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蘇州在明清時期是憑借什么引領時尚的?

來源:講歷史2019-05-08 09:28:25責編:流星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蘇州,古稱吳,簡稱為蘇,又稱姑蘇、平江等,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和風景旅游城市,國家高新技術產業基地,長江三角洲城市群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自明代中期以來,蘇州在中國…

蘇州,古稱吳,簡稱為蘇,又稱姑蘇、平江等,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和風景旅游城市,國家高新技術產業基地,長江三角洲城市群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自明代中期以來,蘇州在中國時尚界的地位大抵相當于現在的法國巴黎。無論衣食住行,乃至行為舉止,一旦在蘇州本地開始流行,用不了多就便會蔓延至全國,其影響力之大,在明代是首屈一指。從明代中后期開始,蘇州牢牢把控著整個中國的時尚潮流近300年之久,從生活方式到行為舉止,成為了整個中國的標桿。那么,蘇州是如何成為時尚之都的呢?

u=3904429318,2087568837&fm=173&app=49&f=JPEG.jpg

一、創造流行的急先鋒——昆曲

在明清時期,昆曲的影響力,基本相當于現在的好萊塢電影,甚至尤有過之,因為壓根就沒有能夠和它競爭的對手。

從14世紀起,昆曲已經誕生在蘇州昆山一帶,但流行程度卻極為有限,只不過是一個地方小劇種而已。然而,到了明朝嘉靖、萬歷年間時,昆曲在吸收了其他許多劇種的優點后,形成了它極為獨特的“水磨調”唱法,得到了大批文人雅士和富商大賈的喜愛,隨即在全國范圍內廣泛流傳開來。

當時,即使是在遠離蘇州的北京城里,昆曲也受到了統治階級的熱捧,甚至出現了爭學“吳語”的風氣。當時,不僅官員和富商紛紛以聽昆曲為時尚,就連皇帝本人也不例外。據史料記載,萬歷年間,僅在皇宮之中,就有三百多名內侍“兼學外戲,外戲,吳歈曲本戲也”,可見萬歷皇帝本人對昆曲的喜愛程度。

到了清朝初年,昆曲界又出了兩位名人——洪升、孔尚任,這兩位的名作《長生殿》與《桃花扇》甫一問世,立刻在大江南北受到“昆粉”的狂熱追捧,昆曲的流行程度隨之水漲船高,除了正宗的“南昆”之外,還衍生出了“京昆”、“湘昆”、“徽昆”、“滇昆”、“川昆”等流派,影響之廣可稱空前。

u=531644089,1465735495&fm=173&app=49&f=JPEG.jpg

二、受人追捧的“蘇意”

在昆曲的帶動下,蘇州的其他生活元素也開始在全國范圍內流行開來,這股發源于蘇州的潮流,被明清時代的人稱為“蘇意”。

“蘇意”中,首先被其他地區所熱衷的便是蘇式打扮與服裝。明清時期,蘇州女性的裝扮以各類發式的設計為主,出現過“時世妝”、“牡丹頭”、“元寶頭”等等流行裝扮,均在全國流行一時,受到各地女性的效仿。

在服裝方面,蘇州女性也一直引領著潮流方向。最為典型的,莫過于流行于明末崇禎年間的“水田衣”:這種服飾最為獨特之處,就是以零碎衣料拼補而成,從視覺效果來看,估計與丐幫的“制服”屬于一類,按理說是好看不了。然而,當這種服飾在蘇州流行開來之后,各地女性居然“群然則而效之”,可見當時蘇州制造流行的能力著實驚人。

u=2725481457,2946841076&fm=173&app=49&f=JPEG.jpg

另一個“蘇意”的典型代表,則非蘇式家具莫屬。根據明代正德年間的《姑蘇志》等史料記載,在這一年代里,蘇州的家具樣式和制作水平就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

按照時人的說法,蘇式家具“尚古樸不尚雕鏤”,做工精致,選材又以紫檀、花梨、楠木等名貴木材為主,很好的迎合了明中期以來興起的文人審美意趣。因此,自嘉靖、萬歷年間開始,蘇式家具從江南地區開始,逐步成為了全國的主流樣式,也成為了如今明清家具研究的主要對象。即使到了清代中期,“廣作”家具開始流行之后,也有著“廣州匠、蘇州樣”的說法,“蘇州設計”依然把握著家具式樣的話語權。

其實,不光是服裝器物,當時還有許多人連日常行為舉止也刻意模仿蘇州人,特別是在年輕人中,蘇州人的行為舉止具有更大的吸引力。在明末的《大泌山房集》、《賴古堂名賢尺牘二選藏弆集》等筆記、信札中,都曾記載了當時的年輕人以模仿蘇州人行走坐臥為時尚的情形。

u=2446547977,2650791457&fm=173&app=49&f=JPEG.jpg

三、流行背后的強勁支撐

“蘇意”之所以能夠在明清近300年的時間內流行全國,背后的根本原因,是蘇州地區領先全國的商品生產能力。

從明代開始,官營的絲綢生產便開始集中到蘇州、杭州、南京一帶,逐步發展為全國最重要的絲綢制品生產中心。而到了清朝前期,蘇州的絲綢生產開始進入鼎盛時期,根據《吳縣志》等史料記載,當時蘇州城內,從事絲綢生產的“織戶”達到上萬家之多,即使在蘇州下屬的吳江縣盛澤鎮、黃溪鎮等地,絲綢生產也成為了支撐當地經濟的主要力量。

生產規模的擴大,帶來的是質量的提高與成本的下降,再加上獨步天下的“蘇繡”工藝,蘇州絲綢制品從生產到銷售都較其他地區的產品有著較大的優勢,不僅在全國范圍內廣為流行,甚至成為了出口海外的重要商品。

在絲綢制品之外,蘇州的釀酒業也極為發達。按照乾隆年間蘇州地方官員的奏折等資料記載,當時僅蘇州木瀆鎮一地,從事釀酒業的居民就達到兩千余家,僅每天消耗的糧食就在“萬石”以上,而到了道光年間,木瀆橫金鄉(今橫涇)一地,每天生產燒酒達到一萬斤以上,可見規模之龐大。除此之外,蘇州在眼鏡、折扇、漆器、玉器、竹器等各類手工制品的生產上,都在當時居于領先地位。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當時蘇州商人已經具備了相當高的品牌意識,出現了大量的所謂“名品名店”。為了保持品牌信譽,蘇州商人格外重視商品質量等因素,也為蘇州商品行銷不衰提供了最好的保障。

可見,明清時期的“蘇州風尚”,實際上是由這一地區發達的商品經濟所決定的,同時也與蘇州商人善于經營的能力密不可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