升起,顏色純紅象p砂,底下有一片晃動的紅光托著它。有人說,這就是東海。回頭看日觀峰以西的山峰,有的被日光照著,有的沒有照著,有的紅,有的白,顏色錯雜,都象彎腰曲背的樣子。

日觀亭的西面有岱祠,還有碧霞元君祠。皇帝的行宮在碧霞元君祠的東面。這天,觀賞了沿途的各種石刻,都是唐高宗顯慶年間以后的,那些年代更久遠的石刻,全都磨滅缺損了。偏僻而不在路邊的石刻,都來不及去看。

泰山上石頭多,泥土少。石頭是青黑色的,大多方正有棱角,很少有圓形的。雜樹少,松樹多,生長在石縫里,都是平頂的。到處是冰雪,沒有瀑布,也沒有鳥獸的聲音和蹤跡。到日觀峰的幾里內沒有樹,而積雪深到人的膝蓋。

桐城人姚鼐記。 

查看更多>>



桐城三祖與桐城派以其文統的源遠流長、文論的博大精深、著述的豐厚清正而聞名,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占有顯赫地位。桐城派理論體系完善,創作特色鮮明,作家眾多,作品豐富,稱雄清代文壇長達200多年,在國內外都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