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朱痕記》【第二十二場】

來源:講歷史2019-04-11 19:47:54責編:講歷史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差役甲、差役乙(內同白)嗯哼!(差役甲、差役乙同上。)差役甲(念)為人莫當差,差役乙(念)當差不自在。差役甲(念)風里也得去,差役乙(念)雨里也得來。差役甲(白…

差役甲、
差役乙(內同白)嗯哼!
(差役甲、差役乙同上。)
差役甲(念)為人莫當差,
差役乙(念)當差不自在。
差役甲(念)風里也得去,
差役乙(念)雨里也得來。
差役甲(白)伙計請了。
差役乙(白)請了。
差役甲(白)咱們侯爺得勝回朝,封侯之賞;多么稱心滿意!美中不足,不想他又丁憂
啦!
差役乙(白)什么叫丁憂啊?
差役甲(白)丁憂你都不懂!就是老太太下世了!
差役乙(白)我更不懂。
差役甲(白)就是死啦!你懂不懂?
差役乙(白)這多干脆,費這話干嘛呀!
差役甲(白)侯爺要在墳前一祭,二爺命咱們打掃墳臺,打掃起來。
差役乙(白)請。
(小開門,二差役打掃。)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有請二爺。
(李仁上。)
李仁(白)可曾打掃干凈?
差役甲(白)打掃干凈了。
李仁(白)下面伺候。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是。
李仁(白)有請侯爺。
(哭皇天牌。宋氏上。)
宋氏(假哭)哎呀!我的嫂子呀!
(朱春登、朱春科同上。)
朱春登(哭)老娘,母親,娘啊!
(朱春登跪拜。)
朱春登(二簧導板)見墳臺不由人珠淚滿面,
(叫頭)母親,老娘,娘呀!
(回龍)尊一聲去世的娘細聽兒言:
(宋氏、朱春科、李仁、差役甲、差役乙同暗下。)
朱春登(反二簧慢板)都只為西涼城黃龍造反,
你孩兒替叔父去到軍前。
路途中兒得了三枝神箭,
因此上滅黃龍掃盡狼煙。
實指望回家來母子們相見,
又誰知兒的娘命喪黃泉。
哭老娘只哭得肝腸痛斷,肝腸痛斷,兒的娘啊!
(反二簧原板)吃什么爵祿作的是什么官!
哭罷了來娘親再把妻嘆,
叫一聲賢德妻你在哪邊?
我和你夫妻情難得相見,難得相見!我的妻呀!
(反二簧散板)只哭得咽喉啞也是枉然。
(李仁、朱春科、宋氏、差役甲、差役乙同暗上。)
宋氏(白)大相公算了罷!不用哭啦。
朱春登(白)母親,我爹爹墳墓現在何處?
宋氏(白)那邊就是。
朱春科(白)哎呀爹爹呀!
(朱春科拜。)
朱春登(白)中軍。
李仁(白)有。
朱春登(白)看官誥伺候。
李仁(白)是,官誥在此。
朱春登(白)母親,孩兒平西有功,掙來官誥,怎的不來穿?怎的不來戴……
(朱春登哭。)
朱春登(白)啊嬸娘,侄兒掙來官誥,請來穿戴。
宋氏(白)這是你母親、媳婦穿的,戴的,我怎么能穿戴呢?
朱春登(白)她婆媳么?唉!無福消受了!
朱春科(白)教你穿戴,你就穿戴起來罷。
宋氏(白)穿戴起來。
(宋氏下。)
朱春登(白)賢弟,
朱春科(白)兄長。
朱春登(白)你伯母、嫂嫂一死,愚兄不愿在朝為官,情愿入山修道,不知賢弟意下如
何?
朱春科(白)兄長不必如此,從長計議。
朱春登(白)賢弟不必攔阻。
中軍,
李仁(白)有。
朱春登(白)本爵不愿為官,意欲入山修道,在此高搭席棚,舍飯七天。在這七天之內,
有貧苦之人,前來討飯,不許難為他們;如若難為他們,打折你們的狗腿,
記下了。
李仁(白)是。
朱春登(白)賢弟請。正是:
(念)可嘆老母亡故早,
朱春科(念)怎不教人淚雙拋。
朱春登(白)娘啊……
(朱春登、朱春科同下。)
李仁(白)來。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有。
李仁(白)侯爺傳話出來:在此高搭席棚,舍飯七天。在這七天以內,如有貧苦之人,
前來討飯,不許難為他們;如若難為他們,打折爾等的狗腿。記下了。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是。送二爺!
李仁(白)免。
(李仁下。)
差役甲(白)伙計,你聽見沒有?侯爺不愿為官,就在此處舍飯七年。
差役乙(白)什么呀!七天。
差役甲(白)不錯,七天、七天。你去問問飯得了沒有。
差役乙(白)還大懶支小懶,一支一個白瞪眼哪!
廚下的!飯得了沒有?
廚子(內白)飯已熟了!
差役甲(白)搭出來。
(差役甲、差役乙同搭飯籃。)
差役甲(白)咱們搬個凳兒,我這邊盛著,你那邊看著。
差役乙(白)咱們吆喝一聲!
嗨,有要飯的,上這兒來呀!
(四窮苦百姓同上,打飯,同下。)
廚子(內白)飯舍完啦!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這么會功夫,飯就完啦!真快!搭下去。
(差役甲、差役乙同搭下飯籃。)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咱們再言語一聲。
早飯是過啦,午飯未到,有要飯的先別來呀!
朱母(內白)苦哇!
(二簧導板)陣陣狂風難禁受!
(朱母,趙錦棠同上。)
趙錦棠(二簧散板)婆媳討飯任漂流。
朱母(二簧散板)怕只怕老命不長久!
趙錦棠(二簧散板)但不知何日里才得出頭!
朱母(白)媳婦,好一陣狂風,也不知將你我婆媳刮到什么所在?為婆腹中饑餓了!
趙錦棠(白)啊婆婆,請在那邊稍坐片時;待我討些飯食,與婆婆充饑。
朱母(白)如此,媳婦快些前去,為婆的饑餓得很啊!
趙錦棠(白)二位將爺,貧婦有禮。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干什么的?
趙錦棠(白)可憐我有八十歲的婆婆,三餐未曾用飯,可有殘汁剩飯,賞與貧婦,好與我
婆婆充饑。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你要飯的不看時候!早飯已過,午飯未到,那邊等會,午飯得了給你多盛
點。
趙錦棠(白)偏偏來得不湊巧!
朱母(哭)餓壞了!
趙錦棠(白)哎呀!
(二簧散板)有貧婦跪席棚淚流滿面,
尊一聲二將爺細聽我言:
可憐我有八十歲婆婆她三餐未曾用飯,
眼見得餓死在那那……席棚外邊。
(哭頭)啊啊啊……二將爺呀!
差役甲(白)起來,起來!
(哭)嘿嘿……
差役乙(白)你看這要飯的哭得怪可憐的,我瞧不得這個!咱們給他言語聲。
有請二爺。
(李仁上。)
李仁(白)何事?
差役甲(白)外面來了一老一少兩個貧婦,前來討飯。
李仁(白)你就說早飯已過,午飯未到。
差役乙(白)小人言道:早飯已過,午飯未道,是她們苦苦哀求,沒有什么說的,您給找
點吃的吧!
李仁(白)看她們的造化!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修好有好處哇!修得您輩輩當二爺!
李仁(白)啊?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您給找點吃的吧!
李仁(白)廚下的,可有殘剩飯無有?
廚子(內白)侯爺思想太夫人,吃不下去,剩下半碗殘飯,拿去與他充饑。
(廚子遞李仁碗。)
廚子(內白)小心侯爺的碗!
李仁(白)是。
侯爺思想太夫人吃不下去,剩下半碗殘飯,拿去與她們充饑。
(李仁遞差役甲碗。)
李仁(白)小心侯爺的碗!
差役甲(白)喝,嚇我一跳。
伙計你看侯爺真吃好東西!丸子湯泡飯,這還有個丸子,我把它吃了罷!
差役乙(白)我掐死你!拿過來!跟著侯爺什么沒吃過?什么沒見過?這么個丸子就瞧到
眼里啦!沒根基!饞骨頭!我喝點湯吧!
差役甲(白)你拿過來吧!不叫我吃丸子,你喝湯?給人家吧。
這有半碗殘飯,拿去吃去!
趙錦棠(白)放在地下。
差役乙(白)伙計,你看要飯的還有這許多規矩!
(趙錦棠取碗。)
差役乙(白)噯!小心碗!
趙錦棠(白)曉得。
啊婆婆,媳婦討來半碗殘飯,婆婆請用。
朱母(白)媳婦你呢?
趙錦棠(白)媳婦么……唉,我還不餓呀!
朱母(白)哪里是你不餓,分明是賢德呀!
(趙錦棠回顧。)
趙錦棠(白)且住!看此處好像我家墳塋,哪個在此舍飯哪?待我稟告婆婆知道。
啊婆婆,看此處好像我家墳塋,不知何人在此舍飯?
朱母(白)你我婆媳被狂風一陣,迷失路徑,不知這是什么地方,哪里來的我家墳塋
啊?
趙錦棠(白)媳婦過門的時節,到此上墳,看過碑碣,故而認得。
朱母(白)哦,你記得清?
趙錦棠(白)記得清。
朱母(白)看得明?
趙錦棠(白)看得明。
朱母(白)如此攙我看來。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嗨,嗨,你們往哪兒???
朱母(白)我們看看。

差役甲(白)對,叫她們開開眼!
朱母(白)朱龍、朱鳳……祖先爺呀!
(朱母哭。)
差役甲、
差役乙(同白)嗨!這是怎么回事?怎么哭起來啦?驚動侯爺擔不起,趕快出去!
朱母(二簧散板)一見墳臺珠淚滾,
怎不教人痛傷情!
哭一聲祖先爺呀!啊……祖先爺呀……
差役甲(白)別哭了,快走!
(朱母一驚,失手落碗,李仁拔刀出鞘,威嚇。四軍士引朱春登同上,朱春登?目視李仁,李仁忙后退,
顫抖。)
朱春登(白)中軍。
李仁(白)有。
朱春登(白)外面何事喧嘩?
李仁(白)啟稟侯爺:外面來了兩個貧婦,一老一少,前來討飯,只因早飯已過,午飯
未到,她苦苦哀求。有侯爺剩下半碗殘飯,賞與她們充饑,不想她們自不小
心,將碗打碎了!
朱春登(白)?!想是你等難為了她們。
來,扯下去打!
李仁(白)哎呀侯爺呀!將那兩個貧婦,或老或少喚進一名,問個明白,若是小人難為
了她們,縱然將小人打死,也是甘心認罪。
朱春登(白)罰跪一旁。
差役乙(白)二爺,這里干凈。
李仁(白)哼!
(李仁跪下。)
朱春登(白)來,
差役甲(白)有。
朱春登(白)傳話出去,對那貧婦言講:或老或少,喚進一名,席棚對話,打碗之事,一
概不究,問話之后,還要周濟她們。
差役甲(白)是。
朱春登(白)轉來。
差役甲(白)有。
朱春登(白)不要驚嚇她們。
差役甲(白)是。
(差役甲出門看朱母。)
差役甲(白)好精神!吃飽了食困,餓了發呆!那兒惹下來,這兒睡著啦!我嚇唬嚇唬
她。
差役乙(白)不叫驚嚇她們哪!
差役甲(白)得了!
呀呔!我把你們這項人,吃得好好飯,你要認墳!你們家有這樣墳嗎?認墳
也罷,你倒是小心點碗哪!你瞧瞧碗也砸啦,飯也撒啦,侯爺怒啦,二爺傻
啦,差點沒把我們伙計給剮啦。
差役乙(白)沒那么大罪過。
差役甲(白)侯爺吩咐下來:或老或少,進去一名,席棚答話,打碗之事,一概不究,問
罷之后,還要周濟你們哪。可是這么著:你們老的進去,小的別進去,小的
進去,老的別進去,也別都進去,也別都不進去。我跟你說話哪!我們這兒
還跪著一個呢!唉!這是怎么說話的!
趙錦棠(白)哎呀婆婆啊!里面傳話出來:打碗之事,一概不究,或老或少,進去一名答
話,答話已畢,還要周濟我們,還是婆婆請進去吧!
朱母(白)啊媳婦,為婆年邁,眼花耳聾,聽話不清,回話不明,還是媳婦你進去吧!
差役甲(白)這個老婆子,吃飯有她,回話她就不去了!
趙錦棠(白)待媳婦前去。
(趙錦棠欲進。)
眾軍士(同白)哦!
(趙錦棠畏縮。)
趙錦棠(白)哎呀婆婆啊!里面喊叫連聲,媳婦有些害怕,我不敢進去!
朱母(白)哎呀媳婦啊!你只管大膽進去!那大老爺不難為于你便罷,倘若難為于你,
你在里面喊叫一聲,我拼著這條老命不要了,哼哼!我就與他們拼了!
差役甲(白)好!吃飽了!跑這兒拼命來了!

趙錦棠(白)是。媳婦前去。婆婆那里等我。
貧婦告進。
(朱母暗下。)
差役甲(白)貧婦告進。
眾軍士(同白)哦。
趙錦棠(白)參見侯爺。
(趙錦棠跪。)
朱春登(白)那一貧婦,為何不抬起頭來?
趙錦棠(白)有罪不敢抬頭。
朱春登(白)恕你無罪。
趙錦棠(白)謝侯爺。
(朱春登、趙錦棠對看。)
朱春登、
趙錦棠(同白)哎呀且住!看這(貧婦)(侯爺),好像我(妻)(夫)模樣,嬸娘道
(她)(他)已死,怎么(她)(他),(她)(他),(她)(他)還
在?既是我(妻)(夫)就該相認。
哎呀我那(妻)(夫)……
眾軍士(同白)哦。
朱春登、
趙錦棠(同白)哎呀且慢。錯認(民妻)(官長)于理不合。這、這、這便怎么處?
朱春登(白)我自有道理……
那一貧婦,我手下之人,哪個難為于你,從實講來!
趙錦棠(白)就是這位將爺他……
李仁(白)呔!我們手下之人,哪個難為于你,當著侯爺在此,從實講來。你們討飯吃
的呀,也要放出一點天理良心來。
趙錦棠(白)侯爺,他、他、他是一個好人。
李仁(白)侯爺開恩。
朱春登(白)起過一旁。
李仁(白)謝侯爺。
差役乙(白)二爺受驚!
李仁(白)滾了下去。
(差役甲、差役乙同下)
朱春登(白)那一貧婦,姓什名誰,從實講來,不要害怕,好周濟你們。
趙錦棠(白)侯爺容稟!
(西皮導板)有貧婦跪席篷淚流滿面,
眾軍士(同白)哦。
朱春登(白)兩廂退下。
(眾軍士、李仁同下。)
朱春登(白)面朝前跪。
趙錦棠(白)是。
(西皮慢板)尊侯爺細聽我表敘一番:
朱春登(白)家住哪里?
趙錦棠(西皮慢板)家住在山東齊河小縣,
南門外雙槐樹有我的家園。
朱春登(白)你父何人?
(李仁暗上。)
趙錦棠(西皮慢板)我的父趙都堂官高爵顯,
朱春登(白)啊!配夫何人?講。
趙錦棠(西皮慢板)配兒夫朱春登……
李仁(白)看刀!
(李仁拔刀欲砍趙錦棠,趙錦棠驚跪走。朱春登止住。)
朱春登(白)?!你侯爺在此問話,要你多事!還不下去!
李仁(白)?!是。
(李仁下。)
朱春登(白)那一貧婦,配夫何人?講。
趙錦棠(西皮原板)配夫君朱春登結發良緣。
朱春登(白)你丈夫往哪里去了?
趙錦棠(西皮原板)都只為西涼城黃龍造反,
朱春登(白)黃龍造反與他什么相干?

趙錦棠(西皮原板)我夫君替叔父去到邊關。
朱春登(白)可有書信回來?
趙錦棠(西皮原板)去時節有宋成相隨為伴,
回家來道夫君命喪軍前。
朱春登(白)哎呀!原來宋成果然這等可惡!這一刀真不枉也!
后來又怎樣?講。
趙錦棠(西皮原板)我嬸母她逼奴另行改嫁,
朱春登(白)改嫁哪個?
趙錦棠(西皮原板)她言道嫁宋成天配良緣。
朱春登(白)嬸娘!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想那宋成乃是甚等樣人,敢娶都堂之女,侯爺之
妻。真真是豈有此理!
那一貧婦,你是從也不從?
趙錦棠(西皮原板)因不從打至在磨坊碾面,
朱春登(白)是啊,不從的好!有志氣!往下講。
趙錦棠(西皮原板)又不從打至在牧羊,
(西皮二六板)山前。
每日里吃的是黃韭淡飯,
到晚來與群羊在一處安眠。
被風飄迷路途來此討飯,
不提防誤失手將碗打殘!
(西皮搖板)望侯爺開大恩將奴放轉,
(哭頭)侯爺呀!
(西皮搖板)到來生變犬馬結草?還。
朱春登(白)哦!
(西皮慢板)聽我妻趙錦棠細說一遍,
好一似刀割肉箭把心穿。
嬸娘道她婆媳早把命斷,
為什么她還在陽世人間?
莫不是死得苦冤魂不散?
莫不是魍魎鬼把我來纏?
我這里出席棚用目觀看,
又只見那紅日未落西山。
趙錦棠左手上有?砂一點,
是不是向前去細問一番。
(行弦。)
朱春登(白)啊,那一貧婦,趙錦棠左手之上,有?砂一點,你可有?
趙錦棠(白)這個……有。
(朱春登看趙錦棠手。)
朱春登(白)哎呀,妻呀!
趙錦棠(白)侯爺為何這等相稱?
朱春登(白)我是你丈夫朱春登作官回來了。
趙錦棠(白)當真?
朱春登(白)當真。
趙錦棠(白)果然?
朱春登(白)果然。
趙錦棠(哭頭)啊……我的夫呀……
(西皮散板)只說是夫妻們不能相見,
又誰知今日里又得團圓。
朱春登(西皮散板)問賢妻老娘親可在外面?
趙錦棠(西皮散板)老婆婆現在那席棚外邊。
朱春登(西皮散板)賢妻帶路把母見,
(朱母暗上。李仁暗上。)
朱春登(西皮散板)兒是朱春登作官回還!
(白)啊,母親,我是你兒朱春登做官回來了。
朱母(白)砸了你的碗,賠你的碗就是了。
趙錦棠(白)啊!婆婆不必害怕,你兒春登作官回來了。
朱母(白)哦,你是我兒春登回來了?
朱春登(白)正是。
朱母(白)啊,兒呀,為娘我要了飯了。

朱春登(白)中軍,
李仁(白)有。
朱春登(白)請你二老爺。
李仁(白)是。
二老爺。
(李仁下。朱春科上。)
朱春科(念)聽兄長喚,上前問根源。
(白)兄長何事?
朱春登(白)賢弟,你伯母、嫂嫂當真亡故了么?
朱春科(白)啊!兄長何出此言?
朱春登(白)你往上看!
朱春科(白)哎呀,我那伯母、嫂嫂啊!
朱春登(白)賢弟,你我在朝為官,不能治家,焉能治國?嬸娘作出此事,你要與我問個
明白。
朱春科(白)小弟一概不知,待我請母親出來,問個明白。
有請母親。
(宋氏上。)
宋氏(念)侄兒作了官,鳳冠霞帔我來穿。
(白)兒啊,請你母親出來,有何話講。
朱春科(白)伯母、嫂嫂當真亡故了么?
宋氏(白)當真亡故了。
朱春科(白)朝上看來。
(宋氏門外偷看。)
宋氏(白)哎呀慢著,我把他一家子都害苦啦!這要追究起來,我拿甚么話說呀?干脆
跳井去吧!
(宋氏下。)
朱春科(白)看我母親變顏變色,待我趕上前去!
(朱春科下。李仁上。)
李仁(白)太夫人投井已死!
朱春登(白)好好安葬。
請母親后堂更衣。正是:
(念)轉戰沙場有數年,
朱母(念)婆媳受苦牧羊山。
趙錦棠(念)且喜今日重相見,
李仁(白)老太太!
(念)骨肉相逢慶團圓!
朱母(白)春登,媳婦,來呀!哈哈哈。
(尾聲,眾人同下。)
(完)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 欢乐豆赚钱 0140李逵劈鱼 捕鱼大亨官方下载 山西扣点麻将规则 小编自媒体真的赚钱吗 开发一个游戏怎么赚钱吗 东北做生意赚钱吗 捕鱼游戏究竟怎么赚取金币 奇迹棋牌湖北官方下载 网上赚钱不是玩彩票的 写百度词条赚钱吗 微信捕鱼游戏大全免费下载安装 当下零元赚钱的好项目 如今代理免费的赚钱好 天天在线赚钱6 辽宁微乐棋牌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