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友

季友

(魯桓公最小的兒子)
人物簡介:

季友,春秋魯桓公季子,即魯桓公最小的兒子,魯莊公弟,因手掌中生成一“友”字文,遂以為名,號成季,故稱季友,又稱公孫友”。

季友參與事件/話題

簡介

季 友(?—前644),春秋時魯國人。一作成季,魯莊公弟。大夫。

以莊公命毒死欲立慶父的叔牙。莊公卒,他奉公子般為君。慶父殺般,立閔公,他奔陳。不久歸國。慶父再殺閔公,他奉閔公兄申出奔。慶父因國人不容左莒,他歸國立申,是為僖公,并逼慶父自盡。魯僖公元年(前659),以功受封邑,為相。僖公十六年三月壬申,公子季友卒。《左傳·僖公十六年》

人物生平

公子慶父字仲,魯莊公之庶兄,其同母弟名牙字叔,則莊公之庶弟。莊公之同母弟曰公子友,因手掌中生成一“友”字文,遂以為名,字季,謂之季友。雖則兄弟三人同為大夫,一來嫡庶之分,二來惟季友最賢,所以莊公獨親信季友。

莊公即位之三年,曾游郎臺,于臺上窺見黨氏之子孟任,容色殊麗,使內侍召之,

孟任不從,莊公曰:“茍從我,當立汝為夫人也。”孟任請立盟誓,莊公許之,孟任遂割臂血誓神,與莊公同宿于臺上,遂載回宮。歲余生下一子,名般。

莊公欲立孟任為夫人,請命于母文姜,文姜不許,必欲其子與母家聯姻,遂定下襄公始生之女為婚,只因姜氏年幼,直待二十歲上,方才娶歸,所以孟任雖未立為夫人,那二十余年,卻也權主六宮之政。比及姜氏入魯為夫人,孟任已病廢不能起,未幾卒,以妾禮葬之。

姜氏久而無子,其娣叔姜從嫁,生一子曰啟。先有妾風氏,乃須句子之女,生一子名申。風氏將申托于季友,謀立為嗣。季友曰:“子般年長。”乃止。姜氏雖為夫人,莊公念是殺父仇家,外雖禮貌,心中不甚寵愛。

公子慶父生得魁偉軒昂,姜氏看上了他,陰使內侍往來通語,遂與慶父私通,情好甚密,因與叔牙為一黨,相約異日共扶慶父為君,叔牙為相。髯翁有詩云:

淫風鄭衛只尋常,更有齊風不可當。

堪笑魯邦偏締好,文姜之后有哀姜。

莊公三十一年,一冬無雨,欲行雩祭祈禱。先一日,演樂于大夫梁氏之庭。梁氏有女,色甚美,公子般悅之,陰與往來,亦有約為夫人之誓。是日,梁女梯墻而觀演樂,圉人犖在墻外窺見梁女姿色,立于墻下,故作歌以挑之,歌曰:

桃之夭夭兮,凌冬而益芳。

中心如結兮,不能逾墻。

愿同翼羽兮,化為鴛鴦。

公子般亦在梁氏觀雩,聞歌聲出看,見圉人犖大怒,命左右擒下,鞭之三百,血流滿地,犖再三哀求,乃釋之。

公子般訴之于莊公,莊公曰:“犖無禮,便當殺之,不可鞭也,犖之勇捷,天下無比,鞭之,必懷恨于汝矣。”原來圉人犖有名絕力,曾登稷門城樓,飛身而下,及地,復踴身一躍,遂手攀樓屋之角,以手撼之,樓俱震動。莊公勸殺犖,亦畏其勇故也。子般曰:“彼匹夫耳,何慮焉?”

圉人犖果恨子般,遂投慶父門下。次年秋,莊公疾篤,心疑慶父,故意先召叔牙,問以身后之事,叔牙果盛稱慶父之才:“若主魯國,社稷有賴。況一生一及,魯之常也。”莊公不應。

叔牙出,復召季友問之。季友對曰:“君與孟任有盟矣,既降其母,可復廢其子乎?”莊公曰:“叔牙勸寡人立慶父何如?”季友曰:“慶父殘忍無親,非人君之器。叔牙私于其兄,不可聽之,臣當以死奉般。”莊公點首,遂不能言。

季友出宮,急命內侍傳莊公口語,使叔牙待于大夫針季之家,即有君命來到。叔牙果往針氏,季友乃封鴆酒一瓶,使針季毒死叔牙,復手書致牙曰:“君有命,賜公子死,公子飲此而死,子孫世不失其位,不然,族且滅矣!”叔牙猶不肯服,針氏執耳灌之,須臾,九竅流血而死。史官有詩論鴆牙之事,曰:

周公誅管安周室,季友牙酖靖魯邦。

為國滅親真大義,六朝底事忍相戕。

是夕,莊公薨,季友奉公子般主喪,諭國人以明年改元,各國遣吊,自不必說。

至冬十月,子般念外家黨氏之恩,聞外祖黨臣病死,往臨其喪。慶父密召圉人犖謂曰:“汝不記鞭背之恨乎?夫蛟龍離水,匹夫可制,汝何不報之于黨氏?吾為汝主。”犖曰:“茍公子相助,敢不如命!”乃懷利刃,夤夜奔黨大夫家。時已三更,逾墻而入,伏于舍外。

至天明時,小內侍啟門取水,圉人犖突入寢室。子般方下床穿履,驚問曰:“汝何至此?”犖曰:“來報去年鞭背之恨耳!”子般急取床頭劍劈之,傷額破腦,犖左手格劍,右手握刃刺般,中脅而死,內侍驚報黨氏,黨氏家眾操兵齊來攻犖,犖因腦破不能戰,被眾人亂斫為泥。

季友聞子般之變,知是慶父所為,恐及于禍,乃出奔陳國以避難。慶父佯為不知,歸罪于圉人犖,滅其家,以解說于國人。夫人姜氏欲遂立慶父,慶父曰:“二公子猶在,不盡殺

絕,未可代也。”姜氏曰:“當立申乎?”慶父曰:“申年長難制,不如立啟。”乃為子般發喪,假訃告為名,親至齊國,告以子般之變,納賄于豎貂,立子啟為君,時年八歲,是為閔公。

閔公乃叔姜之子,叔姜是夫人姜氏之娣也。閔公為齊桓公外甥,閔公內畏哀姜,外畏慶父,欲借外家為重,故使人訂齊桓公,會于落姑之地。閔公牽桓公之衣,密訴以慶父內亂之事,垂淚不止。桓公曰:“今者魯大夫誰最賢?”閔公曰:“惟季友最賢,今避難于陳國。”桓公曰:“何不召而復之?”閔公曰:“恐慶父見疑。”桓公曰:“但出寡人之意,誰敢違者?”乃使人以桓公之命,召季友于陳,閔公次于郎地,候季友至郎,并載歸國,立季友為相,托言齊侯所命,不敢不從,時周惠王之六年,魯閔公之元年也。

是冬,齊侯復恐魯之君臣不安其位,使大夫仲孫湫來候問,且窺慶父之動靜。閔公見了仲孫湫,流涕不能成語;后見公子申,與之談論魯事,甚有條理,仲孫曰:“此治國之器也!”囑季友善視之,因勸季友早除慶父,季友伸一掌示之,仲孫已悟孤掌難鳴之意,曰:“湫當言于吾君,倘有緩急,不敢坐視。”慶父以重賂來見仲孫,仲孫曰:“茍公子能忠于社稷,寡君亦受其賜,豈惟湫乎?”固辭不受。慶父悚懼而退。

孫辭閔公歸,謂桓公曰:“不去慶父,魯難未已也!”桓公曰:“寡人以兵去之,何如?”仲孫曰:“慶父兇惡未彰,討之無名,臣觀其志,不安于為下,必復有變,乘其變而誅之,此霸王之業也。”桓公曰:“善。”

閔公二年,慶父謀篡益急,只為閔公是齊侯外甥,又且季友忠心相輔,不敢輕動。

忽一日,閽人報:“大夫卜齒奇相訪。”慶父迎進書房,見卜齒奇怒氣勃勃,問其來意,卜齒奇訴曰:“我有田與太傅慎不害田莊相近,被慎不害用強奪去,我去告訴主公,主公偏護師傅,反勸我讓他,以此不甘,特來投公子,求于主公前一言。”慶父屏去從人,謂卜齒奇曰:“主公年幼無知,雖言不聽,子若能行大事,我為子殺慎不害何如?”卜齒奇曰:“季友在,懼不免。”慶父曰:“主公有童心,嘗夜出武闈,游行街市,子伏人于武闈,候其出而刺之,但云盜賊,誰能知者。吾以國母之命,代立為君,逐季友如反掌耳。”卜齒奇許諾,乃求勇士,得秋亞,授以利匕首,使伏武闈。閔公果夜出,秋亞突起,刺殺閔公。左右驚呼,擒住秋亞,卜齒奇領家甲至奪去,慶父殺慎不害于家。季友聞變,夜叩公子申之門,蹴之起,告以慶父之亂,兩人同奔邾國避難。髯翁有詩云:

子般遭弒閔公戕,操刃當時誰主張?

魯亂盡由宮閫起,娶妻何必定齊姜!

卻說國人素服季友,聞魯侯被殺,相國出奔,舉國若狂,皆怨卜齒奇而恨慶父,是日國中罷市。一聚千人,先圍卜齒奇之家,滿門遭戮,將攻慶父,聚者益眾,慶父知人心不附,欲謀出奔,想起齊侯曾藉莒力以復國,齊、莒有恩,可因莒以自解于齊。況文姜原有莒醫一脈交情;今夫人姜氏,即文姜之侄女,有此因緣,凡事可托。遂微服扮作商人,載了貨賂滿車,出奔莒國。

夫人姜氏聞慶父奔莒,安身不牢,亦想至莒國躲避。左右曰:“夫人以仲故得罪國人,今復聚一國,誰能容之?季友在邾,眾所與也,夫人不如適邾,以乞憐于季。”乃奔邾國求見季友。,季友拒之弗見,季友聞慶父。姜氏俱出,遂將公子申歸魯,一面使人告難于齊。

齊桓公謂仲孫湫曰:“今魯國無君,取之如何?”仲孫湫曰:“魯,秉禮之國,雖遭弒亂,一時之變,人心未忘周公,不可取也。況公子申明習國事,季友有戡亂之才,必能安集眾庶,不如因而守之。”桓公曰:“諾。”

乃命上卿高傒,率南陽甲士三千人。吩咐高傒相機而動:“公子申果堪主社稷,即當扶立為君,以修鄰好。不然,便可并兼其地。”

高傒領命而行,來至魯國,恰好公子申、季友亦到。高傒見公子申相貌端莊,議論條理,心中十分敬重,遂與季友定計,擁立公子申為君,是為僖公。使甲士幫助魯

人,筑鹿門之城,以防邾、莒之變。季友使公子奚斯,隨高傒至齊,謝齊侯定國之功,一面使人如

莒,要假手莒人以戮慶父,啖以重賂。

卻說慶父奔莒之時,載有魯國寶器,因莒醫以獻于莒子。莒子納之,至是復貪魯重賂,使人謂慶父曰:“莒國褊小,懼以公子為兵端,請公子改適他國。”慶父猶未行,莒子下令逐之。

慶父思豎貂曾受賂相好,乃自邾如齊,齊疆吏素知慶父之惡,不敢擅納,乃寓居于汶水之上。

恰好公子奚斯謝齊事畢,還至汶水,與慶父相見,欲載之歸國。慶父曰:“季友必不見容,子魚能為我代言,乞念先君一脈,愿留性命,長為匹夫,死且不朽!”奚斯至魯復命,遂致慶父之言,僖公欲許之。季友曰:“使弒君者不誅,何以戒后?”因私謂奚斯曰:“慶父若自裁,尚可為立后,不絕世祀也。”奚斯領命,再往汶上,欲告慶父,而難于啟齒,乃于門外號啕大哭。慶父聞其聲,知是奚斯,乃嘆曰:“子魚不入見而哭甚哀,吾不免矣。”乃解帶自縊于樹而死。奚斯乃入而殮之,還報僖公。

僖公嘆息不已,忽報:“莒子遣其弟嬴拿,領兵臨境,聞慶父已死,特索謝賂。”季友曰:“莒人未嘗擒送慶父,安得居功?”乃自請率師迎敵,僖公解所佩寶刀相贈,謂曰:“此刀名曰‘孟勞\',長不滿尺,鋒利無比,叔父寶之。”季友懸于腰胯之間,謝恩而出。

行至酈地,莒公子嬴拿列陣以待。季友曰:“魯新立君,國事未定,若戰而不勝,人心動搖矣,莒拿貪而無謀,吾當以計取之。”乃出陣前,請嬴拿面話,因謂之曰:“我二人不相悅,士卒何罪。聞公子多力善搏,友請各釋器械,與公子徒手賭一雌雄,何如?”嬴拿曰:“甚善。”兩下約退軍士,就于戰場放對,一來一往,各無破綻,約斗五十余合,季友之子行父,時年八歲,友甚愛之,俱至軍中。時在旁觀斗,見父親不能取勝,連呼:“‘孟勞\'何在?”季友忽然醒悟,故意賣個破綻,讓嬴拿趕入一步,季友略一轉身,于腰間拔出“孟勞”,回手一揮,連眉帶額削去天靈蓋半邊,刃無血痕,真寶刀也!莒軍見主將劈倒,不待交鋒各自逃命,季友全勝,唱凱還朝。

僖公親自迎之于郊,立為上相,賜費邑為之采地,季友奏曰:“臣與慶父、叔牙并是桓公之孫,臣以社稷之故,酖叔牙,縊慶父,大義滅親,誠非得已,今二子俱絕后,而臣獨叨榮爵,受大邑,臣何顏見桓公于地下?”僖公曰:“二子造逆,封之得無非典?”季友曰:“二子有逆心,無逆形,且其死非有刀鋸之戮也,宜并建之,以明親親之誼。”僖公從之,乃以公孫敖繼慶父之后,是為孟孫氏。慶父字仲,后人以字為氏,本曰仲孫,因諱慶父之惡,改為孟也。孟孫氏食采于成;以公孫茲繼叔牙之后,是為叔孫氏,食采于郈。季友食采于費,加封以汶陽之田,是為季孫氏。于是季、孟、叔三家,鼎足而立,并執魯政,謂之“三桓”。

是日,魯南門無故自崩,識者以為高而忽傾,異日必有凌替之禍,兆已見矣。史官有詩云:

手文征異已褒功,孟叔如何亦并封?

亂世天心偏助逆,三家宗裔是桓公。

封地

在費縣城西北10公里處的上冶鎮南,浚河西岸,有一座古城遺址,便是費阝國故城。故城遺址呈長方形,南北長2公里,東西寬1公里,周長6公里,面積約234平方公里。故城南半部土地平坦,是當年王府和市井所在地。隨處可見一些古代瓦礫、陶片和磚塊等。當地群眾稱此處為季王城。據《史記·魯周公世家》記載: “厘公元年,以汶陽、封季友”。這座古城原是一個古老的東方姬姓封國的國都。《沂州志·藩封志》載:“費阝國,姬姓,伯爵,文武之后,春秋時去‘阝’為費。”后被魯國吞并,成為魯國大夫季孫氏,即季友的封邑。季友,春秋魯桓公季子,即魯桓公最小的兒子,魯莊公弟,名友,號成季,故稱季友,又稱公孫友”。這就是季王城的來歷。

故城北半部是一座起狀的小嶺,據傳系當年統治者屯積兵馬的地方。嶺前有一眼古井。系春秋時季桓子所挖,季恒子,即季平子之子。古井遺址旁立有東西兩幢清代石碑,東邊

一幢系乾隆甲申冬月費縣知事駱大俊所立,上刻“季桓子井”;西邊一幢是嘉慶戊辰九月二十八日督糧道孫星衍和費縣知縣郭志清同立,碑文系“季桓子得羊賁 羊出井”隸書,古樸典雅。據考該古井系季友的六世孫季孫斯,即季桓子所挖。相傳掘此井時,挖出一怪物。羊不象羊,狗不象狗,當時誰也不識是何物,季桓子便去請教孔子,孔子說這叫羊賁 羊。據《國語·魯下》記載:“丘聞之,木石之怪曰夔、蝄蜽 ;水之怪曰龍、罔象;土之怪曰羊賁 羊。”此怪物便叫羊賁 羊。羊,古書亦記作土賁 羊,或作羊。唐楊盈川集四遂州長江縣先圣孔子廟碑:“季桓子羊之井,推木石之禎祥。”

古遺址偏北,東西橫亙一片丘陵,將古遺址分為大小兩塊。南部地片較大,寬闊平坦;北部高低起伏,當地群眾一般習 慣地稱故城北部為兵馬城。這里北眺蒙山,巍峨峻峭,逶迤起伏;東望浚河,碧波蕩漾,滔滔北去;四周古城墻遺跡蜿蜒于嶺邊河旁,氣勢十分壯觀,2600多年前,魯國風云人物季友曾在這里執掌大權,左右魯國局勢。

季孫氏生活在我國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過渡的時期,他代表了封建地主階級的利益,為了適應當時生產力的發展,他采取了一些改革措施,促進了當時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爭取了民眾,擴大了土地。有力地促進了當時生產力的發展,成為新的生產力的代表者。他為了壯大自己,勵精圖治,"妾不衣帛,馬不食粟",節約財力用以招攬人才。所以,他擁有大量私田和大批依附他的民眾,并擁有私人武裝"甲七千",即7000多人的私家武裝,其力量超過了當時魯國國君。于是,他聯合叔孫氏、孟孫氏與以國君為代表的保守勢力的公室展開了激烈的斗爭。因他們同屬魯桓公之后,歷史上通稱"三桓"。魯襄公十一年(公元前562年),他增置中軍,使魯國舊有二軍變為三軍,便三家(孟孫、叔孫、季孫)各征其一,三分公室,并擁立魯昭公。昭公5年(公元前537年),季孫氏又改為二軍,加之叔孫氏、孟孫氏,即是四分公室。季孫氏獨得2份。并把公室的軍賦搶光。從此,魯國人民只向季、孟、叔三家納稅,然后三家再向公室進貢。

魯莊公死后,季友力挽狂瀾,一舉鏟除了禍國殃民的慶父,穩定政局,又打敗莒師,立了大功,僖公封汶陽之田及費邑給季友,為魯國上卿,從此專國政,其后季友的后世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康子等繼統治費邑,執掌魯國,并一度自立費國,直至公元前250被楚國吞滅。西漢初年置費縣又成縣治所,東漢時又一度為侯國,直到魏孝文帝太和20年(公元496年)費治南遷,才廢為故城。

故城自西周起后是姬姓封國、季氏封邑、費縣縣治、到費治南遷,長達千年。從故城遺址規模,可推測當年宏偉壯觀的城郭,富麗堂皇的宮殿,鱗次櫛比的店堂和車水馬龍的市井繁華象。

新中國成立以后費城古遺址北部的土層中曾先后挖掘出劍、戟箭簇等多種古代兵器,古遺址西南部靠近寧國莊一帶出土過鐫有“子秋萬歲”篆體字的漢代瓦當,古城村一帶是古代的墓葬區,先后出土過馬骨、銅車和各種玉器,小月河以南是古代居民區,出土的有漢代“無耳灰陶罐”、貨幣以及各種裝飾品。些文物花紋印模清晰,線條抽象,色調明快,記錄著古代傳統文化的淵源和發達程度,工藝之精美,令人嘆為觀止。

古遺址西面原有費阝城湖,與故城毗鄰。今已毫無痕跡,僅“水湖”村名,可以證明它在歷史上的存在。

清乾隆二十二年(公元1757年)正月二十七日,高宗弘歷南巡,途經費縣,曾題詩一首,名曰《費阝城覽古》:

季氏初頒邑,南遺乃筑城。

庶幾仆文出,不改井恒成。

無度卑公室,有權擅上卿。

名言思史墨,宜慎器和名。

后代

費姓宗祠

費(Bì 音必)支姓源流單純,源出有一:

出自姬姓,為春秋時魯桓公之子季友之后,以封邑名為氏。據《梁相費泛碑》載:“魯桓公子季友為大夫,有功封費,因氏焉。”春秋時魯桓公的第四子季友受封于費邑,子孫以費為氏。這一支來源比較單一,是由春秋時魯桓公之子季友而來,以封邑名稱為姓。相傳,魯桓公是周文王及周公的后代,在周公長子伯禽被封于魯后,數傳至他,相繼擔任魯國國君。后來,他生子二人,其中長子即魯莊公,在他去世后得以繼承爵位;次子即季友,在魯莊公時以君主胞弟身份執掌朝政。尤其是在魯莊公去世后,他的權力更為集中,又擁立莊公之子班為君主,自己獨攬大權。他的專權引起其他人的不滿,一位名為慶父的人乘機作亂,殺死國君,他也被迫逃亡陳國。此后,他在陳國的幫助下回到

魯國,繼續任執政,并立班的兒子申為國君,申亦即歷史上的魯僖公。僖公時,為表彰他安定社稷之功,把國中一個叫做費邑的地方分封給他作為食邑。他及子孫后來也在這一帶發展繁衍,再后來又以封邑的名稱為姓氏,姓費。

費(Fèi,Bì)姓兩支得姓始祖:

①費(Fèi 音沸)姓得姓始祖:費無極。春秋時期的魯大夫費無極,因受封于費邑,他的子孫以封地名為姓。費無極的后裔“以地為氏”,當時的費邑,就在現在的山東省魚臺縣的西南方 的“費亭”,相傳就是以前魯國費邑的舊址,是這一支費姓的最早發源地。望族居于江夏郡,即現在的湖北省云夢縣東南部。此支費(Fèi)氏奉費無極為費姓的得姓始祖。

②費(Bì 音必)姓得姓始祖:季友。春秋時期的魯國魯桓公的兒子、宰相季友,因受封于費邑,其后世子孫以受封邑作為姓氏。根據《姓氏考略》上說,魯桓公子季友為大夫,后代因以為氏。這個費邑,現在的位置在山東費縣的西北一帶,但與山東魚臺縣那支費氏來源不同。望族居于瑯琊郡,即現在的山東省東南部諸城、臨沂、膠南一帶。此支費(Bì)氏奉季友為費姓的得姓始祖。 二、遷徙分布

(缺)費姓在大陸與臺灣均未進入前一百大姓。費姓遠祖始于夏代,據《通志·氏族略》記載,夏代有費昌,費仲,據說是夏禹的后代,子孫就其以名字中的“費”為姓。因此,費姓起源于姒姓。另有一說,費姓起源于姬姓,春秋時,魯懿公的孫子大夫無極的封地在山東費縣西北,人稱費無極,費無極的子孫就以“費”為姓。因此,這支費姓是魯國公族的后代。另外,據《魏書·官氏志》記載,在南北朝時期,代北的貴族的費連氏隨北魏孝文帝南下,定居洛陽,也改姓漢姓“葛”。在三國時期,江夏費姓出了名人,是一名蜀國大將軍,于是,費姓在湖北江夏郡發展成望族,世稱江夏望。又《姓纂》載:“夏禹后,系出姒姓,夏末有費仲,費昌;或云楚大夫費無極之后。”據《梁相費泛碑》載:“魯桓公子季友封于費,其后氏焉。”費姓望出江夏(今湖北省中部,轄今豫、鄂各一部),據稱是由河南、山東南遷的。在今江南主要聚居在蘇州、吳興地區。

    歷史名人

費 仲:一作費中,商代人。紂寵臣,善于阿庚逢迎,貪利,國人勿親。紂囚禁西伯昌(周文王),周臣通過仲獻美女、奇物、良馬,文王得出。

費 直:字長翁,東萊(郡治今萊州市)人,西漢古文易學“費氏學”的開創者,官至單父(今單縣境內)令。費直依古文古字本漢《易》,稱《古文易》。“長于卦筮,亡章句”,“徒以彖象系辭十篇文言”即《易傳》“解說上下經”,開幕訓詁學史上以傳附之先河。東漢時期,經學家陳元、鄭眾、馬融都學習和傳授費氏學,馬融還為費氏《古文易》作“傳”(指解釋經文的著作)并把它傳授給其高足、漢代經學集大成者鄭玄,鄭玄作《易注》。經學家荀爽也漢費氏《易》,作了《易傳》。三國時傳魏經學家王肅、玄學家王弼,王弼還作了注。費氏學大興。南北朝時期,梁代、陳代正式把鄭玄、王弼二注“列于國學”。今本《周易》與《費氏易》有很深的淵源。清代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輯有《費氏易》1卷、《費氏易林》1卷、《周易分野》1卷。另《釋文》有《費直章句》4卷,系后人偽托。

費 褘:(? - 253年)三國時江夏人,自文偉。劉備時任舍人,庶子。後主時歷任黃門侍郎,昭信校衛,侍中,司馬,尚書令,大將軍,為諸葛亮所器重,多次出使吳國,終益州刺史,封成鄉侯。

費 信:明代航海家、翻譯家。他信奉伊斯蘭教,通曉阿拉伯語,他追隨鄭和四次下西洋,擔任通事教喻(翻譯)。他每到一地,注意觀察當地風貌,搜集資料,抓緊公務之余“伏幾濡筆,敘綴篇章,標其山川夷類風習,諸光怪奇詭事,以儲采納,題曰《星槎勝攬》”于明正統元年正月寫序定稿。《星槎勝攬》由前集和后集兩部分組成,記錄了四十五個國家和地區的情況,包括鄭和在非洲東岸的活動情況。現南洋群島中除了有鄭和群礁外,還有一個費信島,就是為紀念他而被命名的。與馬歡合著有《瀛涯勝覽》和《星槎勝覽》兩書。

費 震:明朝鄱陽人,洪武初以賢良征為吉水知州。寬惠得民,升為漢中知府。歲遇災荒,盜賊四起。費震發倉粟10余萬斗貸民,到秋收時還倉,盜賊聞知,皆來歸正。

費 密:清代道士、學者。字此度,新繁人。工詩,王士禎見其“大江流漢水,孤艇接殘春”句。遂與訂交。著有《鹿峰》、《燕峰》等集。

費 驊:(1912-1984)江蘇省松江(今屬上海市)人。字之驊。土木工程學家。畢業于交通大學。留學美國康乃爾大學,獲土木工程碩士學位后,入哈佛大學研究土壤力學。抗戰初期歸國。抗戰勝利后到臺灣,歷任臺灣公共工程局長兼總工程師。1953年任臺灣行政院的工業委員會委員。1960年出任交通部次長。1969年出任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副主委等職。后在散步中被車傷致死。

費長房:東漢人。據《後漢書.方術傳》載,長房學道於壺公,不成,持符而歸。相傳能治百病,鞭打百鬼,又善變幻捉妖,後丟失符,被鬼所殺。

費冠卿:字子軍,唐代青陽縣人。元和二年(807年)及第進士后,居長安待授官 職。驚悉母病危,不及告假,即星夜馳歸。至家,見母己安葬,悲痛欲絕,遂于母墓旁結廬守孝三年。嗣后,隱居九華山少微峰下達十余年之久。長慶二年(822年),御史李仁修察費之孝行,敬其志德,上疏朝廷推薦,穆宗遂征召費冠卿入京任右拾遺。費接詔后嘆曰:“得祿養親耳,喪親何以祿為?”婉辭不就,長期隱居九華山,終生絕跡仕途。時人以其“征詔不出”,尊為“費征君”,人稱其居宅“費拾遺書堂”,又名“費征君舊居”。費冠卿品性高沽,擅長詩文,曾與姚合、張籍、馬載、肖建、殷堯藩等名詩人交游甚密,互相唱和。隱居在九華山期間,寫了不少詠吟九華山詩篇。元和八年(813年)撰寫的《九華山化城記》記述了新羅僧金喬覺的身世和卓錫九華山的經過,具有一定的史料價值。費逝世后,葬于雞母山下的拾寶巖,后世許多詩人、學者前往費居遺址和墓地訪問、憑吊。晚唐詩人杜茍鶴在《經九華費征君墓》詩中贊道:“凡吊先生者,多傷荊棘間,不知三尺墓,高并九華山”。費著有詩一卷,收入《全唐詩》。

費孝先:宋代有易學家。四川省成都人,善軌革,世皆知名。相傳為宋仁宗時費孝先創三是卦影。據記載:“自至和、嘉佑已來,費孝先以術名天下,士大夫無不作卦影,而應者甚多。”此術“取人生年、月、日、時成卦,系之以詩,言人之休咎”,“又畫人物、鳥獸,以寓吉兇。”

費子賢:明初人。從朱元璋渡江,數有功。取武康、安吉,筑城御張士誠兵進攻。曾以三千人擊退張氏八萬之眾,以功進指揮同知。取福建、攻元都、定西陲皆有功。官至大都督府僉事,世襲指揮使。

費茂公:字謹與,清朝長白山東巴海人。崇順治間從攻山東、江南,取 勞山,拔蘇州。自入關以來,大小百余戰,身受創傷無完膚,而 銳氣不少挫。官至盛京工部侍郎。

費丹旭:清代畫家。字子苕,號曉樓,別號環溪生等。烏程(今浙江省湖州)人。其叔祖、父親均善畫,自幼天資聰穎,能詩文書畫,曾流寓江浙、上海等地,以畫為生。擅仕女、人物,尤精肖像。多作群像,精于布置,人物形象逼真,生動傳神,所繪仕女體態輕盈,婀娜多姿,筆墨松秀,格調淡雅。有《東軒吟詩圖》、《姚燮纖綺圖像》、《果園感舊圖》等傳世。著有《依舊草堂遺稿》等。

個人作品

下面的三副均是他的作品: 季友

費孝通:江蘇省吳江縣人(生于南通)。1935年清華大學研究院畢業。1938年獲英國倫敦大學哲學博士(社會人類學)學位。同年起,先且在云南大學、清華大學社會學系任教授、系主任、副教務長。1942年加入中國民主同盟。新中國成立后,歷任第三、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五屆常委,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中央民族學院教授等。著有《生育制度》、《鄉土中國》、《鄉土人權》、譯有《人文類型》、《世界史》、《文化論》、《工業文明的社會問題》等。

下圖均為其作品封面:

費彝民:江蘇省蘇州人。1925年畢業于北京法文高等學校。曾任校學生會主席。1930年進天津《大公報》工作,翌年“九·一八”事變時,擔任《大公報》駐沈陽通訊員,對日本侵占沈陽的經過作了及時報道。1932年春任國際聯盟李頓調查團法文翻譯。抗日戰爭期間,為保管大公報館的資財留滬,先后為“孤島”時期抗日報紙《文匯報》、《譯報》、《中美日報》撰寫社評。抗日戰爭勝利后,擔任上海版《大公報》副經理兼社評委員,兼任上海民治新聞專科學校、廣州嶺南大學董事。1948年香港《大公報》復刊后任經理,1952-1988年任社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歷任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副主席、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等。

    郡望堂號

1、郡望

據《姓纂》記載:系出姒姓,禹后。夏未有費仲、費昌。望出江夏。

江夏郡:漢置江夏郡,治安陸(今湖北省云夢縣),轄今豫、鄂各一部。三國魏吳各置江夏郡,吳江夏治武昌(今鄂城),魏江夏治上昶(今云夢西南)。晉滅吳,還治舊地,改為武昌郡。南朝宋移治夏口(今武昌),轄區縮為今武漢及其附近一帶。隋唐江夏郡即鄂州。此為(費 Fèi 氏望)

瑯琊郡:春秋齊有瑯琊邑,在今山東膠縣南瑯邪臺西北。有越王勾踐遷都至此之說。秦在此置瑯琊縣,并以之為瑯琊郡治所。郡境為山東半島東南部諸城、臨沂、膠南一帶。漢治東武(今諸城)。東漢瑯琊國改治開陽(今臨沂北)。北魏治即丘(今臨沂東南)。隋唐有沂州瑯琊郡。從魏晉瑯琊國起,瑯琊臺及秦瑯琊郡治均不屬瑯琊郡(國)。此為(費 Bì 氏望)

2、堂號

費姓的主要堂號有:“衍慶堂”、“念本堂”、“源述堂”、“職思堂”、“尚志堂”、“承志堂”、“授易堂”等。

其他

王季友原名王徽(714-794),本是河南洛陽的大家族。其父王儀,字景肅,曾任丹陽太守,可能是王儀在任期間出了重大變故,致使王家家道中落,一家人失魂落魄地避居豫章(南昌)東湖,備受旁人的嘲笑和歧視。王季友的家庭在出事之前看上去是不錯的,父親是封疆大吏,妻子是河東郡著名的柳姓家庭的小姐。但一切變化太快,猝不及防之時,一切榮華富貴成過眼煙云。從青云跌落塵埃的王家,生計也成了問題,以致王季友被迫做起了最簡單的手工藝活——賣履,也就是賣草鞋,以換取綿薄的收入,維持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生活。柳家知道自己女兒跟著一個倒霉的家伙在南方過著乞丐般的生活以后怒不可遏,他們決定中止這種無疑是羞辱他們門第的事件。在家族的脅迫下,柳氏不能與丈夫同甘共苦、患難終生,終于在王季友出門賣履之后,柳氏留下一紙休書,別他而去。

當王季友回到破爛不堪的家時,似乎覺察到一絲異樣,空寂無人的家中沒有任何聲響,只有一束從破屋空隙中投射進來的光線火辣辣地照射在一張紙上。有著不祥預感的王季友雙手顫抖捧起了這張紙,這張紙明白無誤地告訴他這段婚姻的結束。王季友的淚水滴落在休書上,墨跡邊由此暈染開來而變得模糊,淚水滴落在地上,濺起一點點不易覺察的灰塵。

在一個清晨,王季友默默離開了東湖邊的破屋,輾轉來到了豐城株山腳下,在他仰慕的徐孺子隱居的地方,結茅而居,開墾荒地。伴隨他的行李除了書之外,還有那一紙休書。他在這里勤勞耕作,發憤苦讀,有時感時傷事,對酒當歌,歌中有漢息,有憤怒,也有期待。

多年以后的開元二十四年(736)三月,這一科的進士考試結束,一條消息迅速傳遍各地,本科新狀元,就是豐城客子王季友。舉朝驚嘆之余,河東柳家也騷動起來,氣急敗壞的有,后悔不迭的有,歡欣鼓舞的也有。他們又嘗試恢復他們女婿的名份,但又怕遭到王家斷然的拒絕而被人恥笑,況且打聽到王季友在豐城已有了一位患難之妻陳氏,柳氏回來什么地位也未可知,事情就這樣暫時擱置下來了。

王季友雁塔題名之后,受職御史臺治書,旋即又因與權傾一時的李林甫之流不合而棄官而去。不久“安史之亂”爆發,唐玄宗出逃,北方領土大部淪陷。 在相對安定的江西,王季友依然過著且歌且飲的隱居生活。歷經磨難的他已對官場感到厭倦,陳氏的去世引起他淡淡的憂傷,對故國的思念也使他魂牽夢縈,他多想國家一聲召喚,回到北方的戰場,去收復失地,抗擊叛軍。

一個月夜,茅屋外一陣犬吠之后,響起了清晰而略有些顫抖的敲門聲,剝剝啄啄,似曾相識。王季友遲疑地起身,他明顯感受到一種異樣的氣氛流貫全身,使久慣人生的他竟然莫名其妙地心跳起來。“吱呀”聲后,在門外如水的目光下站立的,正是發妻柳氏。多年未見的她略有些老態,但仍不失大家閨秀的風韻。躲避戰亂的顛沛流離,使她顯得疲憊而憔悴。 凝望之際,淚水奔涌而出,模糊了兩人的視線。兩人抱頭痛哭,一夜無眠,相互傾訴久別的思念。對妻子的仇恨與憤怒,隨同那紙箱底的休書一同化為灰燼。沒有這張薄紙的千斤重壓,也許他會潦倒終生不思進取,何況,受到家族重壓的妻子這么多年也不容易。

天寶十四年(755)四月,經左拾遺杜甫,左補闕岑參和禮部尚書崔灝等人的大力推薦,朝廷下詔起用王季友,他先后擔任陜西華陰縣郡,虢州錄事參軍,后來在江西觀察使李勉幕中任洪州司儀,最后入朝任太子司儀即御史中丞。貞元十年(794),81歲的王季友與世長辭,歸葬豐城林山龍澤坑智度寺后,贈豫章伯,妻柳氏附葬。

今天,在白鎮株山腳下的墓冢中,我們只知道這里埋藏著一位狀元,一位朝廷重臣,卻不知道這里還埋藏著一個凄美曲折的愛情故事。此時耳邊仿佛又響起王季友的摯友杜甫為他寫的《可嘆》的句子: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古往今來共一時,人生萬事無不有。近者抉眼去其夫,河東女兒身姓柳。丈夫正色動引經,豐城客子王季友。群書萬卷常暗之角,孝經一道看在手。貧窮老瘦家賣履,好事就之為攜酒。明月元暇豈容易,紫氣郁郁猶沖斗……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