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二張

江東二張是指三國時期東吳名士張昭和張纮二人。《三國志》雖記載了二人同為東吳重臣,但并未直接提出“二張”的說法,甚至二人也并未同傳,張昭位列吳書七之首,張纮位列吳書八之首。“江東二張”的說法更多的是出自《三國演義》。

主要角色

張昭

人物生平

有名于時

張昭年少時便好學,擅長隸書,隨白侯子安學習《左氏春秋》,與瑯琊人趙昱、東海人王朗一道聞名又互為友好。張昭成年后曾被舉薦為孝廉,但他推辭沒有接受,與王朗一起討論以往君王避諱之事(《宜為舊君諱論》 ),州里才士陳琳等對他頗為稱賞。徐州刺史陶謙慕名察舉他為茂才,被張昭拒絕。陶謙認為張昭輕視他,因此將張昭監禁。后經好友趙昱援救才被釋放。即使這樣,在陶謙病逝后,張昭還是為他寫了悼文(《徐州刺史陶謙哀辭》 )。 

舉輔孫氏

東漢末年,中原動亂,張昭隨其他難民逃到江南,受到孫策的重用,官拜長史和撫軍中郎將,同他一道登堂拜見張昭的母親,像同輩的密友一樣。孫策的領地上幾乎所有重要的事務都由張昭經手,他為孫策打平江東做出了很大貢獻。因而他深受北方士大夫的敬重,在他們的書信中多有稱贊張昭的言辭。對此,孫策非但沒有猜疑,反而瀟灑地說:“當年管仲為齊國國相,齊桓公開口仲父、閉口仲父,而他則稱霸諸侯為天下所尊崇。如今子布賢明,我能重用,他的功名難道不為我所有嗎?”這足可看出張昭在孫策心中的地位如同管仲在齊桓公心中的地位一樣重要。 

當時劉表想要親自寫信給孫策,寫完后先給禰衡看,禰衡看完后譏笑劉表,說道:“像這樣是想要讓孫策帳下的孩童讀嗎,還是想要讓張子布看到?” 由此可見,就連一向狂傲的禰衡,都認同張昭的才華。

建安五年(200年),孫策臨終前將弟弟孫權托付給張昭。孫策囑咐張昭說:“若仲謀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復不克捷,緩步西歸,亦無所慮。” 當時孫權年少,孫權之母吳夫人擔心他不能成事,便引見張昭、董襲等人,詢間江東能否保得住,董襲回答說:“江東地理形勢,有山川險阻可以憑固,而討逆將軍為賢明的州牧,對百姓有過恩德。討虜將軍承襲基業,上下齊心聽令效力,張昭秉政掌管大事,我董襲等人做為爪牙,這正是據有地利、人和的時候,絕無什么可憂慮的!” 

孫策去世后,張昭即向朝廷上表,又給各屬縣發公文,對江東的內外將校則令他們各守其職。當時孫權非常悲傷,張昭勸孫權說:“作為繼承人,重要的是能繼承先輩的遺業,使它昌大興隆,以建立偉大的功業。如今天下動蕩不安,盜賊占山蜂起,孝廉你怎么能臥床哀傷,與常人那樣去放縱個人的感情呢?”他親自扶孫權上馬,列兵而出,然后眾人才服從了孫權。 

在孫權最初掌管江東時,因根基未穩,導致一些不服的人勾結在一起,謀圖造反。而張昭輔佐孫權安撫百姓,地方的長吏及羈旅之人,也得到重用而安定下來。孫權每次出征,都留張昭鎮守后方,總領府署的事務。后來黃巾余黨起兵,張昭率軍將其討平。孫權征合肥時,命張昭另外率部攻討匡琦。又命張昭督統諸將,攻破豫章賊帥周鳳等人于南城。張昭自此以后就很少領兵,經常在孫權左右任謀臣。 

孫權因為張昭是舊臣,因此格外厚待。依然任其為長史。 張昭在孫權面前敢于說出自己的意見,往往指責孫權做得不對的地方,對于孫權有良性的作用。

建安十二年(207年),甘寧投奔孫權后,立即向孫權獻計討伐江夏太守黃祖,當時張昭在座,對甘寧的意見不以為然。他說:“江東自身危急,如果軍隊真的西征,恐怕必然導致國內大亂。”甘寧不客氣地反駁:“國家將蕭何那樣的重任交給閣下,而您卻留守擔心出亂子,用什么來追慕古人呢?”孫權見二人爭執,就舉杯向甘寧勸酒,并說:“興霸,今年即出征西進,如同這杯酒,我決定把它拜托給你了。你盡管勉力提出作戰方略,使我們一定能打敗黃祖,如此就是你立了大功,何必計較張長史的話呢?” 

力主言和

周繼偉飾演的張昭建安十三年(208年),赤壁之戰爆發前夕,當時曹操寫信給孫權。孫權把書信給部屬們看,眾人無不驚惶失色。張昭等人說:“曹操是豺狼虎豹,挾持天子以征討四方,動輒以朝廷的名義來發布命令。今天我們如果進行抗拒,就更顯得名不正而言不順。況且將軍可以抵抗曹操的,是依靠長江天險。現在,曹操占有荊州的土地,劉表所訓練的水軍,包括數以千計的蒙沖戰船,已由曹操接管,曹操計全部船只沿長江而下,再加上步兵,水陸并進。這樣,長江天險已由曹操與我們共有,而雙方勢力的眾寡又不能相提并論。因此,依我們的愚見,最好是迎接曹操,投降朝廷。”但在周瑜、魯肅等人的勸說下,孫權與劉備聯合,反倒擊退了曹操大軍。 同年十二月,孫權親自率軍包圍合肥,派張昭率軍攻打九江郡所屬的當涂,但未能攻克。 

江東之望

建安十四年(209年),劉備表奏孫權為車騎將軍,張昭任軍師。孫權每次打獵,經常騎馬射虎,老虎常常往前撲到馬鞍上。張昭因此改變臉色上前說道:“您用什么抵擋它?為人君者,應該能駕御英雄,驅使群賢,豈能馳逐于原野,驍勇于猛獸?如果一旦有個好歹,不怕被天下恥笑?”孫權向張昭道歉道:“年少慮事不遠,此事有愧于您。”但是仍然不能控制自已,于是做射虎車,車中不設蓋,有一人駕駛,自己在里面射獸。當時有脫群的野獸撲向他的車,但孫權每次都親手搏斗以此為樂。張昭盡管苦諫,孫權卻常笑而不答。 

建安十七年(212年),阮瑀在《為曹公與孫權書》中寫道:“若能內取子布,外擊劉備,以效赤心,用復前好,則江表之任,長以相付,高位重爵,坦然可觀。”當時周瑜已去世,而劉備已入蜀,曹操臨濡須。此時作為曹操的喉舌阮瑀就寫了這個笑里藏刀拉攏孫權的信,可是這信里要孫權除掉的兩個人,一為劉備,另一個就是張昭。

黃初二年(221年),魏文帝曹丕遣使者邢貞封孫權為吳王。刑貞入門,不下車。張昭對邢貞說道:“禮節沒有不恭敬的,故此法律也沒有不施行這一點。而你膽敢妄自尊大,難道是認為江東勢弱,連一把用來執法行刑的小刀也沒有嗎?”邢貞慌忙下車。之后,張昭被任命為綏遠將軍,封由拳侯。 

不久,張昭又與孫邵、滕胤、鄭禮等人,根據周朝、漢朝的制度,撰定了臨朝的典禮。 

后來,孫權再次遣使稱臣于魏時,提到要派孫邵、張昭隨其子孫登一同入侍為質,曹丕因此相信了孫權。 由此可見,張昭即使在赤壁之戰后,不管從聲望地位等多方面還是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孫權在武昌時在釣臺飲酒大醉,讓人用水灑向群臣說:“今日酣飲,只有醉后落入水中,才能停止。”張昭正色不言,外出坐于車中。孫權遣人呼張昭還,對他說:“大家一起高興,您又何必發怒?”張昭回答:“以前紂王作糟丘酒池一夜宴飲,當時也以為只是高興而已,不認為有什么不對。”孫權默然而感到慚愧,于是罷酒。 

然而,當孫權設立丞相時,很多人提名張昭來擔任,可孫權推托說:“現在事多,丞相責任很重,這不是優崇他的舉措。”于是任命孫邵任丞相。孫邵去世后,大家又提出讓張昭擔任丞相,孫權這才說出一部分的真實原因:“孤怎么是對子布吝嗇呢,只是考慮到丞相的事務繁雜,而他性情剛烈,他的話要是沒有被聽從采納,就會產生怨忿詰難,這對他并無益處。”于是任命顧雍為丞相。 

黃龍元年(229年),孫權稱帝,大會百官,歸功于周瑜。張昭舉杯想要褒贊功德,未但還沒說,孫權就說:“如果聽從張公您的話,現在已經要乞討食物了。”張昭非常慚愧,伏在地上流汗(三國志集解》引王懋竑說認為孫權一向敬畏張昭,不大可能會這樣說,而張昭性格剛直,也不會因為一句話就伏地流汗 ;但盧弼對王懋竑說持反對態度 )。 

老而彌辣

申杰飾演的張昭不久,張昭稱老退位,上交了自己統領的部屬,被改拜為輔吳將軍,地位僅次于三公(丞相),改封婁侯,食邑萬戶。他退居無事后為《左傳》和《論語》寫注解。 

張昭每次朝見,都辭氣壯厲,義形于色,曾經因為直言逆旨,而不進見。后來蜀漢的使者抵達,稱贊本國的德業,群臣中竟沒有一人能讓他屈服,孫權嘆息道:“如果張公在坐的話,他不屈服也會意撓,怎么還能自夸呢!”隔日,派使者勞問,想要請見張昭。 張昭到達后,避席道歉,孫權跪著阻止。張昭坐定后,仰頭說道:“當初太后(指孫堅吳夫人)、桓王(指孫策)不把老臣交給陛下,而把陛下交給老臣,所以臣思盡臣節想要報答厚恩,但臣見識思慮淺短,違逆陛下圣明的意旨,自己認為死后必將尸骸永遠丟棄在溝壑中,不料又蒙召見,得以報效陛下于朝廷。然而臣這顆愚暗的心用來服事國家,志在忠貞不移,死而后已。假如說要臣改變思想,以求得世間的尊榮和陛下的歡心,這一點為臣是絕對做不到的!”孫權為此向他道歉。 

嘉禾元年(232年)十月,公孫淵在遼東反魏,向孫吳稱臣以為外應。張昭勸諫道:“公孫淵背叛魏國而懼怕其征討,所以才遠來求援,這不是他的本意。如果公孫淵改變意圖,想要自我表白于魏,那兩位使者就回不來,這難道不會讓天下取笑嗎?”孫權與其反覆爭辯,張昭勸諫之意越來越懇切。孫權不能忍受,抓著刀憤怒地說:“吳國的士人入宮就拜朕,出宮則拜您,朕對您的敬重,已經到了極點了,但您數次在眾人中折辱朕,朕害怕自己失手傷害您。”張昭注視孫權良久才說道:“臣雖然知道自己的話不會被聽從,但每次想要竭盡愚忠的原因,是因為當初太后臨終的時候,呼喚老臣在床下,遺詔顧命的話如今還在耳旁啊!”說完后涕泣橫流。孫權也擲刀于地,與張昭對泣。 

但孫權還是遣使前往遼東,張昭憤恨自己的話不被采納,于是退居不朝,孫權在盛怒之下,命令用土封住張昭的家門,來表示他永遠不必出門了。張昭也用土從門內將門堵住,以表示他也永遠不打算出門了。結果公孫淵出賣東吳,殺了孫權派到遼東去的使者張彌和許晏。這時孫權后悔,數次派人請張昭上朝無果,又不愿道歉示弱。他下令用火燒張昭的家門,以此逼張昭出門。但這方法也沒嚇倒張昭,因此孫權只好又下令將火又撲熄。最后孫權在張昭家門前久站不去,張昭才在兒子的攙扶下,出門與孫權和解。 

簡樸入葬

嘉禾五年(236年)三月 (建康實錄》作七月),張昭去世,享年八十一歲。他遺令喪事從簡,入棺材都沒有更換衣服。孫權身著素服前往吊唁,謚號文侯 ,以太牢禮儀祭祀(《建康實錄》作文成侯) 。張昭長子張承已因功封都鄉侯,由次子張休世襲婁侯爵位。 

主要成就

政治

張昭畫像、游戲形象張昭作為輔佐孫策、孫權兩代的重臣,對于江東的穩定起了重要的作用,一直施行著“穩定豪強”政策。在孫權初即位、四方叛亂迭起之時,張昭與江東諸將盡力輔佐孫權,使得局勢趨于安定。在吳夫人擔憂孫權年幼,江東不穩時,董襲就說過:“討虜承基,大小用命,張昭秉眾事,襲等為爪牙,此地利人和之時也,萬無所憂。” 孫權對群臣大多直接稱呼其字,唯獨稱呼張昭為張公,稱張纮為東部,可見孫權對二人的器重。 

文學

張昭精通儒學,晚年在家無事即為《左傳》及《論語》做注(今皆佚失)。孫權希望太子孫登熟讀《漢書》,也命其子張休先向張昭學習,再回宮轉授孫登。 建安七子之一的陳琳著有《武庫賦》,張纮讀后寫信稱贊陳琳的文才。陳琳卻說與張纮及張昭兩人相比,是小巫見大巫。 

《全三國文》又收錄有其作品《宜為舊君諱論》及《徐州刺史陶謙哀辭》。 

書法

張昭善隸書,  其書法作品今無存。唐代書法家張懷瓘在《書估》中將其書法列為第三等。

歷代評價

王朗:張子布,民之望也,北面而相呼? 

陳琳:自仆在河北,與天下隔,此間率少于文章,易為雄伯,故使仆受此過差之譚,非其實也。今景興在此,足下與子布在彼,所謂小巫見大巫,神氣盡矣。 

曹丕:彼二人皆權股肱心腹也。 

孫權:①孤豈為子布有愛乎?領丞相事煩,而此公性剛,所言不從,怨咎將興,非所以益之也。②使張公在坐,彼不折則廢,安復自夸乎?③吳國士人入宮則拜孤,出宮則拜君,孤之敬君,亦為至矣,而數于眾中折孤,孤嘗恐失計。④孤與張公言,不敢妄也。” 

陸機《辨亡論》:①誅叛柔服而江外厎定,飭法修師而威德翕赫,賓禮名賢而張昭為之雄,交御豪俊而周瑜為之杰。彼二君子,皆弘敏而多奇,雅達而聰哲,故同方者以類附,等契者以氣集,而江東蓋多士矣。②故豪彥尋聲而響臻,志士希光而影騖,異人輻輳,猛士如林。于是張昭為師傅;周瑜、陸公、魯肅、呂蒙之疇入為腹心,出作股肱。 

《典略》:其人信一時之良干,恨其不于嵩岳等資,而乃播殖于會稽。 

陳壽《三國志》:張昭受遺輔佐,功勛克舉,忠謇方直,動不為己;而以嚴見憚,以高見外,既不處宰相,又不登師保,從容閭巷,養老而已,以此明權之不及策也。 

陸云《張二侯頌》:①輔吳將軍文侯,遭季末云擾,遂避難于東。有吳之興,實為謀主。桓王即世,援建太祖。知命審于將萌,先識鏡于未兆。遂作上將,輔成王業。立朝無不易之方,正色有犯顏之亮,固所謂“謇謇王臣,古之遺直者”也。②洪族既昌,再惠音徽。於穆二侯,仍世雙飛。堂堂輔吳,抑抑奮威。如龍之躍,如鳳之輝。薄言戾止,在彼紫微。卯金紛若,四海畔換。文侯乃顧,妙世達觀。逝彼涂方,度茲江漢。鴻飛遵海,聿來有亂。遭家不造,殲我明圣。桓后肇揚,侯承末命。皇大烝哉,天保永定。匪侯恤度,宗緒孰正。帝整我旅,外薄四荒。命作惟師,時惟鷹揚。遂登上將,亮彼大皇。底邑胙土,命圭有璋。蹇蹇我侯,明發宿夜。襲彼遺直,興言有謨。聿懷來忠,王室之故。猗歟定侯,祗服清曜。奕奕瓊范,玉潤淑貌。淵謂往藏,朗思來照。曾是徽章,再世被荷。庸勛開國,明道隆家。苾苾其芬,淑問揚和。有蔚其文,如林之華。皇矣帝祚,受言既崇。女子有行,作合儲宮。條延紫極,穎衍皇寧。釁釁定侯,在盈思沖。祗寵戒溢,永懷慎終。重光并曜,播我芳風。 

華譚:賴先主承運,雄謀天挺,尚內倚慈母仁明之教,外杖子布廷爭之忠,又有諸葛、顧、步、張、朱、陸、全之族,故能鞭笞百越,稱制南州。 

慕容皝:及權(孫權)據楊越,外杖周(周瑜)張(張昭),內憑顧(顧雍)陸(陸遜),拒魏赤壁,克取襄陽。 

庾闡:桓桓勇武,堂堂碩佐。運籌則淵回,抱麾則虎步。臨機如公瑾,遺愛如子布。是以朝宗江漢,廓落王祚。 

習鑿齒:張昭于是乎不臣矣!夫臣人者,三諫不從則奉身而退,身茍不絕,何忿懟之有?且秦穆違諫,卒霸西戎,晉文暫怒,終成大業。遺誓以悔過見錄,狐偃無怨絕之辭,君臣道泰,上下俱榮。今權悔往之非而求昭,后益回慮降心,不遠而復,是其善也。昭為人臣,不度權得道,匡其后失,夙夜匪懈,以延來譽,乃追忿不用,歸罪於君,閉戶拒命,坐待焚滅,豈不悖哉! 

袁宏:①子布佐策,致延譽之美,輟哭止哀,有翼戴之功,神情所涉,豈徒謇諤而已吉哉!然杜門不用,登壇受譏。夫一人之身所照未異,而用舍之間俄有不同,況沉跡溝壑,遇與不遇者乎!②子布擅名,遭世方擾。撫翼桑梓,息肩江表。王略威夷,吳魏同寶。遂贊宏謨,匡此霸道。桓王之薨,大業未純。把臂托孤,惟賢與親。轟哭止哀,臨難忘身。成此南面,實由老臣。才為世生,世亦須才。得而能任,貴在無猜。 

裴松之:張昭勸迎曹公,所存豈不遠乎?夫其揚休正色,委質孫氏,誠以厄運初遘,涂炭方始,自策及權,才略足輔,是以盡誠匡弼,以成其業,上籓漢室,下保民物;鼎峙之計,本非其志也。曹公仗順而起,功以義立,冀以清一諸華,拓平荊郢,大定之機,在于此會。若使昭議獲從,則六合為一,豈有兵連禍結,遂為戰國之弊哉!雖無功于孫氏,有大當于天下矣。昔竇融歸漢,與國升降;張魯降魏,賞延于世。況權舉全吳,望風順服,寵靈之厚,其可測量哉!然則昭為人謀,豈不忠且正乎! 

環濟《吳紀》:忠正有才義。 

許嵩《建康實錄》:好學,善談論,能隸書。 

朱敬則:蕭何之鎮靜關中,寇恂之安輯河內,葛亮相蜀,張昭輔吳,茂宏之經理瑯琊,景略之弼諧永固,劉穆之眾務必舉,揚遵彥百度惟貞,蘇綽共濟艱難,高熲同經草昧,雖功有大小,運或長短,咸推股肱之林。悉為忠烈之士。 

李溪:破虜當時拔俊中,張公杖策過江來。平生容貌矜莊甚,此老威嚴列上臺。

嚴從:子布剛簡,懷不撓之節,屬桓王創業,首贊經綸,仲謀嗣立,躬自扶翊。古人所謂托六尺之孤者歟?既而忠言屢發,直道不回,折弋獵之娛,沮釣臺之樂:斯又王臣蹇蹇,國之元老者哉。夫江東之於天下,猶四體之有一掌耳,權不能恢闡雄量,以求忠讜,而乃輕肆忿毒,厭聞至言,始抽刃於虞翻,終按刀於子布。翻既謫終遐裔,昭亦廢處家僮,故使時望挫傷,元功圯衄。 

司馬光《資治通鑒》:昭容貌矜嚴,有威風,吳主以下,舉邦憚之。 

蘇軾《擬孫權答曹操書》:仆之有張昭,正如備之孔明,左提右挈,以就大事,國中文武之事,盡以委之,而見教殺昭與備,仆豈病狂也哉。 

胡三省:①張昭事吳,有古大臣之節。 ②張昭輔吳為元臣。 

郝經:國之將興,必有佐命之臣,以建不拔之基焉。孫氏之有張昭,近之矣。昭以碩儒元老,顧受遺托,忠鯁彊諫,有不可犯之色與不可奪之節,汲黯、蕭望之之流也。雖以嚴見憚,終于疏外,而耆德峻望,殷勤敵國,增重江表,足以揭桓王之美,明大帝之盛業也。使諫行言聽,有吳功烈豈止是哉?其勸權迎操,志存漢室,以王道為度,初不事夫偏霸也,此昭之所以為,昭豈淺淺功利之徒所能識哉? ②中州名流,弛擔江表。逢時啟霸,分辰割曜。把臂挈孤,付托元老。彊直不撓,忠誠矯矯。 

王懋竑:昭以剛直見憚,權稱為張公而不敢字之...昭之議迎曹乃過為權計,不欲孤注一擲,亦用策‘緩步西歸’之言耳。雖為失策,然未至誤大計。權即尊位,不當追仇前語。昭以師傅自居于權,未嘗有所屈降,何至以一語之故遂伏地流汗乎? 

軼事典故

諸葛戲弄

在一次宴會時,孫權命諸葛恪依次給大家斟酒,斟到張昭面前,張昭先已有了幾分酒意,不肯再喝,對諸葛恪說:“這樣的勸酒恐怕不符合尊老的禮節。”孫權說:“你能否讓張公理屈詞窮,喝下這杯酒?”于是諸葛恪反駁張昭:“呂尚年已九十,依然高舉白旄,手持兵器,指揮軍隊作戰,還沒有告老退休。如今軍隊上的事,將軍您跟在后邊;聚會飲宴的事,將軍您總被請到前面,這還不夠尊敬老人?”張昭無話可說,只好飲酒。 

曾經有白頭鳥聚集在宮殿前,孫權問道:“這是什么鳥呢?”諸葛恪答道:“這是白頭翁。”張昭認為自己是座中年齡最大的,懷疑諸葛恪利用鳥來戲弄他,于是說:“諸葛恪欺騙陛下,未曾聽過有鳥名叫白頭翁的,試一試讓諸葛恪再找出一只白頭婆來。” 諸葛恪說:“鳥名鸚母,不一定就有與它名字配對的,試一試讓輔吳(張昭)再找出一只鸚父來。” 張昭不能回答,在座的人都歡聲大笑。 

嚴畯鄙生

孫權曾經問被張昭推薦任職 的衛尉嚴畯:“你還記得小時候熟讀的書嗎?”嚴畯就背誦了《孝經》的“仲尼居”一節。張昭說:“嚴畯是個書呆子(鄙生),老臣請求為陛下背誦。”于是背誦了“君子之事上”一章,眾人因此都認為,張昭知道要在君主面前背誦什么。 據《南齊書·王儉傳》記載:齊太祖蕭道成曾讓陸澄背誦《孝經》,從“仲尼居”誦起。王儉說:“陸澄真是所謂博而寡要,臣請求背誦。”便背誦了《君子之事上》章,蕭道成說:“很好!現在更覺得張子布(即張昭)沒什么稀奇的了。” 

舉邦敬憚

張昭外表持重,有使人震驚的氣勢。孫權常說:“我和張公談話,不敢隨便亂說。”舉國都很敬畏他。 

議論世事

劉備手下將領張飛曾到名士劉巴處就宿,劉巴卻不理會張飛,使張飛十分惱怒。后來,張昭曾和孫權談論此事,張昭認為劉巴心胸過于狹隘,不應如此抗拒張飛。孫權則說道:“若讓劉子初隨世俗沉浮,為了取悅玄德而結交張飛,怎么能稱得上是高士呢?” 

一次,孫權和張昭辯論神仙,虞翻指著張昭說:“他們都是死人,還辯論神仙,世上怎么會有神仙!” 

查看更多>>

張纮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張纮年輕時游學京都,曾曾跟博士韓宗學習易經和歐陽尚書,又到外黃跟濮陽闿學習韓詩、禮記和左氏春秋, 后回到本郡,被薦舉為茂才,當時大將軍何進、太尉朱儁、司空荀爽辟他為掾,他都拒絕應召, 避亂來到江東。 孫策創建基業時,張纮便投靠了孫策。孫策上表任他為正議校尉,后跟隨孫策征伐丹楊。孫策親臨戰斗前線,張纮勸諫說:“主將是籌謀劃策的角色,三軍命運全依托于他,不可輕率行動,親身與區區小寇對陣相斗。希望您能珍重上天授予您的才干,符合天下的愿望,不要讓全國上下為您的安危而擔心受嚇。” 

文理意正

公元199年(建安四年),孫策派遣張纮奉獻奏章到許昌,被留在那里擔任侍御史。

少府孔融等都和他親近友善。曹操聽說孫策去世,打算趁江東舉喪期間進行征伐,張纮對他進行勸諫,認為乘人喪事而用兵,既有違傳統的道義,如果攻而不勝,還會使兩方結仇而丟棄往日盟好,不如借此機會厚待江東。曹操聽取了他的意見,當即上表任孫權為討虜將軍,兼會稽太守。曹操想讓張纮勸引孫權歸降,外任張纮為會稽東部都尉。 陳琳著有《武庫賦》,張纮讀后寫信稱贊陳琳的文才。陳琳卻說與張纮及張昭兩人相比,是小巫見大巫。 

孫權剛剛統事時,正當盛年,吳夫人以外部多難,深懷憂慮勞苦,多次感謝張紘,囑咐他們的輔助之義。張紘立即上書答謝,思索的唯有補過誤。每當有秘密的計謀,與四方結交,經常由張紘和張昭負責起草。 張紘以孫堅擊破董卓,扶持漢室的功勞和孫策平定江東,建立大業寫了一篇銘記頌揚。寫完后呈給孫權,孫權閱讀悲痛傷感,說:“君真了解我家的經歷啊。” 

孫權對群臣大多直接稱呼其字,唯獨稱呼張昭為張公,稱張纮為東部,可見孫權對二人的器重。 

共施經略

公元208年(建安十三年),孫權任命張纮為長史,隨軍征討合肥。孫權率領輕騎準備親自前往突擊敵人,張纮勸諫說:“兵器即是兇器,戰爭即是兇險。現在您依恃旺盛雄壯的氣勢,輕視強大兇暴的敵人,三軍將士,無不寒心,雖說斬敵將奪敵旗,威震敵軍,但這只是偏將的責任,而不是主帥所干的事情。希望您抑制住孟賁、夏育那樣的勇猛魯莽,胸懷成為王霸的大計。”孫權接受了他的建議而放棄了行動。 

回師后,第二年孫權準備再次出兵,張纮又勸諫說:“自古以來帝王是承受天命的君主,雖有皇靈輔佑在上,文德傳揚于下,也要依靠武功來昭其勛績。然而武功貴在因時而取,然后才建樹威勢。如今您正遭遇漢家四百年未有之厄運,有扶助危難之功業,理當暫且隱伏偃息軍隊,廣泛開墾農耕,任賢使能,務須崇尚寬和仁惠政策,順應天命來施行誅討,這樣就可以不勞師動眾而天下平定。”于是孫權便停止了軍事行動。 

臨終囑咐

張纮建議應當離開吳郡移都秣陵,孫權依從其說。孫權讓張纮回吳郡接來家眷,走在半路上張纮病逝。

臨死前,他授意兒子張靖給孫權留下書箋說:“自古以來有國有家之人,都想修治德政來興隆盛世,至于他們的治理,大多沒有理想的結果。并非沒有忠臣良將相輔佐,不是不明白治國的根本,而是由于君主不能克服自己的好惡情感,不善于聽取意見。人之常情是畏難趨易,喜好相同的意見而討厭不同的意見,這與治世法則正好相反。《易傳》有言‘從善如登山,學壞如崩山’,是說學好不容易。君主繼承數代相傳的基業,憑借自然的趨勢,掌握著駕御群臣的八柄權威,樂于做好做的事、聽好聽的話,無須向他人索求什么,而忠臣心懷難于進用的治國之術,說出逆耳的忠言,兩者不能相互合意,不也是理所當然嗎?不合就會產生隔閡,巧言令色之人便乘虛而入,君主就會被假忠迷惑眼睛,貪戀小人的恩愛,于是賢愚混雜,長幼失序,這些情況產生的原因,是人情關系擾亂了正常的統治秩序。故此圣明的君主醒悟到這一點,如饑似渴地尋求賢才,不厭其煩地接受忠諫,克制感情、減抑情欲,為了道義而割舍恩愛,在上者無偏頗錯誤的任命,在下者也就絕了非分之念。您應當加以三思,忍受辱垢、掩藏鋒芒,以成就仁義澤被天下的大業。”張纮卒年六十。孫權看了他的遺書涕泣交流。張纮著有詩賦銘誄十多篇。 

歷史評價

陳壽:“張纮文理意正,為世令器,孫策待之亞於張昭,誠有以也。” 

孔融:“前勞手筆,多篆書。每舉篇見字,欣然獨笑,如復睹其人也。 ” 

陳琳:“自仆在河北,與天下隔,此間率少於文章,易為雄伯,故使仆受此過差之譚,非其實也。今景興在此,足下與子布在彼,所謂小巫見大巫,神氣盡矣。” 

孫元晏:“東部張公與眾殊,共施經略贊全吳。陳琳漫自稱雄佰,神氣應須怯大巫。”

蕭常:“纮與昭,號二張;纮柔克,昭純剛。纮先死,德不亡,昭后死,譽益彰。” 

郝經:“①孫策以孤童見纮,言議慷慨,纮即許以桓文之事而委質焉,則亦昭烈孔明之舉也。雖其忠直髙壯不逮于(張)昭,而文理意正,繾綣縝密,贊襄孫氏,使中州人士見推,亦昭之亞也。其建計請權都秣陵,屹為江左京邑而傳繼六代,有奉春君之識焉。”“②纮亦時英,潤色吳業。建都定鼎,南紀有截。” 

軼事典故

小巫見大巫

張纮在許都時和建安七子之一的陳琳見過一面。張纮稱陳琳的文章寫得好,陳琳說道:“我的文章比起你的來,就好比小巫見到大巫一樣。”成語“小巫見大巫”也由此而來。 

子孫

張玄:官至南郡太守、尚書,清介有高行,但才不及張纮。

張尚:張玄子張尚有俊才,孫皓時為侍郎,以言語辯捷聞名,擢為侍中、中書令,但后因得罪孫皓被誅。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張纮生平與正史大體相當。孫策征討江東,親顧張纮家中,請出為自己劃謀。江東平定后,張纮奉命去許都上表。恰縫孫策死去,張纮說以利害,勸曹操不要加兵江南。曹操平定荊州,赤壁鏖兵,張纮等文官主張降曹。后來諫孫權遷都秣陵,不久病故。孫權聽從了他的建議,把都城遷到秣陵。 

影視形象

2004年電視劇《武圣關公》:王振友飾演張纮。


查看更多>>



后人對張昭、張纮的評價:

張昭受遺輔佐,功勛克舉,忠謇方直,動不為己;而以嚴見憚,以高見外,既不處宰相,又不登師保,從容閭巷,養老而已,以此明權之不及策也。——《三國志·張昭傳》 

張纮文理意正,為世令器,孫策待之亞於張昭,誠有以也。——《三國志·張纮傳》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