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二庭柱

趙國二庭柱指的是戰國時期趙國的廉頗和藺相如。兩人成為刎頸之交。其中兩人以完璧歸趙、負荊請罪等事件流傳千古。廉頗,戰國末期趙國的名將,與白起、王翦、李牧并稱“戰國四大名將”。藺相如是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兩人一文一武。

主要角色

藺相如

人物生平

繆賢舉薦

戰國時期,趙惠文王得到了楚國的和氏璧。秦昭王聽說了這件事,就派人給趙惠文王一封書信,表示愿意用十五座城交換這塊寶玉。趙惠文王同大將軍廉頗及大臣們商量:要是把寶玉給了秦國,秦國的城邑恐怕不可能得到,白白地受騙;要是不給呢,就怕秦軍馬上來攻打。怎么解決沒有確定,想找一個能派到秦國去回復的使者,沒能找到。 

宦者令繆賢說:“我的門客藺相如可以派去。”趙惠文王問:“你怎么知道他可以呢?”繆賢回答說:“為臣曾犯過罪,私下打算逃亡到燕國去,我的門客藺相如阻攔我,說:‘您怎么會了解燕王呢?’我對他說:‘我曾隨從大王在國境上與燕王會見,燕王私下握住我的手,說“愿意跟您交個朋友”。因此我就了解他了,所以想往他那里去。’藺相如對我說:‘趙國強,燕國弱,而您受寵于趙惠文王,所以燕王想要和您結交。現在您是逃出趙國奔到燕國,燕國怕趙國,這種形勢下燕王必定不敢收留您,而且還會把您捆綁起來送回趙國。您不如脫掉上衣,露出肩背,伏在斧刃之下請求治罪,這樣也許僥幸被赦免。’臣聽從了他的意見,大王也開恩赦免了為臣。為臣私下認為這人是個勇士,有智謀,派他出使很適宜。”

于是趙惠文王立即召見,問藺相如說:“秦昭王用十五座城請求交換我的和氏璧,能不能給他?”藺相如說:“秦國強,趙國弱,不能不答應它。”趙惠文王說:“得了我的寶璧,不給我城邑,怎么辦?”藺相如說:“秦國請求用城換璧,趙國如不答應,趙國理虧;趙國給了璧而秦國不給趙國城邑,秦國理虧。兩種對策衡量一下,寧可答應它,讓秦國來承擔理虧的責任。”趙惠文王說:“誰可以派為使臣?”藺相如說:“大王如果確實無人可派,臣愿捧護寶璧前往出使。城邑歸屬趙國了,就把寶璧留給秦國;城邑不能歸趙國,我一定把和氏璧完好地帶回趙國。”趙惠文王于是就派遣藺相如帶好和氏璧,西行入秦。 

完璧歸趙

秦昭王坐在章臺上接見藺相如,藺相如捧璧獻給秦昭王。秦昭王大喜,把寶璧給妻妾和左右侍從傳看,左右都高呼萬歲。藺相如看出秦昭王沒有用城邑給趙國抵償的意思,便走上前去說:“璧上有個小紅斑,讓我指給大王看。”

秦昭王把璧交給他,藺相如于是手持璧玉退后幾步站定,身體靠在柱子上,怒發沖冠,對秦昭王說:“大王想得到寶璧,派人送信給趙惠文王,趙惠文王召集全體大臣商議,大家都說:‘秦國貪得無厭,倚仗它的強大,想用空話得到寶璧,給我們的城邑恐怕是不能得到的。’商議的結果不想把寶璧給秦國。我認為平民百姓的交往尚且不互相欺騙,何況是大國呢!況且為了一塊璧玉的緣故就使強大的秦國不高興,也是不應該的。于是趙王齋戒了五天,派我捧著寶璧,在殿堂上恭敬地拜送國書。為什么要這樣呢?是尊重大國的威望以表示敬意呀。如今我來到貴國,大王卻在一般的臺觀接見我,禮節非常傲慢;得到寶璧后,傳給姬妾們觀看,這樣來戲弄我。我觀察大王沒有給趙王十五城的誠意,所以我又收回寶璧。大王如果一定要逼我,我的頭今天就同寶璧一起在柱子上撞碎!”藺相如手持寶璧,斜視庭柱,就要向庭柱上撞去。秦昭王怕他真把寶璧撞碎,便向他道歉,堅決請求他不要如此,并召來主管的官員查看地圖,指明從某地到某地的十五座城邑交割給趙國。

藺相如估計秦昭王不過用欺詐手段假裝給趙國城邑,實際上趙國是不可能得到的,于是就對秦昭王說:“和氏璧是天下公認的寶物,趙王懼怕貴國,不敢不奉獻出來。趙王送璧之前,齋戒了五天,如今大王也應齋戒五天,在殿堂上安排九賓大典,我才敢獻上寶璧。”秦昭王估量此事,畢竟不可強力奪取,于是就答應齋戒五天,請藺相如住在廣成賓館。藺相如估計秦昭王雖然答應齋戒,但必定背約不給城邑,便派他的隨從穿上粗麻布衣服,懷中藏好寶璧,從小路逃出,把寶璧送回趙國。 

秦昭王齋戒五天后,就在殿堂上安排了九賓大典,去請趙國使者藺相如。藺相如來到后,對秦昭王說:“秦國從穆公以來的二十幾位君主,從沒有一個堅守盟約的。我實在是怕被大王欺騙而對不起趙惠文王,所以派人帶著寶璧回去,從小路已到趙國了。況且秦強趙弱,大王派一位使臣到趙國,趙國立即就把寶璧送來。如今憑您秦國的強大,先把十五座城邑割讓給趙國,趙國怎么敢留下寶璧而得罪大王呢?我知道欺騙大王之罪應被誅殺,我情愿下油鍋被烹,只希望大王和各位大臣仔細考慮此事。”秦昭王和群臣面面相覷并有驚怪之聲。侍從有人要把藺相如拉下去,秦昭王趁機說:“如今殺了藺相如,終歸還是得不到寶璧,反而破壞了秦趙兩國的交情,不如趁此好好款待他,放他回到趙國,趙惠文王難道會為了一塊璧玉的緣故而欺騙秦國嗎!”最終還是在殿堂上接見藺相如,完成了大禮讓他回國。 

藺相如回國后,趙惠文王認為他是一位稱職的大夫,身為使臣不受諸侯的欺辱,于是封藺相如為上大夫。秦國沒有把城邑給趙國,趙國也始終不給秦國和氏璧。 

澠池會盟

公元前282年,秦國派大將白起攻取了趙國的兩塊地方。第二年,秦國又派兵攻占了趙國的石城;又過了一年,再向趙國進攻,兩國交戰,趙國損失了兩萬多軍隊,但秦軍的攻勢也被遏止了。 

公元前279年,秦昭王想和趙國講和,以便集中力量攻擊楚國,于是派使者到趙國,約趙惠文王在西河外的澠池見面,互修友好。

趙惠文王害怕秦國,想不去。廉頗、藺相如商議道:“大王如果不去,就顯得趙國既軟弱又膽小。”趙惠文王于是前往赴會,相如隨行。廉頗送到邊境,和趙惠文王訣別說:“大王此行,估計路程和會見禮儀結束,再加上返回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十天。如果三十天還沒回來,就請您允許我們立太子為王,以斷絕秦國的妄想。”趙惠文王同意這個意見,便去澠池與秦昭王會見。 

秦昭王飲到酒興正濃時,說:“寡人私下里聽說趙王愛好音樂,請您彈瑟吧!”趙惠文王就彈起瑟來。秦國的史官上前來寫道:“某年某為某日,秦王與趙王一起飲酒,令趙王彈瑟。”藺相如上前說:“趙王私下里聽說秦王擅長秦地土樂,請讓我給秦昭王捧上盆缶,以便互相娛樂。”秦昭王發怒,不答應。這時藺相如向前遞上瓦缶,并跪下請秦昭王演奏。秦昭王不肯擊缶,相如說:“在這五步之內,我藺相如要把脖頸里的血濺在大王身上了!”侍從們想要殺相如,藺相如圓睜雙眼大喝一聲,侍從們都嚇得倒退。

當時秦昭王不大高興,也只好敲了一下缶。相如回頭招呼趙國史官寫道:“某年某月某日,秦王為趙王敲缶。”秦國的大臣們說:“請你們用趙國的十五座城向秦昭王獻禮。”藺相如也說:“請你們用秦國的咸陽向趙惠文王獻禮。”秦昭王直到酒宴結束,始終也未能壓倒趙國。趙國原來也部署了大批軍隊來防備秦國,因而秦國也不敢有什么舉動。 

將相和

澠池會結束以后,由于藺相如功勞大,被封為上卿,位在廉頗之上。 

廉頗說:“我是趙國將軍,有攻城野戰的大功,而藺相如只不過靠能說會道立了點功,可是他的地位卻在我之上,況且相如本來是卑賤之人,我感到羞恥,在他下面我難以忍受。”并且揚言說:“我遇見相如,一定要羞辱他。”藺相如聽到后,不肯和他相會。藺相如每到上朝時,常常推說有病,

不愿和廉頗去爭位次的先后。沒過多久,相如外出,遠遠看到廉頗,相如就掉轉車子回避。 于是相如的門客就一起來直言進諫說:“我們所以離開親人來侍奉您,就是仰慕您高尚的節義呀。如今您與廉頗官位相同,廉將軍口出惡言,而您卻害怕躲避他,您怕得也太過分了,平庸的人尚且感到羞恥,何況是身為將相的人呢!我們這些人沒出息,請讓我們告辭吧!”

藺相如堅決地挽留他們,說:“諸位認為廉將軍和秦王相比誰厲害?”回答說:“廉將軍比不了秦王。”相如說:“以秦王的威勢,而我卻敢在朝廷上呵斥他,羞辱他的群臣,我藺相如雖然無能,難道會怕廉將軍嗎?但是我想到,強秦所以不敢對趙國用兵,就是因為有我們兩人在呀,如今兩虎相斗,勢必不能共存。我所以這樣忍讓,就是為了要把國家的急難擺在前面,而把個人的私怨放在后面。”廉頗聽說了這些話,就脫去上衣,露出上身,背著荊條,由賓客帶引,來到藺相如的門前請罪。他說:“我是個粗野卑賤的人,想不到將軍您是如此的寬厚啊!”二人終于相互交歡和好,成為生死與共的好友。 

阻用趙括

公元前266年,趙惠文王去世,太子趙孝成王即位。

公元前259年,秦軍與趙軍在長平對陣,那時趙奢已死,藺相如也已病危,趙孝成王派廉頗率兵攻打秦軍,秦軍幾次打敗趙軍,趙軍堅守營壘不出戰。秦軍屢次挑戰。廉頗置之不理。趙王聽信秦軍間諜散布的謠言。秦軍間諜說:“秦軍所厭惡忌諱的,就是怕馬服君趙奢的兒子趙括來做將軍。”趙孝成王因此就以趙括為將軍,取代了廉頗。藺相如說:“大王只憑名聲來任用趙括,就好像用膠把調弦的柱粘死再去彈瑟那樣不知變通。趙括只會讀他父親留下的書,不懂得靈活應變。”趙王不聽,還是命趙括為將。后來,趙括果然慘敗,四十萬趙軍被坑殺,趙國幾乎滅亡,幸得五國出兵相救,藺相如大約在這一個時期去世。 

歷史評價

繆賢:“其人勇士,有智謀。” 

司馬遷:“知死必勇,非死者難也,處死者難。方藺相如引璧睨柱,及叱秦王左右,勢不過誅,然士或怯懦。而不敢發。相如一奮其氣,威信敵國,退而讓頗,名重太山,其處智勇,可謂兼之矣!” 

劉向:“趙任藺相如,秦兵不敢出鄢陵;任唐睢,國獨特立。” 

《世說新語》:“廉頗、藺相如雖千載上死人,懔懔恒如有生氣。”

司馬貞:“清梠凜凜,壯氣熊熊。各竭誠義,遞為雌雄。和璧聘返,澠池好通。負荊知懼,屈節推工。” 

司馬光:“相如抗節不撓,視死如歸,卒欺秦王而歸璧于趙。”

黃義剛:”藺相如其始能勇于制秦,其終能和以待廉頗,可謂賢矣。但以義剛觀之,使相如能以待廉之術待秦,乃為善謀。蓋柔乃能制剛,弱乃能勝強。今乃欲以匹夫之勇,恃區區之趙而斗強秦。若秦奮其虎狼之威,將何以處之?今能使秦不加兵者,特幸而成事耳。“ 

陳普:“長年霜骨白皚皚,廉藺羞顏似濕灰。白起殺心如未謝,二家隨璧獻章臺。” 

徐鈞:“擊何分秦勝負,璧還不是趙存亡。最憐恃勇偏輕舉,直挾君王冒虎狼。” 

王世貞:“藺相如之獲全于璧也,天也。若其勁澠池,柔廉頗,則愈出而愈妙于用。所以能完趙者,天固曲全之哉!”

錢謙益:“危計難成五步間,置君虎口幸全還。世人莫笑三閭懦,不勸懷王會武關。” 

后世紀念

墓址

藺相如墓地位于山西省古縣東北約50公里處的藺子坪村,村南200米許,墓高約8米,圍約50余米;墓前有一石碑,其碑文歷千年歲月已不可辨,然其正而之“趙上卿藺相如墓”幾個大字猶十分清晰。

故里

據民國28年刊《邯鄲縣志》“地理志。古跡”載:“藺相如宅:在縣西南二十里。今其地名藺家河。”(臺灣成文出版社影印本239頁)。

《廣平府志》、《邯鄲縣志》、民間傳說及一九九五年由大名人士張建華先生主編的《邯鄲辭典》均有文字記述。村史悠久,沿襲至今,公元前279年已有文字記載,千古無可爭議之名相、戰國時期趙國名相藺相如生於斯。

又據《史記藺相如廉頗列傳》注:“藺相如墓:在邯鄲西南六里。”(中華書局,1972年版,第九冊,第2449頁)。又據《史記正義》載:“藺相如墓在邯鄲西南二十三里。”又據民國28年刊《邯鄲縣志》“地理志。古跡”載:“藺相如墓:距城西南三十五里。相傳有相如墓,已湮沒。”(臺灣成文出版社影印本239頁)。

據《安陽縣志》記載:“相村在水冶西南,戰國時藺相如故里,有碑文可考。世傳藺相如生于漸平崗村,后移此村,因以相名。”相村、漸平崗、崗西村,均為相府宅地。藺相如故居,在崗西村有一個樓院,原庭堂寬敞,秀麗豪華。崗西村正北大路,直通藺相如祖墳塋地,兩旁松柏成蔭,石人石馬石羊石象成對,前有殿宇靈堂,后有蓮花池塘,由玉帶石橋連接。但因年久失修,現僅存樓院房基,蓮花池也變成了蓮花地。崗西村西頭,還有藺氏祠堂,家譜是布帛掛軸,上面畫著藺相如彩色遺像,下面排列著后世宗室,現已近百代世孫。藺氏每家操辦喪事,都要到祠堂先燒箔焚香祭奠祖宗,然后才殯埋下葬,直到如今,仍然保留著古老的葬禮儀式。 

相關爭議

京劇中有一個著名的傳統劇目《將相和》,這里的“將”就是廉頗,這里的“相”自然就是藺相如了,于是,許多人就以為歷史上藺相如的官職就是宰相。其實,藺相如從來就沒有做過相。

戰國時代,趙國最高的官職稱為“相邦”,西漢司馬遷寫《史記》時,因為避漢高祖劉邦的名諱,改“邦”為“國”,從此“相邦”稱為“相國”,簡稱為“相”。《荀子·王霸》中說,相國是“百官之長”。在當時,相是整個官僚機構的首腦,是國王的輔弼,位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藺相如原來是趙國宦者令繆賢的舍人,出身低微。趙惠文王十六年(公元前283年),他因完璧歸趙,

被趙惠文王拜為上大夫。澠池會上,藺相如力挫強秦,為趙國保住了尊嚴,趙惠文王“以藺相如功大,拜為上卿,位在廉頗之右”。趙孝成王七年(公元前259年),“秦與趙兵相距長平,時趙奢已死,而藺相如病篤”。這是《史記》對藺相如的最后記載,可能不久他就病故了。從藺相如嶄露頭角到“病篤”,這期間并沒有過為相的記載,只知道他位在上卿,與趙奢、廉頗同列。 

《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載“平原君相趙惠文王及孝成王,三去相,三復位”。可見,趙惠文王的弟弟平原君趙勝才是趙國的相。平原君為趙相在藺相如當了上大夫之前,卒于孝成王十五年(公元前251年),在藺相如病篤之后。平原君“三去相,三復位”的“三”應該是實數。《史記·趙世家》記,趙惠文王“十四年,相國樂毅將趙、秦、韓、魏、燕攻齊,取靈丘”。《樂毅列傳》也說“以相國印授樂毅”。《史記·趙世家》又記,趙惠文王十八年(公元前281年)“魏冉來相趙”。又說“齊安平君田單將趙師而攻燕中陽,拔之。又攻韓注人,拔之。二年,惠文后卒。田單為相”。樂毅、魏冉、田單這三人全是“外國人”,授之相印都是一種臨時的政治手段,他們為趙相的時間都很短,實權仍在平原君趙勝的手中。以上所述證明,藺相如活動的時代內,平原君是趙國的相。即使在平原君“三去相”的時間內,為相的也不是藺相如。

相反,廉頗倒是當過相的。《史記·趙世家》載,趙孝成王十五年(公元前251年)“以尉文封相國廉頗為信平君”。《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也說“趙以尉文封廉頗為信平君,為假相國”。假,意為代理,暫時的。廉頗做的是代理之相,這時平原君剛死不久,由廉頗暫理國政。 

查看更多>>

廉頗

人物生平

破齊揚名

趙惠文王初年,東方六國以齊國最為強盛,齊國與秦國各為東西方強國。秦國欲東出擴大勢力,趙國首當其沖。為掃除障礙,秦王曾多次派兵進攻趙國。廉頗統領趙軍屢敗秦軍,迫使秦國改變策略,實行合縱,于趙惠文王十四年(公元前285年)在中陽(今山西中陽縣西)與趙相會講和。以聯合韓、燕、魏、趙四國之師共同討伐齊國,大敗齊軍。其中,廉頗于趙惠文王十六年(公元前283年)帶趙軍伐齊,長驅深入齊境,攻取陽晉,威震諸侯,廉頗班師回朝,官拜上卿(上卿為當時高級爵位)。 

負荊請罪

趙惠文王十六年(公元前283年),趙國得到和氏璧,秦國提出愿以十五城換之,趙國派藺相如出使秦國,藺相如僅僅是宦官繆賢門下的“舍人”。經繆賢向惠文王薦舉,身攜“和氏璧”,充當趙使入秦。藺相如以他的大智大勇完璧歸趙,取得了對秦外交的勝利。

其后秦伐趙,占領了石城。公元前280年秦國再次攻打趙國,殺了二萬趙軍。這時秦王欲與趙王在澠池會盟言和(今河南澠池縣西),趙王非常害怕,不愿前往。廉頗和藺相如商量認為趙王應該前往,以顯示趙國的堅強和趙王的果敢。趙王與藺相如同往,廉頗相送,而未達到低洼大與趙王分別時說:“大王這次行期不過三十天,若三十天不還,請立太子為王,以斷絕秦國要挾趙國的希望。” 廉頗的大將風度與周密安排,壯了趙王的行色,同時由于相如澠池會上不卑不亢的與秦王周旋,毫不示弱地回擊了秦王施展的種種手段,不僅為趙國挽回了聲譽,而且對秦王和群臣產生震懾。最終使得趙王平安歸來。

澠池會結束以后,由于藺相如功勞大,被封為上卿,位在廉頗之上。

廉頗說:“我是趙國將軍,有攻城野戰的大功,而藺相如只不過靠能說會道立了點功,可是他的地位卻在我之上,況且藺相如本來是個平民,我感到羞恥,在他下面我難以忍受。”并且揚言說:“我遇見相如,一定要羞辱他。”相如聽到后,不肯和他相會。相如每到上朝時,常常推說有病,不愿和廉頗去爭位次的先后。沒過多久,相如外出,遠遠看到廉頗,相如就掉轉車子回避。 

于是藺相如的門客就一起來直言進諫說:“我們所以離開親人來侍奉您,就是仰慕您高尚的節義呀。如今您與廉頗官位相同,廉將軍口出惡言,而您卻害怕躲避他,您怕得也太過分了,平庸的人尚且感到羞恥,何況是身為將相的人呢!我們這些人沒出息,請讓我們告辭吧!”藺相如堅決地挽留他們,說:“諸位認為廉將軍和秦王相比誰厲害?”回答說:“廉將軍比不了秦王。”相如說:“以秦王的威勢,而我卻敢在朝廷上呵斥他,羞辱他的群臣,我藺相如雖然無能,難道會怕廉將軍嗎?但是我想到,強大的秦國之所以不敢攻打趙國,就是因為有我和廉將軍在呀,如今兩虎相斗,勢必不能共存。我所以這樣忍讓,就是為了要把國家的急難擺在前面,而把個人的私怨放在后面。” 

廉頗聽說了這些話,就脫去上衣,露出上身,背著荊條,由賓客帶引,來到藺相如的門前請罪。他說:“我是個粗野卑賤的人,想不到將軍您是如此的寬厚啊!”二人終于相互交歡和好,成為生死與共的好友。 

轉戰四方

公元前279年,廉頗向東攻打齊國,破其一軍。

公元前276年,廉頗攻魏,陷防陵(今河南安陽南二十里),安陽城(今河南安陽縣西南四十三里)。正是由于廉、藺和好,使得趙國內部團結一致,盡心報國,使趙國一度強盛,成為東方諸侯阻擋秦國東進的屏障。公元前269年,秦昭襄王不滿趙惠文王違背盟約,出兵悍然攻趙地閼與(今山西和順)。趙將趙奢率兵增援閼與,大破。不甘失敗的秦王又發兵攻趙地幾(今河北大名),廉頗救幾,再破秦軍。此后強秦長期不敢攻趙。

長平之戰

公元前266年,趙惠文王卒,孝成王立。這時,秦國采取應侯范雎“遠交近攻”的謀略,一邊跟齊國、楚國交好,一邊攻打臨近的小國。

公元前262年,秦國進攻韓地上黨。上黨的韓國守軍孤立無援,太守馮亭便將上黨獻給了趙國。于是,秦趙之間圍繞著爭奪上黨地區發生了戰爭。這時,名將趙奢已死,藺相如病重,執掌軍事事務的只有廉頗。于是,趙孝成王命廉頗統帥20萬趙軍阻秦軍于長平(今山西高平縣西北)(參見長平之戰)。

當時,秦軍幾次打敗趙軍,已南取野王(今河南沁陽),北略上黨(今山西中部地區),切斷了長平南北聯系,士氣正盛,而趙軍長途跋涉而至,不僅兵力處于劣勢,態勢上也處于被動不利的地位。面對這一情況,廉頗正確地采取了筑壘固守,疲憊敵軍,相機攻敵的作戰方針。他命令趙軍憑借山險,筑起森嚴壁壘。盡管秦軍數次挑戰,廉頗總是嚴束部眾,堅壁不出。同時,他把上黨地區的民眾集中起來,一面從事戰場運輸,一面投入筑壘抗秦的工作。趙軍森嚴壁壘,秦軍求戰不得,無計可施,銳氣漸失。廉頗用兵持重,固壘堅守三年,意在挫敗秦軍速勝之謀。

秦國看速勝不行,便使反間計,讓趙王相信秦國最擔心、最害怕的是用趙括替代廉頗。趙王求勝心切,終于中了反間計,認為廉頗怯戰,強行罷廉頗職,用趙括為將。雖然趙括母親力諫,指出只知紙上談兵的趙括不適合擔此重任,但趙王不聽,任用趙括為將軍。趙括代替了廉頗的職務后,完全改變了廉頗制定的戰略部署,撤換了許多軍官。秦國見使用趙括為將,便暗中啟用武安君白起率兵攻趙。大敗趙括軍于長平,射殺趙括,坑趙兵四十余萬。

第二年,秦軍包圍了邯鄲,達一年多時間,趙國幾近滅亡,全靠楚、魏兩國軍隊來救助,才得以解除邯鄲的包圍。 

破燕敗魏

燕以趙大傷于長平,以丞相栗腹為將,針對趙國“壯者盡于長平,其孤未壯”的狀況,于公元前251年舉兵攻趙,趙孝成王令上卿廉頗、樂乘統兵13萬前往抗擊。廉頗分析燕軍的來勢后認為,燕軍雖然人多勢眾,但驕傲輕敵,加之長途跋涉,人馬困乏,遂決定采用各個擊破的方略。令樂乘率軍5萬堅守代,吸引攻代燕軍不能南下援救,自率軍8萬迎擊燕軍主力于鄗。趙軍同仇敵愾,決心保衛國土,個個奮勇沖殺,大敗燕軍,斬殺其主將栗腹。攻代燕軍聞聽攻鄙軍大敗,主帥被殺,軍心動搖。樂乘率趙軍趁機發起攻擊,迅速取勝,俘慶秦。兩路燕軍敗退。廉頗率軍追擊500里,直入燕境,進圍燕都薊(今北京城西南)。燕王只好割讓5座城邑求和,趙軍始解圍退還。戰后,趙王封廉頗為信平君,任代理相國。 

此戰趙軍在名將廉頗的指揮下,利用燕軍輕敵、疲勞,趙軍則同仇敵愾,對來范之敵予以痛擊,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

廉頗任相國前后約六七年,多次擊退入侵敵軍,并伺機出擊。公元前245年,帶兵攻取了魏地繁陽(今河南內黃縣西北)。

廉頗從長平免職回家,失去權勢的時候,原來的門客都離開了。等到再被重用當將軍,門客們又都聚攏上來。廉頗很是感慨,要他們退去,門客告訴他:“這沒什么奇怪。是以市場上的買賣方式交朋友,您有權勢,我們就跟隨您,您沒有權勢,我們就離開,這本是買賣常理。又有什么埋怨的呢?” 

投魏奔楚

公元前245年,趙孝成王去世,其子趙悼襄王繼位。襄王聽信了奸臣郭開的讒言,解除了廉頗的軍職,派樂乘代替廉頗。廉頗因受排擠而發怒,攻打樂乘,樂乘逃走。廉頗于是離趙投奔魏國大梁(今河南省開封市)。 廉頗去大梁住了很久,魏王雖然收留了他,卻并不信任和重用他。趙國因為多次被秦軍圍困,趙王想再任用廉頗,廉頗也想再被趙國任用。趙王派遣使者宦官唐玖去帶著一副名貴的盔甲和四匹快馬到大梁去慰問廉頗,看廉頗還是否可用。廉頗的仇人郭開卻唯恐廉頗再得勢,暗中給了唐玖很多金錢,讓他說廉頗的壞話。趙國使者見到廉頗以后,廉頗在他面前一頓飯吃了一斗米,十斤肉,還披甲上馬,表示自己還可有用。但使者回來向趙王報告說:“廉將軍雖然老了,但飯量還很好,可是和我坐在一起,不多時就拉了三次屎。”趙王認為廉頗老了,就沒任用他,廉頗也就沒再得到為國報效的機會。 

楚國聽說廉頗在魏國,就暗中派人迎接他入楚。廉頗擔任楚將后,沒有建立什么功勞。他說:“我思用趙人。”但趙國終究未能重新啟用他,致使廉頗,抑郁不樂,最終死在楚國的壽春(今安徽省壽縣),年約八十五。 十幾年后,趙國被秦國滅亡(參見秦滅趙之戰)。

歷史評價

趙勝:“廉頗為人勇騺而愛士;知難而忍恥,與之野戰則不如,持守足以當之。” 

劉恒:“嗟乎!吾獨不得廉頗、李牧,時為吾將,吾豈憂匈奴哉!”

馮唐:“天下之將,獨有廉頗李牧耳。”

賈誼:“吳起、孫臏、帶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頗、趙奢之倫制其兵。”

司馬遷:“廉頗者,趙之良將也。以勇氣聞於諸侯。” 

谷永:“趙有廉頗、馬服,強秦不敢窺兵井陘。” 

《世說新語》:“廉頗、藺相如雖千載上死人,懔懔恒如有生氣。”

司馬貞:“清梠凜凜,壯氣熊熊。各竭誠義,遞為雌雄。和璧聘返,澠池好通。負荊知懼,屈節推工。安邊定策,頗、牧之功。” 

劉克莊:“浪說三遺矢,猶堪一據鞍。君王不自試,耳目信人難。” 

邵雍:“廉頗白起善用兵,蘇秦張儀善縱橫。” 

徐鈞:“遺矢讒言棄老成,肉多飯健尚精神。可憐一點狐丘志,到死猶能用趙臣。” 

陳普:“長年霜骨白皚皚,廉藺羞顏似濕灰。白起殺心如未謝,二家隨璧獻章臺。” 

李曾伯:“在楚猶在趙,始終同一頗。晚年猶矍鑠,勁氣肯消磨。” 

陳元靚:“趙用廉君,咸陽畏鄰。及罷推轂,誰能抗秦。盛衰在運,興替由人。房陵流落,為聽讒臣。” 

程登吉:“漢武內多欲而外施仁義,廉頗先國難而后私仇。” 

王夫之:“有良將而不用,趙黜廉頗而亡,燕疑樂毅而僨。”

后世地位

唐朝建中三年(公元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并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趙信平君廉頗”。 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只有:孫臏、田單、趙奢、李牧、王翦而已。

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廉頗。

軼事典故

三村名

話說趙王誤中秦國反間之計,起用紙上談兵的趙括為帥,替代廉頗。廉頗告訴趙括:“秦軍千里奔襲,利在速戰,應以守為主”,并以“守勢圖”相托。不料趙括卻冷眼相待,廉頗大怒之下,交出帥印,離開大營,騎馬馳奔,要回邯鄲。路過一村,百姓跪拜,這才發現自己仍然頭戴帥盔,身披鎧甲,足蹬戰靴,覺得自己已經卸職,無披掛必要,便把這三件東西脫在這里,人們為懷念這件事便把這個村叫三甲村。

廉頗越走越不放心,他覺得趙括驕傲自大,輕敵麻痹,若輕率出擊,必遭慘敗。再加上趙軍戰士和百姓的挽留,心理就猶豫起來,一會兒覺得自己已經卸職,干脆走了吧;一會兒又覺得長平戰事,非同兒戲,四十萬生靈乃趙國元氣,是走,是留,他拿不定主意,在一個村邊徘徊猶豫了好長時間,直到邯鄲發來詔書催他回朝,這才哀嘆一聲離去。因此,百姓就把這個村叫徘徊村。

雖然詔書催發,去意已定,但沿途百姓仍攔路乞留。百姓為啥能認出他來,除了廉頗的白發白須外,最顯著的就是他騎的那匹體格高大,渾身雪白的玉兔賽風駒。廉頗為了擺脫窘境,經一村時,忍痛換掉了他的寶馬良駒,百姓就把這個村叫換馬村。

趙軍運沙

趙國為抗擊秦軍,派大將廉頗屯兵長平,在今高平市米山村西北的摩天嶺駐重兵。一日廉頗到摩天嶺察看陣地。發現山腰有大量黃沙,為迷惑秦軍,便令士卒用牛皮和葦席,在山中修起一座座“糧倉”。又暗令士卒于夜間拉運黃沙,裝入倉中。秦兵見趙軍軍糧積如山,不敢輕易來犯,直到長平之戰趙軍大敗后,秦軍來起運糧食時,才發現倉中裝的全是黃沙。后人便將此山稱為大糧山,把摩天嶺改稱營防嶺。今存“廉頗屯”址。

巧計退秦軍

秦趙交兵,秦國探知趙國糧草不豐、人心不穩,便派大將白起率大軍來攻趙國都城邯鄲,趙王速派名將廉頗帶兵迎敵。

老將廉頗出邯鄲西門,來到離城50里的一座小山下安營扎寨。這里南靠鼓山,北臨洺水,是秦軍進攻邯鄲的必經之路。傍晚,他令士兵把軍中的糧食盛到布袋里,都擺到小山上,派人嚴密看守,然后四處貼下告示:糧草重地,任何人不得靠近,違令者斬。

第二天,白起率大軍攻入武安境內,忽然探子來報:“往東二十里,發現趙軍糧營,大將廉頗帶重兵把守。”白起聽了將信將疑,親自前去察看。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兒把他從馬上驚下來,只見趙軍營中糧食一袋袋、一層層堆積如山,下面軍營,大帳連阡,號旗嚴整。于是仰天嘆息道:“趙軍糧足兵精,天不助我也!”急忙下令退兵。

從此,這座無名小山,就稱作粟山了。后人還在半山腰立一塊石碑,以詩文形式記述了這件事。

一簍油水餃

一簍油水餃是河北邯鄲趙國風味小吃,歷史悠久,相傳創制人王一香早年與父在趙國南門外開一肉包鋪。有一天,趙國大將廉頗武靈叢臺點兵路過南門外時,遙遠聞著肉包香味,廉頗聞著香味趕到肉包鋪店,見食客嘗在嘴里,贏得了食客的好評,生意大為單位很好。當廉頗購買包子時,包子已賣完。廉頗說到:“你的案板上的不是包子?”王小兒說:“那是生的,還得蒸。”廉頗說:“那得幾個時辰?”王小兒說:“不到一個時辰。”廉頗一聽心急了,就將案板上的包子統統扔進開水鍋里,不到一會兒,鍋里的包子全部漂起來了。王小兒一聽是廉頗大將軍就毛了,趕緊把煮熟的水包端上,廉頗吃完后連聲叫好:“真是一咬一口油,真香”。從此,王一香就把包子鋪改為“一口油”水包館,生意更加紅火。李氏后人繼承了“一口油”的精心制作,成品汁液豐富,包裹餡心,吃時流油,后在北宋年間改為“一簍油”,傳至至今。 

墓址爭議

《史記》中記載廉頗葬地,只寫了那么一句“卒死于壽春”,但是葬于何處一直存在爭議。

明隆慶《趙州志》記載:“廉頗墓在州東郭里村”。清光緒《趙州志·墓域》亦載:“趙信平君廉頗墓,在州東楊家郭村東”。除此之外,尚有在“壽州(安徽壽春)北四里”說;在邯鄲“縣西南故城中”說;在邢臺“清河西三十里”說;在磁縣“北五十里趙拔莊”說等。

廉頗墓,位于今壽縣八公山紀家郢放牛山之西南坡,俗稱“頗古堆”,距縣城7.5公里。古堆高約20米,周約30米,基有條石壘砌。背東靠山,面西平原,里許便是淮河。廉頗墓是安徽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查看更多>>



唐德宗時將廉頗等歷史上六十四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于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成王廟六十四將。宋徽宗時追尊廉頗為臨城伯,位列宋武廟七十二將之一。

京劇中有一個著名的傳統劇目《將相和》,這里的“將”就是廉頗,這里的“相”自然就是藺相如了,于是,許多人就以為歷史上藺相如的官職就是宰相。其實,藺相如從來就沒有做過相。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