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武漢方言俗語拾趣

來源:講歷史2017-10-25 09:16:24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從外地初到武漢的人,聽武漢人說話,只是間或會對其中某些語詞不解其意。這是因為,武漢方言雖然有它的特點,但它跟湖北其它大部地區及川、云、黔三省和湘、桂兩省西北角等…

從外地初到武漢的人,聽武漢人說話,只是間或會對其中某些語詞不解其意。這是因為,武漢方言雖然有它的特點,但它跟湖北其它大部地區及川、云、黔三省和湘、桂兩省西北角等地的方言一起,同屬漢語北方方言(北方官話)的一支分支,通稱“西南官話”,所以外地人聽武漢話并不難懂。晚清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甚至還曾主張把武漢方言作為漢語的標準言。但武漢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由于其具有地方特點的經濟、文化、風俗習慣等方面的原因,在民間又形成了一些俚詞俗語一般都象成語一樣,有著特定的含義,且大多數并不是僅從字面上就可理解其真正意思的,這也就是外地人對武漢方言中的部分語匯聽不懂的原因了。下面擬就對這些俚詞俗語中生動有趣者,結合其產生的掌故逸聞等情事作一簡要介紹。

這些俚詞俗語大致可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一般俗語,一種是歇后語。

幾咱——詢問“什么時候”的用語,普通話說“幾時”、“多會兒”,武漢話說“幾時”、“幾咱”。咱,音zɑn(輕聲),是“早(zɑo3)晚(wɑn3)”的合音。又,“這時候”說“這咱”(“這”ze4或被“咱”同化為“陣”zen4),“那時候”說“那咱”。

三不之——不經常,偶爾,有時。這說法由來已久,有人寫作“三不知”,說是《左傳》里意為一無所知的“三不知”,正像文字學里的“假借”。其實,這是“三不時”的變讀。

三腳貓——宋代文獻《百寶總珍集》提到:“物不中(不正、不好)謂之三腳貓。”武漢把放在爐子或火盆上的三腳架叫做“三腳貓”。這是因其有三只腳拈連而成。

下——“下一回、下地(結束)、下力、下樓、下棋、下雨、下巴、下馬(跳神)、下叉(著手)、下家(對手)、下活(倒馬桶)、下頭、下麵、下場”等說法里的下,音xiɑ4(夏)。而“下數(本領)、等一下、打一下”等說法里的下,音hɑ4(哈去聲),這是古音的遺存,應該寫原字,不必另寫別字。

下活——武漢稱倒馬桶(圍桶)為“下ho2”,《漢口指南》寫作“下河”,何祚歡小說《舍命的兒子》寫作“下活”。有人據“下河”二字,說是因為積肥的船停在河邊,人們送糞到船上,要下到河邊才行。舊時漢口一些貧苦婦女以幫人家倒馬桶為業。約定每個馬桶倒一月為一個“活”,故以此為馬桶的代稱。“下”即處理。又,舊時稱刷馬桶的細而長的竹刷帚叫“纏子”或“岔子”。

么事——有兩個義項:什么;什么事情。“你是么事人”指前者,“你在做么事”指后者,而“你為么事不走”則難分清。又,“為么事”可以說成“做么事”,而“做么事”不能說成“為么事”。有人把“么事”寫成“么什”或“么斯”,便不容易理解了。

叉(插)燒肉——廣州把腌漬的瘦肉掛在特制的叉子上,放進爐子里烤熟再涂上蜜,叫“叉燒肉”;因為烤時是把肉插在叉子上的,所以又叫“插燒肉”(見《廣州方言詞典》)。武漢引進后,寫作“叉燒肉”,說成“插燒肉”。這叫訓讀。

馬卵骨——鵝卵石,武漢稱“馬卵骨”。比之為馬卵(睪丸),婉稱為骨。有人寫作“馬卵鼓”,叫人不知所云。另外,武漢也沒有“鵝蛋石”的說法。

支——擦、拭,武漢稱zi1,如用橡皮zi1字之類。又稱跳交誼舞為“zi1腳”,文具橡皮為“zi1皮”或“zi1子”。zi1的本字待考,但寫作“滋”不如寫作“支”——支有排遣義,《牡丹亭》劇中“心怎的支”,日常用語中“把人支開”,下象棋“支士”,都容易引起聯想。

太?奶奶——祖母,20世紀30年代以前,武漢稱“婆婆”。稍后,普遍稱“tê4”,寫作“太”。宋?陸游《老學庵筆記》:“太母,祖母也。”70年代起,一般稱“奶奶”。

牙包——齒齦(牙床),武漢稱“牙包”,這是因其為包住齒頸的組織。(江蘇、山東等地稱“牙花”,這是因其呈粉紅色。)

見判——即“見鬼”。“判”為“判官”之省。據《鐘馗傳》,陰司設置執掌鬼事的官職中有“判官”,主管生死簿。《三寶太監西洋記》中寫5個鬼跟崔判官嚷鬧,稱為“五鬼鬧判”(武漢也有這則熟語)。“判(官)”也是鬼,見判即見鬼。不必寫作“絆、叛、姅”之類。

氣膀(pɑnɡ1)魚——武漢形容穿得臃腫。《本草綱目》指出,河豚俗名“氣包魚”,是因其“觸物即嗔怒,腹脹如氣球浮起”。武漢把“包”讀成“膀”,叫陰陽對轉。

烏焦巴弓——本是《百家姓》上的一句,把四個姓放在一起,本沒有什么意思,卻被賦予了“烏黑、枯焦”的意思,變為一則熟語。

巴煞?婆娑——武漢有個詞綴“巴煞”(bɑsɑ),用于雙音形容詞、名詞、動詞之后,表示強調,意思是“夠……的”或“……不斷”,如“遭孽巴煞、急人巴煞、慪人巴煞、眼淚巴煞、鼻涕巴煞、嘆氣巴煞”等等。從語音結構來看,這是疊韻聯綿字,聲母b-s-,正是傳統通用的“婆娑”(posuo),表示擺動、盤旋、分散、零亂等狀態。小說《兒女英雄傳》里的“他老人家……急得眼淚婆娑的”,“婆娑”正是武漢的“巴煞”。

水餃——餛飩,武漢一向稱“水餃”,葉調元《漢口竹枝詞》(1850)即有記載。當是漢口的說法。武昌、漢陽另有“抄手”、“包面”的說法,解放后一致改稱“水餃”。

打赤膊——武漢把光著上身叫“打赤膊”。膊(bó),指肩下到腕上的部分,以之代表整個上身。“膊”字輕讀變音,但不必別寫。

打條胯(kuɑ4)——武漢稱赤條條(裸身)為“打條胯”。“條”上聲,音如“窕”,露出的意思,有人寫作“挑”,令人費解。胯音如“跨”,指腿,代表下肢。

打呼?打鼾——人睡熟后因呼吸受阻而發出粗重的聲音,全國包括武漢都叫“打鼾”,武漢還叫“打呼”。而“打呼嚕”卻是北方一些地區的方言,武漢并不說,但本地報紙上的廣告,卻都用特大字“打呼嚕”。

去——“去年”的去,音qu4(趣)。“去貨(糟糕)、去回(回家)、去你的(不屑之詞)、去了一層皮(難受)”等的去,音ke4(揢),是古音的遺存,不必別寫作“克”(ke2)。

老頭——武漢一般對老年男子稱“老頭”,或表示親昵,或表示戲謔。“文革”后有人用來背稱父親,含有戲謔成分。正規的稱呼還是“爸爸”或“爹”、“伯伯”。

老娘——本地原沒有這種說法,只是敘事時偶然提到“家有多少歲的老娘”之類。“文革”后竟以之作為對母親的背稱,含有戲謔成分。正規的稱呼還是“媽媽”或“姆媽”。

掃帚星——彗星,通稱“掃帚星”(sào?zhouxīnɡ)。武漢話用的正是這個通稱,音sɑo4?juxin1,常用來比喻敗家子。有人說叫“飛星”,不確。

地瓜——豆薯,有的地區稱“涼薯”,武漢稱“地瓜”。(哈爾濱、濟南等地稱甘薯為“地瓜”。)

竹葉菜——普通話“蕹(wènɡ)菜”,別名“空心菜”。武漢一直叫“竹葉菜”。然而目前菜場統一制作的菜名牌卻稱“空心菜”,以別名為正名,并跟武漢習慣不一致。

伏滓酒——一種用糯米釀造的帶甜味的淡酒,普通話叫“江米酒”,四川話叫“醪糟”,武漢話叫“伏滓酒”。這是因為它是“汁滓相將”(見《說文箋注》)之故。而“伏”有守、藏即帶的意思。

媽(媽)——乳房、乳汁,武漢都稱mɑ4或mɑ4?mɑ,字作“媽”,跟陰平的“媽”(母親)共用一字,則是因乳房突出為母親的生理特征,乳汁為母親所特有。這跟四川稱母親、媽媽為“奶子”是一樣的。

歡喜——武漢稱籌碼(計數的憑證)叫做“歡喜”。這是因為籌碼的“籌”跟憂愁的“愁”同音,講究吉利的人,為了避諱,用了與之相反的吉利詞“歡喜”。另外還叫“飛”。

莧菜——莧,《玉篇》胡辨切,今標準音xiàn(現),武漢音hɑn4(汗),后者是古音的遺存。菜場統一制作的菜名牌,寫作“汗菜”。有本字而且是本音,卻另寫別字,是不妥當的。

男將?女將——武漢稱男人為“男將”、女人為“女將”,是“男人家”、“女人家”的變異:省去了“人”字,在“家”字后增加了韻尾(nɡ)并把陰平重讀成去聲。這就是陰陽對轉——陰聲(元音尾)轉為陽聲(鼻音尾)。

體氣——人的腋窩等處皮膚腺如果分泌異常,產生刺鼻氣味,通稱“狐臭(chòu)”。這是由古代的“胡臭(xiù)”(大氣味)附會所致。此外還稱“胡氣、腋氣、體臊”之類。而武漢卻稱“體氣”,很文雅。

你嚇我——新起的口頭禪,表示驚訝、不滿、不以為然等。嚇,繁體作“嚇”,按規范該統一作“嚇”。古代繁體的“嚇”,有呼格(=hè)、呼訝(=xià)兩切。如今簡化的“嚇”,標準音有hè(恫嚇、恐嚇、威嚇、嚇詐)、xià(嚇一跳、嚇唬、嚇人、嚇著了)兩音,而武漢只有he2一音,應該按規范寫作“嚇”,不必動用繁體字。

你家——普通話“您”(nín)是“你”的尊稱,武漢與之相當的是n3?jiɑ。從清末小說《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1894~1907)到荒煤短篇小說(1934~1938),以及部分漢劇腳本、報刊文章都寫作“你家”,顯然是“你老人家”縮略而成,即第一音節的ni3失去韻母,第二、三音節全失。《漢口指南》(1920)寫作“嗯家”,則是據音實錄。不必寫作“您家”。

岔巴子——一種昆蟲,像蜈蚣、略小,身體短、稍扁,腳和觸角細長,通稱“蚰蜒”,俗稱“草鞋蟲”。因其形狀像刷帚(岔子),武漢稱之為“岔巴子”。岔,音汊,刷的意思。又把喜歡亂說話或到處亂串的人叫做“岔巴子”。

灶馬子?灶蛐蛐——蟑螂,武漢稱“灶馬子”,是因為它常在灶間活動。古稱“蜚蠊”,還有“負盤”等名稱。《本草綱目》指出:“今人家壁間灶下甚多……腹背俱赤,兩翅能飛……”另有一種昆蟲,《本草綱目》以“灶馬”為正名,“灶雞”為俗名。李時珍引《酉陽雜俎》云:“灶馬狀如促織(蟋蟀)稍大,腳長,好穴灶旁。”武漢稱之為“灶蛐蛐”,而把“灶馬”(加“子”綴)之名給了蟑螂(蜚蠊)。

窮窩?狗窩——武漢人謙稱自己的家或住處為“窮窩”,而用狗睡的地方“狗窩”來比喻一些凌亂、骯臟的處所、房間。兩者有明顯的嚴格的區別。有一則諺語“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窮窩”,意為再好的處所也不艷羨,卻被說成“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詐倒搞——搞,相當于做、干、弄之類。武漢有“詐?dɑo搞”的說法,帶上了狀語“詐”,一般該用助詞“倒”(=著),而不能用“得”或“的”之類。

拐子——這個詞在武漢有個特殊的義項,就是老大,引申為頭目。是謔稱,而非正規名稱。《荒煤短篇小說選》有用例。此義來源于洪幫隱語。據《海底》第三章:“老大——拐子。老二——來子。老三——香爐腳子。”

抻敨——武漢把平整、齊全、漂亮、寬裕、舒暢、公正等叫“抻敨”(cen1tou3)。抻,《集韻》釋為“申引,引戾也”;敨,《集韻》釋為“展也”。都很切合。有人寫作“稱透”,是因為不知道本字,而且沒弄清意思。

者——形容撒嬌的聲音和神態,許多地方叫“嗲”(diɑ3),是個方言字。武漢又叫“者”,卻是個同音借字。這在文獻中早有先例。如明?毛晉《六十種曲?焚香記》中桂英借口“身體不好”不肯出來,便被罵是“又者起來了”;馮夢龍《掛枝兒?小官人》中有“也會嬌,也會者,也會肉麻”的說法。這大概是明代的吳方言,卻保存在今武漢話里。

苕——武漢和湖北一些地方把甘薯叫做sɑo2,并有傻義。較早見于棣華館生《鄂垣竹枝詞》(1880),其中有自注“俗呼山薯為韶,人之蠢笨者即稱為韶家伙”。據《本草綱目》卷二十七“甘薯”條中提到“蒸煮食之,味同薯蕷”;“薯蕷”條中提到“江閩人單呼為薯,音若殊及韶”。可見武漢的“韶”,原來是據江閩音轉寫的同音字。因為“韶”不像個植物名稱,有人改用了同音字“苕”,如宦應清《歡迎鐵路代表紀事竹枝詞》(1909)有自注“俗語謂大冤桶為大苕”。此后便一直寫作“苕”。

刮毒——本地報紙載文稱:把事做絕了,不給別人行方便,不給自己留后路,叫“剮兜”(ɡuɑ3dou1)。其實是“刮毒”(ɡuɑ2dou2)。《西游記》中有妖精罵“孫行者那主子刮毒”。《漢語大詞典》的條目“刮毒”,釋為“猶狠毒”,正是這個詞。

金銀錠?燒包袱——涂上金屬粉末或裱上金屬薄片的紙,通稱“箔”(bó),迷信的人將其疊成元寶形,焚化給死人或祖先,武漢稱為“金銀錠”。一般是集中裝在紙袋里(還寫上姓名)焚化,稱為“燒包袱”。

狗風疙瘩——有一種皮膚病,學名叫“蕁(音尋)麻疹”,《本草綱目》稱之為“風疹”,有的地區稱之為“風丹”、“風坨”、“風疙瘩”、“鬼風疙瘩”等。“鬼風”為無名之風,武漢乃至湖北改為稱“狗風”,卻難理解。

放鴨子——作為慣用語,指不加管理、聽任自由行動。這是武漢首創的,湖北一些地方當作文雅用語,即所謂“轉文”。普通話里與之相當的用語是“放羊”。

泥巴坨子——土塊,北方有的地方叫“土坷垃”,武漢則叫“泥巴坨子”。坨,音to2(駝),成塊的東西,武漢也說“塊子”。

赳嘴?趄嘴——把嘴翹起來,普通話叫“撅(juē)嘴”。武漢話叫“jiu1嘴”或“ju1嘴”。據音,前者該是“赳”,后者該是“趄”。《篇海類編》:“赳,武也,勇也,輕勁有才力也。”徐嘉瑞《金元戲曲方言考》:“趄,翹起也。”

茭巴——菰,經黑粉菌寄生后,嫩莖膨大,可做蔬菜,通稱“茭(jiāo)白”,武漢口語說成ɡɑo1bɑ1。本是原字,因后字be2輕讀成了bɑ1,可以寫作“巴”。茭,《廣韻》音古肴切,今標準音有jiāo、ɡāo兩讀,武漢的ɡɑo1(高)音,正是古音的遺存。而菜場統一制作的菜名牌寫作“蒿(hāo)芭”,是不妥當的。(要么寫作“茭白(巴)”要么寫作“高巴”。)

修子——武漢把螳螂叫做“修子”或“楤(conɡ1)擔婆”,把疣(瘊子)也叫做“修子”。螳螂前腳像鐮刀,似乎能削東西,故稱“修子”;其頭部為三角形,像楤擔尖子,故稱“楤擔婆”。據《本草綱目》,螳螂別名“龁疣”。龁,音hé,咬。疣,音yóu,小肉贅(瘊子)。由于當年“病疣者往往捕此(指螳螂)食之”,以龁(克制)疣。所以武漢也把疣叫“修子”。

鬼混唐朝——全語只截取開頭的“鬼混”兩字,意思是胡鬧、混日子、稀里糊涂、得過且過。近人葉德輝(1864~1927)《觀劇絕句》:“鬼混唐朝事有因,夢中進士自稱臣;盈庭魑魅驅除凈,愧死當朝執笏人。”是以鐘馗說事。《天中記》引唐逸史以及沈括《補筆談》載有鐘馗吃鬼的故事。流傳民間,形成了熟語。

親爺?親娘——岳父、岳母武漢一向稱“親爺、親娘”(前一字重音,后一字輕音),意為做親而成為長輩。雙方的長輩互稱“親(去聲)家”。習慣上,一般不一定在親爺、親娘前邊加“老”字,口語還叫“丈人、丈母娘”。

洗錢——現在有人把搜身搶劫叫做“洗錢”(較之“洗劫”稍輕),這跟把非法所得通過存入銀行以改變名義、性質的“洗錢”相比,兩者“洗”義有別:前者像被水沖光,后者像用水除污。

架——“打架、架子、一架飛機”等說法里的架,音jiɑ4(價、嫁)。而單用表示動作的架,如“洋架武架(蠻干一氣)、把他架(處理)了、架(用、拿)鋼筆寫字、架勢(開始)、架格(動手)”等說法里的架,音ɡɑ4(尬),是《廣韻》古訝切的遺存。不必寫別字。

哲(zei2)——武漢稱聰明、機智、靈活為zei2,是個常用詞、基本詞,本字待考。苦無同音字,有人借用北京音zéi2而武漢音ze2的“賊”字,很不合適。《漢口指南》(1920)第二節《方言志要》載:“幾哲——喻人聰敏之意。”顯然是以“哲”來轉寫這個詞。據《方言》、《說文》,“哲”義為“知”,亦即孔穎達所謂“智”,也就是今天所說的“明智”。也許是流傳中增添i尾所致。(在正常情況下,武漢的單字是不會有zei2音的。)

惡奢的——表示極力、盡量、用勁等意思的詞語,武漢說成“惡(o2)奢(se1)的”。這里的“惡”,跟古代文獻中“惡疾、惡浪、惡戰”的惡,現代方言的“惡苦(銀川)、惡咬(徐州)、惡臊(哈爾濱)、惡補(香港)”的惡,是一樣的。這里的“奢”,正是《爾雅?釋詁》的“奢,勝也”,《玉篇?奢部》的“奢,泰也”。

砟巴眼?木砟了——武漢把爛眼眶和眼眵多的現象叫“zɑ3?bɑ眼”(也用來稱有這類現象的人)。zɑ3音無適當本字,有人便據字典寫了個“眨”。然而,“眨”義為“動目”(眼睛一開一閉),入聲,今北京讀上聲,武漢讀陽平,音義都不合,會引起誤會,不如換個“砟”(小石子)字,至少音相合。同樣,武漢把不明白、辨不清、沒有味道的感覺叫“木zɑ3了”有人也把zɑ3寫成“眨”,雖不致引起誤會,但音不相合,也不如換成“砟”字。

柴魚——鱧魚,體圓筒形,或叫“黑魚”、“烏魚”,武漢叫“cɑi2魚”,有人寫作“才魚”或“財魚”。據《本草綱目》,鱧魚俗名“火柴頭魚”。“火柴頭”是撥火杖,或者就是燒著了的柴,正像鱧魚的身子。所以,“cɑi2魚”應該寫作“柴魚”,即“火柴頭魚”的簡略。

錢紙——迷信的人燒給死人或祖先的上面打出銅錢紋的紙片,通稱“紙錢”。

特(迭)為?特(迭)于——武漢稱特地、故意、著重等為“迭為”或“迭于”。“迭”本是“特”的變音。可以寫作“迭為、迭于”,但不能寫作“諜務”。

難為(勞慰)——武漢的禮貌語言中有一句“lɑo2(nɑo2)?wei你家”,意為“感謝您”。有人把“lɑo2(nɑo2)?wei”寫作“勞慰”,音雖合而意難解。原來,這是“難為”(nɑn2?wei)的變音——ɑn尾被wei的w(u)頭同化而成ɑu(即ɑo)。《現代漢語詞典》“難為”條:“③客套話,用于感謝別人代自己做事”即是。

家家——長期以來,武漢親屬稱謂有很多改變,而稱外祖母為“家家”一直沒有改變。“家家”不像個稱呼,又顯不出性別,有人加了女旁便成了“嫁嫁”,很不恰當。“家家”用于稱人,南北朝時指嫡母,今福建指叔父。

排子骨?婆羅骨——肋(lèi)骨,有的地區稱“肋巴骨”或“肋條”,武漢卻稱“排子骨”,這是因其成排地組成(共十二對)。又稱“婆羅骨”(婆羅為同音借字,本字待考)。

蕭家婆婆——相當于“子虛”、“烏有先生”、“亡(無)是公”之類(蕭諧消),實無其人,可以換成“誰”、“哪個”、“鬼”之類。古代泛稱青年男子為“蕭郎”,青年女子為“蕭娘”,武漢加了個“蕭嫗”或“蕭媼”即蕭家婆婆。所謂“怪倒蕭家婆婆在”即“怪倒鬼在”。(怪什么人呢?誰也怪不上,只能怪自己!)有人據民間故事附會實有其人,不足為訓。

爽朗——武漢把意為爽快、開朗、敏捷的詞說成suɑ3lɑ3,如果據音可寫成“耍喇”(后一字輕聲),其實就是“爽朗”suɑnɡ3lɑnɡ3,兩字都是鼻音尾,古稱陽聲。這類詞語在口語里往往把韻尾失落了——如這里讀成suɑ3lɑ3,失去了nɡ,成為陰聲(韻尾是元音)。

清譜(鋪)——這是詢問由來的用語,本是查族譜家譜以了解某人的身世,源于社團語。如舊日漢口丐幫發現外來乞丐,則由幫頭出面查詢,若自稱是同祖,就互相清譜,各自說出從師的文武先生姓名、地址以及上三代(師祖、師父、師叔)和上下襟(同門師兄弟)。查問無誤,款待三天。否則,即遭毒打和驅趕。(據《漢口租界志》)民間借用,訛成“清鋪”。

袱子——武漢把毛巾、手帕統稱“袱子”,又分別稱“洗臉袱子”(還有“洗腳袱子”)和“手袱子”(也叫“小袱子”)。這個“袱”字,音同“伏”,據郝懿行《爾雅義疏》:“登州……女子嫁時以絳巾覆首,謂之袱子。”有人寫作“浮(武漢音fou2)子”,音義都不合。

喜土(頭)魚——鯽(標準音既,武漢音即)魚,是常見的食用魚,古稱鮒,武漢及湖北某些地區稱“喜頭魚”。《本草綱目》謂:“鯽喜偎泥”,即喜歡鉆進泥巴(土)里,該是武漢稱“喜土魚”的依據。武漢、湖北“土”輕聲跟“頭”沒有區別,便訛為“喜頭魚”了。

跌腳——悔恨、生氣時,腳用力踏地,普通話叫“跺(duò)腳”,武漢話叫“跌腳”。《三國演義》和《紅樓夢》里都寫了有人“跌足”。相比之下,“跌腳”既優雅又好懂。

敞(cɑ3)的——放開、沒有遮攔,武漢話叫cɑ3,如說“門~倒、~倒吃、~進~出、說~了”之類。有人寫作“岔”,則音(cɑ4)和義(分出、錯開、轉移等)都不相合。其實,這個字本來是“敞(cɑnɡ3)”,在口語流傳中失去了韻尾nɡ。是所謂陰陽對轉。

喋(嘀)喥(咄)——武漢話把羅唆叫“嘀咄”,其實該是“喋喥”。《集韻》有個“喋”字,音達協切(=die2),意思是“多言”;還有個“喥”字,音達各切(=do2),意思是“言無度”。所以“嘀咄”該寫作“喋喥”。喋die2連讀變作di2,失去尾音。

跍?蹲——兩腿盡量彎曲,像坐的樣子,但臀部不著地。這種姿勢,古代叫踞(jù),現代普通話叫蹲(dūn),武漢叫ku2。《集韻》空胡切有個“跍”,意思是“蹲也”,該是這個字。按古今音發展規律,反切上字“空”屬清母(溪),這里讀成了濁母(群)。至于“蹲”,標準音跟《廣韻》徂尊切(=cún)并不相合。倒是舊日武漢把蹲下來拋毽子的動作叫cen2,正是徂尊切的正確讀音。

嘍(裸)嗹(連)——武漢把啰唆叫“裸連”。其實是“嘍嗹”。《廣韻》有“嗹嘍”,意思是“言語繁絮貌”。這是雙聲的聯綿字,可以倒過來作“嘍嗹”(《廣雅》便是這樣)。嘍讀郎斗切(lou3),連讀變成lo3,失去了u尾。

鍋墨煙子——炊具鐵鍋底上常會出現一些黑色物質,武漢叫“鍋馬煙子”。這正是《本草綱目》所說的“鍋臍墨”,又叫“釜月中墨”、“鐺墨”、“鍋底墨”等,都有一個“墨”(武漢音me2)字。可見武漢應寫成“鍋墨煙子”。(“墨”讀輕聲便成了mɑ。)

槐貨——質量次的東西,武漢叫“huɑi2貨”,也用來指丑人,都含貶義。huɑi2音的字,有懷、淮、徊、踝、槐等,懷、淮可能引起誤解,徊、踝不太好認,選槐字較合適。

楤擔——這是兩頭尖的扁擔。元雜劇和小說《西游記》?稱“尖擔”。《廣韻》倉紅切:“楤,尖頭擔也”;《集韻》粗叢切:“楤,擔兩頭銳者。”音(conɡ1)義都非常相合。

舅佬?揪辮子——妻子的兄弟通稱“妻舅”、“舅子”,年長的稱“內兄”、“舅兄”、“大舅子”,年幼的稱“內弟”、“舅弟”、“小舅子”;武漢相應的稱“舅佬”、“大舅佬”、“小舅佬”。這些都是正規的稱呼。此外還謔稱為“揪辮子”。《武漢通覽?民俗和掌故篇》和何祚歡《舍命的兒子》等都有例證。顯然是由去聲的“舅”(古為上聲)附會成平聲(陰平)的“揪”,并連帶出“辮子”。武漢把發根用繩線扎起來的辮子叫“揪辮”(子)”或“揪揪辮”。

溜星——天空的流星(或稱賊星)武漢叫“溜星”。溜,去聲,意為迅速、敏捷。

竇里——武漢稱里邊為“dou4里”,有人據音寫作“逗里”,不好理解。不妨寫作“竇里”。竇,有孔(段玉裁)、窖(鄭玄)、陰溝(孫詒讓)等義,都有里邊的意思。人體某些器官、組織凹入部分叫“竇”(如鼻竇、額竇、胃竇),即本此。

撮拐——有人舉出“戳拐”一詞,釋作“搗鬼”。該是音為co2ɡuɑi3義為挑撥、說壞話的詞,可寫作“撮拐”。撮,有鏟義,《農政全書》、《封神演義》都有用例。拐,跟“歹”(壞)同韻同調,常被借用,如《大波》(李劼人)、《創業史》(柳青)都有用例。

嘿癢——在別人身上抓撓使癢,北京話叫“胳肢”(ɡē?zhi)——《紅樓夢》寫作“隔肢”,《兒女英雄傳》寫作“膈肢”。江浙叫“呵癢”或“哈癢”。武漢則叫“he3癢”,據音可寫成“嘿癢”。嘿,摹擬笑聲。

潮腦——樟腦,武漢稱“潮腦”。據《本草綱目》,樟腦又稱“韶腦”,是因為“樟腦出韶州、漳州”。據《廣韻》,韶讀市昭切,屬禪母平聲字。禪母,今音有c-(ch-)、s-(sh-)兩種讀法,武漢選了c-音,寫成同音的“潮”字,可以附會防潮,一舉兩得。

擂肥?分肥——這里的“肥”,本指偷搶貪占而來的不正當財物,《鏡花緣》中“引人上路,卻暗中分肥”,這個“分肥”,就是分贓,本是通用語,武漢也說。至于“擂(lei2)肥”,本指逼迫分贓,現在用來指敲詐勒索,武漢本說“扼搶”、“詐財”、“打劫”等。

藕——蓮的地下莖,普通話稱“藕”,武漢乃至全湖北都稱“藕”。然而,武漢的媒體和市場管理部門卻稱之為“蓮藕”。這是盲目搬用廣東、廣西、福建等部分地區的叫法。《本草綱目》有“蓮藕”條,釋名則指明“其根藕,其實蓮,其莖葉荷”,分得很清楚。

蟹子——本地報載:水產市場的螃蟹品種,以附近縣市運來的腳上有毛的“海子”為主。查有關資料:生長在江河淡水的螃蟹叫“河蟹”或“毛蟹”,正是這個“海子”。可見,“海”該寫作“蟹”。而武漢便一向讀“蟹”為hɑi3(跟“海”相同)。

武漢的歇后語中,在表述某人的某種行動、心情、處境等情況時,常見的有:

黃蓮樹下彈琴——苦中作樂。

叫化子彈琵琶——苦中作樂。

眨巴眼看告示——馬馬虎虎。

東岳廟的算盤——不由人算。

三月里扇扇子——滿面春風。

刷子掉了毛——盡是板眼。

蘿卜丁咽酒——煩了。

洞庭湖里的麻雀——經過風浪來的。

和尚的腦袋——無得發(無法)。

一輩子的寡婦——老守(老手)。

一根燈草點燈——無得二心。

一根筷子吃藕——專挑眼。

一腳踏破三床棉絮——過絮(過細)。

二兩棉花四張弓——細彈(細談)。

十八歲的宮娥——正想夫(享福)。

十月里的桑葉——無人采(無人睬)。

刀子切湯圓——不圓(不愿)。

十五個駝子睡一床——七拱八翹。

九頭雞戴帽子——這頭戴那頭要。

爹爹(公公)背媳婦過河——出力不討好。

甲魚唱歌——鱉聲鱉調(別聲別調)。

尼姑頭上插花——無得發(沒有發)。

樹上點蠟燭——照葉(造孽)。

俞伯牙搬家——不留琴(不留情)。

荷葉包釘子——個個想出頭。

黃鶴樓上看翻船——幸災樂禍。

九月初八向重陽——不九(不久)。

婆婆念灶經——話多無昧。

排骨燒豆腐——有硬有軟。

貓子掉了爪——爬不得(巴不得)。

跛子拜年——就地一歪。

摸著石頭過河——穩當。

嫩竹子做扁擔——不中用。

巷子里趕豬——直來直去。

瞎子上墳——估堆。

啞巴吃湯圓——心中有數。

兩個啞巴碰面——無話說。

四官殿的東西——活的。

大舞臺對面——天曉得。

漢正街的房子——矮一大截。

大姑娘跨溝——試一試。

婆婆的棺材——漆的(吃得)。

許土林的兒子——不怕蛇人(不怕蝕人)。

紅薯眨巴眼——活苕。

胡敬德炒米泡——黑人巴沙(嚇人極了)。

堂屋殺豬廚房里賣——好事沒外人。

陽邏的高蹺——半截不是人。

圍桶片子改炊皮——不是正經材料。

賣肉的彈琵琶——油手好弦(游手好閑)。

哈巴狗戴鈴鐺——快活畜牲。

蝦子炒豆芽——死不伸頭。

歸元寺的羅漢——七倒入歪。

蝦子掉過夜壺里——尿彈(談)。

從篾席滾到曬墊上——高不出一篾片。

電燈鋪搬家一一運泡子(詠泡子)。

肚臍眼里放屁——腰氣(妖氣)。

趙匡胤賣包子——御駕親蒸(親征)。

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寬。

鞋鋪里失火——丟楦頭。

棉絮里關了門——不彈(不談)。

卅斤鳊魚側看——不知大小。

荷葉包鱔魚——溜了。

黃瓜打鑼——丟了半頭。

拿蕭當笛子——橫著來。

琵琶斷了弦——彈不得(談不得)。

棉花鋪撥三弦——亂彈琴。

老鼠爬稱盤——自稱自。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 靠大胆可以赚钱吗 德州麻将厅下载 买黄金白银能赚钱吗 职场赚钱 77游戏中心千炮捕鱼 卖妈妈婆婆婚礼衣服赚钱 明星 赚钱 彩89网址 剑灵和天涯明月刀哪个赚钱容易 现在梦幻西游69级怎么赚钱 金丰彩票安卓 微信百乐门软件赚钱 代理品牌男装赚钱吗 港龙彩票首页 深圳做什么饮食最赚钱 靠谱点 手机挂机赚钱软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